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血肉只有骨骼。以靈魂之力以及骨體舍利的形式生存。無論如何說是人類還是太過牽強了的。

佛域聯盟這邊經歷了太多的這樣的持續不斷的大戰,雖然這次的大戰持續的時間長達一年之久。但是規模去是達不到史無前例。

當戰鬥短暫的停止了下來。佛域聯盟內部卻是沒有因此而陷入鬆懈的狀態。邊境的駐軍沒有任何的減少。到是後方的糧草還有藥品趁著這個難得的空擋遠遠不斷的從後方運送到了前方囤積了起來。

軍隊作戰,尤其是這種防守戰。卻是糧草藥品卻是最重要的了。

蟲族不同於喪屍一族。而佛域聯盟也是不同於青域。雙方之間面對敵對種族的戰術也是有著巨大的不同。

如同蟲族這邊卻多是以蟲海衝擊城牆。蟲族臨到城下攀牆而上。而在其上的佛域聯盟的士兵們卻是不斷的以弓弩,還有諸多的冷兵器對敵。雙方廝殺於城頭之上。由於佛域聯盟幾乎全民皆兵。並且每個守城的佛域聯盟的弟子皆是有著不弱的修為。所以即便是冷兵器的戰場,但是面對攻擊方式單一的蟲族來說卻還是守得住的。

……

大亞洲(稱呼釋兵目前所在世界的亞洲為大亞洲,而歐洲成為大歐洲。)

青海基地,上一次同釋兵交手落荒而逃的百歐卻是疾馳了一個月的時間直接奔回了他們靈魂牧師家族的大本營,青海基地。百歐重傷而歸。百烈戰死身亡的消息很快就是在青海基地內得到靈魂牧師家族的高層引起了軒然大波。

要知道百歐可是他們靈魂末世家族內部的最強者。也是他們家族內部唯一一個突破了先天之境的強者。

靈魂末世家族內部從來就沒有人突破到過三階層次。而百歐的突破卻是極大的開闊了靈魂牧師家族對於一個人類所能達到的實力層次的認識程度。

先天層次是一個強大到高不可攀的層次。百歐本身可以輕鬆的幾百家族內部的後天級別的最強者。靈魂牧師家族的人一度的認為突破后的百歐將會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強大的人類。甚至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百歐已經不能算是人類了。

一度靈魂牧師家族的人都是以家族之內能夠出現百歐這樣一位具有開創性的人類的家族同族而感到深深的自豪。但是這樣的自豪卻是在百歐重傷而歸,百烈直接戰死的消息傳來后瞬間被狠狠的擊碎。

很難體會到那種心中的神或者是偶像級別的人物,不敗的人類但卻敗了時候心中的震驚於悲傷。

總之靈魂牧師家族舉族震動以及家族內部士氣大跌卻是事實發生了的。原本稱霸世界將靈魂牧師家族的光輝照耀到整個世界決心與信心頓時沒有了。

都這個時候了與其關注哪些不著邊際的未來,卻是還不如關注一下百歐的傷勢。

當初百歐從大歐洲離開的時候。便是已然重傷。而路上卻是由於百歐急著趕路。片刻的都是沒有休息,以至於自青域到青海之間一個月的旅途之後,百歐的傷勢不僅沒有好轉,反而更加的眼中了。剛剛回答家族的百歐簡單的訴說了一些事情便是急急的閉關療傷了。

百歐是在喪屍攻勢來臨之前回歸基地的,而當他閉關不久后,喪屍一方的猛攻也是隨之開始了。同青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布置,那就是青海基地的主要倖存者聚居區卻是全都是在青海湖上的諸島之上。而湖岸上常住的僅僅是一些守衛碼頭的軍隊而已。所謂的守衛青海基地,不過是一次守衛碼頭的戰役罷了。

因為有限的幾個碼頭卻是青海基地同外界的唯一進行物資交流的通道。而若是失去了這些碼頭的話。他們的無法靠岸。僅僅靠著青海湖上面的物資儲備。卻是根本無法進行持久的作戰還有堅守。所以守衛碼頭還有消滅喪屍的軍事行功勢在必行。

青海湖基地的戰鬥叫其他地域之內顯得不是那麼的慘烈。青海湖基地的士兵們且戰且退。或乘船靠岸,活乘船遠離岸邊。總之進可攻退可守是青海湖最大的優勢。造就了青海湖基地如此優勢的原因卻是青海湖基地較之青域有著更大的湖。湖面上有著更大的島。他們的基地主體卻是可以建設在島上。島上還有湖上的資源可以滿足他們島上的基地小程度的發展。都是想要告訴發展起來卻是就必須依靠外界的資源了。

真是由於有著絕對的退路。所以青海湖基地的戰鬥打的也是如今大亞洲上僅存的幾個基地當中最為輕鬆的一個了。

原本打著持久戰的目的的青海湖基地的軍隊卻是僅僅同喪屍交纏了一個月喪屍的攻勢便是退去了。而在這個時候百歐也是傷愈出關了。

「百歐,你的傷勢完全好了嗎?」一位滿頭花白的老者。上身白色斷褂。下身布衣,腳踏手工布鞋。若非是其手上帶著的數顆光鮮奪目的瑪瑙戒指的話。怕是任誰第一眼看到此老者的樣子都會認為這是一個普通的老頭子而已。

老頭子渾身上下沒有丁點的強者氣勢。到是那種常年處於高位的權力者的威儀彰顯的十足。

嗓音蒼老但是卻不失慈祥叫如此老者卻是給予任何人的第一印象都應會是不錯的。

深深的一鞠躬。

「是得。族長爺爺。傷愈出關的百歐面色冷峻。見到任何人都是沒有表現出丁點的神色。到是在見到這位老者之後臉上露出了些許敬畏的神色。但這絲敬畏的神色較之老者身邊的人而言卻是表現的不那麼的明顯。

「當日重傷歸來,你也沒有來得及說出到底是誰將你擊傷的。可是扎威爾家族的人嗎?「老者的聲音不怒自威,說話的時候雙目一直微垂。當提到扎威爾家族這個詞語的時候。老者的語氣當中明顯的有了那麼一絲異樣。

「並非是扎威爾家族。而是另有其人,百歐並沒有深入到扎威爾家族的族地便遇到了此人。而此人不僅實力強大。其所在基地更是實力頗深。」

百歐如實回答。將自己遇到的全都轉述給了老者。

當聽到擊敗百歐的人並非是扎威爾家族的人的時候,老者的雙眼當中明顯的就是迸射出了兩道精光。但兩道精光一閃而逝。卻是不是有心之人的話很難捕捉到老者神色間的這絲異樣。

「亂世出英雄。看來還是以往咱們的眼界太小了。這個世上並非是只有扎威爾家族一個家族才能成為咱們家族的對手。」老者低聲感嘆。情緒在這一刻卻是顯得有些低落。

「族長爺爺。百歐並非完敗於那人手中,這次急著回來卻是希望隨同家族大供奉一同前往歐洲。將那人斬殺。另外,我推測百烈並沒有完全死去。百烈的靈魂被那人抓走。而我成功逃脫。或許那人為了以百烈威脅我並非會直接將百烈的魂魄殺死!」

說到底百歐這次急著回來卻是並非是什麼怕了。以百歐這等身份的貴族子弟,卻是自小甚少逢敗。對於敗這種事情,他這類人卻是最為看重的了。

對於擊敗了他的釋兵。他卻是抱著必殺之心,只要是想著釋兵如今還好好的活在世上。他的心中就是會強壓不住滔天的殺意還有怒火。

提到釋兵,百歐整個人便是顯得十分的陰翳。對於百歐此刻的狀態。老者卻是怎麼能夠猜不到百歐此刻的心中所想呢?人老成精的他卻是對於這個時候百歐的心境太為了解了。

也不勸說,卻是知道百歐是不會聽人勸的。老者思慮少頃便是接著說道。

「大供奉與二供奉三供奉向來同進同退,若你想要請求大供奉出手的話,大供奉不同意是一說。而同意了的話。另外另外供奉怕是也會一起前往。在你閉關的這段時間內基地受到了億萬屍群的圍攻。若非是基地佔據著地形的優勢,卻是早就可能被攻陷了。這個時候基地內部還是留有幾個至強者的好。」老者朝著百歐。淡淡的說道。

「屁!我就是知道三位供奉向來同進同退我才找他們幫忙的。」百歐這個時候心中不禁揶揄道。

「青海湖基地主要基業還是在島上。而孫兒此去兩個月時間足夠回歸。擊殺那人順勢站下他的基地。卻是也好為家族回歸歐洲打下一個前哨戰。」百歐再度一躬身,卻是絲毫不減擊殺釋兵的信念。

「也罷。成與不成還要看大供奉本人是否答應。百歐,告訴你,大供奉在你離開的這段時間也成功突破了!」老者說道其家族內的大供奉也突破了的時候不禁以一種很有深意的眼神緊盯著百歐。

「大供奉也突破了嗎?」百歐聽罷眉頭不禁凝成了一團。所謂的大供奉其實並非是他們家族的嫡系子弟。而是末世后才加入了他們家族的進化者。其中當屬那位大供奉的實力驚人。曾經一度為靈魂牧師家族內部的第一人,若非是百歐最後突破了。在實力上穩壓了那大供奉一頭的話。靈魂牧師家族的人總是有一種頭頂上壓著一個外人的感覺。雖然大供奉除了閉關修鍊之外其他的話事情根本就是不怎麼關係。哦,除了對於特殊的進化者。還有強者感興趣之外。三位供奉就是沒有什麼愛好了。

平日里只要是聽聞哪裡有表現特殊的進化者,三位供奉便是會一起出手將其擒回。而擒回后的進化者大部分都是歸順了三位供奉。少部分卻是因為不識時務而被三位供奉給殺了。

原本認為這三位供奉是別有用心的借著靈魂牧師家族的基地建立自己的勢力,但是久而久之的靈魂牧師家族的人越發的發現三位供奉卻是僅僅對於特殊的進化者感興趣罷了。只要是有特異之處的,三人就像是收集標本一樣的將其收為己用,卻是根本不會顧及那進化者的強弱。如此卻是便沒有靈魂牧師家族的人擔心了。

聽聞大供奉突破的消息百歐不禁眉頭一皺,要知道在二人同為二十九級頂峰階段的時候。大供奉就是要強過百歐的。原本憑藉著突破了先天之境后獲得的實力。百歐才是能夠擊敗大供奉了,但是這個時候聽聞大供奉也突破了百歐心中卻是不禁出現了一種複雜莫名的情緒。

失落,還有危機的感覺。一方面是認為重新達到了同一級別的大供奉實力卻是一定不會下於自己了。而危機則是那種身為供奉大實力卻是超過了一個家族內部的最強者,那種生死不由自己掌控的危機感。

供奉就算是再忠誠,再敬業。但是在這些靈魂牧師家族人的心中卻也不是自己的族人,非死族類,其心必異。所以那種曾經的危機感這個時候卻是在百歐的心中再度的出現了。而出現這種危機感的卻是不僅僅是百歐一人。卻是還包括所有家族內知道了大供奉突破消息的靈魂牧師的家族子弟。

懷著這種複雜難明的情緒。百歐卻是一個人朝著大供奉的居所去了。說到底那些遙遠的事情還是不如眼前的擊殺釋兵這件事情在百歐的眼中重要。供奉比家族高手厲害怎麼了,就算是出問題也不會是一下子就出現吧。百歐心中僥倖道。

青海湖之上林林總總的分佈著不知道多少個大小島嶼。同柏林湖不同的是青海湖卻是一個純粹的內陸湖。水流來源是來自各地匯聚到這裡的河流。

作為靈魂牧師家族之內的供奉。他們多是一些不屬於靈魂家族嫡系子弟的強者。這些強者統一的都是有著各自的住處,或是喜歡熱鬧的居住在了一些人口多,面積大的島嶼之上。而一些喜歡靜的供奉卻是居住在了一些狹小的島嶼上面。

百歐要找的靈魂牧師家族當中供奉中排行前三的人,卻是喜靜一群人當中的極度代表。三位供奉卻是僅僅自己生活在一個狹小的島嶼上面。島上僅僅有著一座別墅還有一些簡陋得到生活設施,三位供奉卻是連靈魂牧師家族孝敬的侍女啊。傭人啊什麼的都是不準留在島上。三人過著完全隱居的生活。卻是平時除了定時的出島打探大陸上有沒有什麼特別的進化者之外,便是再沒有同外界有多餘的溝通。

百歐乘船來到了三位供奉居住的島嶼之上。一如既往的簡樸風格。湖浪。湖灘卻是昔日依舊。零散的礁石。零星的植被。以及那突兀的別墅。更有於小島之上一座小崖之上靜坐的三人。三名東方強者,黑髮。黃膚卻是這青海基地內作為常見的膚色。但就在這最不平凡的外表之下。表現出來的那種不動如風。卻是僅僅是遠遠的就令百歐心折。

「大供奉果然還是大供奉!實力突破后更勝往昔數倍!」這一刻百歐卻是真正的拋卻了心中那最後一絲的僥倖。大供奉突破之後確實是要強於他的,這種感覺甚至都是不需要以出手獲取證明,僅僅是那不動如山的境界。他自認為自己就是學不來!「百歐求見大供奉。」百歐乃為靈魂牧師家族內的最強者。天賦之高即便是以靈魂牧師家族這樣能者輩出的家族也是百年罕見。但縱然是百歐身上有著太多的光環,其為人卻也並非是極為拐杖張揚的。於歐洲同釋兵談話時候的高傲卻多是一個身為強大的靈魂牧師家族子弟的自豪感在作祟。

同釋兵的態度卻是並非能夠代表百歐的整個為人,事實上百歐除了為人比較好色之外。經由家族自小的貴族式的培養。卻是那種貴族氣質發自骨內。同家族內部還有一些大家族的人打交道的時候也是彬彬有禮。只看棋雖然如今已經是家族內的最強者了但是對於族長的態度卻是依舊恭敬就不難看出他身後的修養。

百歐還有靈魂牧師家族族長口中的三位供奉在靈魂牧師家族內部有著很高的地位。最初來到靈魂牧師家族的時候三人便是以武力震驚了靈魂牧師家族內的所有人。叫靈魂牧師家族的人認識到了這個世界上除了扎威爾家族的人之外還能有人將身體煉到如此強悍的地步。

後來三人加入了靈魂牧師家族成為了供奉。而身為家族內傑齣子弟的百歐自然也是有著很多的機會同三位供奉進行接觸。聊天自然是次要的。更多的還是百歐希望在這三位供奉身上學到些什麼來加強己身。

而事實上三人也確實是傳授給了百歐一些十分有用的小技巧,雖然不是什麼真正的決定功法但是也足夠百歐受用一時的了。

百歐雖然不滿足於那一些小小的技巧,知道三位供奉還有著很多的真本事都是沒有傳授給他。但是百歐也是不急。他們靈魂牧師家族在東方待的時間長了自然知道東方的一些武者啊,還有家族啊什麼的對於家族內的武技都是極少對外傳授的。這是一個民族的特性,不是由於三位供奉加入了他們家族就是能夠輕易改變的。

有所求自然就會態度恭敬。一直以來百歐對於三位供奉都是恭敬有佳的。

「何事!」大供奉沒有開口。而是坐在他身邊的二供奉率先開口了。

對於此景也不意外。百歐心思一轉。接著道。

「百歐前些日子前往歐洲遇到了一些特異的進化者。知道大供奉對於這些進化者都是很感興趣的,所以特來告知。」

百歐知道大供奉此人不苟言笑。沉默少語,連帶著另外兩名供奉也是同樣如此。想要出言叫大供奉跟他卻報酬那估計說出來也是沒戲。但百歐也不笨,他知道投大供奉的所好。你不是好特殊的進化者嗎?而那個釋兵也確實夠特殊的了。說出來不怕大供奉不跟著他去歐洲一趟。

「怎樣特殊?」聽到是特殊的進化者,這個時候大供奉頓時是起了些許的興趣。緩緩的睜開了眼睛,面對著百歐,百歐只感覺那兩道雙眸在睜開的瞬間猛然射出了兩道精光神采!

「這!嘶~~~~~~~~!」感應到大供奉眼中那異樣的色彩百歐不禁是倒吸了一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回答白蓮域主的是兩對冷漠的眼神,還有兩把致命的先天兵器。短暫的停歇,先天強者交戰的巨大轟鳴聲再度在這個空間上空響徹。

「釋兵!你瘋了嗎!這樣拼下去你我誰都別想好!」率先衝上來的自然還是釋兵,短暫的停歇使得釋兵還有白蓮域主都是恢復了不少的氣力。但相較於恢復力變︶態的釋兵而言,這短短的時間內釋兵恢復的卻是更多的。所以釋兵毫不顧忌的再度開啟了進攻。

釋兵再度拚命卻是令白蓮域主像是被人踩住了尾巴一把驚聲尖叫了起來。

釋兵的身體強度僅僅是交手幾次白蓮域主就是有了深刻的了解了釋兵身體的強度,那絕對是同自己一個級別的。

釋兵的身體強度至強,身為體修的白蓮域主前所未見,也不知道釋兵是如何修鍊出來如此變︶態的身體的。要知道白蓮域主是體修一脈,所修鍊的真氣對於身體上的淬鍊強化的能力是要遠遠的強過靈魂的。

能夠有此先天級別的身體,白蓮域主卻是在達到了三十二級許久之後依靠著真氣上面遠遠不斷的淬鍊才睡達到的。

而釋兵呢?同他一樣的身體強度,但是真氣程度卻是剛剛步入先天,如此情況說明了什麼。這說明釋兵的功法對於身體上的淬鍊甚至是還要超過了白蓮佛教的功法。

如此情況卻是足夠令白蓮域主震驚的了。因為這種事情在災難大陸的其他域內他可是從來都沒有見過。

難得的白蓮域主並沒有覬覦釋兵的功法。一般修鍊者多半都是以尋求最適合自己的功法為主要目的的。適合別人的功法不一定適合自己。況且白蓮佛教一脈的功法特殊,修鍊之後根本就是無法專修其他。

「那我就賭你先撐不下去死掉!」面對白蓮域主的驚聲尖叫釋兵冷聲回復道。

「真他媽的是個瘋子!」見釋兵有著如此決心白蓮域主卻是也收起了方才的做做。對於一個已經修鍊了幾百年的老先天強者。一個年老成精但卻是有著中年樣貌的老怪物。縱然是面對生死局面,卻也不會亂了方寸的。剛剛的驚聲尖叫卻也只不過是為了迷惑釋兵罷了。當然這個時候的白蓮域主也確實是不願意繼續爭鬥了。

震傷的臟腑雖然短期內還能以真氣壓制。但是遲則生變,這個時候的白蓮域主急於為自己療傷。

釋兵是個瘋子。敢於在沒有壓倒性優勢的情況下同敵人拼死拼活,但白蓮域主卻不是這樣的人。人活得越久。經歷的事情越多,所擁有的顧慮就是越多,白蓮域主身為一域之主。卻是身上肩負的不僅僅是自己一個人的人生還有性命。他的生死甚至是身體狀況甚至還關乎著整個白蓮佛教的的興盛與安危。

他死,則白蓮佛域以後將失去同聯盟內部另外兩域的同等地位。而他傷,在一段時間內聯盟內部在佛域聯盟內部都是無法強勢。

僅僅是現在的傷勢白蓮域主卻是有信心幾個月內就療傷痊癒,但是再度受到重創的話。所承受的傷勢所需要的修復時間卻是會幾何性的提升的。那種情況白蓮域主不能准許。

「哼,釋兵,你們兩個給我等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對於先天強者而言,自然也是同樣沒有敗了不能逃走的習俗。這裡是災難大陸,戰敗還有戰略轉移卻是時常有的事情。若是敗了不跑的話,卻是這個世界的人類早就死絕了。

準確的說這個時候的白蓮域主已經敗了。敗在了釋兵還有荊摩兩人的手中。雖然白蓮域主本身有著高出釋兵還有荊摩兩級的實力,但是攻擊手段單一的白蓮域主卻是無法一舉擊潰有著強悍身體的釋兵的。反倒是被釋兵逼著以兩百俱傷的打法弄成了深受重傷。

在佛域聯盟內部,聯盟的三位域主對敵向來都是相互配合的。三位域主,白蓮域主為體修,而黑佛域主則是主修念力,乃遠程攻擊。而身兼骨佛教精華功法的骨佛域主卻是即可遠攻。也可近戰。還能兼使用毒術進行騷擾。三人配合可謂是戰力激增。就算是在眾多的災難主大陸上面的聯盟勢力當中。佛域聯盟的三人也是鼎鼎有名的。

一方是抱著死拼的心境,釋兵不怕死拼,卻是受了多重的傷最後也能快速修復。一方是頗有顧忌。後來的戰鬥卻是越來越縮手縮腳。到了最終白蓮域主終於是下定了覺醒,不能同釋兵還有那釋兵身邊的瘋子拚命了。這兩個傢伙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妥協。什麼叫先天強者之間的默契。既然雙方都奈何不了對方。或者是雙方的爭鬥都會付出雙方難以承受的巨大代價的時候,那麼放眼人類在災難大陸上面的整體劣勢,人類之間的先天強者應該在這種情況選擇暫停戰鬥。

這種行為不是先天強者之間的明文規定。但卻是大家都知道的一種默契。

「暗罵自己傻叉!釋兵還有這人明顯就是新晉陞先天的強者,這兩個傢伙甚至可能除了自己之外根本就是沒有見過其他的先天強者。對於災難大陸個聯盟實力之內那些先天強者之間的默契卻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

白蓮域主想撤,但是釋兵卻是不想放過他。對於自己的敵人。還有對自己有敵意的人,釋兵一項的手段就是先將對方搞死的。

眼見著白蓮域主要逃。釋兵卻是一時間全身青芒大陣。青色護體魂焰透體而出,釋兵這一刻卻是化成了一個由青色火焰包裹的火人、全身的真氣最大程度的涌動。直接停止了體內的任何循環系統,釋兵卻是拋棄了身體內所能發揮出來的氣血能量。知道白蓮域主的攻擊乃是可以直接攻擊到自己的內髒的,釋兵這一刻卻是狠下了心。哪怕是拼著自己的內臟被震的粉碎也是要將白蓮域主留下。

「澎!」腳尖猛然點地。釋兵的身形瞬間朝著白蓮域主逃跑的方向射去。感應到釋兵的氣勢還有動作白蓮域主不禁色變。釋兵的傷勢能有多重白蓮域主縱然是不知道的十分清楚,也是有個大致的評斷的。釋兵的臟腑絕對同他一樣都是處於頻臨破碎的邊緣。而這種情況下,但凡是個正常人就是不會如同釋兵這般拚命的。

將全身的真氣激發。卻是雖然能夠獲得強大的戰鬥力還有破壞力,但是同樣的對於內髒的壓力卻是也相應的幾何倍數的提升。可以說這個時候的釋兵若是保持這種狀態時間長了的話,都不用別人攻擊他,他自己便是會堅持不下去。

直到這一刻白蓮域主卻是對於釋兵此人的瘋狂程度再度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以往情報中白妹兒彙報給自己信息,說釋兵此人陰狠,瘋狂,遇事不知妥協。以前他還是沒有在意這些,認為一個人的瘋狂僅僅是一種合適情況下的性格表現罷了,一旦關乎到性命的事情,卻是很多人都是瘋狂不起來了的。

但是這一刻白蓮域主卻是深深的知道自己錯了。釋兵的瘋狂何止是體現在紙面上的。這可真的是可以為了擊殺對手連自己的命都不要的人物。

這種敢於在任何時候都同對手拼的同歸於盡的對手卻是任何災難大陸路上的先天強者都最不願意麵對的。俗話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對於那些不怕死的人而言,他們就是光腳的。而那些有著頗多顧慮的域主們就是光腳的了。

釋兵此刻是將全身的真氣涌動了,雖然別人不打他白蓮域主也是知道釋兵之後肯定會因為重傷而幾年十幾年都不得恢復,甚至是有可能直接隕落,但是白蓮域主也是清楚若是在釋兵沒有倒下之前自己被釋兵追上了的話,那麼自很可能也同釋兵一樣會面對那幾年甚至是幾十年的重傷難愈了。隕落。這種事情白蓮域主想都沒想。作為一個活了幾百年的先天域主級別的強者,卻是有著太多的後手,即便是一時疏忽同釋兵拼了個兩敗俱傷,但卻是還有依舊不懼於釋兵的追殺。只是沒有到那最後的時刻。他卻是不會輕易的豁出去使用一些禁術的。

釋兵激發了全身的真氣之後,速度何等的迅速。幾個閃現之間就是接近了狂奔的白蓮域主。

「嗡~~~~~~~!」知道白蓮域主的靈魂防禦不是他的強項,釋兵卻是上來就一個至強的靈魂攻擊。特有的靈魂噪音。更有後來受到百歐的靈魂絞殺而後釋兵自己摸索出來的同樣具有著旋轉撕裂之力的靈魂攻擊。

尖銳的靈魂攻擊令本就靈魂受到了重創的白蓮域主在靈魂噪音的干擾之下只感覺心煩意亂,而那緊隨而至的靈魂攻擊卻是直接擊中的白蓮域主的靈魂。

「轟!!!!」白蓮域主只感覺自己的靈魂似乎瞬間就要爆炸了一般。還不待他細細的體會這種靈魂撕裂以及爆炸的感覺。釋兵的釋兵杵卻是又狠狠的擊打到了他身上。濃郁的釋兵真氣卻是順著釋兵杵狠狠的傳進了白蓮域主的身體。竄到了他的五臟。濃郁霸道的真氣竄入白蓮域主的體內頃刻間便是轉換成為了爆炸之力。白蓮域主那些原本密布在五臟上面的巨大龜裂的裂痕卻是一瞬間出現了即將要決堤的跡象。

這種時候一旦所有密布在白蓮域主五臟之上的龜裂失控裂開的話,白蓮域主怕是直接就會去掉半條命。而這個時候釋兵在上來補上那麼一杵。他們兩人卻是真的就同歸於盡了。

一擊。僅僅就是一擊,白蓮域主身上的傷卻是更重了數重。而釋兵體內的臟腑龜裂卻是直接就全部崩裂。這一刻可以毫不客氣的說釋兵的五臟已經算是盡碎了。這種情況要是換成是其他的人的話,就縱然是先天強者也是會一命嗚呼了,但是釋兵本身體質特殊。卻是沒有任何內臟也可以活下去。而擁有內臟也是可以隨意的中斷身體內臟腑的循環。

五臟俱碎。釋兵的臟腑內部充滿了奔流的血液。整個臟腑的慘重簡直令人無法直視與揣度。

但如此重傷對於釋兵而言根本就是沒有多大的影響的。頂多是來自身體的氣血能量釋兵無法借用。他的全力攻擊要比以往弱上一些。但是對上同樣是重傷的白蓮域主卻也是足夠了。

可以說釋兵還有荊摩兩人聯手同白蓮域主的交戰卻是釋兵同真正的先天強者交戰的第一戰。而這一戰中釋兵卻是並沒有給白蓮域主以任何機會施展出他的一些後手,等待白蓮域主想要施展的時候。卻是已經沒有施展的條件了。

釋兵以臟腑攻擊同白蓮域主硬憾,卻是在知曉了白蓮佛教的攻擊特點之後直接陰了白蓮域主一把。要知道釋兵內臟對釋兵的重要程度卻是要遠遠比不上白蓮域主本人對內髒的依賴的。釋兵沒有內臟依舊可以活蹦亂跳。但是白蓮域主卻是連拚命的資格都是沒有了。

「啊~~~~~該死!」若是在釋兵剛剛這一擊之前白蓮域主對於自己的隕落還是沒有估計的話,這一刻他卻是沒有那麼自信了。猜測釋兵在這一擊之後多半就是會直接橫死了,但是釋兵卻是依舊涌動著全身的真氣準備對自己實施第二擊。而那慢后一部的荊摩去是也即將要衝了上來對白蓮域主施展殺手。

死亡從沒有距離白蓮域主這般近過。

死死的盯著釋兵狠狠的朝著自己擊打而來的那一擊夾帶著毀滅力道的釋兵杵,白蓮域主那原本犀利的眼神居然是閃過了一絲肉疼於決心。

「媽的,你們要我命,我也不要你們活!啊~~~~~~!燃蓮!啊~~~1你們都給我去死!」

生死之間白蓮域主卻是再也顧不得那麼多的思慮。這時候再不拚命自一個三十二級的先天強者卻是很可能就被陰死在了兩個小小的先天菜鳥的手中了。

燃蓮!必須燃蓮!

燃蓮秘術是白蓮佛教的終極秘術。卻同時也是禁術。這是一種以燃燒自身修為根基為代價,在短期內獲得強大的力量,或者是在重傷之下強行的將傷勢壓抑住,並在一定程度上的活治癒還有緩解傷勢。

白蓮佛教乃體修。但是也是修能量的,能量匯聚于丹田,白蓮域主卻是丹田內部擁有著如同骨柯摩佛骨舍利一般的一朵白蓮,一朵異樣的舍利。

燃蓮,顧名思義卻是就是燃燒這一朵丹田內的佛蓮。佛蓮乃白蓮域主的根本。作為真氣修鍊者,他卻是先結了佛蓮進入了先天之境,而後順著先天之勢以及後來數百年的修鍊不斷的提升肉體還有靈魂的。

佛蓮燃燒卻是會導致白蓮域主的實力下降,至少一級。若是點背的話,甚至可能佛蓮燃盡。最終僅僅只剩下個先天軀體以及後天靈魂。而本身真氣修為盡散。再想提升修為卻是必須重新修鍊真氣,凝聚佛蓮,否則修為終身止步,不會再有任何的提升。

可以說若非是釋兵將白蓮域主逼急了。還有就是釋兵身上的裝備太誘人。他白蓮域主卻也是不會下定決心使出燃蓮這樣的禁術的。

畢竟燃蓮禁術的後遺症太大,若是一個控制不好不能速戰速決的話,那麼就幾乎是等於自己散功了。除了燃蓮之外。其他的秘術單獨用於逃跑的。他白蓮域主自然也會。

而最終選擇了拚命卻還是利字當頭的關係居多。

白蓮域主使出了燃蓮秘術,其丹田內部的本源白蓮立刻就是快速燃燒分解。白蓮域主原本慘重的傷勢在燃蓮秘術的作用下立時被鎮壓了下來。原本能夠提升一級戰力的秘術如今達成達到效果卻也只不過是將白蓮域主那嚴重的傷勢穩固住罷了。而實力上卻是沒能再有任何的提升。但是對於僅僅是先天初期的釋兵還有荊摩而言。三十二級的實力卻是足夠周旋了。

白蓮域主的氣勢陡然發生了變化,這點釋兵還有荊摩自然是能夠感應的出來。感應到了白蓮域主的氣勢波動。釋兵甲下的釋兵達到臉色不禁微微一變。但卻是又瞬間恢復了那副毫無感情的冷漠。

三十二級先天強者,雖然聽上去十分的嚇人。但是釋兵還有荊摩二人的實力卻是全都不能同一般的先天強者相提並論的。僅僅是一個三十二級的先天強者卻是根本不可能戰勝釋兵還有荊摩聯手。一個不小心還可能反被留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