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烈到極致的金光中,掩藏著的是櫻桃般精緻的燈籠,但是從撲鼻的芳香中得出結論,這實則是一種罕見的植物,形狀和吊鐘海棠一般無二。

嗡嗡嗡…

環環擴散的綠色光華中,是一個球形植物,表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紋路,色澤翠綠,碧青玉潤,碧綠光芒萬丈。

靈識就像意念一樣,僅瞬息的時間,葉雲就把乾坤鐲內的情況看了個一清二楚,雖然那堆積如山的靈石消失的乾乾淨淨,但當葉雲的靈識撥開重重雲霧般的光華,一番細細查探過後,全身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因為,五個不同形狀的物體中,布滿紋路的球形植物他非常熟悉,球形植物正是他在靈域服食過的木麒麟。

五樣東西,個個都是物華天寶,雖然葉雲僅認識木麒麟,但是其他四個物體散發出的光華和氣勢都能和木麒麟分庭抗禮,再加上火童所說,找到了五行木靈,葉雲不難猜出,其他四個莫名物體到底是何物了。

五行木靈是木麒麟,火龍髓,水芙蓉,金海棠,土靈丹的總稱,葉雲心緒急速轉動,片刻后,心中暗道:「五行木靈俱在,此時不食,更待何時。」

眾強見葉雲臉上帶著難以壓制的喜悅,怎能猜不出乾坤鐲內有什麼,就算他們不知道乾坤鐲內五行木靈俱在,最起碼也有火龍髓吧,否則,葉雲在查探乾坤鐲時,怎麼會表現出極力剋制歡喜的神態。

「快攔住他。」


冥族的感知力非常強大,鬼幽子一聲爆喝,身影略晃,就消失在了原地,這時,離葉雲最近的傲風和之前觀戰的蒙闊,弘千柳也是徹底按耐不住了,皆朝著葉雲走了過去。

轉眼間,四位聖級強者就朝葉雲逼了過來,周圍的一些尊級強者,如幕飛,幕宏,傲無塵等人眼看形勢不對,早早就閃到了一邊,開玩笑,算上火童和葉雲,即將發生的大戰乃是四位聖級強者和兩位都能發揮出聖級巔峰實力強者之間的較量,他們這些尊級強者不早點騰開地方,或許,瞬息就可能被聖級大戰殃及而亡。

看著三位逼近的聖級強者,葉雲緩緩抬頭,眸子中閃過陣陣劍芒,當然,施展了隱天遁地的鬼幽子自然被葉雲時刻防備著。

片刻后,當鬼幽子和其他三位聖級強者從四個方向封死葉雲的去路后,葉雲才有所反應,他看向身旁的火童,嚴肅道:「能支撐多久?」

「主人放心離去便是,就算再來四位聖級,我也能支撐數個時辰。」火童小嘴緊咬,斬釘截鐵道,葉雲身為他的主人,擁有著什麼強大的功法,他一清二楚,在他心中,眼前的主人用邁出六步的時間,便可吃完五行木靈。

不過,掃了眼周圍四人,火童心中難免有些緊張,畢竟周圍四個人幾乎都是各族的核心人物,保不準就有什麼強大的底牌。

「恩,我感覺到了。」

就在葉雲和火童用眼神溝通之際,鬼幽子忽然陰陽怪氣的一聲尖叫,擾亂了所有人的神經,當所有人的目光齊聚在鬼幽子身上時,鬼幽子全身劇烈顫抖起來,用變了腔的沙啞聲音吼道:「是五行木靈,是五行木靈,不止一個火龍髓,我感覺到了天地最本源的五種能量,似乎就在葉雲身上。」

「五行礦脈是靈石山脈的核心之地,又是所有靈石礦脈的精髓,五行礦脈入口剛顯現時,出現過五行精氣。」赤幽城主一時忍俊不住,朝著平常看了又看,皺眉道:「五行礦脈能孕育出五行木靈,還真說得通。」

「不錯,鬼幽子身為冥族聖地幽冥地府的創立者,應該不會信口開河。」平常臉色通紅,心亂如麻,古往今來,五行木靈從來沒有一起出現過,如若真如鬼幽子所說,葉雲的乾坤鐲內有五行木靈,那麼這將是一個超越聖級凌駕眾生的機會。



不多時,赤幽城主和平常最終還是動身了,當兩人也站在葉雲周圍不遠處時,火童和葉雲的臉色驟變。

「平常師叔,你…」

一直站在五行礦脈入口處的瑤玉婷,見連平常也發難於葉雲,終於瞪起了美目,以責問的口吻嬌喝道,她從出現的那一刻起,至始至終沒有發話,也沒有走到葉雲身旁,那是因為她清楚的知道,以她現在的實力冒然助戰葉雲,可能適得其反。

相反,她更加相信葉雲,她更加清楚的知道,她僅靠古樸木劍是對付不了一位真正的聖級強者。

「我僅是過來看看,也好助葉雲一臂之力,畢竟五行木靈齊顯,可關乎著東衍大陸今後的局勢,萬族的存亡。」平常收起眼中湧現的貪婪紅光,朝著瑤玉婷說了一句,又向著羅海等聖劍宗眾位尊級強者點了點頭,意思就是讓他們放心,他只會幫助葉雲。

面對數位聖級強者,葉雲心中確實有些不安,不過,此時平常親口說要助他一臂之力,他稍微安心了些,意念和龍魂溝通,已經準備好隨時強行灌注龍魂之力,施展幻龍遁天步。

「葉雲,把乾坤鐲丟過來,我瞅瞅。」眼看葉雲有意跑路,平常當然著急起來。

「葉雲,五行木靈齊現,著實關乎著東衍萬族的命運,你莫怪我。」赤幽城主看向葉雲,強行抹去了眼中的一絲複雜之色。

「葉雲,我身為妖族妖聖強者,有著維護妖族世代昌盛的使命。」蒙闊看向葉雲,聲如雷震。

「葉雲,交出五行木靈,你便可活得性命,否則…」鬼幽子冷冷的盯著葉雲,道。

「葉雲,只要你把五行木靈交給我,你擊殺龍太子的事一筆勾銷,從此以後,龍族絕不在尋你麻煩。」傲風望著葉雲,咬牙道。

「葉雲,我身為羽族羽聖,和你並沒有多大的仇恨,我有一個弟子叫做弘毅。」弘千柳說到這裡戈然而止,然後看向葉雲便陷入了沉默。

五行木靈如此物華天寶,著實讓六位聖級強者失去了平日里應有的氣度,且不說本來和葉雲交惡的傲風逼迫葉雲,就連赤幽城主,蒙闊,弘千柳這樣的沉穩者,也向葉雲伸出了強迫的利爪。

然而,聽著六位聖級強者的話語,真正讓葉雲不齒的就是平常了,此人不但是聖劍宗三院之一的院長,還是他的師叔,竟然也伸出了利爪,在原地稍作思索,葉雲把進入萬族戰場所遇的事情在心中快速過了一邊。

心中思緒一番整理,葉雲深深看了一眼火童,環顧六位聖級強者,對著六人依次說了六句斬釘截鐵的話。

「平常師叔,乾坤鐲我一會給你。」

「赤幽前輩,你的心情我理解。」

「蒙闊,我也有我的使命。」

「老鬼,我活不活命,不是你能說了算的。」

「傲爬蟲,以後我專門尋你龍族的麻煩。」

「弘千柳,你老要為弘毅報仇,我隨時奉陪。」

嗡…

六道強大的氣勢同時從葉雲四周擴散開來,六位聖級強者,包括平常徹底按耐不住心中被貪婪引導的想法了,當一把利劍,一把厚刀,一把巨棍,一把重鎚,一把龍槍,一張翠弓出現時,六位聖級強者皆向葉雲施展出了最強一擊。

「火童支撐住。」來不及說些煽情的話,葉雲邁出的一步剛剛落實,原地便失去了他的身影。

這是葉雲第一次在強行灌注龍魂之力的情況下,施展幻龍遁天步進行遠距離的跨越,一步到底能邁出多遠,他不得而知,他只知道,他要在七步過後回到原地,否則,火童就會凶多吉少。 轟,轟,轟…

六道強大的爆炸聲中,傲風和鬼幽子等六位聖級強者的攻擊皆落在了空處,他們六人相視一眼,並沒有立即攻擊火童,而是各自邁出一步,站在了數萬里之外六個不同的方向。

此時,葉雲不知去向,他們六人找到葉雲奪得五行木靈才是正事,此事關乎著萬族命運,可不是兒戲。


嗡…

忽然,天地間響起陣陣令人精神恍惚的聲音,下一刻,六個散發著強大威壓的紫色聖域同時鳴放。

錚…

劍鳴聲綿綿不絕,以劍聖平常為中心,寸長紫色短劍密密麻麻懸浮周圍,籠罩方圓萬里,肆意的飛馳著,在平常的控制下,方圓萬里的所有動靜皆在他的感知下,這就是劍聖強者的劍域。

吼…

龍吟怒吼天際,以傲風為中心,萬條龍影盤踞方圓萬里,每一個龍影就是傲風的雙眼,他不信,葉雲會逃出龍聖強者的查探,因為,他施展出了龍聖強者的龍域。

唰唰唰…

柳葉般的小刀,繞著赤幽城主急速盤旋亂飛,方圓萬里,一眼望去全是凌厲的刀子,如果有什麼物體進入其中,肯定會落得個殘渣難尋,魔聖強者的魔域乃是各族聖級強者中最凌厲的聖域。

呼呼呼…

陣陣陰風刺骨,方圓萬里僅有忽隱忽現的人影不停閃現,人影千變萬化就像是氣流一樣,或長或短或小或大,充斥在四周,這是冥聖鬼幽子的冥域。

嗖嗖嗖…


方圓萬里萬箭飛舞,以弘千柳為源點,源源不斷的朝四周擴散著,快如閃電的箭矢似乎能把天地射城篩子,羽聖強者的聖域非常可怕。

嘭嘭嘭…

方圓萬里棍影遮天,空間顫抖,以蒙闊為中心,轟然巨響四處起伏,這是棍影擊爆虛空的聲音,妖族妖聖境界的妖域無比霸道。

「人呢?」

「怎麼可能?沒有查探到絲毫氣息。」

「奇怪了。」

「咦,難道比劍聖強者的速度還快?」

「太詭秘了。」

「六個聖域同時施展,幾乎籠罩了方圓數萬里,怎麼會沒有葉雲的氣息?」

傲風等人施展出實質性聖域,都沒有查探到葉雲的去向,全忍不住咋呼了起來,因為,他們知道,古往今來,五行木靈齊現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更別談被一個人同時服食的情況。

他們六位聖級強者同時向葉雲發難,對方不但沒有束手就擒,反而一步邁出,就消失了個無影無蹤,如若他們不能阻止葉雲服食五行木靈,那麼,當葉雲服食五行木靈后,有了大的突破,他們六人可就是葉雲名震東衍大陸的墊腳石。

六位聖級強者都是各族中的真正強者,都是一些頗有威望的存在,但在對葉雲一番尋覓無果后,皆表現出了一副六神無主的表情,尤其是劍聖平常,他身為人族聖地聖劍宗三院院長之一,不但不幫身為聖劍宗弟子的葉雲,還夥同他族圍攻葉雲。

「罷了。」赤幽城主微微搖了搖頭,朝著周圍天際遠處隨意掃視了一圈,便放棄了尋找葉雲,也沒有對火童出手。

「走,既然葉雲跑了,我們先去擒拿了火童,此子既然能把五行木靈交給葉雲,身上定然藏著什麼驚天秘密。」傲風臉色青紅相間,一不做二不休朝著鬼幽子等人喝道。

「你們去吧,老夫等葉雲出現再說。」弘千柳瞥了眼傲風,也退走了,在他心中,他和葉雲並沒有什麼大的過節,之前要不是五行木靈的事情,他自己都覺得有些難以向葉雲出手,最後硬是給自己找了個向葉雲出手的理由,弘毅被葉雲打殘的理由。

「這孽障不顧人族安慰,簡直就是人族萬古以來的窮凶極惡之徒。」平常嘴巴張了又張,看向蒙闊和鬼幽子,義正言辭道:「兩位幫我先擒了葉雲的同夥吧。」

「平常兄所言極是。」鬼幽子眨巴兩下眼睛,朝著主意不定的蒙闊,說道:「先擒了火童,等葉雲出現時,我們逼他就範,火童能把五行木靈交給葉雲,可見兩人關係絕非一般。」

「這…」蒙闊嘴巴微張,心中確實犯了難,如他這等人物,怎麼可能猜不出葉雲再次出現時的改變呢,只是,之前他合五聖之力合攻葉雲,明顯是置對方於死地的作為,恐怕和葉雲之間已經沒了迴旋的餘地。

「好吧,我看這小小孩童也絕非善類。」就在傲風和鬼幽子等的有些不賴煩之際,蒙闊最終點頭。

轟轟轟…

片刻,龍聖傲風,劍聖平常,妖聖蒙闊,冥聖鬼幽子就和火童戰做了一團,只不過,四位剛剛晉級到聖級不久的初級聖級強者聯起手來,並不能輕易擒拿火童,反而被實力超越聖級巔峰,能發揮出微弱神力的火童穩穩壓制。

「這火童到底是那個族群的強者,實力怎會這麼恐怖。」羅海和一些尊級強者遠遠站在一起,看著五位聖級強者的大戰,說出了發自內心的疑問。

「這個等葉雲回來,我們不妨問問他。」呂志臉上帶著堅定的神色,因為,他相信葉雲再次現身時,肯定會有跨越性的突破。

然而,埋骨之地五聖大戰激烈,除了各族觀戰中的尊級強者,之前沒有走出五行礦脈的各族修士硬是被嚇的不敢出來,因為,聖級強者的攻擊餘波就能讓各族尊級以下的強者灰飛煙滅。

嗡…

埋骨之地十萬里之外的某一處,葉雲止住步伐,意念微動,被龍鱗狀葉子覆蓋的火紅果子出現在了掌間,靜靜的盯著火紅果子看了片刻,他嘴巴微張就欲服食。

「七星劍花火龍髓,是否能真的增加服食之人數倍的攻擊速度和移動速度,馬上就揭曉了。」把火龍髓的效果默默念叨完,葉雲嘴巴猛然大張,一口就把火龍髓吞了下去,火龍髓的效果他還是自龍魂哪裡知曉的。

「咕嚕。」

脖子被撐得爆粗,葉雲根本顧不上品嘗什麼味道,用力一咽,那傳說中讓萬族強者發瘋癲狂的五行木靈火龍髓就落到了他的腹中。

嗡…

又是一步落下,葉雲再次跨出去了十萬里的距離,為了安全期間,他不敢有半點遲疑,意念掃過乾坤鐲,下一刻,核桃大小內部紫綠兩種顏色交替,表面散發著黃色光華的土靈丹懸浮在了眼前。

土靈丹,五行木靈之土靈,能讓服食者**內斂,增強身體強度,達到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境界,葉雲知道的僅這麼多,稍作思量之後,葉雲如之前一樣,頭微抬嘴猛張,就把土靈丹當饅頭一樣似得,一口吞了個沒影。

嗡…

再次跨出一步,葉雲心裡踏實了不少,此時,他已經身在埋骨之地的三十萬里之外,他相信其他聖級強者絕對不會在短時間內尋見他,那麼,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吃掉剩下的五行木靈。

唰唰。

由於心中擔憂火童,葉雲意念閃動,眼前同時浮現出了櫻桃般精緻的燈籠和晶瑩剔透的藍色花朵,兩者自然就是讓東衍大陸聖級強者都為之眼紅的金海棠和水芙蓉了。

金海棠,五行木靈之最,可以增加服食之人自身的攻擊強度,並讓服食者和金屬性本命武器產生真正的共鳴,使服食者的攻擊具備一定的穿透力,可能隨機打出三到六倍的攻擊力,又名七巧玲瓏燈。

水芙蓉,五行木靈之水靈,一個和火靈對立的存在,能擴充服食之人體內氣海,靈府,神府的空間,提高容納天地靈氣的容量,使服食者體內的靈力更加深厚,綿綿不絕,還能治癒大道之傷。

「咕嚕,咕嚕。」

盯著精緻燈籠和藍色花朵並沒有多想,嘴巴再次猛漲,葉雲以風捲殘雲之勢吞掉了金海棠和水芙蓉,然後,狠狠揉了揉肚子,準備拿出曾經服食過的木麒麟。

「怎麼回事?」拿出木麒麟,葉雲嘴巴大張,剛要服食之時,臉色突然大變,雙手不由自主的捂向了肚子。

「好疼啊,好熱啊,好冷啊…」

「咦,腳怎麼這麼僵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