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塵聳了聳肩,這群小子也不肯聽自己把話說完,每次都這樣。也罷,反正也沒什麼要緊事。

當三人重新回到家,無不是想好好的睡上一覺!此次巡演,將近一個月左右,時間過於緊湊,致使他們連休息的機會都少得可憐。還有,那無限度的練習歌唱和舞蹈,均是將他們的精神和體力都給磨了去!

紀少熙,因專輯和演唱會需要,如今的發色是銀白色的,陽光下看來過於刺眼。有著一張娃娃臉,一雙圓圓汪汪大眼,忽閃忽閃的像個洋娃娃,可愛極了。

紀少熙是隊里年紀排倒數第一,老幺。雖然是個男生,但是他已然成為粉絲心中超越性別的溫暖小天使,開心果。甚至擠掉了隊內真正老幺歐亞一被公司原定的可愛型!

誰讓他有雙愛笑的眼睛,笑起來彎彎的,像月牙兒。五官非常精緻,十分耐看,擁有精靈的氣韻。今日一身酷與可愛融為一體的服裝,令他看上去活潑的很。

皮膚白皙,在男生里是很不錯了。身高約莫有一米八二左右,由於年紀尚輕,還會繼續長個兒。身為團體所在公司——b。a。hua,亞洲數一數二的大型娛樂公司繼承人,有些無傷大雅的頑皮之舉外,可以說是個性非常好。的管理形象,如今變成了可愛型。調皮搗蛋,窩心暖男。 第730章730:熙熙,我很清楚

凱撒酒吧。

麗莎不住推搡著宋秉文,很討厭被他這樣摟著。

店裡很多客人,都向著他們所在的位置看過來,還對他們舉著酒杯打趣揶揄。

「別光抱著,親一個!親一個!」


麗莎一下子臉就熱了起來,用力推搡宋秉文,「你給我放開!放手啦!」

「不放。放開你,就不讓我再抱你了。」宋秉文固執地收緊手臂,就是要這樣抱著麗莎,很喜歡她香噴噴的身體靠在自己胸膛上的感覺。

那種感覺,就好像一下子抱住了全世界,很充實。

「你不要這個樣子好不好!真的不要再這個樣子了好不好!我只是當你是弟弟,當你是弟弟的!」麗莎忽然哭著嗓子喊著,不住捶打宋秉文的胸膛。

「我沒當你是姐姐就好了!」

宋秉文明明很痛,卻笑著,不是痛她的拳頭,在他看來她的拳頭沒有任何重量。

他痛著,自己努力這麼久,她還是當自己是弟弟。

這樣真的很傷人。

烽火盛唐 我不缺姐姐,也不喜歡有姐姐,你的姐弟情深,我不接受。」

「不要這樣了,算我求你了,放開我,別讓人看笑話!」

大家還都在起鬨,「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宋秉文笑得神采飛揚,對那些客人揮揮手,「當著你們的面親多不好意思,麗莎會羞澀的。」

眾人又是一陣起鬨,「宋少不好意思了,要偷偷親。」

麗莎的臉更紅了,「快點放開我。」

「還羞什麼,他們已經看很多天笑話了。」宋秉文忽然拔高聲音對那些客人說,「是不是!都習慣了對吧!」

眾人笑著,就有人喊了一聲,「我們都撤吧,將這裡留給麗莎姐,也該是她解決人生大事的時候了!」

眾人很有默契,都附和著起身。

麗莎趕緊在宋秉文的懷裡掙了掙,「結賬結賬!」

「麗莎姐,結什麼賬啊!宋少都給我們結賬了!哈哈……」

客人們都走了,整個店裡都安靜了下來。

服務員本打算收拾桌面的,但也都很識趣地抓緊下班回家。

「麗莎姐,我們明天早點上班再收拾,我們走了!晚安,好夢!」


「你們!給我回來!」

麗莎還被宋秉文緊緊抱著,整個身體都靠在宋秉文結實的胸膛上,雖然在她眼裡,這個男人像個小孩子似的,但他已是成熟的男人,即便年齡沒有她大,依舊擁有男人寬闊的胸膛,能給女人充實的安全感。

「你鬧夠了沒有啊!人都走了!你要做什麼!」麗莎還不住揮著手捶打宋秉文。

宋秉文終於用他寬大的掌心,一把握住麗莎的手,她終究是女人,再強勢也終究是女人,手很小,一下子就包裹在他的掌心中。

「麗莎,再打下去,我就真的內傷了,要賴定你一輩子,你來養我。」

「誰要養你!你大少爺還缺人養,我可養不起!」

「我很好養,有一口飯吃就行,不喝酒,不吸煙,沒有不良嗜好。唯一有一點不太好,就是對你比較上癮,這一點你要負責。」

「……」

麗莎撞見宋秉文漆黑如星子的眸,倏然就說不出話來了。

他的眼睛里,那麼認真,那麼認真,沒有半點的虛假,就好像一個小孩子的純澈眸子,連一點雜質都沒有。

但麗莎知道,這個男人遠沒有這麼簡單。

雖然不太清楚宋秉文的來歷,但也知道家世顯赫,也從來沒有問過宋秉文的出身,甚至連除了他的名字和年齡,知道他目前單身,其餘的全部都不了解,也沒有關心過。

但是很突然的,麗莎就想知道關於他的一切了。

「你才了解我多少,就這麼篤定地喜歡上我!」麗莎慘淡地笑笑。

「不了解,也不需要了解,只要有想要你的感覺,就夠了。」

「說的簡單,想要了解一個人,一輩子都了解不透徹。」

「那是沒有放在心尖上,一旦放在心裡的位置,不需要了解,就已懂得。」

「……」

麗莎瞬間又啞口無言了,最後痴痴地笑起來,「好感人的話。太感人了!感人的我都想哭了。」

「那就哭出來,給我看一看,我來幫你擦掉你的眼淚。」

「你不要那麼煽情了好不好!」麗莎用力捶打一下宋秉文的胸口,「你這樣真的很討人厭!很討厭知不知道!」


「討厭著,慢慢就會喜歡了。習慣了就好,我打算一直討厭你下去。」

「你還沒完了!你不懂的,我們不合適!」

「合不合適不是你說了算,我覺得合適就好。」

「你太霸道了!」麗莎扶住疼痛的頭,「你……你趕緊走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你很心煩?」

麗莎點點頭。

「因為誰?」

「……」麗莎一怔,望著宋秉文的眼睛,張張嘴,卻沒有說出來。

有些事,不能說,不能說,就是爛掉在肚子里,也不能說。

她怎麼能告訴他,因為他,她已經開始心煩意亂了!

麗莎真的不敢說,他越是這個樣子,她的心就越亂,心情越不好,越覺得自己又像個懷春少女那樣,總是莫名其妙地傷感。

她已經過了那個年紀了,也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動心了,卻偏偏……

「我要回去睡覺了,你放手吧。」麗莎看著宋秉文的眼睛,本來想逃避的,卻總是忍不住想要多看他幾眼。

「我送你上樓。」

說著,宋秉文起身,麗莎一把抓住他。

「我自己就好,不用你送。」

麗莎一把將宋秉文推開,勉力支撐自己的身體,終於緩緩站了起來。

「麗莎!」宋秉文呼喚一聲。

麗莎一愣,明明聽出來他聲音里的情深,還是佯裝毫不觸動地無所謂笑著,回頭問他。

「還有事?」

宋秉文看著麗莎再毫無異樣的神色,不禁覺得方才麗莎短暫似有落寞的表情,還有一些呼之欲出的東西,不過是他自己的錯覺。

有些話,就在喉口,想要說的時候,又忽然不知該說什麼了。


「沒什麼,就是告訴你小心一些,你喝的有點多。」

麗莎點點頭,「知道了!這點酒,姐還沒醉。」

她有看到他眼中的失落,也在心底狠狠酸澀了一把,卻沒有在臉上表露出來。

走下座位的台階,麗莎就將高跟鞋從腳上脫下來,提在手中,這樣就能站得穩一些,不會在宋秉文面前失態。

「你走吧,我要關門了。」

「哦,好。」

宋秉文起身,有回頭看了麗莎一眼,她的臉上始終掛著很友好的笑容,而那友好,只是將他們的關係劃分在好友的界限,對宋秉文來說,無疑很傷心,也覺得麗莎處在一個遙遠的位置。

但他還是對她笑了,「好好睡一覺,身為女人,總熬夜,小心老的太快。」

「已經很老了,不怕再老了!」麗莎忽然在他面前,就覺得自己有些自卑了。

「那你可要好好保養,現在你讓我給你叫姐姐,過幾年別讓我管你叫阿姨就好。」

麗莎的臉色瞬時沉了下來,宋秉文揚聲笑著離去。


「臭小子!取笑我!」麗莎在他身後揚聲罵了一句,趕緊將店門關上,一把按下燈牌開關,門外閃爍的霓虹燈也瞬間暗了下去。

麗莎整個人都靠在牆壁上,處在一片黑暗中,無力支撐地癱在那裡。

她仰著頭,臉上依舊是滿不在乎的笑容,眼角卻悠然濕了。

抬手擦了擦眼角,用力搖搖頭,「沒必要傷感,多大歲數了,還讓個小孩亂自己的心,沒出息!沒出息!你們不合適的,不合適!」

……

陸羿辰的懷抱,那麼真實,那麼緊緻,將顧若熙死死禁錮在他寬大的懷抱之中。

顧若熙有些喘息困難,更詫異,他怎麼忽然抱住她!這簡直和之前見到的陸羿辰判若倆人。

「熙熙……」

忘情的柔聲呼喚,在耳邊緩緩流淌蕩漾,他薄涼的唇瓣烙印在她的脖頸上,忽然就變得好像開水般滾燙,燃燒著她脖頸的肌膚……

「你……」

顧若熙想要推開他,自己的力氣卻在他的懷抱中化成柔柔的水。

「沒想到,還能見到你,在這裡。」陸羿辰低喃著,懷抱愈加緊緻,恨不得將顧若熙嬌小的身體,揉入到他的胸膛之內。

顧若熙的雙眸,忽然就又朦朧了,緊緊咬住嘴唇,一片泛白,才能忍住即將再度淚崩的衝動。

「你真的清楚,你現在在做什麼嗎?」顧若熙不確定地開口。

她的目光,深深地看向陸羿辰的眸子,躲開了他細碎的吻。

她要在他的眼裡,尋找到一些真實的東西,這樣才能讓她清楚知道,他現在到底在對她做什麼。

他又到底本著怎樣的心思。

陸羿辰喘息厚重,濃烈的酒氣撲面而來。

顧若熙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濃郁的火,熱熱的能燃燒人的火。

除此之外,不知是他刻意掩藏了看不破,還是他根本就毫無別的情緒,只是因為醉酒想要找個女人發泄,正巧她趕上了。

「我清楚。」

陸羿辰回答的很肯定。 「大家先休息一會兒。」隊長天澤胤辰說道。他的身高一米**左右,身材精瘦,西裝休閑服絕對通殺!

其容貌酷似雕刻師所精心雕刻出來的作品,臉與身材的比例已經到了完美無敵的境界。黑色短髮,彰顯中國人的特徵。五官精緻到找不出一絲的瑕疵!有著強大的身世背景,全球排名靠前的大財閥之子,也是仲夏集團的未來繼承人。辰的管理形象,一直是溫柔熟男型。懾人氣勢,卻又永遠保持著無法捉摸的笑容。

性格冷冷的,酷酷的。

「少熙哥,陪我去買奶茶好不。」亦軒用他那糯米般撒嬌的語氣對少熙說著。

可少熙繼續弄著自己手裡的筆記本,連頭也沒抬一下。

「好不好啊,少熙」哥~。「消停一點你會死么?」哥還沒說出口,一旁的萬年冰山胤辰就開口打斷了亦軒的第n+1次撒嬌糯米音。

「我有什麼辦法嘛,你們都不陪我買奶茶。」亦軒恢復了他那在舞台上富有磁性的嗓音,無謂的聳聳肩。他不知道,就這樣一瞬間的聳肩動作被抓拍下來發到網上,不知多少粉絲的心又開始動搖啊。

「嗯?」少熙用鼻音發了一個單音,原因就是他們兩個的對話打擾到他了。「少熙哥,陪我去買奶茶好不好?」亦軒將視線轉移到少熙身上。

少熙扔下一百元說道:「想喝自己去買,准便幫你哥我捎一杯」。「還有我,原味的就好」胤辰開口道。

「黎——星——野——!天——澤——胤——辰——!啊-啊-啊-,你們侮辱我的人格,我要殺了你們!」

三個人同時撲到床上,打成一片。

「哈哈哈···」

「哈哈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