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一笑,血皇擺了擺手道:「無礙無礙,只是一些蝦兵蟹將。」

「那吉良呢?」

「大人放心,看來吉良並沒有屬下想象的那麼險惡複雜。」血皇說著,便是來到了一處矮樓之前。催化玉石自手心浮起,幾聲口令下達之後,那矮樓之中,便是有著一座嶄新的靈車漂浮而出。

「是靈車!我們終於可以回去了!」李青雙目發亮的望著眼前這嶄新的靈車,雀躍的跳了上去,鑽入了車內。

櫻月瞧看了周遭一眼,並未見著什麼可以斬殺的怪物,也是失落的搖了搖頭,旋即也是無趣的躍入車內。

就這樣,三人終於有驚無險的踏上趕往黑風寨的路程。

………………

一座裝飾素雅的閣樓之中,點著幾柱燭台。微弱的火光迎著寒風,忽明又忽暗。

一名黑白髮色錯綜的男子背身而立,仰天望月,似是等待著什麼。

火光很快在下一刻從明到暗,又從暗到明,閣樓之中,便是多了一名赤袍金髮的男子。面對背身而立的男子,他的神態顯得極為恭敬,可他那雙赤色的眼瞳,卻是始終帶著一抹玩味之意。

「千葉大人,看來那位大人確是本尊不假。」金髮男子道。

「嗯….三百年了,真是好久不見。」千葉老生常談道。

身子一轉,月光下露出了那張清秀且令人不寒而慄的臉龐。他雙手背在身後,凝視著眼前這名金髮惡鬼許久,微笑道:「吉良,事已至此,本府只想問你一句話。」

「大人請說!」雙手抱拳,吉良低著頭,竟是半點不敢多看千葉一眼。雖然千葉的臉上始終掛著一抹謙和溫暖的笑容,但卻莫名的讓人感到恐懼。

「本府向說什麼,你應該十分清楚。」語氣依舊平平淡淡,只是千葉臉上的笑容,稍稍有著變化。

「大人想說的可是魂斗大會?大人盡可放心,屬下絕有信心奪下府主之位。」吉良鏗鏘有力道。他心裡十分清楚,在眼前這個男人面前,絕不容許有半點猶豫或是遲疑。否則,即便他的臉是笑著,心裡卻已將你徹底的抹殺。

「嗯。」微笑著點了點頭,千葉緩步來到吉良身旁,溫暖的手掌輕輕落在他的肩頭拍了拍,道:「你知道,本府一直都很相信你。」

「是…是的大人,屬下對大人也是一萬個衷心不悔!」喉結一陣滾動,吉良每一處的神經都緊緊繃著,深怕哪點回答惹到千葉的不滿,自己即便有一萬條命,也絕對賠不上。

這個男人的恐怖,已經無法用言語所能形容。

若是放在了平日,吉良依仗自己在千葉身邊的重要性,倒也不會如此畏懼。但錯就錯在今日,他的策劃全盤皆輸,非但沒有斬殺李青幾人,更是損失了數名大將。眼下自己若再惹千葉不滿,怕是小命難保。

鬼與人不同,人死之後可以成為魂魄留在冥界生活,可鬼若是死,那就是魂飛魄散。因此,對於死亡的恐懼感,鬼要比更慎怕的多。

額間的汗水不斷滲出,直到千葉的手掌離開,吉良的身軀還隱約的發顫。

千葉轉身背立,淡淡道:「冥界十二府,你覺得還有那個府不是很安分?」

眼珠一轉,吉良思慮半刻之後,便是回答道:「一府裁決府,掌管審判大軍,權力在手難以收復。二府地藏府,掌管輪迴之門與煉魂池,也是位高權重,但好在地藏府一貫不跟風倒派,倒也安分。三府太子府,成日遊手好閒,大也不必放在心上。」

千葉微微一笑道:「繼續說下去。」

「是,大人。」躬了躬身,吉良便接著道:「四府虛空府,雖然擁有一脈絕技,但這十年來,倒也忌憚大人您的威嚴,不敢與靜府叫板。其餘各府也皆是如此。只不過這七府月府,新來那這個府主櫻月,倒是不動規矩,怕是大人您得上點心了。」

「你分析的很好。」回過身來,千葉微笑道。

「屬下不敢擔。」吉良急忙拱手謙遜道。

淡笑著搖了搖頭,千葉鼻息一沉道:「的確,我靜府在冥界之中素來不已其他各府來往,你可知為何?」

眉頭微微一皺,吉良搖頭道:「屬下愚鈍。」

「呵呵,吉良你要明白一個道理。你與別人接觸多了,也就說得多了,做得多了。也就暴露了自己。你擁有多強的實力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永遠不知道對方有多強,這個道理,你要明白。」

「感謝大人點撥!」吉良急忙恭聲道。

「不過,這幾年來,冥界之中,冥界強者輩出。魂斗大會之事,你可得多上點心啊。」千葉嘆聲道。

「屬下明白!魂斗大會,屬下定當竭盡全力。只是…屬下有一事不明…」吉良有些支吾道。


「心中有何疑慮,大可說出來。」

「大人,屬下不知,您會讓沙田出戰嗎?」吉良疑惑道。


燭台上的火苗輕輕擺動,映照在千葉面帶笑容的臉龐上,顯得格外的陰沉。

嘴角微微一抿,千葉淡笑了一聲,道:「你是覺得沙田的實力,不如你么?」

「屬下不敢,只是某種程度上來說,屬下要比沙田更有信心奪下府主之位。」

「本府相信,以你的實力,冥界之中除了府主級的,倒也沒誰能做你的對手。但你也別小看了沙田。好了,本府自有打算。」千葉說著,便是閉上的雙眼,緩緩步到閣樓之外,雙手展開,沐浴月光。

…………………

一片廣闊的平地之上,有著一處綠蔭環繞的小土房。土房之外,靜立一個身著白衣,頭戴斗笠的鬼魂。

斗笠之下,是一張蒼白如紙的臉龐。正氣的眉宇之間,透露這一股罕見的王者之氣。

「大人,沒想到破風竟是千葉的人。沒想到今日更是被設計所害。」白衣鬼魂淡聲道。

屋內的燭光搖擺不定,半刻之後,便是有著女子之聲,飄然而出:「千葉這一招個將計就計,真是高明,竟連本宮也被戲耍其中。看來我玄宗秘境不除去此人,終將難成大業。」

「大人所言極是。想必千葉之舉目的,直指魂斗大會。我等決不能坐以待斃。只要大人一聲令下,屬下隨時待命,擒拿那個叛賊!」白虎赫然道。斗笠之下,那雙正氣的眼瞳,早已怒目猙獰。

「白虎,你也算是我玄宗秘境傑出一輩,想必也知曉許多事情。三百年前,我宗門本將成就大業。可就是因為千葉,功虧一簣。所以,此人的野心和謀略,千萬不能低估。」女子之聲,此時也是略微高亢了幾分。

「哼,屬下自然明白,若不是那狗賊,皆有與太子府主交好,欲要私吞靈門玉盤,想必這個時候,元氣大陸,冥界,陰魂大陸,早已是我玄宗秘境的天下!」白虎憤慨的道著,情到深處之時,聲勢略微高亢了幾分。

「好了,今日之事就當沒有發生過。除去千葉絕非一朝一夕之事。眼下,只能以不變應萬變。謀略之爭,禁忌意氣用事。」女子沉聲道。

「大人教訓的是,白虎心智尚淺。」白虎抱拳道。

「好了,退下吧,本宮想靜一靜。」

「屬下遵命。」白虎答應一聲,旋即便是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見,來去無聲…. 回到了黑風寨的本部,卸下朱雀劍的李青靜坐在床榻之上,身旁的小紫彪瞪圓著眸子,獃獃的望著他。

長嘆了一聲,李青低下了頭來,這段時間一連串的事情接踵而至。先是自己無疑間誤入了冥界之中,而後又被捲入了這一場爾虞我詐的鬥爭里。

一時間,無數的壓力湧上心頭,李青握緊雙拳,將頭埋入了兩臂之間。他無法知道自己究竟何時才能重回元氣大陸。

但同時,他心裡也清楚的明白,如果自己不阻止事情的發生,那麼無論元氣大陸還是冥界,都將遭受空前的磨難。

屋內的燭光將這並不大的空間籠罩在一片黃暈之下。周圍的一切都靜得出奇。

敲門聲響起,血皇推門而入,抱拳道:「大人。」

「有什麼事么血皇。」李青抬頭道。

血皇徑直走來,躬身道:「大人,近幾日櫻月大人都會住在黑風寨中。大人您看是否可以向櫻月大人請教一些劍術?」

此話出口雖然有些對李青的不敬,但憑藉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血皇也是清楚的注意到,現在的李青,已經不能和三百年前那擁有通天本領的府主同日而語。

眼皮一跳,李青挪了挪嘴,道:「那臭猴子啊….嗯,也好,不管怎麼說,她的劍術也確實精湛。」

聽得李青的認可,血皇也是笑了笑道:「大人,這段時間您就專心研究劍術,到了魂斗大會,一舉奪回府主之位!」

眼珠一轉,李青整了整身子,有些疑惑道:「說起魂斗大會….血皇,要是那些府主不把地獄鑰匙交出來,可如何是好?畢竟府主已經是冥界至高的權利所在。」

「不大人,冥界至高權利,並非十二府主。」血皇搖了搖頭,袖擺一揮,那敞開的木門,便是悄然的合上。

「大人,您難道忘了屬下曾今說過,冥界至高的統治者是鬼王。」血皇低聲說道。

「對!還有鬼王!只是….你不是說過,鬼王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不會出面了么?」李青不解道。

「是的大人,但魂斗大會關係到府主的任免,可謂牽連過巨,因而必要的時候鬼王會用它的力量來制約這些違紀者。就像三百年前那樣…」血皇淡淡的道著。白瞳之中偶有精芒閃爍。

「三百年前?你的意思是,三百年前鬼王曾今出現過?」李青皺眉道。

「嗯。」血皇點了點頭,呼吸逐漸變得有些沉重起來,半刻之後,方才娓娓道來:「三百年前,大人您還位居太子府府主之位,而您也是掌握著靈門玉盤的唯一府主。可當時,玄宗秘境早已密謀設計,勢必奪下各府的府主寶座。」

「大人您早已料到這點,便事先將靈門玉石藏秘,並告之屬下要與靜府的千葉大人前往輪迴之門。但屬下隨後便是前往輪迴之門,卻是並未發現大人您的蹤跡,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之後,您便從此在冥界之中銷聲匿跡。」

聽得這些話,李青也是挑了挑眉頭,暗暗打了個寒顫,道:「那有沒有可能,我遇害了?」

嘴角一抿,血皇臉色略微一變,沉吟道:「大人的猜測倒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以三百年前的大人您的實力而言,冥界之中怕是難逢敵手。因此,屬下之前才會猜忌,大人您的失蹤與那千葉大人脫不了干係。」

說罷,血皇抬起身子,長嘆一聲,接著道:「不過大人,您肯定不知道之後發生的事。由於,玄宗秘境猜測靈門玉盤落得千葉大人之手,便是在魂斗大會發動全軍圍攻靜府。造成當時冥界打亂。也就是那一次,鬼王降臨,展露神威。將玄宗秘境驅趕回了陰魂大陸。同時制約平行位面的往來。」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玄宗秘境野心再起,如今也是深入冥界,勢必重演歷史。」血皇說完,便是暗暗搖頭嘆息起來。

「喔~原來還有這麼一個故事。」李青點了點頭,心中思緒連篇。也許也就是那一次,弗拉爾與矮老頭才會淪落元氣大陸無法返回陰魂位面。

就在這時,門外的小鬼忽然飛奔而入,徑直鑽進了李青的懷中,高聲哭喊道:「大哥哥,你回來了怎麼也都不找我呢。」

摸了摸小鬼的腦袋,李青也是有些不好意思道:「抱歉啊小鬼,這幾日發生的事情太多,我只想一個人先靜一靜。」

而隨著小鬼的出現,李青也是想起自己曾答應過小鬼,要幫他救出親人。

摸了摸鼻子,李青的有些尷尬道:「不好意思啊小鬼,讓你等了這麼久。」

懷中的小鬼猛地搖晃著腦袋道:「不久不久,大哥哥你能回來就好了。」

李青看了看小鬼,有望了望血皇,旋即便是一臉肅然道:「血皇,我想有必要去一趟鼠皇那裡了。」

血皇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旋即便是朝李青躬了躬身,回身出門。

「大哥哥,你要幫我救親人了嗎?!」小鬼兩眼放光,有些難掩激動道。

「嗯。」微笑的點了點頭,李青旋即便是臉色一變道:「小鬼,其實,我心中一直有疑惑。經過這段時間在冥界的生活,所有惡鬼皆是直接食去精元。但為何你的親人只是被擄走?」

話音落下,小鬼忽然低下頭來,似是有些難言之隱。

「我想這其中,定有什麼秘密是我所不知道的,對不對?」李青試探性的問道。他有種直覺,這個小鬼,並沒有想象中的那般背景單純。

這一刻,小紫彪也是好奇的跳上了李青的大腿之上,靜靜的觀望著小鬼的回答。

「其實….其實…」小鬼支吾了許久,欲言又止。讓得李青越發覺得這其中果然有著某種隱情。但他並沒催促小鬼,而是靜靜的等待著他自己說出來。

半刻之後,小鬼拳頭一握,咬著牙,緩緩將破舊的上衣扯開,露出一個墨綠色的刺青。

而隨著這刺青入眼李青的瞳孔也是越睜越大,最終連呼吸都在這一刻停滯而住。

視線僵直的落向床邊的朱雀劍,這小鬼的刺青竟是與劍身上的鳳凰圖騰一模一樣!

「這….」李青痴痴的望著小鬼,一時間也是講不出話來。毫無疑問,這其中,絕然不是巧合。

「大哥哥….其實,我是朱雀的精魄幻化而成的。」小鬼癟著嘴,眼眶之中早已布滿了淚水。

頓然一怔,李青將小紫彪放下,當即起身來到小鬼身旁,細細凝望了他胸口的刺青許久,驚嘆的搖了搖頭,問道:「這…這朱雀精魄是什麼?」

嘴角向下催著,小鬼終於忍受不住內心的委屈,淚水奔涌而出,哭喊道:「大哥哥~我也不知道這朱雀精魄究竟是什麼!但所有的惡鬼,都要抓我!」

眉心緊鎖,李青心覺這其中的秘密絕不簡單,心下也是暗暗發問道:「老頭你在么?你可知這朱雀精魄是什麼?」

很快,心田深處,傳來的西老的回答聲:「朱雀精魄?這老夫還真是沒有聽聞過..」

「連老頭你都不知道么…不過我有種感覺,這個朱雀精魄似乎與我有著某種聯繫…」李青淡淡道。

「嗯,雖然老夫對著朱雀精魄並不了解。但老夫卻是有聽聞過,魂魄的本體是精元,而神魄的本體就是精魄。」西老沉吟道。

眉頭蹙了蹙,李青旋即問向小鬼,道:「你若是精魄幻化而成,為何如此弱小。」

小鬼抽泣的望著李青,半刻之後,方才平復著情緒道:「因為….朱雀精魄並不只有我一個。」


「什麼!」李青瞪圓了雙眼,當下更是費解起來。看來這其中的秘密,絕不簡單。

從小飽讀詩書的李青,記得自己曾在一本古老的書卷中參讀過關於朱雀的記載。那是不存在於真實世界的神話之獸。若是放在從前的李青,些許還未覺得這種神獸是天方夜譚的傳說,但自從經歷的玄天冰龍之事後,對於這世間的萬物,李青已是深信不疑。

望著眼前哭成淚人的小鬼,臉上竟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摸樣,李青也是心頭一軟,便不再追問下去。深深吐了一氣,道:「好了,既然如此,你日後要切莫小心。」

「嗯,謝謝大哥哥。」小鬼極力抹去眼角的淚水,勉強的擠出一抹笑容道。

「好了,我們明日就動身前往鼠皇那裡,救出你的親人。」李青摸了摸小鬼的腦袋道。

「嗯嗯!!謝謝大哥哥。」小鬼一聽李青這話,當即便是樂開了花,連連點頭鞠躬道。

就在這時,門外一個俏麗的小腦袋忽然鑽了出來,好奇的打量著屋內的一切。

李青眼皮一沉,無語道:「別偷聽了,出來吧臭猴子,你那麼大個腦袋,誰都看見了。」

紅唇一扁,櫻月無趣的白了一眼,氣熏熏的跺腳踏入屋內,沒好氣的道:「幹嘛啦!人家明明躲得很好~」

「有話快說。」李青輕瞥道。

「嘻嘻,是不是要去找小老鼠呀?我也要去!」櫻月兩手一展興奮道。 次日,在這沒有黎明的世界里,月光始終明亮的照耀著大地。兩台靈車飛速的穿梭在山林之間,平穩的行進著。

前方的靈車裡,坐著黑風禿鷹方雲,已經雙刀方海。而後一座靈車之中,則是坐著三人一獸,李青,小鬼,小紫彪以及櫻月…

由於初回黑風寨中,加上魂斗大會在即,冥界之中動蕩不安,因而血皇和花雨只得守在寨中。

車廂之中,小鬼僵硬的坐著,目光尷尬的在李青與櫻月之間遊走著。深咽了一口唾沫,最終忍不住開口道:「大哥哥,大姐姐,你們已經對看一個時辰了….」

就見車廂之中,李青與櫻月,活像兩尊坐立不動的雕像一般,瞪眼對視,咬牙切齒,似乎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小孩子別吵!」李青與櫻月幾乎異口同聲呵斥道。讓得小鬼本就緊張的神經更是崩到了極點,瞬間如石化一般,不敢多言半句。

「臭猴子!誰讓你跟來的?我還真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猴子!」李青不滿道。

「你說我臉皮厚?!好啊好啊,人家就臉皮厚,怎樣啦?」櫻月吐著舌頭道。

鼻息一沉,李青兩眼冒火的瞪著櫻月,狠狠道:「你這隻臭猴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