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體拳法,一共分為三拳。

第一拳,爆血拳。

第二拳,爆骨拳。

第三拳,爆筋拳。

這一套拳法,一拳比一拳霸道,同時也非常的毒辣。

爆血拳的精髓,那就是將敵人一拳轟擊成一團血芒。

爆骨拳,強調的是將敵人挫骨揚灰。

爆筋拳打出,可以將敵人的筋骨摧毀。

爆體拳法是地級功法,是踏星閣內最強的功法,但是,要是能夠將爆體拳法修鍊到極致,一氣呵成將三拳擊打而出,那就是威力驚人的天級功法。

孟秋感悟著爆血拳的精髓,他的血脈在沸騰,在極速的流轉。

他的腦海中,一遍又一遍演練著,一拳將敵人轟成血霧的凄慘畫面。

大概三個時辰后,孟秋睜開眼。

他的眼中有血芒乍現,帶著滔天的血光。

「爆血拳,成了!」孟秋呢喃,他的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來了欣喜之色。

孟秋並沒有任何的休息,將喜悅的情緒略微調整之後,這才感悟起來了爆骨拳。

爆骨拳比爆血拳難修鍊。

孟秋花費了將近一天的時間,這才將爆骨拳的精髓徹底的掌握。

三天後,爆筋拳的精髓,孟秋同樣領悟透徹了。

直到此時,孟秋這才掌握了爆體拳法的三拳精妙。

爆體拳法的最厲害之處,並不是三拳的殺招,而是將三拳演練到極致,到時候那才是最厲害的殺招,從地級功法晉陞到天級功法的殺招,爆體拳。

爆體拳轟出,三招的精髓殺意全部在這一拳當中,威勢自然是倍增,殺機驚人。

此刻,孟秋正在苦心竭力,感悟著三拳合一之後的殺招,爆體拳。

這個過程很是困難,畢竟,爆體拳可是天級功法,三拳合一的蛻變不是那麼簡單的。

孟秋進入到了忘我的狀態當中,在乾坤珠的幫助下,孟秋很快就領悟到了爆體拳。

這時,一股強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傳出了閣樓,震驚了四方。

四面八方的虛空微微顫抖。

馬彩霞所在的閣樓內,她睜開了眼睛,驚詫之色頓時間肆涌。 「他在修鍊爆體拳法,從這股氣息來看,他已經將爆體拳法徹底的領悟了,將三拳雜糅成了一拳,不再是爆體拳法,而是蛻變成了一拳,爆體拳,這一拳是天級功法的殺招,不再是爆體拳法地級功法那麼簡單。」

「這才幾天啊,他怎麼可能領悟到爆體拳的至高精髓呢?」

「爆體拳法是我踏星閣的最強功法,而他,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掌握了。」

「踏星閣內,杜濤的修鍊天賦最高,他用了三個月的時間,這才領悟到爆體拳啊。」

馬彩霞美眸流轉,此刻,她的眼中再也沒有了高人一等的輕蔑和不屑,震驚的情緒在她的身體內滾涌,望向孟秋的眼神,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這時,三條身影出現在峰脈之上,兩男一女,朝著三座空的閣樓直奔而去。

這三人,正是此次踏星閣招收的三位核心弟子,其中就有凌成文,另外兩人,一個是年紀將近二十歲的戚文,三人中的唯一一個女性,是身穿橙色衣衫的郭蕊。

凌成文、戚文和郭蕊三人,同樣感受到了從孟秋所在的方向,傳出來的那股劇烈波動。

三人看向孟秋的目光,同樣驚詫到極點。

「這個傢伙在修鍊什麼功法,那股威勢很是強烈,震動到了四方的虛空。」凌成文感慨。

「他是什麼來歷?在踏星閣山門前,就敢忤逆四長老,又有三長老暗中庇護,手中更是有踏星令,不用選拔直接就成為了核心弟子。」戚文和郭蕊面面相覷,眼中滿是驚異之色。


當然了,戚文和郭蕊的眼中同樣起伏著欣喜之色,要是孟秋跟他們一起進行擂台篩選的話,兩人只有一人有那個資格成為核心弟子,孟秋少佔了一個名額,對於兩人來說那絕對是好事,因為他們隱約察覺到,孟秋比他們強大了很多很多。

此次踏星閣所招收的三位核心弟子中,凌成文排名第一。

凌成文三人,目光複雜的望了孟秋一眼,這才急匆匆沖向了各自的山巔閣樓。

馬彩霞所在的閣樓內,她的瞳孔內儘是疑惑之色。


「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三人才是此次踏星閣所招收的核心弟子,那麼,他是誰呢?」馬彩霞低聲呢喃,看向孟秋的目光,越發變得不可捉摸起來。

「這一次,踏星閣招收三位核心弟子,已經是最大的名額了,以往從來沒有招收過一位核心弟子,核心弟子全部在踏星閣內部產生,就算有不錯天才,能夠成為踏星閣的正式弟子,那已經是莫大的造化了,那麼,突然之間冒出來四位核心弟子,這件事非常的古怪,難道,他有什麼驚人的身份,這才讓踏星閣破格錄取為了核心弟子。」馬彩霞目光複雜。

孟秋感受著爆體拳強大的氣勢在體內澎湃,他的臉上,蕩漾著喜悅的神色。

凌成文三人的到來以及馬彩霞別樣的目光,他自然是感受到了。

對於外界的一切,他沒有任何的在意,他集中注意力,將所有心神投入到了對脈漩波紋功的修鍊當中,這一煉體功法深得孟秋的喜愛,一旦將其煉成,孟秋的*力量,一定會強大很多,憑藉*的防禦,就能抵擋一般的攻勢不讓自己受到絲毫的傷勢。

脈漩波紋功的修鍊法訣在孟秋的腦海當中飛快的旋轉,他的身體也是慢慢的發生了變化,*當中,產生了一個氣旋,不斷的錘鍊著*,氣旋的數量在不斷的增多,錘鍊之力不斷的濃郁,孟秋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的肌肉和骨骼,發生了一種妙不可言的變化。

這種異變非常的神奇,孟秋特別享受這樣的感覺。

宛如,一塊擁有著生命的泥巴,不斷的變強,朝著金石一般的硬度在不斷的晉陞。


又是幾天過去了,孟秋進入到了忘我修鍊狀態,早就忽略了時間的流逝。

又是一個清晨來臨的時候,孟秋站起了身。

他擼起胳膊,略微用力,肌肉骨骼顫抖的聲音隱隱傳出。

孟秋拿出龍鱗劍,揮舞著劍背,猛猛敲擊在胳膊上面,劍背顫抖,清脆的金屬聲響起,龍鱗劍彷彿敲擊在了金石之上。

孟秋已經將脈漩波紋功修鍊成功,他的*力量,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半個月的時間,孟秋將爆體拳法和脈漩波紋功全部領悟到了其精髓。


這一成果,要是讓踏星閣的三長老吳超知道,他一定會震驚的合不上下巴。

在吳超看來,一個月的時間,在無極魔窟開啟之前,孟秋要是能夠領悟到爆體拳法的皮毛就已經很了不起了,而孟秋所取得的成績,是吳超做夢也不會想到的。

吳超怎麼可能知道,孟秋不僅領悟了爆體拳,而且還將脈漩波紋功領悟通透了。

孟秋從踏星閣內換取到的兩門功法,已經成為了他的殺手鐧。


除去五息十三劍訣的三招劍訣殺招之後,爆體拳,就是他掌握的至強殺招了。

孟秋感受著自己身上發生的變化,心中流淌著喜悅的情緒。

「距離踏星閣的無極魔窟開啟,應該還有一段時間,到時候,踏星閣一定會有人來通知的,此事我就沒有必要操心了,我還是繼續領悟五息十三劍訣吧。」孟秋低語,準備苦修。

孟秋對無極魔窟的了解有限,他僅僅知道,這是踏星閣針對核心弟子的歷練之地。

其中,怨念滔天,漂浮著一個個元魂怨靈。

孟秋正準備繼續修鍊五息十三劍訣第四招劍芒出鞘的時候,一道歡喜的聲音,帶著幾分迫切之感,在山脈當中回蕩。

「孟兄,來來來,不要苦修了,我們去喝酒談心。」一道矮胖身影,極速飛掠到一座山巔之上,朝著孟秋揮舞著尺寸不長,不缺粗壯的胳膊,在一個勁的高聲呼喊。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吳小胖吳悔。

吳悔、韓高強和徐倩三人,已經從天器宗返回。

三人剛一回到踏星閣,就聽說孟秋已經成為核心弟子了,吳悔這才來喚孟秋去相聚。

孟秋望著吳悔,會心一笑,身影飛出了山巔閣樓。 孟秋來到吳悔的身前,吳悔一個飛跑,朝著孟秋笑臉呵呵的張開懷抱迎了上來,口中更是高興的低語道:「孟兄,想死我了,來,送給你一個溫暖的懷抱,以示獎勵。」

孟秋躲開吳悔的懷抱,很是無奈的說道:「行了吧,你的懷抱我可是享受不起。」

「哈哈,不要這樣嘛,我見到你這不是高興嗎?你竟然不領情,真是敗興。」吳悔悻悻然搓著雙手,肥厚的臉蛋笑的很是開朗,小眼睛都凹進瞳孔深處了。

「我從你父親那裡聽說,你去天器宗了?」孟秋詢問。

「是啊,我跟徐倩、韓高強兩人,去天器宗求天龍大師煉製靈器去了,嘖嘖,四品靈器啊,在付出巨大代價之後,我們終於得償所願,這才讓天龍大師賞臉,給我們三人量身煉製成功了靈器,真是痛快啊。」吳悔很是興奮。

四品靈器,這可是很高階的靈器了,夏家河花費巨大代價,在父親夏山的幫助下,這才從聚寶樓預定了一柄三品靈器龍鱗劍,足見靈器的珍稀。

吳悔三人,能夠求得四品靈器實屬不易,天龍大師完全是看在踏星閣的面子上才給三人煉製的,否則,就算打著燈籠也沒地方去找四品靈器。

孟秋和吳悔勾肩搭背,有說有笑的離開。

馬彩霞所在的閣樓內,她的眼中明顯的散發出來了一縷熾盛的敵意,她暗自嘟囔道:「沒想到,那個傢伙,竟然跟吳悔這個該死的東西走的這麼近。」

踏星閣一座宏偉的建築深處,孟秋和吳悔走了進去。

「孟兄,別來無恙啊,我們有一個多月,沒有見面了吧?」韓高強爽快的笑著迎接上來,徐倩同樣出聲,自從孟家鎮訂婚儀式上面一別,四人再也沒有見過。

四人彼此寒暄問候了一番,這才坐在一起笑談起來。

「恭喜三位獲得鍾愛的靈器。」孟秋道賀。

孟秋第一次見到三人時,徐倩三人就在極寒山脈收集煉製靈器的材料,如今時隔多日,三人這才獲得心愛的靈器,足見三人付出了很多。

「同喜同喜啊,孟秋,聽說你將夏家河那個小子費盡心血想要得到的三品靈器龍鱗劍買走了,這件事乾的真是痛快啊,想一想我就興奮不已,忍不住要拍手叫好。」吳悔大笑起來,他們三人跟夏家河敵對,能夠看到夏家河遭殃,對於他們來說,那就是喜事。

「哎,我們累死累活,低三下氣才求得四品靈器,而孟兄如此輕鬆就獲得了三品靈器,這樣一比,我們真是自愧不如啊。」徐倩感慨,臉上卻是綻放著笑容。

「孟兄,你跟四長老夏山都敢對峙,莫非,你的實力強橫到可以力敵四長老的地步了?」韓高強對於孟秋的實力,非常的好奇。

「還不是我的手中有踏星令嗎?我只不過是狐假虎威了一回,差點就讓四長老將我的骨頭都給拆了。」孟秋謙虛出聲,「對了,踏星令該是時候物歸原主了。」

韓高強接過踏星令,當初之所以將踏星令交給孟秋,那是因為他希望孟秋快點兒來踏星閣,現如今,孟秋已經成為核心弟子,踏星令對於孟秋沒有太大的作用了。

反倒是在韓高強的手中,踏星令才能真正的發揮到作用。

「這枚令牌很有震懾力啊,四長老見到它也是非常的老實,不敢對我再出手了,否則,我想要進入踏星閣,恐怕是困難重重。」孟秋面帶感激的說道。

「孟兄,你不老實啊,我怎麼覺得,你好像連四長老都已經不放在眼中了。」

徐倩嬌笑起來,目光當中閃動著狡黠光芒。

「有嘛?」孟秋一聲大笑。

「當然有了!」吳悔急忙插嘴。

「等會兒我們向孟兄好好的討教幾招,看一看我們到底誰更厲害一點兒。」韓高強提議。

「好啊,我也想領教三位的高招呢?」孟秋躍躍欲試。

「我怎麼覺得,孟兄這是要教訓我們三人呢?」徐倩的目光盯在了孟秋的身上。

徐倩三人對視了一眼,三人的眼中同樣燃燒著戰火,他們自然不相信孟秋有那個本事教訓他們,孟秋就算再厲害,比他們也強不了多少的,這是三人的自信所在。

「來喝酒,想要切磋的話,也不是現在。」吳悔端起酒,吆喝起來。

「先喝酒,再深入交流。」孟秋、徐倩和韓高強三人,同樣端起酒碰在了一起。

四人痛快的喝著酒,談笑聲不斷。

酒過三巡。

韓高強略顯嚴肅的告誡道:「孟兄,你殺了杜如蘭和杜海的事情,我們早就知道了,大長老杜文賢和杜濤兩人,你可要多加防備,如今兩人還不知道孟家鎮的變故,大長老一旦出關,那就是天靈境巔峰的強者,還有杜濤,這個人的天賦確實很變態,在踏星閣同輩當中,他一直是第一人,我們三人雖有傲氣但不如他,杜濤此人一直在閉關苦修,將所有的心神全部放在了雷帝傳承上面,其他的一切對於他來說,似乎都不顯得那麼重要。」

「在踏星閣內,即便兩人知道了你的作為,也許會收斂一點兒,要是進入到我踏星閣的無極魔窟,又或者是雷帝傳承當中,杜濤一定會向你出手的。」

「我會小心的。」孟秋並沒有多大的擔心。

通過韓高強的介紹,孟秋這才了解到,杜濤這人的天賦確實很厲害。

杜濤在踏星閣,無論幹什麼,都走在其他人的前面。

孟秋跟爺爺來到孟家鎮的時候,杜濤就已經進入到了踏星閣,大長老發現杜濤天賦異稟之後,就將兒子帶在身邊悉心栽培,杜濤所取得的成就確實引起了踏星閣眾人的特別關注。

「杜濤我不懼,就算是杜文賢現在突破到天靈境巔峰,我依舊不懼,就算打不過,我安然無恙的離開還是能辦到的。」孟秋自信的想著。

徐倩、韓高強和吳悔三人,對杜濤的評價很高,同時也是非常的忌憚,這一點讓孟秋非常的驚異。 孟秋、徐倩、韓高強和吳悔四人相聚過後,來到了一個廣場上,來此切磋。

吳悔迫不及待的說道:「孟兄,先讓我來領教一下你的高招,我們深入的切磋一番。」

「好,儘管施展全力,我接著就是。」孟秋無所謂的出聲。

「寂滅劍!」吳悔大笑一聲,將自己的四品靈器寂滅劍催動到極致,一出手就是雷霆攻勢,大有一招決勝負的樣子,吳悔知道孟秋的厲害,所以,沒有絲毫的留有餘地。

頓時間,寂滅劍光芒熾盛,籠罩一方,鋒利的劍芒將虛空切成了一塊塊。

第一時間,吳悔矮胖的身軀變得靈動矯健,朝著孟秋猛烈的進攻而去。

吳悔是先聲奪人,在孟秋沒有準備好之際,展開了攻勢。

孟秋的臉上戰意高漲,一個飛躍,龍鱗劍已經在他的手中散發著一股劍之氣場威嚴,將四方的空間包圍,吳悔即便先出手,可孟秋勢不可擋,一出手就將吳悔的攻勢徹底壓制。

僅僅片刻的時間,吳悔就只有招架之勢,連有效的反擊也是施展不出來。

「孟兄攻勢犀利,勇不可擋。」韓高強和徐倩對視一眼,兩人的眼中閃過驚詫之色。

「韓大哥,快來幫我,我們兩人一起將孟秋給教訓一頓,我一個人恐怕不敵。」吳悔感受到自己就要吃虧之後,就朝著韓高強發出了圍毆孟秋的邀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