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冰冷,可怕的劍意充斥著正片天地。

「斬世間萬物」

這一刻先問天已經來到那個四境強者前,抬劍只差一斬。

這時候四境強者虛界全開,規則世界覆蓋一切,可怕的力量如同無盡的風暴欲要絞殺一切。

「殺萬界生靈。」向問天一劍斬下,整個身影直接消失。

而就在這個時候無盡風暴展開,毀滅性力量開始滅殺周圍的一切,空間都直接被絞碎坍塌。

許久之後

風暴散盡向問天也再一次的出現。

這個時候的向問天已經站在四境強者身後,此時他依然擺著斬下的姿勢。

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不由的跳動,整個戰場悄然無聲。

一招定勝負,而勝負馬上就要揭曉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提留在這兩個人身上,每個人思維都不敢動一下,就怕出現不願意見到的畫面。

就在這個時候,向問天動了,不是倒下,而是收劍立於身前。

然後向問天開口了:「我,向問天,當世無敵。」

那四境強者應向問天聲音,身體開始支離破碎,隨後如同粉末一般消散於世間。

「吼…..」

這一刻只要看到這個畫面,聽到這個聲音的斷月修士,全部爆發出無盡的吼聲。

這是書寫勝利者的戰歌,這是表達身為斷月之地修士的自豪。 「掛,絕對是開掛了,」一天不可思議的看著向問天,這才多久沒見呀。

分開的時候向問天還剛進階領域,這才大半個月沒見就直接嫩死萬象巔峰了?

就是開掛都沒這麼過分吧。

就是天道是你家親戚也不能這樣吧。

在場的別說一天他們這些強者不信了,就是思雨思雲都完全不敢相信,這就是她們認識的向問天?肯定不是一個人吧,肯定是雙胞胎哥哥吧。

不對,肯定是長的一模一樣的祖宗吧。

神樹邊上向澤葉不由的問自己的老婆:「這個,真的是我們的兒子?」

他老婆:「應該,可能,大概是吧。」

「那我不是報仇無望了?師父不是白死了嗎。」悟雅傷心道。

悟覺:「……」

向澤葉夫婦:「…….」

眾人:「……」

然而就在這嚴肅到令人糾結的時候,突然傳出不和諧的聲音:「來,你能告訴我你能無敵多久嗎。」

這是個好聽的女聲,不過讓人詫異的是,這個聲音來自向問天頭上的一個小女孩。

對,小女孩沒毛病。

那麼誰能告訴我這女的哪裡冒出來的。

活著不好嗎?這小女孩不知道她腳下的人,剛把一個至高強者弄死么。

就在所有人糾結,喪失的時候向問天開口了:「那啥,無敵一會也是無敵不是,我說的是當時無敵。還有咱商量個事唄,這麼多人看著,給點面子行不行?怎麼說我也是無敵的存在。你就這樣踩著我的頭感覺很丟面子。」

「哦,」七夜接著道:「那我就去一邊看著你的無敵之姿,對了,治療的時候隔空效果不是很好。」

聞言向問天直接按住七夜的腳急道:「別,別呀,踩著,踩著,我覺得挺好的。」

眾人:「……」

身為當世無敵的尊嚴呢。

「嘁,」七夜理都不理向問天直接一閃就消失了。

向問天大急道:「別呀,會死的,會爆體而亡的。」

向問天這一劍殺傷力強的沒邊,但是對自身的傷害也是難以估量的,從他拔劍的那刻起,他的身體就開始破碎消失,如果不是七夜在,他踏出第六步融合所有六萬的時候,就已經道消身隕了。

現在的他更是強弩之末,七夜的規則一旦少一絲,他都可能爆體而亡。

雖然向問天知道七夜肯定不會故意殺他,但是爆體耶,誰知道最後七夜能不能拉他回來。

七夜出現在遠處看著向問調皮的笑道:「騙你的,也不看看我是誰,怎麼可能會有間接跟直接之分。」

向問天:「…..」

他在想要不要再來一劍。恩,目標是七夜。

很快七夜就來到神樹邊上,這些人很多都是命懸一線,既然她都出來的不可能袖手旁觀,很快就有無盡的生命之力散開,融入這些人體內。

所有人的傷勢都在恢復。

「七夜前輩,」這時候悟雅來到七夜跟前道:「師父,師父他……」

「誒,」還沒等悟雅說完,七夜就詫異的看著悟雅的肚子道:「這裡有個小生命在形成,這是什麼?」

「裝,接著裝,活了幾萬年的人,我不信你不知道什麼是懷……啊啊啊…..!」

眾天驕:「…….」

他們又一次愣住了,剛剛他們就看到七夜只是抬手隔空一拳,然後向問天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往後飛去,並且在飛的過程中不斷的噴血,沒多久就徹底變成一個鮮紅的血人。

七夜不理向問天繼續自言自語道:「看來得弄清楚,不然對個毫無防禦的小生命可能是致命的。」

所以七夜的話完全是兩句,第一句這裡有個娃,第二句指娃以外的東西,這是個啥。

「前輩,」悟覺擔心道:「悟雅肚子里的孩子有什麼問題嗎?」

七夜點點頭:「確實有點問題,不過你不用擔心,也不看看我是誰,肯定不會讓這小娃娃出事的。」

悟覺鬆了口氣,旁邊的人也鬆了口氣,他們就怕剛剛的攻擊危及到小孩。

「你的龜死了?」這時候七夜突然看到玄無摸著他死去的龜。

玄無的龜對他來說,感情厚的跟自己一樣,理論上他的龜是不會這麼容易死的,只是為了吸收最大傷害最後才走到了生命的終點。

可惜沒能再堅持一下,只要再堅持一會,就不會死了。

畢竟他們現在的傷全都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玄無勉強笑道:「讓七夜姑娘見笑了,只是在下確實跟他感情很好,不過還好沒有白死。」

是的,沒有龜的死,死的應該就是悟雅肚子里的孩子了。

七夜沒說什麼,直接抬起手對著那破碎的龜淡淡道:「生命復甦。」

隨後七夜手中就爆發出無盡的規則線條,這些線條不斷的連接烏龜的肉身,隨後破碎的烏龜恢復完整,而他的生命也在從新凝聚,沒多久就再一次睜開了迷茫的雙眼。

這一刻所有人都驚呆了,死而復生,這種術居然真的存在。

在他們還在震驚的時候,一天突然喊道:「七夜,能不能把向問天弄起來,來了個更猛的了,能一掌把我們拍碎的那種,而且已經拍下來了。」

「嘁,」七夜不屑道:「也不看看我現在是什麼狀態,什麼阿貓阿狗都敢欺負上門,簡直是不知道活著是件多美好的事。」

然後七夜轉身抬頭查看天空,而她的身體隨著她抬頭開始越變越大,到最後變成正常人大小。

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狀態。

小婭詫異道:「這就是七夜現在的狀態?長大之後的小姑娘模式?」

七夜:「……」

不是這樣子呀,我這是意外意外呀,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變大了。

然而看著一個個詭異的目光,七夜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解釋了。

而且那強大到可以把整個斷月之地,拍成碎片的手掌已經來了,不反擊就來不及了。

隨後七夜抬手天地規則涌動,一股超越常規的東西向天空而去。

這東西不像力量卻勝於力量。

然而剛剛用出去,七夜就慌了,她發現這不是法則,這東西比法則層次低,而且她控制的也不多,完全不夠擋下那一掌。

「完了,」七夜覺得這次玩脫了。

而遠在太空的小布他們巧妙的捕捉到了這一幕,小布對小希道:「你是說七夜取代了你代理位置,而且她還能使用法則力量?」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七夜用出來的法則力量不完整,根本不能阻擋那一擊。會死的,就是七夜也不能倖免。」 面對這極致的壓迫感,幾位萬象強者都知道擋不住,更重要的是,空間被封鎖了,完全就是絕殺。

而且又是敵我雙方一起殺。

這些人簡直是喪心病狂,一級殺一級,一點心理障礙都沒有。

這時候七夜看著悟雅他們道:「那個啥,你們先頂著,萬一死了我再回來救你們,這個,出了點意外…..哈,那啥我就先走了。」

悟覺他們:「……」

一天:「……」

小婭:「…….」

敵方:「…….」

節操呢,良心呢。

然後七夜說完就直接飛向黑洞了,現在只有進去才是最安全的。

眾人:「…..」

真的說走就走呀。

這個時候一天看著小婭道:「要不我們也進去?」

小婭看了看下面的人道:「會不會不太好?」

一天接著道:「要不堅持一下,等他們死了差不多了再進去,這樣他們也就不知道我們拋棄他們的事了。」

小婭點點頭:「有道理,留點力氣別用光了。」

眾人:「…..」

這時候思雨思雲也對視了一眼,意思很明顯,我們也這麼干。

然而…..

「哎呀,」七夜直接撞在黑洞上,根本過不去:「怎麼回事,放我進去呀。」

眾人:「…..」

一天,小婭:「……」

思雲思雨:「…..」

這時候七夜沉默了,她想起來了,這個頻道只有鄭壹才能進去,別說他們進不去了,就是進去那隻會死的更慘。

隨後七夜轉頭回來笑道:「那啥,我想了想還是決定留下來陪你們一起渡劫,沒事,咬咬牙可能就過去了。」

眾人:「…..」

劇情發展太快,原諒他們沒能完全適應過來。

然後七夜來到思雨思雲他們身邊,對這剩下的三個人道:「你們想不想死?不想死要不要合作擋下這一掌,我剛剛的力量可以擋下大部分傷害,只要我們我們幾個聯手,還是有可能活下去的。」

一境老人正義凜然道:「我拒絕,你們必須死。」

這時候二境三境對視了一眼,對七夜道:「任務沒完成也得死,所以還不如我們一起死。」

「你們被騙了,那個老頭有靈瞳,雖然沒融合但是還是有一定幾率復活的。」徐城大聲吼道。

一境:「….」

然後面對二境三境的目光,一境慌了,這是藥丸的節奏。

現在他恨不得拔了徐城的皮。

二境道:「交出來,饒你不死。」

三境也道:「我要了,敢動手你們都得死。」

一境,二境:「….」

然後一境想都沒想直接撤離,只要撐過這一會就好了,有靈瞳在,活下去的幾率非常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