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車子翻到的聲音,也沒有油箱爆炸的聲音,然而一聲巨響卻傳入了衆人的耳朵,這是車輪胎爆炸的聲音傳出,只見寶馬房車因爲輪胎爆炸而緩緩的停下,從寶馬車上走出來一個身體緊繃,左手握拳,右手成掌的中年人,緊張的注視着周圍,似乎發現了還在握槍的慕容南的身影,夜晚並不能讓他看清慕容南的容貌。

一個前衝,握拳的手蓄力擊出,想要一擊結束慕容南的生命,此刻在旁邊的劉明也迅速一個前衝,瞬間抵達慕容南身邊,一記格擋,擋下了擊向慕容南身體的拳頭。

中年人一驚,冷聲說道,“你是天位人?”

劉明也不回答,架住中年人的手臂不肯鬆手,同樣一臉的冷色,兩人爭鋒相對,誰也不肯示弱,這是強者的較量。

此時的慕容南看着僵持的兩人,緩緩的放下手中的****,慢慢的前進了進步,擡起頭看着中年人,輕笑的說道。


“神追手李達別來無恙啊,看來最近幾年實力精進許多啊,連老友也不認識了啊。”

久違的熟悉聲音在李達的耳中響起,李達迅速放鬆自己的身體,擡起頭來,眼放異彩,有點期待的看着說話的這人到底是誰,到底是不是他?

PS 今天第二章,九點左右還有一章,看書的朋友們,煩請收藏一下,另外可以送上你們的支持,爲下週推薦存稿中。 今天第三章

李達的心裏很緊張,他怕自己的期望又再次落空,緩緩的轉過頭,看着發聲的男子,當仔細的出此人正是慕容南之後,他的視線竟然再也沒有移動,有點感動,有點心酸,有點追憶的看着面前這個帥的不像話的男子,往事漸漸浮現在心頭。

慢慢的鬆開了和劉明僵持的手,帶着滿滿的激動慢慢的單膝下跪,這個漢字聲音有點哽咽的說道。“老大,我李達終於可以再見你了。”

短短的幾個字,從李達的嘴中說出,卻讓人感覺如此的沉重,猶如一種不變的信念,又如一種如釋重負般的輕鬆,這是他等了三年想要說出的話,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字,此時是真的流淚了,這是一種重生的感覺,似乎他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了。所有的堅持,所有的尋找,在見到慕容南的這一刻,他感覺過往的一切都值。

慕容南看着這個漢子一般的男人,眼中也有淚花,但是卻很不屑的撇了撇嘴,故作無所謂的彎腰扶起下跪的男子,帶着一絲本該屬於他的傲氣說道。

“沒事,我竟然回來了,我就要告訴整個華夏我回來了。”

回答李達的就只有一句話,然而這句話卻充滿了豪氣,聽到慕容南的話,李達知道幾年前的慕容南或許真的回來了,洪門還能獨享地下世界龍頭的地位麼?

劉明幾人都是一臉驚訝的看着此時的兩人,看着慕容南身上散發出的完全不屬於他的豪氣以及仇恨,只有一旁的葉青在旁邊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皺着眉頭。

一番激動過後,李達又有點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老大慕容南,慕容南自是知道他問的是什麼,輕笑說道。

“並不是想殺車上那人,只是想要讓你們停下來而已,我想要殺車上那位,以我的槍法他沒有活命之理。”

慕容南帶着一股自信的說道。

慕容南的話李達是完全相信的,慕容南的槍法至今他還沒有遇到可以超越的存在,不過依然有點疑惑的看着慕容南,又有點疑惑的看着旁邊的天位人實力的劉明。

“呵呵,我來介紹下,這位是我的老大,至於其他的,都是和我老大混的。今天就是我老大要見你們車上那位的。”慕容南很是熱情的介紹道

什麼?老大?

李達驚訝的差點喊出心中的驚訝,竟然有人可以讓慕容南俯首稱臣,這是三年來李達聽到最震驚的事。

慕容南的效力可是洪門都沒有的待遇 ,片刻的震驚過後,李達還是恢復了正常,李達剛纔和劉明交手,自然也是知道劉明的不簡單,所以只能接受自己昔日的老大做了別人的小弟。

李達客氣的握向劉明的手說道。

“老大的老大就是我的老大,不知你們車上那位有什麼事,還請過去談。”

劉明幾人跟着李達向車上走去,接下來見面那位洪門的人物纔是他們今晚來的正事,也是決定他們情誼幫去向的重大事件。

剛到爆胎的寶馬房車面前,那輛寶馬車門突然被推開,走出一位面貌慈祥的老者,花白的鬍子,略顯褶皺的皮膚以及微微佝僂着的身體,怎麼也無法把他聯想成洪門叱吒風雲的長老,如果有人告訴劉明,這個老頭是撿破爛的,劉明反而更容易接受這個事實。

李達在身邊小聲說了句“這就是洪門三長老洪鬼。”

聽到此話,劉明收起心中的一絲不確定,迅速的走上前去,拱手說道。

“劉明見過洪門三長老。”

本以爲遭受襲擊的洪鬼看到前來的劉明,心裏有點疑惑,卻沒有點破,但是也沒有回答劉明的話,只是看了下自己的保鏢李達,他可以確定這幫人並不是要襲擊自己,但是對於劉明打爆自己的車胎,這老頭還是有點不爽,依舊沒有回答劉明的話。

劉明見老者不搭理自己,奈何自己有求與人,總不好與其撕破臉皮,不斷的和老者道歉,讓他大人有大量之內的話,可是老者完全是當劉明實在放屁。

洪鬼突然釋放出自己多年的氣勢,劉明突然一驚,身體片刻緊繃起來,如法炮製,也放出自己滿身的殺氣,這頓時充斥在劉明身體上的殺氣,頓時讓洪鬼後退了好幾部,擡起頭滿臉驚訝的看着很是年輕的劉明,因爲劉明身上的殺氣讓他有種心悸的味道。

慕容南看到自己的老大和洪鬼對持上了,他是知道洪鬼這老頭子脾性的,就是一個記仇的主,擔心今天事情不成,連忙上前,站在兩人中間,然而慕容南剛站在劉明兩人中間,洪鬼身上的氣勢突然消失,轉而變成臉上的不可思議。

開始他看了李達一眼,然後就和劉明對視,沒有注意到衆人中的慕容南,然而此時慕容南站在他的面前,讓他有點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這個消失了這麼久,本以爲遭人暗算而死的人會突然出現。

身上的氣勢消失,看着慕容南,完全再沒有一絲洪門三長老該有的風度,一個大大的熊抱,抱住了站在那裏的慕容南,年逾七旬的老者此時竟然落下淚來,重重的拍着慕容南的肩膀,卻一句話說不出來,好像是找到了自己最心愛的東西一般。

看到突然出現猶如父子相認的橋段,劉明自然識趣的收回了爭對洪鬼的殺氣,再次有點不可思議的看着慕容南,這個慕容南今天晚上給劉明的震撼太多了,心裏不由生出了“神一般的男子”的想法,連忙甩頭甩掉這種想法,他很是風騷的認爲慕容南不可能有自己神,這種長他人之氣滅自己威風的想法,被劉明瞬間扼殺了。

“你小子,還以爲你死了呢?害的我好找,今天總算是見到你了。”說完又重重的錘了下慕容南的胸膛。

慕容南心中有點感慨,今天接連遇到昔時的兄弟,饒是以慕容南的性子,心裏也不免有點感動,這個都是自己昔日最輝煌時候的生死之交啊。

不過慕容南並沒有如洪鬼那樣激動,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笑着道

“老鬼,今天主角是我老大,所以我是配角,所以我們的事就稍後再談。”

聽到慕容南的話,洪鬼本是激動心情卻充斥滿了震驚,面前這個如此年輕的小子竟然甘心讓慕容南認作老大,這個狠人當年可是敢於叫板洪門龍頭的人啊。 不過慕容南並沒有如洪鬼那樣激動,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笑着道

“老鬼,今天主角是我老大,所以我是配角,所以我們的事就稍後再談。”

聽到慕容南的話,洪鬼本是激動心情卻充斥滿了震驚,面前這個如此年輕的小子竟然甘心讓慕容南認作老大,這個狠人當年可是敢於叫板洪門龍頭的人啊。

然而震驚歸震驚,什麼時間做什麼事,身爲洪門長老的他自然清楚的很,視線慢慢轉移到劉明,看到他的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心中怒火就如沸騰的開水一般,越來越壓制不住,奈何慕容南說了,所以沒好氣的說道。

“說吧,什麼事,不說個讓老頭子信服的理由,老頭子可不是好惹的。”

看到洪鬼開口的盛氣凌人,劉明自是不甘落後,再加上知道此人也是慕容南兄弟,劉明自是有點毫無顧忌的爭鋒相對的說道。

“老頭,看你人老敬你三丈,可別以爲孩子好欺負,惹毛了鬍子給你拔了。”

洪鬼聽到這話,猶如被激怒的公牛一般,迅速起腳,想要將劉明踹倒給點教訓,然而劉明迅速側身出手,抓住了老者的鬍子,真的拔掉了老者的幾根鬍子,兩人都不願意鬆手,於是兩人很是華麗麗的一起倒在了地上,然而兩人卻還是不肯鬆手,這就出現了一副畫面。

老者的腳揣在劉明的胸膛上,而劉明則扯着老者的鬍子,兩人都是痛的齜牙咧嘴在地上翻滾的打着。

李達等人有點吃驚外加無語的看着,兩個天位人此時竟然像是兩個孩子打架一般,衆人在旁邊此時竟然沒有一個上前拉架的,好像在看戲一般,只是演技一般。

片刻鐘過後,兩人都在地上不動了,這種打架方式已經耗費了他們所有的力氣,兩人躺在地上相互望着,大口喘氣,老者大聲笑道。

“哈哈哈,小子很對我胃口啊,好久沒有打的這麼爽了。”

劉明撇撇嘴看着這個很不顧形象的洪門三長老說道。


“喂,老頭,別笑了,爲老不尊就是說你這種人的。”

洪鬼也不在意劉明的話了,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看着跟着起身的劉明哈哈笑道。

“小子,說吧,找我什麼事?”

打完之後正題終於來了,劉明不在撇嘴,板起臉龐看着洪鬼說道。

“青蛇幫野心極大,你們卻一直置若罔聞,如今……..”

劉明將青蛇幫在清平市的惡行,以及將爪牙伸向SZ市襲擊劉明和SZ市幫派的市都和洪鬼說了,劉明剛說完,李琴迅速上前,抱手,頗有幾分女痞子風範的說道。

“洪爺爺,我是SZ市斧頭幫李破天的女兒,劉明說的是真的,我上次都差點被殺了,我父親李破天可以作證。”

看着面前這個精雕玉啄的小女孩,洪鬼自然相信了,雖然說了沒幾句話,但是他認爲劉明不會拿這事騙他。

可是青蛇幫是他們扶值的,讓洪門處理這件事,等於是自己打自己的臉,所以洪鬼不得不猶豫,究竟應該不應該答應劉明這事。

看到了洪鬼的猶豫,但是劉明卻沒有任何辦法,威脅?恐嚇?劉明可沒這個膽量,真這樣做了,估計明天情誼幫就消失了。所以只有等待洪鬼的回答,此時的慕容南上前,並沒有拱手,只是冷冷的說道。

“洪門不幫忙,我慕容南自然辦法消滅青蛇幫,你知道我慕容南說道做到的,我想你應該選擇相信我。”

思考中的洪鬼被打斷,心裏有了一絲動搖,因爲他是完全相信慕容南的話的真實性,這個人曾經就是個魔鬼的存在,是曾經可以與洪門分庭抗禮的存在。

但是雖然如此,洪鬼依然並沒有立刻答應,還在猶豫之中,此時的葉青也上來,抱拳恭敬的躬身說道。

“我是葉青,我想你應該相信我們情誼幫有這個實力。”

葉青把自己的名字咬的很重,似乎怕洪鬼不知道自己的名字,這讓本來很是猶豫的洪鬼突然臉色鉅變,心裏可謂翻起滔天巨浪,他自然知道葉青是誰,連忙想要上前扶起躬身的葉青,然而葉青躬身打了一個退下的手勢,生生的讓洪鬼停下了腳步。

眼中滿是震驚的轉頭看着劉明,這個人讓慕容南效力已經足以讓自己震驚了,如今竟然可以讓葉青跟着他,這無疑是滔天巨浪的***,更是讓洪鬼做出決定的***。

洪鬼當下也不再思考,連忙應聲說道。

“我們洪門會讓青蛇幫給你們甚至清平市一個交代的。”

慕容南則有點疑惑的看着這個突然答應的老傢伙,旋即視線又轉向還在抱拳的葉青身上,眼中有着一絲的疑惑,似乎有什麼事情讓他想不通,慕容南的疑惑劉明同樣也有,不過劉明並沒有在意,只因爲葉青是他劉明的兄弟,只要是兄弟,這就足夠了。

洪鬼終於從葉青的震驚中恢復過來,爲了不讓自己露出破綻,連忙恢復原先的老不要臉的老頭子模樣,衝着劉明大聲說道。

“你的事洪門接下了,不過今天沒打過癮,下次再見我們再來過,讓我老頭子爽了,你情誼幫我老鬼罩着。”

劉明很是風騷的甩了甩頭髮,同樣不要臉的說道。“下次見面把你這老不死的打的起不來別怪我啊。”

洪鬼不想和劉明生氣,所以只有完全無視劉明的話,隨即衝着慕容南身後的李達說道,“走,我們去會會青蛇幫的那羣人,看他們如何的逆天,看來是忘了我洪門的存在了。”

李達有點猶豫,洪鬼本身就是洪門的所以說要走,而李達則看到了昔日的老大慕容南,自然想要留下來陪慕容南並肩作戰。


慕容南似乎知道李達的爲難,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說道。

“達子,和他去吧,現在的情誼幫不適合你,相信我,總有一天昔日的一切我們都會討回來的。”

李達雖有不願,但是對於慕容南的吩咐他是完全無條件遵循的,有點懷念的看了慕容南一眼,然後向着洪鬼走去,洪鬼對李達知根知底,所以對於李達剛纔的猶豫自然完全不在意,帶着李達就向着青蛇幫發源地走去。

走到車子旁邊,洪鬼似乎想到什麼,連忙回頭衝着劉明喊道。“小子,車胎你賠,明天把我的車子弄好,不然我不介意再打你一頓。”

說完也不理劉明變化豐富的臉色,帶着李達消失在翠山縣的夜幕裏 見洪鬼兩人消失,劉明等人也離開了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就等着洪鬼兩人的好消息了,路上劉明好幾次想問慕容南和葉青等人一些問題,來打發自己的好奇心,不過都忍住了,他覺得兄弟想說會說的。

在翠山縣一處破舊的古廟裏,張動帶着幾人早早的等在了這裏,就爲了等着洪門長老的到來,按照他們的計劃來誇大情誼幫。

最近青蛇幫的表現可謂是完美,沒有一件欺男霸女,打架鬥毆的事情發生,所以張動完全相信,洪門的這次檢查自己完全可以應付的過去,不過爲了顯示他們的誠意,張動早早的就帶人來到這裏。

只不過今晚的事他卻預料不到,結局已經註定了。

等了許久不見洪門長老的身影,張動的心裏不免多了一絲不安,但是自己都不知道這絲不安來自哪裏,所以張動搖了搖頭,迅速的掐滅了自己心裏的不安,有點焦躁的繼續等着洪門的人。

大概在深夜十二點左右,一束燈光打在破舊的古廟上,映襯出遠方行走的兩道身影,被燈光拉的很長的影子,不急不慢的向着古廟走來,看着有點滲人。


張動望着兩人,仔細的看着,確定是洪門的人,然而心裏的不安卻再次萌生,看着越來越接近的兩人,也不在理會心裏不安,向着外面迎接而去。

“洪長老,可算把你老盼來了,恭候多時了。”看着來人是洪門三長老,張動上前很是恭敬的朝着洪鬼躬身。

洪鬼沒有理會張動,徑自走向古廟中,李達跟隨其後,至於張動帶着幾人微微怔了怔,也隨後進去了。

沉默了片刻,洪鬼站在前方背對着張動問道。

“張動,青蛇幫最近一年在清平市發展怎麼樣,有什麼勢力興起麼?”

本來正想着怎麼像洪鬼介紹劉明和情誼幫呢,如今聽到洪鬼主動問起,心裏別提多開心了,連忙再次躬身道。

“我青蛇幫遵守當初立下的誓言,牢牢的把握住清平市的地下勢力,從不參與普通民衆的事,不過最近清平市出了一個情誼幫,以前是青蛇幫控制下的天龍幫,最近被一個叫劉明接手,囂張的很,而且還多次叫板我青蛇幫,勢要取代我青蛇幫,然而他們確實實力挺大,我青蛇幫也不敢冒然出手。”

聽到這裏,洪鬼轉過身來,神色冷冽的盯着張動,冷冷的說道

“是嗎?”

看到洪鬼轉身,張動連忙將身子彎的更低,有點不安的繼續說道。

“是的,那個劉明是天位人的實力,我青蛇幫不敢輕易出動人消滅他,怕引起居民受傷和警察的注意。”

說完的張動依舊恭敬的低着身子,等待這洪鬼的說話,在張動的緊張之下,洪鬼沉默了半晌,聲音更加的冷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