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夜無回結果蘇老爺子遞過來的電話。

“小輝,爺爺問你,你是想保住你的命,但是修爲盡失,還是……”

“爺爺,我不想成爲廢人。”夜無回不待葉老爺子說完,便堅定的說道。

“唉,你這傻孩子……”葉老爺子自然知道了夜無回的意思,只得道,“好吧,小輝,你和老蘇說,我這就派一位我們葉家的天階強者去配合你的治療。”

********************************************************************************************

過了沒多久,蘇宅便響起了門鈴聲。

王老爺子立刻出去迎接來人。

少頃,王老爺子帶着一個龍行虎步的中年男子走進了宅子裏。

“葉修叔?”夜無回見到來人,不由得一愣。


“小輝,老爺子派我來配合蘇老的治療。你放心,我會盡全力的。”此時的葉修完全沒有了平日裏的狂傲和迫人的氣勢,倒是一副關心晚輩的長輩之態。“你怎麼連受傷都不和家裏人說一聲呢?你知道老爺子現在在家一個人有多着急嗎?”

“對不起,葉修叔,我完全沒有想到自己體內的傷竟然這麼嚴重,怕爺爺擔心,所以也沒跟你們說。”夜無回深感抱歉道。

“你這句對不起應該對老爺子說,但是你現在先什麼都不要想,專心接受蘇老的治療。”葉修摸了摸夜無回的腦袋,然後轉過身,鄭重的看着蘇老爺子,道,“蘇老,我已經準備好了,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葉修,這次的治療有一定風險,你可想好了?”蘇老爺子鄭重的問道。

“我已經想好了,”葉修重重的點了點頭,“小輝是我們葉家主脈第三代唯一的繼承人,只要能保住他的性命,我葉修即使粉身碎骨也算是爲我們葉家盡忠了。”

“好吧,你們現在先在這裏調整一下,我上樓去準備些東西。”蘇老爺子道。 “葉修叔,我沒有想到爺爺竟然會派你過來,上一次你在SH搭救我,我已經很感激了,這一次我無論如何都不能再讓你爲我再冒風險,我們回去吧,我不治了。”夜無回道。

“傻孩子,你既然叫我一句叔,叔就不能不管你。你是我們葉家的下一代家主,是我們葉家的希望,爲了葉家而犧牲是我們葉家子弟從出生那一刻開始便應該有的覺悟。”葉修道。


“可是這對你實在太不公平了,葉修叔,你堂堂一代天階武者,世界上也是排得上號的強者,卻爲我冒這種修爲盡失的風險,這讓我情何以堪。”夜無回道,“我已經接受過太多你的幫助了,如果這一次因爲我而讓你修爲盡失,我會一輩子良心不安的,所以,我就算是死,也不能讓你爲我犧牲。”

“既然你這樣說,那好吧……”葉修點點頭,走到夜無回身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夜無回以爲葉修被自己說服了,心中一喜,剛想開口說話,卻驀然的發現自己動不了了,於是他睜大眼睛看着葉修,拼命想說話,可確實徒勞無功,因爲葉修在拍他肩膀之時用上了暗勁,直接封鎖住了他幾個穴道。

“小輝,叔今天的犧牲是爲了葉家日後榮光。老爺子年事已高,你父親現在被罰在老家的思過崖不準回京,你就是我們葉家未來的希望。”葉修目光溫暖的看着夜無回,道,“小輝,答應叔,如果他日你登上家主之位,叔還活着,那就安排叔退休,回老家種種田,養養魚吧。”

夜無回拼命想搖動自己的腦袋,可是葉修強大的靈力壓制住了他的穴道,讓他連動一下手指頭都無比困難。


“老爺說可以開始了,把葉少爺帶上樓吧。”王老爺子走下了樓。

葉修點點頭表示知道,然後一把扛起夜無回放在自己肩膀,隨着王老爺子走到了二樓蘇老爺子的書房,也就是蘇老爺子一般在家幫上門求醫者治療的房間。

“葉修,你準備好了嗎?”蘇老爺子從他的鍼灸包裏抽出一根最爲細長的金針,問道。

“隨時可以開始了,蘇老。”葉修點點頭,在蘇老爺子的示意下,把夜無回放到書房內的那張蓋着白牀單的牀上。

“好,我先用金針疏通一下小輝身上的各大穴道,然後在我施針之後,你立馬用靈力注入我之前針刺過的穴道之中,後面就按照我說的運氣就可以了,明白嗎?”蘇老爺子十分鄭重道。

“晚輩知道了,蘇老請開始動手吧。”葉修道。

蘇老爺子手捏金針,長長的呼了口氣,定了定神,稍微閉眼閉了片刻,然後迅速的下針,金針在蘇老爺子嫺熟的手法之下,被精準的刺入了關元穴、陽陵泉穴、命門穴幾大要穴之中。施下了這幾針之後,蘇老爺子又深深的深呼吸了幾次,然後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將金針刺入夜無回的天突、氣舍、膻中、俞府、鳩尾、或中、巨闕、期門、中脘、日月、水分、天樞、氣海、氣穴、關元、大巨、中極、大赫等周身十八大穴。

“葉修,就是現在!”蘇老爺子施針完畢,立馬喊道。

葉修聞言,迅速上前,將靈力分爲二十多股分別注入剛剛蘇老爺子針刺的穴道之中,然後在蘇老爺子的指導之下,開始用靈力在夜無回的經絡之中游走。

夜無回在被蘇老爺子刺的時候並未感覺疼痛,只是有一些類似於被蚊蟲叮咬的感覺罷了,可是在金針一一都刺入,葉修的靈力開始進入自己的經絡之中之後,一股灼燙的氣息瞬間從心臟處奔涌而出,自發的去對抗侵入體內的靈力。

兩股強勁的靈力在他的經絡之中開始纏鬥,力量之間的碰撞,時不時的在他體內發出一聲聲微微的轟鳴,碰撞產生的熱能甚至讓他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啊!”體內的灼熱與兩股力量的爭鬥讓夜無回不由得喊出聲來。

雖然體內兩股力量讓他痛苦不已,但是他驚喜的發現自己似乎已經擺脫了之前被葉修的靈力壓制,可以動了。

“葉修叔,停手吧,這不值得!”夜無回咬着牙,壓抑着劇痛,準備要起身。

“小輝,別動!你一動,你和葉修都要會被靈力反噬,立刻身亡。靈力的輸送一旦開始,就不能停止了。”蘇老爺子見夜無回一動,立馬無比緊張的大喊道。

看着滿臉是汗的葉修,夜無回只得繼續保持着躺倒的姿勢,任由葉修繼續將靈力往自己體內輸送。

“蘇老,小輝體內有一股很強大的力量在對抗我的靈力,我根本沒辦法按照您剛剛說的辦法去運行我的靈力啊!”汗流滿面的葉修咬着牙道。

“強大的力量?”蘇老一揚眉毛,走到二人身邊,隔空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一股細小的土色氣息從他指尖處射出,變成一條散發着晶瑩光芒的絲線,搭上了夜無回手腕脈門處。

“這股力量的運轉方式與我們現在所知的任何方式都不一樣,老夫也從未見過如何現象。葉修,加大你靈力的輸出,試試把這股力量壓制下去看看。”蘇老爺子皺着眉頭道。

“好。”葉修加大了自己靈力的輸出,但是同時也將他原本的負擔加重了好幾倍。

“噗!”原本緊緊咬着牙關的夜無回忽然吐出一口鮮血,臉色瞬間變得無比蒼白,整個人都變得委頓起來。

“不好!小輝體內的靈力與你的靈力衝突,看他這樣子是受了內傷了。”蘇老爺子驚呼道,“葉修,快慢慢減少你靈力的輸出,一點一點把你的靈力撤出來!”

葉修此時也沒有任何的餘力回答,只能慢慢地把靈力輸出減弱,讓自己的靈力比較平緩的撤出來。

可是,之前因爲花費太多的靈力與夜無回體內那股力量對抗,他體內的靈力也消耗的七七八八,在他靈力還有幾分尚沒有完全撤出時,他的靈力忽然斷了,瞬間,那股強大的力量奔涌而出,狠狠地將他衝飛,一口紅得發黑的血液從他口中吐出。

葉修與夜無回二人此時都是命懸一線! “葉修!”蘇老爺子跑去將葉修扶起來,而後者此時卻是臉色一片慘白,原本天階高手該有的氣勢也微不可聞。

“啊!”夜無回忽然大吼,那股灼熱的氣息夾着熱浪在房間裏四散開來,讓蘇老爺子不由得推開了幾步,遠離夜無回。

“小輝,你怎麼樣?”蘇老爺子試圖靠近夜無回,可是滾滾的熱浪讓他完全沒辦法踏出一步。

“啊!啊!啊!”夜無回不住的狂吼,他猛然站起身,那灼熱的氣息更加驚人,整個房間的溫度都提高了好幾度。

“叔爺爺,葉輝他怎麼了?”聽到動靜的兄妹二人一起衝上了樓,蘇佩見夜無回無比痛苦的樣子,不禁有些慌亂。

“小輝他體內那股力量又失去控制了,你們別靠近他!”蘇老爺子立馬道。

“葉輝!”蘇佩擔心的喊了夜無回一聲。

夜無回完全對周遭的聲音置若罔聞,雖然那股神祕的力量又如之前那般失去了控制,可是他的神志卻依舊清醒,而且原本的疼痛感也逐漸的在減弱。


“他的氣勢變了!”蘇老爺子一下子便看出了端倪。

“吼!”夜無回想發聲說點什麼,可是出來的聲音還是如野獸般的吼叫。

那股氣息越加的灼熱,層層的熱浪一直襲來,讓蘇老爺子也不由得扶着已經昏過去了的葉修往房間大門移動過去。

“叔爺爺,葉輝他不會有事吧?”見到夜無回如野獸般的嘶吼、咆哮,蘇佩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她看到夜無回眼裏的赤紅,心中也是無比的驚恐,可是又不想失去這一次可以接近夜無回的機會,便試探着向夜無回走進,可是灼熱無比的氣息把她又逼了回去。

“小佩佩,別靠近他,如此高的溫度,你小心被這熱浪灼傷了!”蘇老爺子連忙拉住蘇佩,不讓她再上前一步。

“叔爺爺,葉輝他怎麼會這個樣子?”蘇佩忍不住再問。

“這是他體內那股未知力量的失控所造成的。不過暫時看來他的神志還沒有被這股力量操控,這是個很好的徵兆,如果他體內的力量被壓制下來,甚至有可能可以爲他所用,那麼他或許可以突破成爲最年輕的天階強者。”蘇老爺子道。

“天階強者……”蘇佩看向夜無回的目光變得比之前更加灼熱。

天階高手數量一向是衡量一個家族暗中勢力的標準,如果自己能成爲葉輝的女人,那麼不僅能讓蘇家攀上葉家的高枝,而即使葉輝不是葉家人,那麼自己也相當於籠絡了一個未來的天階強者,這筆買賣怎麼看都是無比劃算的。

“吼!”夜無回吼出一聲比之前所有吼聲都要大聲的怒吼,那些灼熱的氣息瞬間如爆炸般炸裂開來,可是下一刻又立刻聚集在一起,迅速的被夜無回所吸收了。

夜無回此時只感體內的靈力放佛被壓縮成了一小團一小團,雖然靈力在體內所佔的地方大小沒變,但是可以儲存的靈力的總量卻增加了倆倍不止,而從在傲劍山莊那時起便阻礙自己突破的那層薄膜也瞬間被衝破了。

“這就是……玄階的力量?”夜無回不可思議的看了看自己修長有力的雙手,只感覺自己似乎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

“恭喜你,小輝。你竟然能抓住這一次難得的機緣,一舉突破玄階,不僅治好了你體內的暗疾,還提高了修爲,這等福分,簡直是天賜的造化啊,哈哈。”蘇老爺子立馬走上前替他把了一下脈,發覺他體內的狀況不僅出乎意料的好,甚至連修爲都真正突破了,便不由得撫須笑道。

“多謝蘇爺爺。對了,葉修叔他現在怎麼樣?”夜無回平緩了一下體內還有餘波的靈力,問道。

“葉修他忽然昏迷了過去,但是你之前的情況更家糟糕,所以我都還沒來得及去檢查一下他的情況。”蘇老爺子連忙走到躺倒在房間外沙發上的葉修身邊,抓起他的手腕,把住脈門,用自己的靈力探入他的經脈之中查探。

“蘇爺爺,葉修叔怎麼了?”夜無回小心翼翼的問道。

“葉修的狀況很差,”蘇老爺子原本因爲夜無回化險爲夷而放鬆的心情瞬間沉了底,臉上的笑容都消失了,“我現在無法在他體內感受到靈力一絲一毫的波動,而且他的心跳似乎也變得越來越慢,越來越無力,恐怕……”

雖然蘇老爺子沒明說,但是夜無回知道葉修恐怕已經是凶多吉少了,感受不到靈力波動,那就意味着葉修原本天階的修爲或許已經廢了。

“葉修叔。”夜無回看着還在昏迷中的葉修,心中涌起無比的愧疚。

“小木,你和小輝一起把葉修扶到房間裏面去,我要治療他。你們倆小心點,不要讓他被磕到絆倒,總之不能讓他再受一點點傷了。”蘇老爺子面色嚴肅的囑咐道。

“是,叔爺爺。”蘇木連忙小心的扶起葉修,與夜無回一起把葉修扶到蘇老爺子的治療室,然後在病牀上放下他。

“你們出去吧,我要開始給他治療了,治療期間不能受到任何打擾。”蘇老爺子在二人把葉修安置好之後便把二人請出了房間,緊緊關上了門。

“葉修叔,你可不能有事。”夜無回坐在房間外的那沙發上,閉着眼,心中暗暗祈禱着。

“葉輝,你不用擔心,葉修大叔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沒事的。”蘇佩見夜無回如此的擔心葉修,便走到他身旁坐下,輕聲安慰道。

“謝謝。”夜無回此時思緒很亂,聽到蘇佩的安慰,便下意識的回了一句。

蘇佩聽到夜無回的道謝,卻是心中一喜。

“小輝,小輝你沒事吧?”樓下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一旁的王老爺子走下樓一看,心中不由得一驚,沒想到來人竟是葉家上代家主,夜無回的親爺爺葉勝。葉老爺子已經很多年沒有出過葉家大院一步,今天竟然爲了夜無回而來到蘇宅,足可見葉老爺子對這個孫兒的重視。 夜無回聽到葉老爺子的聲音,原本有些繁亂的思緒瞬間因爲找到了主心骨一般沉穩了下來。

“爺爺。”夜無回道。

“葉老爺子您好。”蘇木和蘇佩連忙向葉老爺子鞠躬。

“嗯,孩子們都好。小輝,看你生龍活虎的站在這裏,想必是被老蘇治好了吧?”葉老爺子點點頭,然後關切的問道。

“我現在完全好了,只是……”夜無回有點哽咽了。

“只是什麼?”葉老爺子緊張起來。

“只是葉修叔爲了救我輸出了太多的靈力昏迷了過去,恐怕凶多吉少。” 三英亂世錄

“哎……”聞聽葉修出了問題,葉老爺子無奈的長嘆一聲,“葉修這孩子也是命苦,自幼父母出車禍去世,一直是我看着長大的。他天資聰穎,在咱們葉家第二代裏,是僅次於你爹和葉賢,第三個到達天階修爲的,我原本以爲憑他可以毫不費力的配合着老蘇治療好你的。”

“都怪我,現在害得葉修叔生死不明,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夜無回無比愧疚道。

“葉修在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爲咱們葉家犧牲的準備。小輝,你是葉家未來的領袖,爲了你,有些犧牲是必須的,即使作出這些選擇的時候,我們會很痛苦,但是也只能咬着牙繼續走下去。或許,你現在會不理解我和葉修的做法,但是,遲早有一天,你會明白,我們今天的選擇是無比正確的。”葉老爺子神色平靜道。

夜無回看着往日裏都顯得面容和藹、熟悉親切的爺爺,此時卻感覺無比陌生。

雖然葉修是爲了救他而落得如此下場,可是他仍然覺得不公平,對葉修的不公平,即使是葉修自己自願的。

自己一路走來,從一個普通人之中的強者,到現在成爲了玄階高手,得了不少人的幫助,也幫助過不少人,可是這是第一次有人因爲幫助自己而面臨生死,這讓他無論感情上還是思想上都沒辦法那麼容易想通。

視生命如草芥,這應該是這些大家族出身的人都有的毛病吧。

夜無回忽然感覺有點索然,有點心灰意冷。

之前,在葉老爺子葉勝的關心下,他的心已經有點動搖了,說不定哪一天就接受自己葉家的身份,正式成爲葉家人,恢復葉輝的名字,可是今天葉修的下場就如同一盆冷水一般把自己澆醒了。也許,未來的某一天,自己也會因爲家族的利益而被放棄或者被出賣吧。

“吱呀”,治療室的門打開了,蘇老爺子面色沉重的從裏面走出來。

“蘇爺爺,葉修叔他怎麼樣了?”夜無回連忙問道。

“老天護佑,葉修他沒有生命危險。”夜無回正要鬆口氣,蘇老爺子的話風卻一轉,“可是,他的修爲恐怕是保不住了,以後,他就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了。”

“什麼!”雖然已經提前做了心理準備,甚至更壞的打算都做好了,可是聽到蘇老爺子這樣說,夜無回依舊感覺自己無法接受這個結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