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此刻,天地之劇烈震蕩。

一道瘦削人影忽然降臨在追趕眾多天驕之前,那些古族天驕一見,正是那名叫程無雙的少年。

只見在少年身後不遠處,白蘭家族的人也趕到現場。

「白蘭大少,快走,這群惡魔根本不是我們能對付的,想要擊敗他們,只有那四個聖人階位的輪迴者。」眾人經過剛才的廝殺,早已對那神器沒有任何想法,在可怕的死亡面前,最終貪慾敵不過那種失去生命的畏懼感。

「我們只要靜靜看著就好。」白蘭金不為所動,目光凝視著程無雙,他知道,程無雙出手,一定能擺平這群惡魔。

「又來人了嗎?很好,小子,你體內的血統不錯,比之前那些人好上了百倍,用你的血,一定可以喚醒我族公主。」

血色惡魔殘忍一笑,目光盯著程無雙那瘦削身影,紅色臉頰上閃爍出如同人類一般的瘋狂。

旋即,血色惡魔一揮手,上千惡魔,都狂暴的向著程無雙展開攻擊,手段的狠厲,令得那些活著的古族天驕望而生畏。

然而就在此刻,程無雙身影一動,無數金色的道文之印浮現,一股比血色惡魔更加可怕的氣勢散發。

奔雷血煞劍陣浮現!

無數交纏著紅色雷電的金色古劍,宛若百萬魔兵,霎時間布滿了整片天空。 隨著大陣出現,那些古族天驕們頓時傻眼,望著漫天的可怕殺意之劍,一種前所未有的頭皮發麻感瞬間浮現。

眾多天驕明白,這片遠古遺迹之內,早就有人布置了強大的陣法,這類陣法啟動之後,他們這些人將毫無抵抗之力。

「此子好深的心機。」眾多天驕望著程無雙的身影,心中冰冷一片,原來他們這群人,早就在那少年的算計之中。

望著突然出現的陣法,那統領上千惡魔的血色惡魔臉色也陡然一變,他可以從程無雙凝聚而出的陣法之中感受到一股死亡的冰冷感,眼前的陣法,就算是它,也頗為忌憚。

「人類,死!」

血色惡魔再也不會給程無雙任何翻身的機會,親自動手,化為猩紅的掠影,宛若流光般浮動,手中已經拿出一柄怪異的黑色利器,向著程無雙的腦袋刺去,想要一擊斬殺程無雙,讓程無雙來不及施展出陣法。

四周那些黑色惡魔,也是這一刻變化掠殺方式,紛紛向著程無雙身後的同伴轟殺而去,以此來擾亂程無雙的心神,眾多天驕大驚不已,連忙紛紛出手抵禦,同時心中暗驚這些惡魔的手段凌冽可怕。

「無雙!」

顧薇薇和憐星俏臉微微一白,兩女都可以感知到那血色惡魔的恐怖實力,不禁驚乎出聲。

然而就在兩女聲音還沒徹底落下,程無雙石劍一斬,背後露出四道光之羽翼,將血統的力量催發到達極致。

錚!

雙方交鋒之時,那種鏗鏘之音響徹虛空,無盡的力量風暴,化為一道巨大的波漣,令得眾多天驕紛紛震飛百丈。

「這人類的力量好可怕,不對,你不是人類!」

血色惡魔與程無雙交鋒的那一刻,看清楚了程無雙背後那四道金色光之羽翼,整個人渾身顫動一番,一股強烈的畏懼從心頭蔓延,然後目光再次注意到程無雙那驟然改變的金色眼眸時,立刻嘴角抽動起來。

「你是創世……」

血色惡魔嘴角顫動,想要說些什麼,但程無雙可沒有給他任何機會,就在這短短瞬間的功夫,那些布滿整片天空的劍陣落下,將那些惡魔宛若切豆腐一般,陣陣洞穿。

血色惡魔凄慘一吼,身影也是在無盡劍影之下,被大陣鎮壓轟殺!

這等場面,氣勢如虹,威壓如天,讓處於鎮內的古族天驕望而膽怯,將程無雙視為神靈一般。

如此恐怖的惡魔,竟然會被程無雙那陣法之威,盡數轟殺。

眼下,黑色的血液染滿了地面。

大殿之上,再無任何惡魔之影。

程無雙走上大殿,氣宇軒昂,令得苟延殘存下的古族天驕們心生敬畏,他們望著大殿之內的無數古老神器,雖心中貪念,但想到那連血色惡魔都可以誅殺的大陣,心中可沒那個膽量去招惹程無雙。

走進石棺,程無雙立刻動用鑒定之術,窺視了一遍,結果驚訝發現,鑒定之術無法鑒定……

程無雙第一感覺就是,這石棺一定不是遠古時代的東西,而是荒古時代,只有荒古時代的一些強大器具,他才會鑒定不出來。

「早知道我就不殺那個紅色的惡魔了。」程無雙有些後悔起來。

大殿內,憐星悄然進入,一把將石棺旁邊的懸浮的一間圓形珠寶奪走,露出滿臉歡喜之色。

「這莫非是你天狐族的寶具?」程無雙好奇道,他知道憐星這次進入神魔之界,便是為了寶物而來。

憐星俏臉微微一笑,點頭道:「這是天狐族的碧玉玄珠,是第一代的祖宗凝聚那個時代的天狐族之血,煉化而出的血珠,裡面擁有天狐族的傳承,我一直都在尋找,現在終於被我得到了。」

話語一落,只見憐星微微張嘴,那碧玉玄珠就化為一道青色流光,湧入憐星嘴中消失,隨後,憐星嬌身微微散發出一絲絲紅色煙霧,整個人的身材,似乎再一次得到淬鍊,變得更加妖嬈撩人起來,特別是那雙眼睛,嫵媚到達了極致,一個眼神,堪比一位修鍊了千年的媚功高手。

「這傢伙變得越來越狐狸精了。」

程無雙僅僅看了一眼,心神都為之動搖起來,覺得憐星渾身散發的魅惑之力可怕到達能夠勾引人的心魂。

不過,憐星嘴角傾城一笑,施展出了絕妙秘法,將她的容顏包裹了住,頓時那種強烈的媚力消失,令得憐星的容貌變得平凡起來。

「煉化了碧玉玄珠,我的力量算是全部回來了,不過可以記憶依然沒有找回。」憐星雖然遮掩住了容貌,可是她的話音與之前相比,變得更加甜美動人,宛若琴音,扣人心弦起來。

程無雙遺憾道:「記憶還是沒找回嗎?」他也不知道憐星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本來還打算問問這小狐狸有關林夕的事情。

此刻大殿之外,無數人都止步於前,不敢進入。

程無雙見此,嘴角列起一抹弧度,旋即一把將足足幾十道神器收入儲物空間中,這些神器他早已動用鑒定之術看了一遍,發現都是年代已久的普通神器,最好的也就尊品級別,連帝品都未曾到達,不禁有些失望。

然後再次一揮手,程無雙將那口石棺收入儲物空間內,準備離開。

可就在此刻,大殿之外,突然爆發出一道恐怖的威壓之力。

咔擦!

虛空之上,在眾人驚駭的目光注視下,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縫,眾人震驚望去,只見一道道白色的聖文從虛空裂縫中宛若雪花般飄落。

四道人影霎時間浮現在大殿之上。

「看來我們來晚了,這地方真的埋藏著那具屍骸。」

領頭男子目光冷傲的望向地面的眾人,宛若大帝藐視天下蒼生一般,見到那些古族弟子們,都如同一顆顆雜草,卑微至極。

「是那四個輪迴者!」

地面古族天驕們見此,臉色煞白,特別是感知到那些散發無盡威壓之力的聖文時,都驚恐萬狀。

眾人只見那四人從虛空而落,步入大殿之內,暗道那程無雙估計要遭殃了。

聖人階位的人族,可與道體階位有著巨大的差距,一位聖人階位的人族,就算不動用任何修鍊所得的靈力,都可以肆意在虛空飛翔,輕輕動用聖文,便可破碎虛空,小範圍跨越空間,厲害至極。

「你便是叫最近鬧得很厲害那個小鬼頭,叫程無雙是吧?這大殿之內的神器我們就不要了,你把那石棺交給我們吧。」

領頭男子看了一眼程無雙,猶如看一隻螞蟻一般,一眼藐視與傲然,語氣帶著一種威壓與命令!

這般態度,讓程無雙嘴角不禁列起冷漠的弧度,十分的不爽! 聽得那領頭男子的話音,程無雙的目光露出一抹戲謔之色,仔細將眼前這四人打量了一下。

只見四人之中,都是聖人階位的武道天驕,若是程無雙猜測不錯的話,這四人,應該便是這場神魔之界中那最為特殊的四個參賽選手,被譽為最強輪迴者。

那領頭男子,叫劉三生,出生於幽雀古族,年僅二十歲,破碎了三塊輪迴印,並且道體之力初步化聖,一念成為聖人階位,實力強大,手段通天,早在一年前的失落星空中,斬殺了十位古族半神,名氣可謂是傳遍了整個高等星域。

那劉三生後面的瘦削大塊頭男子,擺著一臉笑意,看起來像只笑面虎,此子名為九念,乃九屍古族後代,據說出生之時,層級天降祥瑞,雷光如劍,異象連連,實力也是強大無疑,絲毫不弱於劉三生。

在九念一旁,站著一個握著劍的冰塊臉男子,這男子做出一副所有人都欠他了好幾個帝品神器的欠揍模樣,目光說不出的張狂桀驁,此人叫周軒轅,目前年輕一輩中,實力最為變態的劍修。

而在這三個男子身後,還有一位妖嬈的女子,這女子衣著黑色紗裙,身姿曼妙到達了極點,眼眸目光唯美動人,一道朱紅小嘴宛若櫻桃般誘人心弦,傾城的容貌正細細打量著程無雙,眸中顫動的神光,似乎在思索什麼事情。

在這四人中,雖然外人看起來那劉三生似乎是這幾人的主心骨,可是程無雙能感覺得到,這四人之中,實力最為可怕的還是一直躲在三個大爺們背後的那女人。

眼前的這四人,出來的時間真是太巧了,早不來晚不來,偏偏他動用陣法,殺了惡魔之後,他們才出現,張口閉口就要這大殿之中最為神秘的石棺,當他很好欺負?

「想要石棺可以,動手來搶吧。」

程無雙也不廢話,直接眉頭一皺,發出一抹挑釁的目光,在這片神魔之界中,就算是聖人階位的武修,想要自由的動用靈力,都絕無可能,程無雙雖說與聖人階位的人相鬥,有些吃力,但是在這神魔之界中,完全沒有一點問題。

他的血統神能乃虛無之力,只要血統之力啟動,就可以無視任何法則,加上大陣,未嘗不可與這四人相鬥。

「小子,你難道不知道聖人階位與道體階位之間的差距嗎?」

劉三生臉頰之上傲氣十足,顯得很生氣,這程無雙充其量也不過是一個道體階位的武修,就算肉體之力到達了荒古級別,所擁有的戰力也無法與他這位聖人階位的人族武修比肩。

只要他願意,一隻手就可以鎮壓程無雙這點實力,程無雙這般挑釁的話語,讓他心中立刻不爽起來,他都給這小子活路了,為何這小子要自尋死路?

他有些想不明白,程無雙哪裡來的勇氣說出「想要石棺可以,都收來搶」這句話。

「多說無益,一個小嘍嘍而已,解決掉他吧,順便把大殿之內的劍器也搶來,我正好現在缺那麼一件神階的劍器。」

一旁的周軒轅冷眉一動,目光綻放出一抹殺意,凝視著著程無雙,顯得沒有多少耐性。

唯有在三人身後那女子,神光閃動,似乎從程無雙的那金色的瞳孔中,察覺到了一絲怪異的事情。

「既然要打,那麼多廢話幹什麼?」九念猙獰一笑,他從破碎輪迴印到現在,都是過著打劫生活,可沒有劉三生那般好說話,對於實力弱小者,唯有用強大的拳頭,才能讓他們臣服。

話語一落,九念就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旋即轟擊一拳,散發滔天拳意,對著程無雙下了死手。

這道拳意之中,意境連連,從那凌冽的拳意瞬間將空間破碎不堪的氣勢來觀摩,至少也是化道大成級別的拳意。

「小傢伙真是急躁。」嬌艷女子見九念突然就向著程無雙轟擊而去,不禁嗔怒一聲,在四人之中,所恢復的記憶最為完整的便是她,因此心性也是最為成熟的一個,她早在來之前,就擦覺到這裡歷經過一場大戰。

若是所料不錯,她記得大殿內應該擁有上千頭士級別的惡魔,其他還有一頭將級別的惡魔存在,這些惡魔,足以堪比古族半神境強者,在這片神魔之界中,除了他們四人,恐怖沒有人能與那頭將級別的惡魔為敵。

而這些惡魔,竟然全部滅亡了,並且四周空間之中,還殘留著淡淡的血腥與陣法波動。

妖艷女子認為,眼前這個看似雜魚的程無雙,說不定是一個扮豬吃虎的黑馬。

此刻,九念忽然轟擊而出的拳頭,已經到達了程無雙的身前,這股拳意,讓所有旁觀者都為之驚變,那拳頭之上,竟然閃爍著一枚晶瑩如玉的白色聖文,散發著煌煌威壓,宛若法則一般讓眾人無法產生絲毫反抗之念。

「死!」九念戲謔一笑,在神魔之界內,他這帶著聖文之力的一拳,足以幹掉任何武修,沒有人能承受住聖人階位的一枚聖文之力。

遠處,那白蘭金目光凝重的望著這一幕,作為古族弟子,他深刻明白聖人階位意味著什麼?可以僅僅憑藉聖文之力,斬殺眾多半神,甚至連真神都可以泯滅,聖文在當今星域世界,就如同法則一般強大,甚至一些聖人階位的武修,可以憑藉玄妙的聖文,撕裂法則之力。

而程無雙與這四大聖人階位的武修敵對,勝率十分渺小!

就連躲在程無雙身後的憐星,也是目光凝重的望著這群突然冒出來搶東西的傢伙,覺得這群古族弟子真是太可惡了,此刻她感受到那聖文之力的威壓,充滿了整個殿堂,令得地面都微微崩裂開,不禁為程無雙升起一抹擔憂,有了一絲想要出手的舉動。

砰!

就在下一刻,九念本以為能一拳轟殺程無雙,然而當拳頭抵禦程無雙的胸膛時,一道沉悶宛若擊中玄鐵一般的聲音響起。

那枚聖文,竟然在轟中程無雙肉體之時,蹦然破裂!

而程無雙這時冷冽一笑,左手速度轟出一拳,右手持劍斬出一劍,無數枚道文附著在拳與劍鋒之上,在可怕的靈力增幅下,化為凌冽狂霸的力量,對著九念轟去。

如今近的距離,九念根本難以躲開,當即臉色一變,運轉聖文之力抵禦,程無雙那拳意與劍意的狂暴,連續破碎了九念十多枚聖文,這九念狠狠轟退數步。

這一幕,讓眾人震驚!

道體階位的人族武修,竟然能與聖人階位抗衡! 眾人覺得眼前這一幕太過於充滿震撼感。

程無雙那強悍的肉體力量,竟然可以硬生生的抵禦住聖人階位的一枚聖文力量的轟殺,還出手反擊,以自身的道文之力,轟碎對方十多枚聖文,將一位聖人階位的超級天驕轟退。

這等實力,若是放入神魔學院,也是一等一的強悍存在!

「這小子有些實力。」

九念眼眸之中的殺意,令得嘴角微微列起冰冷的弧度,對於程無雙這爆發而出的蠻橫力量,心中微微驚愕,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在他眼中,像程無雙這類沒有步入聖人階位的人,應該只能成為他拳下的亡魂才對,可此刻,卻是將局勢逆轉,與他匹敵比肩起來。

在九念身旁,劉三生和周軒轅表情就變得驚訝起來,特別是周軒轅,他本來就看不慣一個只有道體階位的武修在他面前囂張跋涉,要知道,一般道體階位的人,只配在他面前提鞋。而程無雙此刻展現出的實力,竟然絲毫不弱於他們,從剛才簡單的一拳一劍所散發的靈力波動來看,這程無雙絕非常人。

至少常人,永遠也無法做到在神魔之界自由的運轉靈力,這般手段,就算是他們也難以擁有。

「此子果然不簡單。」後方的妖艷女子心中暗道,那口朱唇微微開啟,臉色雖然一抹平靜,但是眸子中閃爍的驚愕,足以讓她難以遮掩住對程無雙的震驚。

一個道體階位的武修,竟然可以與他們這類聖人階位的武修抗衡,不得不佩服此子。

「不過,他似乎血統很特殊,能夠在神魔之界內動用靈力,雖然出了神魔之界,此子不足為懼,但目前,這小子恐怕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妖艷女子心中一定,目光閃爍,思忖著如何對付程無雙,奪取那口石棺,對於他們來說,石棺之中封印的屍體,可是能幫助他們再次破碎輪迴印,進而取得前世之力,飛升步入神界的關鍵所在。

「你們應該僅僅是聖人階位初期吧,在神魔之界內,只能動用聖文與血統力量的你們,也敢在我面前囂張,真是找死。」

程無雙冷笑一聲,隨後單手結印,無數古老的道文宛若一道道古玉玄符,霎時間飄滿了整片空間,一股狂暴的威壓,絲毫不弱於九念之前釋放的聖文之力。

九念見此,大驚不已,連忙退步。

在他身後的三人也是臉色大變,驚愕於道文之力怎麼會如此強大,程無雙所凝聚出的道文,竟然比其他武修凝聚的道文,還要凌冽三分。

「道文凝鍊!」

在瞬息之間,妖艷女子就說出了程無雙施展的道文手法。

其他三人聞言,眉頭高挑,震驚不小,這類道文凝練,與一種類似於壓縮煉化靈力的方式很相似,通過自身的心力,靈魂力,靈力,甚至是意識,來壓縮與凝華道文,令得道文的力量不但被強化,這類道文力量一旦施展而出,那等威力將會超乎眾人的想象,與聖文比肩,不是沒有可能。

轟!

隨著程無雙左手五指向著虛空一抓,五指再次合併,那些狂暴的道文宛若花雨,以一種旋渦的方式,將眼前四位聖人階位的武修包圍起來,隨後化為一枚枚精美細小的金色玉劍,瘋狂轟殺起來!

大殿,在這一刻狂裂震蕩,地面,牆壁都紛紛崩裂。

程無雙對著憐星看了一眼,示意道:「這裡危險,你到大殿外等我。」

憐星應了一聲,知道她在這裡會成為程無雙的弱點,便是嬌身一躍,落在了大殿之外顧薇薇身旁。

只見顧薇薇一臉擔憂,見憐星回來,著急問道:「無雙不會有事情吧?」

憐星頓了頓,摸了摸顧薇薇腦袋,淡淡一笑,道:「放心,那個傢伙怎麼可能有事情,你不要忘記了,這裡還有他布置的那道陣法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