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走到學院門口,卻被一個人攔住了。這個人丰神俊朗,玉樹臨風。他雙目有神,衣著華貴,抬頭望天,氣勢飄然。這人站在門口,卻像是一座大山,一條大江,擋住雲崢等人的去路。

「站住,你不能帶她走!」這人開口了,他來阻止雲崢,卻依然抬頭望天,不看雲崢。他語氣輕緩,卻帶著不可抗拒的意志,如同天神的法旨。

「青傲!」雲崢望著這人,道:「這裡沒你的事,滾開!」

青傲眉頭微皺,低頭看了看雲崢。沒有人敢這麼對他說話,雲崢的語氣,讓青傲有些不喜。

「你走吧,看在煙姑娘的份上,我再饒你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青傲淡漠的說。

雲崢卻彷彿沒聽見一般,視青傲如無物,繼續往前走。

「你聾了,我讓你站住,你沒聽見?」青傲有些不悅的叫道。

雲崢瞥了他一眼,道:「你是什麼人?我憑什麼聽你的!多管閑事。煙兒,我們走!」

青傲臉色有些陰沉,低聲道:「你這是找死!」

一旁的閻羅屍傀嘿嘿冷笑道:「敢惹我閻羅塔的,才是真正的找死!」

青傲望了一眼閻羅屍傀,不卑不亢說道:「別人怕你毒閻羅,我青國皇室卻不怕!今天,煙姑娘必須留下!」


「你神經病啊!」雲崢簡直有些無語,「不要理他,我們走!」

「站住!」青傲上前一步,攔住雲崢,道:「古崢,你想好了,不要自尋死路!」

他說完之後,天空之中,降下幾個氣勢強橫無邊的人物。閻羅屍傀傳音雲崢,道:這些都是靈氣武者。

雲崢心頭一驚,靈氣冠絕天下。可是在青京城,一抓就是一大把靈氣武者。此時閻羅屍傀的真氣晶核就要用完,面對這麼多靈氣武者,根本難以脫圍。

「青傲皇子!」陳副院長的聲音響起,他飛了過來,身後跟著一大群青城學院強者。陳副院長怨毒的剮了雲崢和閻羅屍傀一眼,對青傲道:「皇子殿下,這毒閻羅實在目無王法,猖狂惡毒。不如我們聯手,除掉此獠!」

「也好!」青傲恢復平淡,掃視雲崢等人一眼,道:「就讓他見識一下,我們皇室的厲害。你們上,給他一個教訓!」

「是!」

天空之上的靈氣武者,立刻俯衝下來,身軀之上,強大的真氣波動產生。

與此同時,青城學院的靈氣武者們,也調動真氣,四下散開,形成一個包圍。甚至,包括正院長,也加入了圍攻之中。

「毒閻羅,你完了!」陳副院長獨臂揮舞,在空中大吼。

閻羅屍傀面色凝重,暗中傳音雲崢問道:「大人,他們人太多,我不是他們的對手,怎麼辦?」

天空中的武者,氣勢洶洶的衝上來。青傲噙著笑意,望著他們。雲崢傳音道:「動手,抓住一個往死里打。我劫持這個青傲做人質!」

雲崢剛傳音完,陳副院長就打了上來。

「毒閻羅,受死!」

閻羅屍傀調動真氣晶核所有力量,衝天而起,大吼道:「死的人是你,給我開!」

真氣與毒氣齊發,天空之中,立刻瀰漫起慘綠的大霧。真氣對撞的轟鳴聲震耳欲聾,強大的衝擊波,掀起滾滾巨石。

毒閻羅不惜真氣,抓住陳副院長緊追猛打。對於其他靈氣武者的攻擊,閻羅屍傀不屑一顧。屍傀擁有強大的肉身,再附著一層真氣護身。被毒霧削弱后的靈氣武者,也很難傷害到他。

「青傲!」下方,雲崢一步步走上來,直奔青傲。 天空中的戰鬥,並沒有波及到地面。因為靈氣武者們飛的很高。閻羅屍傀已經是屍體,身體沒有要害和弱點。戰鬥力翻倍的提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它不能持久。現在這種高強度的戰鬥,它馬上就要堅持不下去了。

地面,雲崢走到青傲身邊。

青傲身邊,並沒有護衛。以他的實力,也不需要護衛。

「古崢,我已經給你機會了。你現在求我,也沒有用。」青傲淡淡瞥視雲崢一眼,就不再看他,也不跟他說話。

「青傲,今天無理取鬧的人,是你。如此,就不要怪我給你難堪!」雲崢也不廢話,一把對著青傲抓去,罡氣布滿手指,血氣斂與體內。

然而,面對這一擊,青傲先是一愣,眼神不復淡然,而是滿滿的錯愕。青傲完全沒有想到,雲崢會主動對他出手。

青傲一直沒有對雲崢出手,因為他覺得,雲崢沒有那個資格。然而現在,雲崢卻主動出手了。一個罡氣境界,對一個翼氣九脈出手。他難道是瘋了嗎?

而且,這個翼氣九脈,還不是普通的武者。而是青國公認最強的天才。

青傲忽然笑了,嘴角扯開一道弧度。只是,這個笑容有點冷,滿含森然殺意。

「有意思,有意思!」青傲的話語似慢實快,語速很快,卻讓人能夠聽得清。

「敢對我出手,我欣賞你的勇氣,佩服你的無知!所以,你去死吧!」

對青傲來說,一個小小罡氣也敢對他出手,簡直就是一種侮辱。敢侮辱他,就該死!

「傻瓜!找死!」

「簡直瘋了,活該!」

不少學員看到這一幕,心中對雲崢判了死刑。

青傲森然一笑,衣袖輕輕一揮。一股真氣,從其衣袖中飛出,迎上雲崢的手爪。青傲的這團真氣,根本不成形。不算任何招式,只是隨手打出的。

青傲相信,自己這隨手一擊,就能將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殺掉。

不止青傲相信,遠處圍觀的學院學子們,也篤信不疑。皇室天驕的強大,毋庸置疑。青傲,曾越一個大境界擊敗過對手。

雲崢心中暗暗冷笑,青傲如此輕視他,簡直就是給他創造機會。若是青傲與雲崢正面戰鬥,雲崢確信自己能夠擊敗他。不過,也需要一些時間。這些時間,足夠天上的靈氣武者發現,然後衝下來救援。

而現在,青傲對雲崢視若無物,雲崢自信可以一招擒拿青傲。

雲崢的手爪和青傲的真氣,馬上就要撞在一起。忽然,一道強到極點的真氣,從遠處瀰漫而來,眨眼間籠罩整個青京城。

雲崢的身體,瞬間被定住了。而青傲攻擊自己的真氣,也消散於無形。

雲崢心中駭然,這是什麼真氣。浩然無邊,至大至強,廣袤深邃。雲崢發覺,在這股真氣之下,自己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甚至連手指眼睛,都不能動一下。

「都住手吧!」一個充滿威嚴,蒼老的聲音響起。

在這道真氣籠罩之下,天空中戰鬥的靈氣武者們,甚至都受到了影響。而那蒼老威嚴的聲音響起之後,青國皇室的靈氣高手們,竟真的直接停手。

閻羅屍傀體內晶核,已經沒有能量,只好順水推舟,也停下攻擊,飛到雲崢身邊。


「皇太爺!」青傲對皇城方向,拱手行李。其他皇室的靈氣武者,也一同行李。

雲崢暗中傳音問道:「這皇太爺是誰?」

白無常答道:「應該是上一任青國國君。他在位的時候,就是青國第一高手。如今他退位也五十多年了,實力更是深不可測。」

「哦,那他現在什麼境界?」

白無常答道:「他退位前,就是靈氣十脈。而看剛才散發的真氣,遠超一般靈氣。說不定,他已經超越靈氣了!」

「超越靈氣!」雲崢差點喊出口,他萬萬沒想到,靈氣之後,還有境界,「超越靈氣之後,是什麼境界?」

白無常道:「我也不知道。並且大多數武者,都不知道。世人都以為,貫通百脈,就是武道巔峰。其實貫通百脈后,還有境界。我也是聽毒閻羅說的,他並沒有詳細的告訴我。我也不知道。」


雲崢立刻搜索毒閻羅的記憶,可是當初自己怕被記憶污染,只留下煉丹和武功心法的記憶。所以,雲崢並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這時,那皇太爺又開口了,「你們都散了吧。我們的敵人,是魔淵的魔人。你們都是十國的支柱,不得相互廝殺。」

「是!」皇城的靈氣武者,立刻應諾。陳副院長萬分不甘,卻也無可奈何。皇室的高手,不會停他們的指揮。光靠青城學院自己的靈氣,很難拿下毒閻羅。

「那就散了吧。魔淵那邊,又有異動了。你們說不定,要參與戰鬥!」皇太爺沒有露面,而是從皇城內傳音。

眾靈氣一聽魔淵,神色都有些嚴肅。魔淵這個詞,雲崢聽過很多次,卻不是很清楚。可是光聽「魔淵」二字,就能想到,那不是什麼好地方。

雲崢問白無常和馬面二人。他們卻也並不是太了解。關於魔淵,是十國很高層的秘密。

皇室眾武者,就要離開。但青傲卻有些不順氣,指著雲崢道:「我必須要教訓教訓他!」

馬面操控閻羅屍傀站出來,道:「想教訓我的人,有種你試試!」

「找死!」青傲冷喝一句,凶戾的盯著閻羅屍傀。別人怕他毒閻羅,青傲卻一點都不怕。

「好了,」皇太爺傳音,「傲兒,你有更重要的事要準備。不能和任何人動手,從現在開始,你養精蓄銳,爭取一舉完成。」

聽到皇太爺的話,青傲竟然真的不再追究。對雲崢丟下一句算「你們走遠」,就帶著眾武者離開了。

雲崢不禁暗暗鬆了一口氣,此時閻羅屍傀已經不能動手了,如果他們不依不饒,今天的事很難罷休。 美人蝶 ,雲崢有把握劫持了青傲。但這樣會暴露自己的實力。

我的女房東 ,這太驚世駭俗了。

「我們走!」雲崢拉上雲煙,一行人離開青城學院。

青城學院的學子們,氣憤的望著他們的背影。 「真是走了狗屎運,剛才,就差那麼一點點,這個叛徒就被皇室天驕殺死了。」

一個學員,不無可惜的說道。

「是啊,真是令人惋惜。若是皇太爺晚來那麼一點,他就死定了!」

暗道可惜的,一個接一個。陳副院長目含毒怨,獨臂緊緊握著,牙齒緊咬,流出鮮血來。

「這個古崢,絕對不能放過!」陳副院長暗暗發誓。

「走吧!」院長站出來說道,「此事就此作罷,我們安心準備十國盛宴吧!」

飛揚少年舔了舔嘴唇,道:「希望古崢,也參加盛宴。最好,他沒有買護身符。」

「走吧!」章萱一擺手,走在最前面,一邊走一邊說道:「他只不過是個小人物,早晚會讓他付出代價。十國盛宴,才是大事,不能有絲毫差池。」

於是,一場風波就此平息。雲崢等人,回到了閻羅塔。


回到塔中,雲崢對閻羅屍傀道:「去保養起來,不要腐爛了。」

閻羅屍傀立刻飛入地下,泡入培養液裡面。雲煙看的瞠目結舌,這可是毒閻羅,雲崢哥卻像使喚僕人一樣命令。而且,毒閻羅也乖乖的聽話。

雲崢輕笑,道:「我先把你安頓好,然後告訴你一切。」

黑無常早就收拾好一個房間,這個房間最大最好,而且也最安全。

「雲崢哥,你是怎麼做到的,他們怎麼都聽你的?」


雲崢輕笑,道:「你哥我是誰,什麼事做不到!」

小萌撇撇嘴,鄙夷道:「少爺吹牛的本事,確實無人能敵。」

雲崢輕打了她腦袋一下,佯怒道:「沒大沒小!」

雲煙搖著雲崢的胳膊,叫道:「哥,你就別賣關子了,快跟我們說吧。」

雲崢被搖的骨頭都酥了,趕忙道:「好好好,我都告訴你們。」

於是,雲崢將事情的始末,都告訴了雲煙和小萌,只是隱瞞了造化烘爐的存在。雲煙和小萌聽的心神搖曳。雲崢在閻羅塔經歷的事情,簡直驚心動魄。

雲崢竟然在這種絕境之下,反敗為勝,還獲得了天大的好處。這些事情,簡直如傳奇故事一樣。

雲煙心有餘悸的拉著雲崢,關切說道:「雲崢哥,你竟然經歷了這麼危險的事情。以後,一定不要再這樣身陷險境。你是我們雲家的希望啊!」

雲崢寬慰道:「放心,我以後不會以身犯險了。你現在也是強氣十脈,差一步就能成就罡氣了。我這裡的丹藥,比青城學院還要好。要多少有多少。你專心修鍊,爭取太爺爺來到之前,突破罡氣。」

雲煙一喜,激動道:「太爺爺也要來嗎?」

雲崢點頭,道:「最多一個月吧,太爺爺就會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