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場地中狀況如何變化,那些所謂的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卻整齊站立著,彷彿沒有上級命令他們不會有任何動作。

而在這樣明顯的烘托下反而是上面那些所謂的強者大能遜色一些,失去了應該有的穩重。

慕凡早已回到莫知心身旁,拉著對方向後方退出去一些,遠遠避開這些很威嚴的「軍隊」。

只是現在的慕凡,注意力全然沒有放在這些人的身上,一雙詫異的目光無比震驚的盯著前方掀去斗篷的那人,心中也早已經在波濤洶湧了。

只見那人臉上依舊有著一條條如同泥鰍一樣的黑色血管,儘管他的整個臉被那黑色的血管遮住了打扮,但是輪廓依舊清晰,而這輪廓對於慕凡而言已再熟悉不過了,幾分清瘦中伴隨幾分狡詐之氣。

「南宮慎!」慕凡心痛狠狠顫慄一下,震驚、震撼如雨後春筍瞬間生長,同時又有著無比的痛恨情緒。

他清楚的記得南宮慎在南宮世家的所作所為,還有當時在最後一戰中所受的嚴重傷勢,原本是非死即殘的想不到他還活著,且看上去就連實力也都有所提升。

慕凡當然記得南宮慎在南宮世家時只不過一小小的地玄境,現在都已經是到了他絲毫看不透的地步,並且還是與洪強身上氣息有幾分相似。

這也是讓慕凡最為震驚的地方,兩人分開不過一年多時間對方卻能夠提高境界到這般地步,說也是說不過去的。

對於境界的提升,越是到高的等級便是越難提升,甚至有可能在某個境界停留好幾年,對方卻是越修鍊境界提升的越快,這種反常的現象之中必然有著比正當的手段。

而就在慕凡看著南宮慎的時候對方竟也是看了過來。

這時慕凡更加看得清楚:對方早看過來時嘴角微微向著上方翹起,並且很是噁心的眨了眨眼睛,使得那原本有著創傷的臉上升起無比猙獰的笑容,其中情緒相當複雜。

四目相對,慕凡不由的一個冷顫,對方眼神之中隱藏的東西太多,讓慕凡害怕。

這樣的場景並沒有維持多久南宮慎便不再看他。

而正是這樣有著幾分恨意的眼神讓慕凡知道,對方並不是沒有生命的傀儡,而是真正的有著生命的人,慕凡一陣擔憂不由將握著莫知心手掌的手掌微微用力。

「凡哥,好痛啊!」

直到莫知心痛的說出來慕凡才從之前的震撼之中清醒。便是聽見莫知心問道:「凡哥,你是不是和那人認識?」

「見過而已!」慕凡笑著回答一聲。

何止是認識,還有這深仇大恨呢!

隨著身後人影分離南宮慎滿意的笑了笑,向著上方笑道:「洪強會長,是你自覺將我想要的東西交出來呢還是我們自己動手?」說著話詭異一笑道:「提醒你一句,要是我們自己動手的話代價你可是付不起的!」

他也是沒有絲毫拖拉,一開口便直接進入主題,雖然沒有說出他們想要的東西是什麼,但此時已經沒有人不明白了。

「那我想問一下,你們要水神之子所為何用?如果用於正途我公會自當雙手奉上,只是用於歧途的話我們只能嘗試著去承受這樣的後果!」洪慶說的很是隱晦,不過也是能夠聽得出來他言語之中的謹慎。

慕凡看不清南宮慎此時的境界是因為實力限制,而洪強怎麼能看不出來對方同屬天至尊。對於嚴謹並不是他看到天至尊就會怕,只是因在這人身後像這樣的天至尊還有兩位。

地至尊的數量同樣有好幾人,加上尊主境界,這樣的陣容已很出眾了,不過這樣的出眾不對比是看不出來的。

仔細看去,公會這邊的天至尊只有洪強一位,對方卻又三位。好在公會這邊還有一個下位皇境界的葯前輩,能夠拖住兩位天至尊還算可以。

只是在地至尊層次以及尊主境界的數量上顯然落入了下風,洪強哪能不謹慎。


雖然還有隱藏在暗處沒有出動的一部分士兵,那只是很低級的層次了,參與不了大能的戰鬥。

而像這樣士兵人數基本持平,高境界強實力便是成了戰鬥獲勝的重要因素,顯然對方在這一點上要強一些。

南宮慎對於洪強的問話充耳不聞,同樣只是淡淡一笑,道:「那就讓你嘗試一下吧!」說著話,他便高高抬起手掌準備著發號施令。

「準備!」

這是,洪強同樣一擺手身後隱藏的士兵紛紛出現,同樣有著千數之人。相比於那些準備著逃跑的大能人物來說,這些士兵要好上許多,整齊的排列著,絲毫不畏懼強大的對手。

頓時間,兩大勢力就這樣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的對手,戰鬥幾乎是處在一觸即發的地步。

… 雙方所有人出現,大能人物的數量竟成了衡量兩方優勢的天平,而這優勢卻又向著魂殿一方傾倒。前面幾位實力相對不錯高手也是勢均力敵的時候,公會這邊竟缺少一個能夠約束對方天至尊的強者。

千萬不要小看這樣一個天至尊,在這些的人中間有這樣的實力簡直已經可以橫著走,對於極多數量的士兵已經能像對付一隻麻雀一樣簡單。

而就在這短短時間中,場中觀戰的人已跑的所剩無幾,稍微有些實力的才敢遠遠站立著,生怕上方戰鬥開始波及到自己。

「南宮大人!」就在這個時候,文相如大膽的向前一步,對著南宮慎的抱拳,在說話的時候惡狠狠的看向慕凡,一臉憤怒咬牙切齒的道:「能不能將那小子交給我,讓我們公平的一戰!」

兩人原本就有相當嚴重的摩擦,而且就在剛才慕凡還從對方手中救走翟茜,這一幕著實給了文相如前所未有的恥辱,所以現在他需要自己將失去的東西奪回去,其實也算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望著那一臉認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精神的文相如,慕凡眉頭狠狠皺了皺,心中卻早已經是在戰意凜凜了,他與對方的事情總算是到了了結的時候,想到這裡,慕凡則又是淡然一笑。

「凡哥…不要和他戰鬥!」就在南宮慎還沒有同意文相如提議的時候,莫知心心中已經是無比擔憂慕凡了。

對於文相如的手段她也是見過不少次,給她的影響也是非同小可,所以她才會如此擔心。

要知道的是,文相如只要出手了,作為他對手的人必將有去無回或者面臨隨時被斬殺的可能,讓這樣的人與慕凡戰鬥就算慕凡不會輸她也會覺得危險。


不過莫知心此時忽略的一點是:以對方的態度來開,完全是沒有給慕凡決定出不出手的機會。看對方那樣子,就算慕凡現在不答應戰鬥,想來對方也會強制性使他出手。

「相信我!」慕凡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靜靜的說了這讓莫知心無數鎮定的字眼。

面對文相如的請求,南宮慎並沒有直接答應,而是在望了慕凡一眼後有些期待的向著文相如問道:「你確定?」

雖然是在問,但他眼中的期待早已說明了他同樣想知道慕凡此時有什麼手段,或者看著慕凡死在前者的手下。

「嗯!」文相如重重的點了點頭,狠狠的道:「今天,我們之中必須有一人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文相如說話之時,眼神之中徒然爆發一陣前所未有的怒意,也是用這種方式表明他必將戰生死的想法。

「很好!」終於,南宮慎也是極為滿意的笑,道:「其實我也想要他死,如果你真的能將他殺死的話,我也會感激你的。說不好還會將這天書獎賞於你!」

說著話,南宮慎有些乾枯的手掌輕輕從衣袖之中伸展出來,同時一道光芒閃過,一本古樸的書籍出現在了他手掌中。古書一出,瞬間便是有著一陣古老氣息向著四周瀰漫出來,讓人不由加強了注意力。

古書出現之後,南宮慎拿在手中還故意的在文相如前面晃了一晃,彷彿也是在對著慕凡顯擺。

而就在對方一陣顯擺之間,慕凡瞳孔瞬間收縮,神色更加凝重起來,嘴角一陣抽搐冒出來四個字:「斗戰天書!」

此時正是大白天,光線相當明亮,字跡相當清晰。慕凡肯定自己不會看錯那極為顯眼的四個字,那正是自己宗門中已丟失多年的斗戰天書,而且是林未茗與家人分裂的真正原因所在,慕凡怎麼會開玩笑。

不過很快慕凡神色恢復平靜,對方這樣明目張胆不正是為了讓自己分心嗎!

「謝大人,我自當盡全力而為!」同樣看清楚四個大字的文相如,先前還是冰冷的神色很快變成了陣陣的興奮,激動的眼睛之中都是璀璨的淚花。

好不容將那落在書上的目光挪了開來,在看向慕凡時已經多出幾分得意。

隨即向前一步,威風凜凜的道:「滾過來吧,既然是同門弟子,就讓師兄告訴你你還有沒有資格脫離宗門在外面行俠仗義!」

「行俠仗義」四個字被文相如咬的滋滋作響,得以看出他對於慕凡所做之事的痛恨。

而慕凡又怎麼會在乎這些,一聲冷笑絲毫不將對方放在眼中,淡漠道:「正好,我也想代宗門清理門戶!」在向著旁邊莫知心溫和說了一句「進去水晶寶棺中吧,一會兒很危險」后,準備將莫知心送進水晶棺中。

「我不要,我要看著你做每一件事情!」莫知心並沒有答應慕凡的提議,反而向著後方退了退。

慕凡無奈之下只能看一看高位上的葯前輩,而後者同樣對著他點了點頭。

慕凡這才放心下來,向著文相如走去。

顯然葯前輩沒有太過擔心慕凡的安危,對於有著諸多手段的慕凡他還是有這點自信的,而且文相如那邊不是說了公平一戰嗎,顯然不需要任何人出手,還有就是現在場中所有人中,大概只他自己的實力最為強大,就算對方選擇出手他依舊有著絕對把握救出慕凡的。

廣闊的場地中間慕凡兩人對面而立,周身氣息皆是沒有任何保留,任由其這樣肆虐在周圍空氣中。

剎那之間,好像那些隱隱約約有著些許碰撞的勁力已經摩擦除了靚麗的火花。

「這一天,我等了好久了,從我看上你女朋友的時候開始!」氣勢毫無保留下,文相如竟連心事也毫無保留,說出話的時候依舊向著莫知心所在方向看了一眼。

「不知道該說你痴情呢?還是該說你蠢呢?」慕凡神色淡然,有些嘲笑起對方來。

他自然能夠想到對方與他們同乘一輛獸車時候文相如看向莫知心的眼神,沒想到的是他竟會將這也默默的放在心中。

不過此時對於眼前的這位,慕凡早已經將他視為與死人同列,就算對方有這樣的想法,到死也不會如願以償。慕凡一陣冷笑,道:「可惜的是,你永遠都不會有機會了!」

「機會?那我就讓你看看我有沒有機會!」言語落下,就見文相如雙手一揮,兩柄如同彎月的鉤子瞬間出現在他手掌中,一聲輕喝、身影隱沒,直直向著慕凡身體而去。

顯然慕凡的話對文相如還是起到了相當的作用,使得對方臉上一陣抽搐,為了掩飾這一份極為糾結的抽搐,他選擇了出手。

而他出手的速度的確又是極快的,瞬間凶神惡煞將靠近了慕凡。

「噗嗤…」

當他的鉤子毫無徵兆劃過眼前的慕凡的時候,對方卻是一陣扭曲后消散不見。而他幾乎是本能的反應了過來,手掌向下一轉,手中鉤子彎曲的方向向著自己身後,手臂一揮迅速便是鉤子過去,同時伴隨著一道極為自信的聲音「去死!」

「當!」

而就在文相如的鉤子轉身鉤過去之時,一聲清脆之音發出后便撞擊在了慕凡祭出的噬魂槍上,長槍豎著,高度高出兩人半個身子。

一碰之下,文相如手臂硬生生的被震了回去,同時一陣顫粟、麻木之感迅速傳遍他的周身。

此刻,慕凡的身子才緩緩浮現,淡然一笑,神色極為的輕鬆,握著長槍的手掌突然向著前方猛推出去,隨便一推便是上萬斤的力量出現,直接向前者碰撞過去,勁風呼嘯,就像是壓迫過去的一堵牆般,與文相如清瘦的身子相差太多。

「滾開!」

面對極為普通的一擊,文相如卻是一驚,急忙轉動身體向著旁邊躲去。

他表現出來的是本就是自身的速度與出手的陰毒,而現在卻在剛剛出手便遇到手段完全被影響的事情,也會讓他心中早已暴跳如雷。

「唰!」

就在文相如將身子躲開的一瞬間,慕凡手中豎著的長槍猛的擦著前者面門一閃而過,在停下的那一刻,一道精氣的輪廓猛地向著前方延伸,直接將一張遠在兩丈之外的桌椅擊成碎片。

一擊之後,場中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竟都不敢相信這凌厲的勁風是來自於一位靈師境的隨便一擊。

就連文相如臉上都是吃屎了一樣的表情,成功躲過慕凡一道攻擊后,身子迅速旋轉至慕凡側面,正好面對慕凡的側身,與此時機他另一隻手掌中的鉤子正好能夠攻擊過去。

「唰!」

就在他手中鉤子劃過之際,慕凡看都沒有看他一眼,手中長槍倒提在身,身子猛的下沉一招掃堂腿便向著文相如雙腳掃了過去,氣勢同樣恢弘、勁力超群。


而這樣側身對著對手的時候,如此掃出去的腿法又是相當的有利。

動作過後頓時形成一道強盛能量氣浪,精氣四散、意之力量閃射,竟將是吹動地上桌椅碎片四處飛揚。

「滾…」

就在暗喜大好攻擊時機到來、鉤子幕然殺出的文相如在次刻卻是一驚,這才發現自己的手臂沒有絲毫作用的空中劃過一圈,而對方的掃堂腿依舊還向自己下盤掃過來。

整個過程相當的快速與連貫,不給文相如絲毫思索的機會。

「嘩嘩…」

就在慕凡掃堂腿掃過來之時,文相如一躍而起雙腿彎曲高高越過了慕凡的腿。

「呵呵…」

不過就在他還沒有著地的時候,慕凡臉上升起一絲難以捉摸的笑容,動作結束猛的起身,同時將手中長槍向著前者猛刺而去,就像知道對方會在他的掃堂腿過去后跳起來一般,位置準確,一槍不偏不倚追魂過去……

… 就在文相如還沒有落地之時,慕凡一聲冷哼后瞬間起身,同時手中長槍向著對方身子猛刺過去,就像早早便知道對方會有如此一躍般,一槍不偏不倚向著前者追魂而去.

整個過程相當迅速且連貫,就像是之前已經完美的計劃過,在此時放入了實戰,更是給人一種文相如跟著慕凡計劃出手的感覺。

而這隻能歸結於慕凡此時所處的獨特入微之境與神魂感應能力,在戰鬥中起到了極其關鍵的作用。

噬魂槍的前端,文相如神色開始不好看起來,面對迎面刺來一槍,眉頭緊緊一皺,雙手中一對鉤子呼吸間探出,一前一後,一隻弧度向外,一隻弧度卻向懷中,鋒刃相對及時收縮,瞬間便將慕凡手中的噬魂槍扣在了鉤子中間,用力之大,彷彿一對鉤子的利刃已深深陷入宗兵噬魂槍的槍身之內。

但就算如此,慕凡手中長槍依舊沒有要停下來的樣子,槍尖對著前者咽喉不出所動。

「破…」


就在此時,文相如腳尖在地上穩健一點,藉助上升的力道硬是將身子輕輕漂浮了起來,同時雙臂直伸,使得慕凡刺出的長槍之上的力度完全作用於他雙臂,再用整個身體來承受。

只是一個瞬間,文相如便與整個長槍連成一體,對著長槍的動作向後退去。

「想躲開嗎?」面對對方如此投機取巧,慕凡卻是在臉上升起一陣燦爛笑容。

就見他嘴角微微上揚,抓著槍尾的手臂猛的用力向一邊扭動,使得整條長槍在他手中日通電鑽般旋轉,同時又是一聲輕喝出口,手臂瞬間彎曲一股回抽之力帶著噬魂槍迅猛撤回。

不過這在慕凡手中長槍旋轉強盛之時,文相如扣在槍身之上的一對鉤子直接脫離槍身,幕然間失去了讓他退出去的力量,整個身子也是向著地面降落,無可厚非的是他需要用這一次腳掌著地的機會,重新借力支持自己躲開。

不了在這個時候,慕凡已經嫻熟的收回去了長槍,率先做出了他的動作。


精氣呼嘯,噬魂槍決第三式瞬間成型,一條長約十丈的精氣之槍從天而降,帶著無與倫比的威勢,整個天地一陣震蕩,原本沉浸在場地中的兩人身邊桌椅在這一招出現之時已經破碎開來,化作了一堆沒有用的廢柴。

「槍虹貫日!」

慕凡心中暗自一聲喝,磅礴如同一巨大柱子般的精氣之槍瞬間壓迫而下,向著面露驚駭之光的文相如狠狠砸了下去,一陣風聲蒼茫,彷彿是要將身邊之人撕裂一般。

「御氣步!」

迷惘的望著從天而降的強大一擊,文相如神色瞬間變得陰沉,顯然在他的心中已經擔心了起來。

剛剛降落在地上精氣已經瀰漫全身,並如同旋風般圍繞著全身旋轉,一條條如同線條的精氣如同蜘蛛網般圍著,一聲驚呼後腳下速度突然增加。

頓時間,文相如彷彿踩著一件逃生兵器般,有種落荒而逃的感覺,速度相當快速。向著後方急速退去,臉色之中竟然還帶著一陣難以啟齒的苦悶。

「咚!」

而就在文相如剛剛離開這裡的時候,精氣槍虹從天而降,狠狠砸在了滿是地磚的地面上,厚重的地磚竟也被這強大力量砸成了粉末狀的存在,在天空中肆無忌憚的飛射,就連沒有變成粉末的地磚碎塊像子彈一般的射向四面八方。

「噔噔噔……」一連串的聲音傳出,那些肆意紛飛的石子竟是一顆顆釘進了建築之中,完全隱沒進了深深的大洞中。

塵土飛揚之中,一十丈長短、半丈多寬的溝壑徒然出現在眾人眼前,九尺九的噬魂槍深深陷了進去,只能看見槍尾處慕凡一手抓著槍尾一手壓著槍身,一腿下蹲支持著身子的重量,另外一腿前伸與槍身平行。

「噗…」

就在攻擊的另一邊,文相如滾出去的聲音絲絲入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