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在牆頭上留戀多久,古風迅速潛向下一重院落。

第三重,守衛又增多了一倍,這次古風能看到的,都足足有四五十人。

不過這些人在古風看來,全都是一些酒襄飯袋,憑自己敏捷的速度,想要避開這些人的查探,簡直輕而易舉。

果不其然,一直來到第四重院落,居然還是沒被人發現。


「不會吧?還有?」

看到眼前的情景,古風徹底傻眼了。

在他的想象中,就算蕭家再如何看重這裡,防守也不可能做到天衣無縫。

然而此刻出現在他視線里的,除了一列列守衛之外,裡面居然還有更深一層的院落。

「要是再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古風心裡暗暗叫苦。

只是不來都來到了這裡,他自然不可能輕易放棄。

小心翼翼避開一列列守衛后,他終於如願以償的來到了最後一重院落。

而這裡,已經是第十重。

「終於還是到了。」

激動的同時,古風動作更加小心翼翼了。

眼前的院落雖然已經到頭,但時面的防守卻更加緊密了,幾乎是五步一崗,十步一哨,而且看那些守衛彪悍的氣息,實力絕對在魔法師境界以上。

但,這些都不是古風最擔心的。

最讓他擔心的,是中間那個房間的窗戶紙上,映射出來的一道身影。

「看來此人應該是鎮守這裡的最強者了。」

那道身影似乎正在修鍊,一直靜靜的盤坐在那裡。


雖然沒有動靜,古風卻不敢掉以輕心,這裡畢竟是蕭家的根本,可想而知其重要程度,鎮守這裡的最強者,實力絕對在魔導師以上。

「難道真的要身入寶山而空手歸?」

觀察了許久,古風的臉色漸漸難看了起來。

以眼前緊密的防守,想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覺的將裡面的珍貴藥材偷出來,簡直難如登天。

不過古風自認聰明絕頂,這樣的問題又怎麼會難倒他呢?

沉思了許久,他終於靈機一動。

「有了。」

沒有繼續留在這裡觀察,反而沿著原路退了回去。

直到退到第一層院落,古風才停了下來,而後隨手一揮。

「砰……」

一聲輕響,一具骷髏蝙蝠頓時憑空出現。

與此同時,古風又迅速握住了脖子上掛著的萬魂塔。

「咻……」

一道淡淡的惡靈頓時飄出,片刻間便鑽入骷髏蝙蝠的頭顱內。

「撲、撲、撲……」

骨翅在空氣中扇出陣陣颶風,在古風的意念驅使下,骷髏蝙蝠頓時振翅飛向了前方的院落上空。

「敵襲,敵襲!」

骷髏蝙蝠剛剛飛出,當場就被蕭家的守衛發現了。

一時間,各種大驚小叫的聲音此起彼伏,響徹整個院落,就連更深處的守衛都被驚動了,紛紛向這裡奔來。

「你們這群蠢豬終於還是上當了。」

似錦年

避開無數守衛的查探,不久后,古風再次來到了最深層的院落牆頭上。

但讓他失望的是,那位正在房間內的身影,卻絲毫不為所動,依舊一動不動的盤坐在那裡,就像沒有看到剛才的混亂一樣。

「娘的,這老不死的,都有人闖進來了,居然還這麼淡定?」

古風恨得直咬牙。

奈何那人始終一動不動坐在那裡,害怕自己的行蹤暴露,他還是不敢輕舉妄動。

「看來火力還不夠!」

等了許久都沒有反應,古風只得沿路返回。

回到第一重院落的時候,之前那具骷髏蝙蝠已經被蕭家守衛轟碎。

但此刻整個大院落卻不再平靜了,幾乎到處都有守衛的身影在躥動,每個人都如臨大敵,似乎不把賊人找出來誓不罷休一般。

不過古風卻絲毫不在意,立刻默念了一個咒語。

「噝……」

一股精神波動悄無聲息的傳出,剎那間便狠狠擊中了一名守衛。

「啊,我的頭!」

那名守衛頓時大叫了一聲。

其他守衛見狀,紛紛向這裡圍了過來。

「有種就給老子滾出來,鬼鬼祟祟的算什麼英雄好漢?」

古風暗暗腹誹不已,「老子就是來做賊的,現在哪能當什麼英雄好漢?」

害怕場景不夠混亂,古風如法炮製,要麼使用空間魔法偷襲,要麼精神魔法,直將蕭家守衛搞得暴跳如雷。

奈何古風每偷襲一次,就轉換一個方位,以他迅疾無比的速度,蕭家的守衛雖然無數,但卻一直找不到偷襲的人在哪裡,最後也只能在原地發狂叫囂。


儘管如此,當他再次返回最深處時,中央那個房間內的人影,依舊靜靜的端坐在那裡。

「我的天,這他嗎的究竟是哪來的神人?」

古風氣炸了肺。

自己在外面忙活了大半天,居然還是沒能驚動他前去查看,這也淡定得太無恥了吧?

「好吧,既然你不出來,我就把你打出來。」

古風再也忍不住了,將斗篷遮住自己的面孔,而後速度御空飛起,「老匹夫,本仰駕到,速速出來受死!」

沒有回答。

只有他的聲音在院落內回落,片刻后又歸於虛無。

「這樣都不出來?」

古風只差沒從空中栽落下來。

似是不敢相信,他又再次叫囂道:「裡面那個老東西,小爺我叫你呢,你耳朵聾了還是怎麼的,居然裝啞巴?」

聲音傳出后,還是沒有回應。

古風再也忍不住了,聲音猛然拔高,「老混蛋,再裝深沉我就一把火燒了這裡。」

說話間,他迅速取出魔法杖,而後對著天空一揮。

「砰……」

一陣黑霧繚繞過後,一具三米高的憎惡頓時憑空出現。

全身腐肉橫陳,縫隙遍布,一張臉猙獰恐怖,一對碩大的魚眼暴突而出,尤其是肚子上那個大血洞,腸子都掉出來了一半。

「嗷……」

憎惡戰士仰天怒吼,聲音震蕩長空。

別說附近的院落,恐怕最外圍的人都聽到了。

「有人闖入了第十重院落,大家快上,絕對不能讓賊人拿走任何一種藥材。」

「敢闖我蕭家重地,無論是誰,都必死無疑。」

一時間,各種怒罵聲四起。

與此同時,原本還在外圍的守衛,也紛紛向這裡涌了過來。

然而房間里那神秘高人,依舊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對於憎惡戰士的咆哮聲始終充耳不聞。

「我的神啊,我算是徹底服了。」

古風徹底沒了脾氣。

不再試圖等那位高人出來,立刻驅使憎惡戰士破窗而入。

「砰……」

木屑激射,塵土飛揚。

憎惡戰士力大無窮,三米高的魁梧身軀幾乎是橫衝直撞,將那道窗戶給當場撞得粉碎。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聖,心性居然沉穩到這種變態的地步?」

見裡面還是沒有反應,古風立刻小心翼翼接近。

心性如此沉穩,裡面那位高人的實力,絕對高得無法想象,甚至有可能達到了大魔法師的境界。

距離越來越近……

透過憎惡戰士撞出來的巨大缺口,古風終於看清了裡面那位所謂的高人。

然而當他真正看清時,只差沒當場噴出一口老血來。

因為那位所謂的高人,居然只是一個紙人。

「娘的,這蕭家還真是會故弄玄虛啊,繞了一大圈,我居然還是上大當了!」

只是他發現得也太晚了一些。

因為蕭家的無數守衛,已經如潮水般涌了過來,將他圍得個水泄不通。

「小賊,快快摘下你頭上的斗篷,讓我看看你長著怎樣一副人模狗樣,居然敢夜闖我蕭家重地?」

看著無數聳動的人頭,古風的心都涼了一半。

就算自己已經達到了魔導師第一階,面對這麼多人,也絕對有死無生,哪怕每個人只釋放一個小魔法,淹都能將自己淹死。

只是事已至此,他還是不得不站了出來。

「大家別誤會,其實呢……我是來友好訪問的。」

一語出,頓時驚倒一大片。 在場所有蕭家守衛,要麼瞪大著雙眼,要麼冷汗狂流,甚至有幾個人,還還真的當場暈倒在地。

但當聽到古風的下一句話時,所有人的下巴只差沒掉到地上。

「大家歡迎的熱情我心領了,不過我就是沒事過來看看風景,既然沒別的事,我就先走一步了。」

說完,古風還真的向外走去。

沒人說話,也沒人出來橫加阻攔。

因為所有人都被古風這種極度無恥的話,給深深的震撼住了。

別看古風滿臉燦爛笑容,此刻每一步卻都如履薄冰,而且走得再慢,終於還是走到了無數蕭家守衛面前。


「喂,這位仁兄,請讓讓好嗎?你擋住我的路了。」

他也知道自己無恥得有些不像話。

但他更加知道,一旦這些人反應過來之後,就是無數魔法同時照亮夜空,而自己,則會在這些炫麗的魔法技能中,光榮的粉身碎骨。

還是沒人讓開。

直到許久后,守衛領頭才終於回過神來。

「嘿嘿,來者都是客,不來都來到了這裡,何不坐下來喝杯穿腸小酒,再讓我們輪流幫你活動活動筋骨再走不遲?」

這些話幾乎是從那人的牙縫裡迸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