汪水糖忍耐住想要上去給他兩巴掌的衝動,這什麼天氣了,有人會在這時間跑出來你這破店做生意嗎?

她假裝可憐的說:「喔。我本來是要去看親戚,結果半路車子拋錨了,那裡很暗,我一個人挺怕的。想找個地方休息。走著走著卻迷路了……」汪水糖又故意咳了兩聲。「老闆,我感冒挺嚴重的,不好意思阿。」

「不過你身上的衣服怎麼有血阿?」那老闆還算精明,看出了幾塊紅色不太像是一般染料染上去的,而且誰會穿著染上色的衣服去拜訪親戚?

「因為車子拋錨的地方有點遠,來的時候因為晚上,跌了好幾跤……」她故意把斷了的鞋跟拿在老闆面前晃了晃。

她的聲音故意不帶任何嬌媚,一副正經人家的樣子。那老闆看她確實也是被雨淋慘了,而且說的也挺合理。或許是自己想的太多,沒見人家小姑娘都感冒了嗎?於是收了她的錢,還特別給了她一間有浴缸的房間。


老闆問她名字登記什麼。

「我姓王,謝謝老闆。」汪水糖禮貌的回答。

伴你一世長情 喔,那名字呢?」

「雙水,我叫王雙水。」

拿到鑰匙,趁著老闆登記的時候,汪水糖頭也不回的就直往自己的房間走,進房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她扭開水龍頭,還好這水算夠熱,浴室里還有個看起來破舊的小浴缸,她顧不得臟,隨便用蓮蓬頭沖了浴缸兩下,一寸一寸的把自己身上的臟污洗凈,又把身上衣服包成一團,她隨身還有帶幾套可以換洗的,當時逃走有一併拿出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泡在熱水裡面,她終於覺得舒服了,剛才的疲累也慢慢的化解,不過熱水只要一碰到臉上的傷口就生疼,所以她只能夠維持幾個固定的姿勢,不能把整個人都泡進水裡。

泡了許久,直到水有些涼了,汪水糖起身換了乾淨的衣服,一個人坐在窄小的單人床上,想著接下來應該要怎麼做。

她本來有幾個計畫,但是都需要楊培榮的幫忙,不過現在他不在了,自己這張臉短時間也不可能勾到什麼人……或者說,她這一輩子臉都沒有機會勾到任何人,因為保險的事迹敗露,預計要砸錢做手術的機會也沒了,她覺得自己這輩子都被毀的相當的徹底,明明她差那麼一步就要成功了,明明當年大家都說她是個前途無量的女孩子……

哼!前途無量,那些人是瘋了吧,他們如果看到現在自己落魄成這樣,說不定還興高采烈的歡呼呢?

扭曲的價值觀讓她看一切都是醜惡的,汪水糖的心中已經沒有所謂的善良可言。

萌寶成雙,總裁爹地請接招 ,但是……

走到有些髒的梳妝台前,她看著梳妝台里的自己,冷冷的眼神放著惡毒的光,她自言自語的說:「我記得這部戲缺了一些醜女的角色阿。」接著嘴角勾起,一副惡鬼模樣。

她從來沒想過,如果她正正經經的走這條路,以她的外貌跟演技,只要多磨幾年就會變成一塊閃爍的寶石,偏偏她太急功近利了,只想要用最快的方式爬到自己想要的位子,最後讓自己淪落到這樣的下場。

心裡想好了應該要做什麼,她忽然不怕了,打開閃著雪花的電視,她轉著頻道,裡頭並沒有關於自己的新聞,不知道警方到底打的是什麼樣的算盤?

可是她不在乎,只要她還不露出檯面,慢慢等著混進劇組,她一定就能夠報仇成功。

最可惜的就是上次襲擊金素緣失手了,她知道自己不會再有靠近金素緣的機會,而河南鎮,她不忍心傷害,所以蘇志浩,這真不是沖著你來的,一切都是因為你家那個黃真兒阿,她如果當初不要救你,不要救金素緣,什麼都不會發生了。

想完這些,她居然安穩的睡著,一點負罪感也沒有。(未完待續。。)

… 宋思源的門口站了許多員警。

其實一開始黃真兒想來探望宋思源還擔心蘇志浩會不高興,不過蘇志浩很意外的快速同意了,一方面是他也想要聽聽宋思源的說法,畢竟河南鎮雖然說了,可是不排除了加油添醋的可能,比起河南鎮,宋思源的話值得相信多一點。

他們帶了咖啡跟水果,員警認出了蘇志浩,不過礙於規定,還是先打電話進去詢問了宋思源,得到了同意以後又檢查了他們帶來的東西,這才讓他們進去。

這是他們第一次踏進宋思源的家,意料中的藝術家氣息。

宋思源看到黃真兒很高興,當然他也對蘇志浩表示感謝,畢竟他沒想到蘇志浩會帶著黃真兒來看自己。


宋思源掛著兩個黑眼圈,身上還有不少的傷口,黃真兒忍不住有些心疼,但是是基於友誼上的心疼。

「你這些傷都去醫院檢查過了嗎?」

「昨天後來警方那邊已經帶我到醫院去過了,都是外傷,並不嚴重。」

「咖啡。」黃真兒把咖啡拿出來,兩杯美式一杯拿鐵,宋思源選了美式,黃真兒則跟蘇志浩另外喝了剩下的兩杯。

蘇志浩看到宋思源短短時間內變成這樣,也是感到極為的意外,他問宋思源整體的經過到底是怎麼樣,宋思源有短暫的猶豫,蘇志浩立刻又說,如果是妨礙到了調查那可以不講,這時宋思源看了看門口。

他帶著兩人到了客廳。招呼他們坐下。

「不好意思,我沒有什麼零食可以招待的。」

「沒關係。」蘇志浩淡淡的說。

原本他以為宋思源不會提起發生了什麼時,他卻開口把那天他發生的事情全部都說出來。

其實版本的差距並不大。不過當他在形容汪水糖下手的殘忍時,比起河南鎮還要來的震撼,因為他當時就在現場,他說那尖叫以及扭打的聲音,到現在都還沒有辦法從他耳朵消失,這也是昨天他為什麼睡不好的原因。

「如果你需要的話,我有認識的心理醫生。你這樣很有可能會有創傷症候群。」

「我知道,我不是說我有念過心理學嗎?」宋思源笑了,這是他這幾天第一個真心的笑容。他謝了蘇志浩的好意,說自己已經預約了,明天就會去找自己認識的醫師。

「你平常就有在看心理醫師?」黃真兒有點訝異,她一直以為心理醫師都是專看一些心理有毛病的人。宋思源看起來很正常。為什麼會需要心理醫師呢?

「這倒不是,那個人是我在國外念書的朋友,回來以後就開業了,很火的。」說完以後,他有些憤恨的說:「早知道我就讓他先看看汪水糖!」

「誰也沒有想過她背後居然是這樣……」蘇志浩也很感嘆,他昨天睡的也不好,光是想到自己曾經跟這樣的人合作過,就覺得十分的噁心。還好那隻廣告的金主後來被河南鎮介入了,立刻下架了廣告。否則如果不小心看到,他難保自己不會砸了電視。

宋思源把最後一口咖啡喝完,整個人顯得精神委靡。


他想了想,還是說了心裡話:「我沒有想到你們會來看我。」

蘇志浩笑的有點尷尬,他知道宋思源這是在說,他不會讓黃真兒過來的意思,不過很快的,他說出了另一個來訪的目的。

「其實我有個問題想要聽聽你的意見。」

「喔?」宋思源抬眼看了下他,「你想要聽什麼樣的意見?該不會是汪水糖去找了你們麻煩吧?」

他的黑眼圈在外頭照入的陽光下,顯得更加的明顯。

蘇志浩說:「你應該也很清楚上次我被設計的事情。」

宋思源點點頭。

「不過後來經過我們推敲,這件事情並不那麼單純,應該說她是聯合了電影公司的老闆一起騙我,畢竟那時候跟我聯絡的人,還有電影公司的老闆。」

「嗯。」宋思源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昨天河南鎮覺得我應該要推掉這部電影,他說怕汪水糖會又用這電影來動手腳,不過已經快要開拍了,我不知道該不該推。」

現在是拋下其他什麼情感,純粹專業性的對話,黃真兒插不上嘴,就在旁邊默默的聽著,不過她希望宋思源可以說出否定的答案,讓蘇志浩不要拍,昨天她已經表態過了,但是蘇志浩顯然還是想要為了敬業而冒險,但如果連宋思源都說話了,或許他的想法會有所改變。

好險宋思源沒有讓她失望,他立即回答:「推掉。」

「可是這樣會給劇組帶來很多的麻煩……」

「我不知道你所謂的麻煩是什麼,也許在幾天以前你問我,我會說還是拍吧,但是經歷了汪水糖那件事情,我覺得什麼都比不上安全,能夠離那些人越遠越好,既然連電影公司的老闆都不是好東西,你又何必要去冒險?」宋思源嚴肅的說:「就算你覺得自己不會受傷好了,但你在拍戲的時候有辦法顧到真兒嗎?你不要忘記你那天才答應過我,會好好保護她。」

一向斯文的宋思源,突然來的這番話,有著十足的反差,讓蘇志浩沉默了好一陣子。

「如果你是擔心違約金——」

蘇志浩有點無奈,怎麼大家都覺得他是在乎那一點錢?

「不是違約金的問題,我只是覺得這部電影籌備了一陣子,那些工作人員如果因為我說不拍就不拍了,是無妄之災……而且,這樣很容易被媒體拿來做文章,我不想讓支持我的粉絲失望。」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有個想法,你不如去跟電影公司的老闆攤牌,讓他把檔期延後,我相信要抓到汪水糖不會是太困難的事情,電影多久后拍?」

「兩個月。」

「那時間應該很充足。」宋思源說:「汪水糖殺人這件事情應該很快就不會是秘密了,我認為你可以直接跟老闆攤牌,要求他等汪水糖被抓了以後,再開始拍攝的動作,當然,在這兩個月裡面,你也必須要很小心。」

這確實是個好方法!

「謝謝。」

「她真的很可怕。」

宋思源說完這句話后,打了個哈欠,他不是故意的,但忽然覺得看到了黃真兒心中安定了不少,昨晚沒睡好的疲倦爬上眼皮,蘇志浩看到他的樣子,說了聲打擾了后,便與黃真兒一同離開。

「好好照顧自己。」黃真兒說。

宋思源點點頭,在他們走出門口時揮手告別。(未完待續。。)

… 蘇志浩打了電話給老闆,說有事情要跟他談,老闆說現在正忙著走不開。

「這件事情很重要。」蘇志浩聽到老闆旁邊有幾個嬌懶的女聲,知道對方根本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只是在推託而已,因此加重了語氣。

「好吧好吧,有什麼事情那麼急,那就下午三點吧,辦公室見。」

老闆的電話沒有完全掛上,那頭繼續傳來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聲音,蘇志浩覺得噁心的按下了結束鍵。

下午到了電影公司,在秘書的引領下進了辦公室,蘇志浩沒有避諱的緊緊牽著黃真兒的手,秘書敲了兩下門,說了句「蘇先生來了」,聽到請進后,替他們打開門,自己就退回原本的位子了。

電影公司老闆坐在沙發上喝著茶,給黃真兒的印象倒不是什麼很不正經的人,不過他隱隱的冒著一份紅光,黃真兒被握著的手,緊了又緊,知道接下來不會有什麼好事情。

「志浩,坐吧。」老闆瞥了眼黃真兒,「呦,感情這麼好,我還以為那珠寶公司的記者會是假的呢。」

不打算回答這不相干的問題,蘇志浩的臉色不變,但是聲音沉了。

「老闆,今天來我是有事情要跟你討論的。」

「什麼事?這麼重要到需要讓你親自跑一趟,找我其他的助理說不也可以嗎?」他還不知道汪水糖已經犯下了滔天大禍,以為蘇志浩只不過是來談一些細節。

蘇志浩決定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希望這電影的檔期可以再延。」

「為什麼?不是都準備好了嗎?而且我們那個景跟其他劇組有重迭,你這時間還要往後延,我跟其他公司怎麼交代?」老闆沒想到他要說的居然是這個。當下立刻拒絕。

「跟哪部電影重迭?我會親自過去跟他們老闆談,損失的費用我來付,不過……我堅持開拍時間要往後。」

不是第一天出來做生意的,老闆沒被蘇志浩的氣勢嚇倒,他往後一靠,對蘇志浩說:「拍電影不是兒戲阿,我記得你敬業出名的。從來不會有這種要求,不過既然你提了,給我個原因。我再考慮看看。」

果然起手式就拿出了『敬業』這兩個字,大大的高帽子套在了蘇志浩頭上。

「老闆,你應該知道汪水糖的事情吧。」

微微的,電影公司的老闆臉上的笑容顫抖了一下。不過很快又回復了。

「汪水糖阿。我不是太了解,我只知道她退出拍攝了。」老闆用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挑了挑蘇志浩:「怎麼,志浩,你跟她很熟?」

他笑了兩聲,那笑聲在蘇志浩跟黃真兒聽來,都是意有所指的刺耳。

蘇志浩說:「我跟她沒有你跟她熟。」

「是這樣嗎?」老闆也因為他的話有一絲怒意,繼續追問:「誰熟。誰不熟都無所謂,不過你還是沒有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

他還不知道汪水糖已經做出格。還以為蘇志浩今天來,只是因為之前的事情,忍不住了,終於是要跟他算賬。

「既然這樣,那我也不打算拐彎抹角了。」蘇志浩頓了一下,「汪水糖現在在被通緝中,我希望等她落網了以後,劇組安全才開工。」

通緝?之前那事需要到通緝?

老闆冷笑,「被通緝的是她的經紀人,跟她沒什麼關係吧。」

因為汪水糖這件事情事關重大,最後蘇志浩選擇了不說,他只是繼續堅持著自己的要求。

慵懶的站起身,老闆走到自己的辦公桌,打開電腦,若有所思的看著電腦里的影片,緩緩說:「志浩阿,你什麼牌都沒有,怎麼好意思來跟我要求延期呢?」

接著他把電腦螢幕翻過來,裡頭正是那天汪水糖跟他在空屋裡的畫面,蘇志浩臉一紅,憤怒的就要上前,又想到黃真兒在旁邊不知道會怎麼看,於是轉身攔住她的視線,不讓她見到那不堪的畫面。

「網路上抓的。」

「你當我是白痴嗎?當天果然是你跟汪水糖設計我!」蘇志浩怒道:「你現在是打算要威脅我?」

「威不威脅你是其次,不過這電影檔期我是不打算再延了。」每延一天,公司就會損失一筆錢,他已經屢次受到投資者的質疑,如果現在又要再延的話,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儘管蘇志浩說這些損失的錢他會處理,不過老闆更擔心的是投資者撤資,這樣的面子跟裡子,他都輸不起,尤其網上好不容易又再次炒熱了李愛,現在突然又要把檔期往後延,除了他腦袋受傷以外,絕對不可能答應。

「你真的是什麼都不怕。」

黃真兒氣不過了,她鬆開了蘇志浩的手,走近到電影公司老闆的桌前,她的眼神中有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憤怒,連蘇志浩都沒見過她這個樣子。

「我不懂你什麼意思。」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發寒,老闆轉開視線,對蘇志浩說:「你家媳婦是這樣管的嗎?」

「看來你還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你以為這影片算什麼嗎?你看到後面了吧,那個手起刀落的人是我派去的。」

「你……」看起來一點都沒有殺傷力的黃真兒,冷冷吐出的話,讓老闆不寒而慄,他勉強鎮定下來,笑容已經有點僵了,說道:「那我應該把你交到警局,不是嗎?你這可是傷人又縱火阿。」

黃真兒沒有被他的話影響,繼續說下去。

「今天我們來找你是好意,如果你不領情的話,當然我們也沒有必要繼續說下去,不過等汪水糖的事情浮出檯面以後,你不要怪我們沒有事先知會你就是了。」

「你說她跟蘇志浩幽/會的事嗎?那浮出檯面更好阿, 巔峰傳承 ,而且名聲會受損的人,也不會是我。」


什麼黃毛丫頭,居然以為這樣就可以嚇的到他?

黃真兒懶得跟他繼續說下去,她回頭拉著蘇志浩的手,直接準備離開。

「真兒。」

「算了,看他那個樣子,也談不出什麼東西來,你這部電影拍完就不要跟他合作了吧。」

蘇志浩看這局勢確實也只能這樣,他冷漠的看了老闆一眼,跟著跨出大門。

但在出門前,黃真兒突然回頭。

「汪水糖殺了他的助理,老闆,你跟她的關係這麼不一般,勸你自己小心點。」

「什麼?等一下!」

門用力被摔上,留下還處在震驚的老闆。

她剛才說什麼?汪水糖殺了自己的助理?(未完待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