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想象有多浩瀚的法則之力,在傾雪依的引動下,進入體內,進入書頁內,生生不息,足足持續了三天三夜,才宣告徹底的結束。

若是拿之前,那位沉澱不知多少年的古神突破景象,和傾雪依一比,恐怕差距不止十倍,二十倍,三十倍那般簡單,可這些,終究將掩於歷史。

因為,傾雪依離開了,帶著那滿頭白髮。

寥寥的幾尊神級存在,在未來,或許能依舊存活,可也只能局限這一地,不敢前往神道疆域,也不能離開這片破碎的紫寰仙界,因為他們不是祖級。

僅僅一步,傾雪依就回到了神道疆域內,回到了時光領。

一路走過,看到了有些年紀的父母,看到了自己後來年輕,英俊,漂亮的弟弟妹妹,也看到了這片出生成長的大地,人和物,已不如當年那般熟悉。

一步,一步走過,當年曾走過的土地,看著那些已然成長為一方豪強,或者悄然逝去的人,傾雪依沒有任何過多的打擾,更沒有相見之意。

只是眼中的滄桑,愈發濃郁,甚至是厚重。

在伯爵領,傾雪依看到了一個人,一個多年前傳他一部修行精神力法門的人,那個過往看來,神秘莫測,甚至不可估量的那個存在。

「原來,你是一個,逃避現實的可憐人!」

看著在次重逢奇叔,傾雪依瞳孔變幻,輕輕道了聲。一語道破了奇叔的底細,浩瀚的法則感知,能清楚的感受到奇叔身上那股無時無刻,不再糾纏的罪孽,瘋狂,邪惡,以及令世界排斥的厭惡之力,似乎想要將他趕出這個世界。

彷彿,奇叔帶走了一個時代,也帶走了無數人的期望,只能陷入自責。

傾雪依還能看到更多,但他沒有在繼續探查,追根究底,每個人都有著每個人不願回憶的過去,輕輕抬起手,彈指間一股生機力量湧入其體。

「你這是什麼祖級?」

在這股生機之力湧入其體的剎那,奇叔猛然咆哮一聲,眼中隱約有著無盡瘋狂,震撼,以及濃濃不可思議,一時周身氣息不穩,爆射出恐怖氣息。

頓時,山河時空破碎,露出無盡空間裂縫吞噬數萬生機。

傾雪依微微搖頭,看著奇叔那失態的神色,沒有太多的波動,兩人之間一還一報,因果盡散,在沒有任何交集的可能。

至於奇叔的過往,就算不用探查,他都能演算一二,猜個七八,也許奇叔是某個時代世界的天之驕子,為世界帶來希望的存在,世界氣運全部加諸其身。

令他暢通無阻的達到祖級,沒有經受到太多太大的阻攔,甚至還不是普通祖級的存在,在無數強者神靈中成為如他般的傳奇人物,只是他這位傳奇,太過順利,沒有盡到傳奇的義務,從而釀成一場不為人知的悲劇。 在三公界領!

傾雪依見到了他以往沒有經歷過的浩大盛世,那就是三公界領每萬年才舉行一屆的執神大會,去探索某座神道遺迹,內里有著成就公爵之秘。

是沒有人能錯過的一次盛會!

在這裡,傾雪依看到了很多種族的天才妖孽,個個大能氣息不凡,且年紀都並不是很大,其中以一位妖族中,一隻九尾狐血脈的女子最為惹眼。

「原來,她是一位妖神的血脈後裔,且,似乎還並不是來自於這個世界!」

傾雪依一路觀看此女的表現,心中轉念時,便已經看破了這位狐族女子的全部隱藏,升起絲絲興趣,就算一尊活著的妖神站在他面前,也並不能引起他多大興趣。

這一場屬於整個神道疆域的大會,引起傾雪依駐足觀看天許,離開時輕輕動念,在他們即將前往的遺迹之中,便湧現出無數造化玄奇珍寶,和眾人夢寐以求的公爵之路,和難以破除的恐怖陷阱,危機和利益相生相依。

而這,僅僅是祖級存在,一種小小手段。

但,可以想見的事,在未來的很多年裡,依靠著傾雪依一念贈與的無數珍貴奇寶,會湧現出更多令人驚艷的絕世強者,乃至偉大公爵。

「妖姐姐?」

麥哈爾盯著此一幕心緒難平。

在他這生遇上的恐怖強者中,最為恐怖的兩位,便是奇叔和妖姐姐,只是想不到,這兩人在漫長的歲月之前,和傾雪依還有過不小交集。

最後,傾雪依來到了帝都,那破碎的十里大地上。

「劫」在沉睡中被徹底驚醒,無邊莫名的氣息橫掃,驚動了帝都中無數強者,便見在大地之下,一顆呈現圓形的漆黑生命體從中飛出,隨著其飛出,肉眼可見眼前的生命體上,凸起縮小,起伏不定產生無數的變化。

它,便是打碎紫寰仙界,創造了神道疆域的「劫」。

看著它,就像看到了當年與之對峙的那道幽暗之眼,沒有多餘的話語,沒有多餘的動作,依舊是那本書頁,依舊是那片山河,依舊是漆黑的力量逸散,抵擋向那片飛出的山河,可是勢均力敵的碰撞局面並沒有出現。

「轟!」

塵土飛揚!

碰撞的頃刻之間,「劫」那呈現圓形的身體,在山河鎮壓之下,直接被斜鎮入大地之下,任憑幽暗之力洪水滔天,衝擊這片山河,都奈何其不得。

一擊鎮壓劫本體!

仙道之祖做不到,仙道之魔做不到,整個紫寰仙界歷史上,亦沒有人能做到,除了眼前如怪胎般,無視境界壁障和歲月的白髮傾雪依。

此時此刻,上至諸神,下至公爵,凝視著這一幕,所有人盡皆升起濃濃的敬畏,那是弱者,對於通天強者的敬畏,卻沒有人感到有何不妥。

傾雪依創造了歷史奇迹,萬古歲月,堪稱寰宇第一人!

將「劫」鎮壓在大地之下,傾雪依淡然屹立,白衣飄飄,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神色沒有任何變化,只是眸子中的滄桑濃郁多了幾分。

「鎮壓你一段時間足以!」

「轟隆隆!!!」

在傾雪依的話語中,大地之下發出朦朧朧的驚天爆響,風浪滾滾橫掃八方,震天動地,逸散出難以形容的恐怖幽暗之力,充滿暴虐與毀滅。

「劫」瘋狂儘力,想要掙脫山河的鎮壓,只是隨著「劫」力量的爆發,由書頁幻化出來的山河,猛然顫動,其上更是隨著迸發無量的光。

死死的,將「劫」鎮壓,霸道的絲毫容不得反抗。

這是絕對的碾壓之力,「劫」在傾雪依面前,完全不像當年與仙道之祖,仙道之魔兩位組級大戰,並勝之的恐怖生物,相反弱小的和萬物沒有區別。

而這,就是一百零九歲最巔峰,最強大,最恐怖的傾雪依。

不過,就算傾雪依修為通天徹地,可想要滅殺「劫」依舊難於登天,這也是當年仙道之祖,以及仙道之魔戰敗的重要原因,兩大祖級和「劫」廝殺,撕裂了整個紫寰仙界疆土,可「劫」硬生生憑藉著恢復特性,毫無傷勢。

「叱!」

口綻春雷。

傾雪依低喝,抬起手,掌心爆發出無量雄渾的法則之光,瞬時法天象地,手掌無限擴大爆漲,探向了星空之中,相聚不知多少光年的星辰。

一手摘星拿月!

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之中,傾雪依連連探向蒼穹星空之上,那無數的星辰,引動了一場流星群,衝下罡風層,爆鳴發出驚天的洶洶火光。

在刻意的牽引之下,一顆顆龐大千百丈的星辰,被不斷濃縮,本就硬度恐怖的星辰石,被鑄造的更為恐怖密集,甚至不遜色於頂尖神兵。

最後,一顆只有十里的星辰巨石砸入帝都之下,替代了書頁山河的鎮壓。

「劫」見鎮壓它的山河虛影消失,立時想要掙脫,可是很快,他就不在掙扎,因為在那顆星辰巨石上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在運轉,其上密度更令人恐怖。

一股若有若無的意念從星辰巨石中探出鎖定,不允許他從其他地方脫困,完完全全,將其壓制,星辰巨石透出的力量,不斷磨滅屬於「劫」體內的力量,直至,讓它再一次陷入朦朧的沉睡中。

「拜見大人!」

戰鬥平息,帝都諸天界域中,三道散發神靈氣息的身影,引領著一片公爵前來拜見,其中更有幾十年前培養傾雪依的老熟人,一臉的惶恐敬畏。

一一掃過,傾雪依並未計較,只是淡淡點頭,思慮片刻,還是輕輕道了聲:「劫被鎮壓,紫寰仙界已經有些異動,怕是在過些許歲月,紫寰仙界真正的主人,那些仙道強者們,會被引領著回歸,你們早做打算。」

眾神靈,乃至公爵強者們,臉色盡皆微微一沉。

紫寰仙界本就是仙人們的世界,不過在久遠世界被驅逐,若是仙道眾多仙人回歸,他們即將面臨的是,一場不死不休的驚天大戰,仙神不容,仇深似海,更恐怖的是,紫寰仙界意志定然會垂青仙道眾強者。

哪怕,此時此刻,紫寰仙界早已被打碎,走向了末路。 如今的他們!

失去了古神們的坐鎮,根本想不出太多的辦法,除非他們神靈之中,有一位神靈突破頂尖亦或者祖級,否則,面對仙道捲土重來,他們十死無生。

至於依靠傾雪依?他們沒有想過,因為傾雪依強大到註定離開。

不管這些人怎麼想,對於他們,傾雪依點到為止,也算了卻了因果,目光環視,在一次動念,催動神軀之內龐大的法則之力,抬手手掌。

這一次抬手,依舊是摘星,從星河之上摘拿下一顆顆星辰。

只不過,這一次這些星辰在傾雪依法則之力護衛下,星辰並未壓縮爆裂,相反沒有任何的損傷,就這樣墜入殘破的紫環仙界里,組成疆域。

由星辰合攏組成,沒有任何生機的疆域,在世界里,各有幾處,光禿禿一片。這一夜,註定整個世界難眠,成百上千顆星辰,且還是連續墜落的恐怖景象,讓這個世界的強者近乎瘋狂,不知道這種異象預示著什麼。

與此同時,傾雪依抬手,拔除了整個帝國疆域內的仙霧陣!

唯有,時光領附近的區域,沒有被拔除,反而在有意控制之下,在其內子民沒有察覺的情況下,被打入一片異空間之內,隔絕開來。

隨著領地的隔絕,在麥哈爾震撼目光下,一道妖異劍道印記,也同時落在這片領地之上,在無人察覺的某個塵土角落,不見天日,等待某個人。

「黃金大世,我傾雪依就算不在,依然可以干涉!」

在摘星拿月之中,傾雪依輕輕呢喃,有些滄桑的眼神,恍若看破一切的虛妄和阻隔,看破了萬古歷史的走向,從中布下了某些東西,等待生根發芽。

這一刻,傾雪依盤坐下來,體內氣息開始漸漸沉寂。

而在無邊的紫寰仙界里,一塊塊由星辰組成的龐大疆域慢慢形成,放眼望去,一片疆域的組成怕有成千上萬顆星辰,從中沉浮,還散著淡淡星光。

一切沒有任何生機!

麥哈爾凝望著盤坐,慢慢閉上雙眼的白髮傾雪依,他知道,這位在萬古前,堪稱橫掃歷代最強者的恐怖存在,要隨著歷史記載,坐化於此。

歷史,是發生的既定事實,無法更改!

「嘩啦啦!」

浩浩蕩蕩奔騰的水河之音咆哮而出。

就在那些神靈與眾公爵強者駭人的目光中,傾雪依周身那股神威猛然掀起恐怖的光芒,體內如深淵般無盡的恐怖生機,朝著外界奔騰衝撞。

「這…這是自散修為,生機,歸於天地?」

有神靈結巴駭然發聲,傾雪依的動作,太過於震撼,太過於無法理解,剎那,便顛覆了他們的一生所見認知,讓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應,腦子呆懵。

在不知多少萬年的歲月里,從未有人和他一樣,自散修為,歸於天地。

自散修為,生機,歸於天地,就如字面上的意思,將一身修來的修為境界,化作磅礴的力量,反哺天地,讓這片接受反哺的天地,進行壯大。

萬萬年來,從來只有修鍊上的強者,在一方天地世界里,修鍊突破,爭奪天地孕育的靈物靈寶,搜刮世界之力,對世界,極進破壞。

說起自散修為,生機,反哺天地,有幾人做過這樣的事?

手足 就算有人做過這樣的事情,也只是境界中等的一些強者罷了,至於頂尖強者們,想想都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因為每個強者都十分惜命。

他們相信,這種事情,就算在無數如紫寰仙界般的世界里,都沒有一位祖級的存在,會選擇和傾雪依一樣的做法,歷史上,或許他是第一位。

若是這些強者去過外界宇宙星空,就會明白,正如他們想的一般。

還真的沒有一位強者自散修為,生機,歸於天地,何況是傾雪依這種,壽元無盡,不朽不滅,堪稱宇宙之中,最為頂尖的祖級恐怖存在,更是不可能。

「這是想不開嗎?」有神靈心中暗道。。

頂尖祖級存在,摘星拿月,輕易穿越大世界,只是報出這樣等級強者的名號,就能令真神望風而逃。若是這樣的存在想要,自己佔據數個甚至數十個世界完全沒問題,更恐怖的是,世間幾乎沒有危險能令他們隕落。

可就是這樣的恐怖存在,選擇了反哺天地,坐化於此。

不管這些強者們如何想象,該發生的終歸發生,根本無法阻止。

頓時,以傾雪依為中心,浩蕩的恐怖力量,無形無質,擴散瀰漫方圓近萬里的疆域,更在一波接著一波傳導之中,去到更遠的地方,億萬里咫尺。

這,便是祖級的存在,世界的距離,對於他們來說,沒有任何區別。

隨著傾雪依開始反哺,蒼穹之上,布上滾滾烏雲,雷霆電光閃爍,在眾人的目光下,九條龐大如山嶺橫亘的巨大雷龍,在烏雲中遊走,發出咆哮。

一股屬於天地的微薄意志,隱約之中,與雷龍契合。

殘破的世界意志,在傾雪依這位偉大存在的反哺之下,漸漸開始復甦,恢復一絲運轉,前來此處,悲送其身,並來感謝傾雪依的所作所為。

恐怕,就算是冥冥中的天意,都未演算到傾雪依的這次行為。

而若是有其他的祖級存在在場,便能從空中向下看到一副波瀾壯闊,萬物復甦,世界復甦的場景,不由自主的會未知震撼。

原本寂滅,殘破,接近滅亡的世界,隨著千萬星辰組成的疆域成形,一波一波傳導擴散而來的偉岸神力,令這些枯寂的星辰疆域,和殘破的世界,同時爆發出無量的光芒,無數生機勃勃的植物,從星辰疆域中形成,化作陸地。

借著這個契機,一片片疆域在強大的力量,生機灌注之下,逐漸恢復光彩,與世界連成一片,遙相呼應,爆發出無窮無盡的恐怖生機。

一念萬物生!

在傾雪依這位頂尖祖級存在滋補下,世界肉眼可見的恢復神采,哪怕生靈數量跟不上,可隨著時間,世界定然很快會恢復往日的繁榮昌盛,有過之。

唯一逝去的,只有失去一切生機氣息的傾雪依神軀,就那樣盤坐在原地,在眾神的注視下,足以萬古不朽的神軀,在一陣風過後,朽滅歸於天地。

唯,留下,一本衝天而起的書頁,消失在冥冥宇宙星空之中。 記憶在這裡戛然而止!

一切的景觀人物,隨著傾雪依的坐化,完全崩滅坍塌,記憶形成的世界,陷入無盡冰冷的黑暗,在沒有任何生氣,這,便是死亡隕落。

一位有潛力衝擊聖級,達到宇宙至巔,橫推萬古時空的存在就這樣消逝。

銀星長發輕揚,宛若柄柄利劍,鋒芒銳利,麥哈爾站在這片黑暗之中,就如同黑暗星空中的璀璨星辰,明亮耀眼,帶著強大至極的氣息。

傾雪依的一生,就這樣結束了,但留下的,卻有很多疑惑?

比如說,那龐大的精神力,還有那種恐怖的修鍊速度,以及凝聚精神力入書頁,產生巨大威能手段的能力,這一切令人費解,是前所未有的手段。

這些,恐怕在帝國疆域里,都從未出現過。

若是想要解釋的話,只有能說是傾雪依天降神慧,並是天地所終的氣運之子,讓天地規則運轉出現一分袒護,否則為什麼他要反哺天地世界?

「吾…結束了…」

幽冥古蛇祖幽幽嘆息,注視著沉思的麥哈爾,眼中閃過艷羨。

作為靈智很難開啟的獸類,它們幾乎很少有妒忌之心,可是面對麥哈爾即將面臨的造化,由不得它不妒忌,並隨著周身光芒逸散,漸漸消失。

它,隨之隕落,生機不在!

隨著幽冥古蛇祖隨風消逝,就在麥哈爾平靜的目光下,四周的黑暗中,漸漸亮起月華般的柔和光芒,最終凝聚成一本古老滄桑的書頁。

內里,一道白髮披肩的虛影,從中走出。

這一刻,彷彿歷史性的目光交匯,兩人相互對視打量,眼神平靜,並沒有出現任何的驚訝,或者震驚,像是早料到了眼前這一幕的發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