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漸漸的退離了出來,再次籠罩住了虛空,混沌氣息開始全面,吞噬凡界,將自己烙印在凡界之中,掌控凡界。

轟!

一道道可怕的光芒,撕裂開了混沌,對混沌展開了攻擊。那些光芒,比起斬仙之光,還要更加的可怕,完全超過了斬仙之光。

「虛無仙帝,你也出手了嗎?」混沌開口,看向了蒼穹。

蒼穹那裡,有著一張臉龐浮現,是一張白皙的臉龐,但並不是人族。有著六個耳朵,三支眼睛,額頭上面有著兩隻角。此人是虛無仙帝,是仙界的十二仙帝之一。

「道友你過界了。仙域之下,有著萬千凡界,你卻選擇了,本帝所想要吞噬的凡界。本帝在這裡,布局了太久,豈會輕易退出。」虛無仙帝開口。

這個凡界,只是萬千凡界的其中一個凡界而已。萬千凡界的最終歸屬之地,就是仙域。而不少仙王,或者仙帝,多會掌控著不少凡界,在凡界之中,在凡界之中,招收強大的弟子,為自己帶來源源不斷的力量。

「你還沒有吞噬這個凡界,所以這個凡界,屬於無主之物。而且這個凡界,是本尊主先發現,然後進入了這裡,開始了重生。是道友你越界了,而且大厄與骨華,為何知曉,本尊主在這裡轉世,應該是你泄漏的秘密的吧!」混沌開口,自己選擇的轉世之地,是一個沒有被仙王仙帝掌控的凡界,絕不會被發現。

但是太初,卻帶著仙器下界,並且知曉了混沌的存在,肯定是被人發現了。而且混沌在吞噬兩位凡界之子的時候,發現了他們體內,有著虛無仙帝的氣息,就已經知曉了,三位仙帝已經聯手了。

不過一旦有仙王或者仙帝,發現了這裡,確實可以窺探一切。

「我等與虛無聯手,也是為了交易。這一次斬殺你混沌,混沌的一切,有一半會歸虛無,餘下的一半,將會歸虛無道友。」蒼穹之中,再次浮現出了兩張臉。何人是骨華與大厄,兩人也來到了這裡。

不過三位仙帝,多是分身前來,本尊根本無法降臨。本尊需要穿過仙域界壁,這一點仙帝也做不到,穿過的同時,有可能會被界壁給重創,甚至有著隕落的危險。

「混沌你今日必死。」兩位仙帝怒嘯,發動了強大的攻擊,光芒萬千,撕裂一切,朝著混沌籠罩了過去。

仙道本源之光,是一位仙王仙帝的精華,融合了他們的一身強大奧義,所形成的光芒,能夠崩滅一切。

三道強大的仙道本源之光,一瞬間變得巨大,籠罩住了蒼穹。每一道仙道本源之光,裡面有著萬千功法,諸多奧義,在裡面涌動,蘊含著濃濃的仙道氣韻。

轟!

三道強大的光芒,一瞬間撕裂開了,混沌的氣息。猶如三柄璀璨的天刀,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的住。

「三十三重天現。」混沌大吼,動用了全力。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可以傷害到混沌的,恐怕只有仙道本源之光,加上仙王仙帝他們了。



一柄柄仙器,浮現在了混沌四周,足足三十三柄仙器,伴隨著可怕的威壓。每一柄仙器,多伴隨強大的仙道氣息,瀰漫著刺眼的光芒。

三十三重天,是仙域禁區,一位強大的仙帝,所打造的仙兵陣法。每一件仙器,在仙域多是視若珍寶,一個仙王手裡的仙器,也是極其有限,也無法那出十件仙器。

不過這三十三件仙器,是儲氏老祖,還有兵神殿之中,加上混沌仙國之中的仙器,一起合成的三十三重天。

三十三件仙器,飛射向了蒼穹,仙光道道,構建成了一座座的天,抵擋向了三道強大的仙道本源之光。

轟隆隆!

蒼穹塌陷,整個凡界,多被可怕的氣息包裹,眾生感覺到顫慄。

三十三重天,每一重天之中,有著一座生靈盤坐,在不停的念經。那些生靈,乃是混沌的一縷神魂,所構建而成的,掌控的一柄仙器。

三十三間仙器,威能絕倫,加上這是一位強大的仙帝,當初所的仙兵,曾經橫掃仙域,威名顯赫。但是再強的仙帝,也難以經受住仙域的數次合併,最終走向了隕落。

「殺。」三位仙帝分身怒吼,心裡萬馬奔騰,一個仙王,竟然有著三十三柄仙器,比起他們還要多。

整個虛空,被刺眼的光芒包裹,強大的氣息,籠罩在了虛空之中。

混沌與三位仙王,消失在了半空之中,與這個空間徹底的融合,展開了最後的爭奪。

「老祖,你說混沌能不能勝利。」華麟開口詢問了起來,三位仙帝分身聯手,這等實力,誰能夠抵擋。

「不清楚,不過混沌有了三十三重天,應該可以贏吧!畢竟三十三重天,由三十三件仙氣融合,加上強大的仙陣掌控,想要擊敗三十三重天有點難。」儲氏老祖開口。

足足一年過去,氣息漸漸的平淡起來,再也沒有狂暴的力量。


轟!

混沌仙國之中,一座墳墓炸裂開來,一道絕世麗影,從墳墓之中走出,同時五道光芒,從遠處飛來,與那道麗影,融合在了一起。

天空漣漪道道,混沌走了出來,來到了那道麗影身前。

「我來了。」混沌開口,全身在顫抖。麗影點了點頭,眼角有著淚水滑下,與混沌相擁在了一切。

混沌戰勝了三位仙帝,三位仙帝,不過是分身而已,無法動用全力。混沌憑藉三十三重天,將其斬殺,並且煉化,窺探到了,三位仙帝的一些秘密。

一年之後。

混沌仙國統治了整個凡界,而此時混沌仙國,極其熱鬧,彙集了這方世界,諸多強者。

「混沌仙旨,絕情為凡界女皇,掌控凡界。林婉兒與血姬,為凡界貴妃,協同掌握凡界。紀元聖人,龍貓聖人,姬九幽聖人,為監國聖人。從此凡界定國號,為帝天,今年為帝天一年。」

一年之後,混沌,女媧,儲氏老祖,華麟,釋中皇,青,混兒,還有一些強者,通過了仙級祭台,離開了凡界,前往了仙域。

光芒籠罩,一方仙道氣息濃濃的大地,出現了數道身影。

「我回來了。」

給讀者的話:

《不死帝天》終於結束了,雖然寫的不好,但是小雲沒有太監。第一次寫完一本書,內心感觸極大。小雲寫書不求成神,只是為了自己的心中仙道夢。新書《誅天》過幾天會再發,再次續寫心中的仙道夢。

《誅天》

神擋殺神,魔阻殺魔,天若欺我,吾便誅天。

葉逍遙帶著滿腔的不甘,諸多的不解,踏上了一條強者之路。神秘浩劫強勢降臨,芸芸蒼生皆為螻蟻,且看葉逍遙,在風雨飄搖之中,殺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激戰萬族,血染蒼穹。勇斗天帝,淚灑諸天。強闖禁區,九死一生。逆轉輪迴,獨伴神道。< 破舊的小院,秋風瑟瑟,沈青音踩著趾高氣揚的步子帶著一眾僕人往角落走去。

打開沉重的鐵門,幽暗的地牢中終於傳來了一絲光亮,陰暗潮濕,角落還有幾隻老鼠在吱吱叫著。

這地牢非常小,就像是專門為了關什麼人而修建的,整個地牢如銅牆鐵壁,密不透風,因常年不通風的原因,整個空氣中帶著一股難聞的沉悶氣味。

打開了一重又一重的鐵鎖,沈青音十分厭惡的來到了一個牢房中。

角落處,一名渾身血跡斑斑的白衣女子披頭散髮的趴在地上,纖細的手腕和腳腕都帶著沉重的鐵鏈,磨出了血痕。

這女子名為沈天瀾,是沈青音的姐姐。

聽到聲音,沈天瀾緩緩的抬起了頭,因不適應突如其來的光芒而抬手遮住了眼睛。

「姐姐,這麼多天沒來看你想必很想念妹妹吧!」站著的沈青音聲音清脆卻帶著一股惡毒的氣息。

沈天瀾無力的垂下手,露出了滿臉的猙獰傷痕,血跡和泥土混合在一起讓她看起來就像來自地獄的惡鬼!

沈青音見到她這副模樣心中就甚是痛快,忽而眼眸閃過一道精光,玉手一揮,手中出現一條泛著褐色光芒的長鞭。

她一步步走到地上沈天瀾面前,抬起腿便是一腳踹在沈天瀾腹部,強大的力量讓她悶哼一聲猛地撞上牆壁,她目光中是無盡的恨意,喉嚨發出哽咽的聲音,卻怎麼也說不出來話!

就在她身體剛落地,沈青音手中的長鞭一揮,再次落在她身上,白衣赫然綻裂,皮膚上又添一道血痕。

沈天瀾緊緊咬著牙,強忍痛楚。

「姐姐,你說話呀,怎麼?現在是敢怒不敢言嗎?」沈青音緩緩蹲下身來,嘴上揚起得意的笑容。

「哦,我忘了姐姐現在說不出話來了呢!怎麼樣?你這目光是想要殺我嗎?哈哈……真是可惜呢,從小被譽為沈家小天才的沈天瀾也有今天這模樣啊!」

「想殺我?那就來啊!用你那無上的靈力啊!就像你殺死我娘那樣啊!」沈青音目光忽然變得陰狠,語氣也變得凌厲。

猛地抬手又是一抽,血沫橫飛,沈天瀾無處可躲,只得生生的挨上這一鞭又一鞭!

沈天瀾痛苦的扭動著身體,指甲狠狠的嵌入掌心,緩緩滲出血跡。

整個牢房中都是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鞭打聲!

身後的幾名小廝也感覺背脊發涼,不忍看那大小姐被打的鮮血淋漓的模樣,但也只能在一旁待著,不敢多說什麼。

畢竟這是沈家二小姐,被打的雖說是大小姐,但是是家主親自下令關在這裡的,這些年來二小姐隔三差五就來整治大小姐,他們也都見怪不怪了。

沈天瀾已經奄奄一息,手執長鞭的沈青音見狀便停下了動作,於是再次蹲了下來。

她勾唇冷笑:「姐姐,這五年來你能活下來妹妹還真是覺得神奇,看你這樣子也怕支撐不了多久了吧!只可惜大好的大家閨秀還未嫁人呢。」

沈天瀾嘴角溢出鮮血,身體無力,可眼眸卻依舊死死的盯著她,她就算是死也不會放過她的!

「姐姐,冷嗎?不如妹妹找幾個男人來給姐姐暖一暖怎麼樣?既然都要死了,妹妹讓你死前也好好嘗嘗那快活的滋味怎麼樣?省的姐姐怪妹妹不夠善解人意呢……」沈青音勾著嘴唇,露出得意的笑容。 沈天瀾身體猛地一震,不可思議的瞪著面前笑靨如花的沈青音,她竟然如此惡毒!

沈青音嬌笑著拍了拍手,隨即牢房外面緩緩走進來三四個高大健壯的男子,她眼中的笑意更深,這可是她專門請來呢!

「她就交給你們了,可得伺候舒服了……」她眼中泛出一道陰寒的笑意,意味深長的看了地上那人一眼。

「二小姐請放心!」其中一男子恭敬的回答。

隨即她緩緩走到角落,笑看著地上那一臉驚恐的姐姐,折磨了她五年,也該是時候讓她消失在這世上了,害死娘親的仇,她也算是報了。

幾名男子相互對視了一眼,雖說面前這女子人不人鬼不鬼,身上鮮血淋漓,臉上又是好幾道傷疤;叫人看了心中作嘔!但好歹二小姐是出了重金的,更何況這是沈家大小姐,當年也是驚艷的絕世小美人,只可惜……

沈天瀾顫抖著身體,心中的恐懼籠罩著整個腦海,她張著嘴直搖頭,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她的嗓子已經被她那好妹妹毀掉了!

男子們一咬牙,大步上前抓住了她的身體。

她奮力掙扎著,不要!不可以!

手腳都被死死的抓住,男子眸光一閃,大手抓住她胸前的衣襟狠狠一撕,血跡斑斑的白衣赫然被撕碎,裡面的裹衣頓時暴露在空氣中。

強烈的恐懼襲上心頭,因害怕而劇烈顫抖著身體。

男子正欲進一步動作,一旁的女子也饒有興趣的看著接下來的好戲。

「住手——!」卻忽然傳來一聲呵斥。

男子動作戛然而止,女子也往聲音的方向望去。

一身金絲青袍的男子快步走來,走進牢房見到那一幕心中也於心不忍,連忙將那些男子和僕人全部退了下去。

「師兄~你這是幹什麼!」沈青音的聲音一下子變得嬌軟無比,微微有些怒的斥責這男子。

「青音,你忘了我告訴你的事了嗎?」男子微微皺眉。

「師兄,我沒忘,可這也礙不著取命丹的事啊!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心裡還惦記著這個賤人!」沈青音微微有些怒意的質問男子。

男子嘆息撫著她的臉龐,深情道:「青音,我從始至終心裡都只有你一個人,跟她在一起也不過是為了幫你而已,你相信我好嗎?這命丹得在她還活著的時候取,否則就沒有任何用處了,你找來那些男人,萬一不小心她死了怎麼辦呢!」

沈青音聽罷,這才點頭道:「那好吧,我估計那個女人也活不了多久了,趕緊去取命丹吧!」

沈天瀾心中一片哀涼,這是她從小跟在屁股後面的大師兄,她心心念念的大師兄,和她的親妹妹在五年前暗算她奪去她的靈力不說,如今竟然還惦記著她的命丹!

哈哈哈……

她目光中一片絕望,晶瑩的淚水無聲的滑落,若是化作厲鬼,她也要讓這對狗男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兩人走到她身邊,掌心泛出一道光芒纏上她的身體,死死的禁錮著,隨即男子蹲下身來,將她的身體翻了過來背部朝上。

楚問川手中寒光一閃,出現了一把冰錐,冰錐緩緩刺入她的背部。

她發出痛苦的呢喃聲。 他的手緩緩而動,冰錐沿著沈天瀾破爛衣服未遮住的皮膚劃過,鮮血緩緩順著冰錐淌出來,翻露出溫熱的血肉,隱隱可見森森的白骨。


一條長長的傷口露了出來,血液不停的翻湧而出,男子眼眸泛出異常興奮的光芒,泛著淡淡光芒的手緩緩從那傷口伸入。

她痛苦的哽噎聲響起,手指狠狠的劃過地面,留下長長的一條痕迹。

終於,楚問川的手伸了出來,手掌泛著濃烈的赤紅色光芒,掌心攤開,赫然一枚泛著濃烈紅光的命丹。

兩人見狀不禁一喜,沈青音興奮的說:「想不到沈天瀾的命丹真的這麼純,還是火屬性的,這下師兄你肯定靈力大增啊!」

「不止呢!我將又會多一個靈系啊!哈哈!」楚問川看著手中的命丹眼中泛出異常的光芒。

「那這女人的屍體怎麼處理呢?」

「反正你爹不也不在乎她的生死嗎?不如抬到後山冰湖吧,也省的到時候有心人說閑話,在怎麼說,她也是你名義上的親姐姐。」楚問川收起命丹看了看地上已經咽氣的沈天瀾,若有所思的說道。

***

黑暗,一望無際的黑暗,好安靜,如同死亡一般的安靜。

「啪——!」是什麼東西?

沈天瀾赫然睜開眼眸,這是哪裡?入眼是波光粼粼的水,但卻被一層淡淡的光芒隔絕在外,身體忽然傳來劇烈的疼痛,撕心裂肺般的痛楚。

「嘶——」她試著動動身體卻疼的她齜牙咧嘴。

疼痛讓她的意識更加的清晰,她想起自己明明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不小心掛掉了,現在她還活著嗎?肯定是的,不然為什麼身體傳來的痛楚這麼的清晰。

隨即她發現自己被繩子捆綁住了,並且身上還掛一塊大石頭,這明顯就是殺人沉屍的必要措施啊!

忽然頭疼欲裂,破碎的記憶翻湧而來,這具身體是沈家大小姐沈天瀾的,這麼巧她也叫沈天瀾。剛剛經歷的是她的庶妹和愛人殺她奪去她命丹!一股恨意油然而生,她這是倒了什麼霉啊!

強忍著疼痛利索的解開了綁在身上的繩子,小心翼翼的翻身坐了起來,看到自己渾身所能見的地方都布滿了縱橫交錯的傷痕,滾燙的鮮血還不停的從傷口冒出來,身體痛的都不敢動,扯動傷口便是更多的血液流出。

這是什麼地方,她不是被丟進了冰湖中嗎?

忽然發現身體砸下來的位置是在一塊冰石上,身體還不斷的淌著鮮血,將冰石都染紅了一大片。

正欲從冰石上下來,卻忽然發現冰石上濃郁的寒霧漸漸散去。

媽呀!她給猛地嚇了一跳,這什麼冰石,根本是個冰棺啊!

她驚魂未定的趴在冰棺之上,小心翼翼的看向冰棺之中,那是一名男子,白皙的肌膚,精緻的五官,閉著的眼眸能看到長長的睫毛,連緊閉的薄唇輪廓都格外清晰,簡直就像畫中的人物。

她不禁看呆了,說實話活了大半輩子見過那麼多帥哥美男還真沒有面前這個長得好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