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洞之內,除了老頭兒那虛弱無力的聲音之外,再沒有其他,但直至講完,少年也一動不動的沒有睜開雙眼。

「我看得出來,其實你並不是真正的蚩奴!呵呵,這一點你我倒是一樣。或許也正是因此吧,我對你頗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口述完一二神功之後,老頭兒依舊沒有停下言語,

「也是在前不久無聊時竟然發現這個之前沒怎麼修鍊過的一二神功,竟然可以讓成為蚩奴的我再次能夠吸收元力進行修鍊。咳……,如今我血肉盡失,命氣消散,已經活不了多久了,因此就算能夠再次修鍊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或許這一二神功不能助你擺脫蚩奴的身份,但我想如果能夠再次修鍊,應該多多少少能減輕一些你被噩夢折磨的痛苦……」

這次說的話絕對已經超過三年以來的總和了,因此老頭兒的聲音聽起來是越來越微弱。

「多謝好意了,不過這於我而言並沒有任何用處,因為……我沒有氣海!」

少年的聲音忽然響起,然後牢洞之內便陷入安靜。

從老頭兒那混濁的雙眼中可以看出,此時他因少年的話而感到非常的意外和驚訝。

沒有氣海?

若真是如此的話,不要說是以蚩奴之身修鍊這一二神功了,哪怕取下千針封魔環后也不可能修鍊的了其他任何的功法了。

「唉~,可惜了!」

老頭兒輕輕的嘆了口氣。

不難猜測,這少年在沒有成為蚩奴之前是可以修鍊的,可如今既然氣海已經沒有,那他經歷過什麼就不言而喻了。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是老頭兒本人也並不能完全確定這一二神功真就能讓少年翻身,之所以說出來也正如他先前所言,只是因為兩人情況差不多又比較欣賞這少年,因此才想著傳授此功法。

但現在看來,確實是無用了。

聽到老頭兒的嘆氣,少年的眼皮輕微的顫動了兩下,這表示他的內心其實並不平靜。

兩人都不再說話,牢洞內陷入了長久的安靜。

直到傍晚時刻,鐵柵欄處又傳來了聲響,同時還有白日里那兩個守衛叫罵的聲音。

「二一七,快滾出來!」

少年睜開雙眼,看了一眼鐵柵欄外的兩個守衛,並沒有立刻站起身,而是看向那老頭兒說道:

「老頭兒,看樣子我要先走一步了,不管怎樣多謝你之前的好意!」

說完,少年便起身走出了牢洞。

看著少年走出牢洞的身影,老頭兒張了張嘴沒有說話。

已經待在赤井礦場有三十年之久的他,自然明白此次少年被叫出去並不是要去進行苦役幹活兒。但同時也明白,對此他並沒有任何辦法。

「磨磨蹭蹭的,你TND找打不是!」

不過這次這守衛口中雖然罵罵咧咧,但卻是沒有用手中的鐵鞭再抽打少年,或許是想在接下來的交易中多換取一些錢幣吧。

儘管沒有抽打,但他們的態度可依舊沒有任何改變,一路叫罵的押著少年在和另外九個同樣被選出來進行交易的蚩奴匯合后,向著赤井礦場外不遠的一處偏僻山地走去。

這是一個看起來不太顯眼的山洞,山洞外此時正站著一個瘦小的老頭,其號為五毒散人,也就是守衛口中所說的毒老頭兒。

此人以毒入修,專門研究各種毒功毒術,也經常要用到數量不少的蚩奴來為他研究毒術作為實驗的對象。

相較於在其他地方買賣蚩奴來說,與礦場這邊進行交易無疑會更加划算,而且也不用擔心蚩奴的來源緊缺。

五毒散人在赤井礦場這邊已經待了有些年頭兒了,因此和礦場內的守衛也是熟悉的很。

押著十名蚩奴的守衛們在離洞口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因為他們對於這個毒老頭兒可謂是敬而遠之,哪怕對方一直能給他們帶來不菲的收益。

「人我們帶來了,不過這次你可得多加一點!」守衛站出來對五毒散人說道。

「十個蚩奴,兩千金羅幣,這是固定的價錢!怎麼?難道以後你們要加價不成!」五毒散人的聲音乾澀,雙眼陰鷙,讓人不禁心中發冷。

那守衛忍不住打個冷顫,然後一把將少年拽到身前說道:

「散人,這次我們可是帶來了一個骨頭很硬的小子,相信能讓你多用好幾次,所以……嘿嘿!」

五毒散人沒有說話,走到近前,上下打量了一番這少年後直接給出了價錢。

「五百!」

一個普通蚩奴兩百金羅幣,如今加到五百也足以說明五毒散人也認可了那守衛的說法。

沒有討價還價,因為雙方也打過多次交道了,守衛們深知這毒老頭兒的個性,而且對方給的價錢也一直都很合理。

「人就交給你了,我們就先告辭了!」

拿到對方付的錢幣后,幾名守衛便一刻不再耽擱的返回赤井礦場了。

其他九名蚩奴眼神獃滯,早已被礦場的苦役折磨的猶如行屍走肉一般,唯獨眼前這個少年,雖然外表同樣邋遢髒亂,但那雙眼睛卻是格外的平靜和明亮。

「桀桀,你很不同,不過到了我這裡都一樣!都隨我進來吧!」

說完,也不管十名蚩奴會不會逃跑,五毒散人直接轉身向洞口走去。

跑?當然不可能了!

先不說這些蚩奴有沒有這個心思,單以他們如今只比普通人稍強一些的實力,也根本不可能有逃跑的機會。

少年的雙眼晃動了一下,顯然內心做了某種活動,不過最後還是跟著其他蚩奴走進了山洞。

洞內很深,而且充斥著一種奇怪的味道。到了盡頭,是一個不小的空間,但這裡的情景看起來卻是格外的恐怖。

只見四面石壁旁邊,到處都擺著不成人樣而且顏色各異的乾屍,顯然全都是被這毒老頭兒實驗毒術之後所留下的。

最中央有一個石台,五毒散人隨手指著一個蚩奴說道:

「躺上去!」

待這個蚩奴躺上去后,五毒散人也不理會其他人,便埋頭開始了自己的實驗。

也就在這邊五毒散人用一個個蚩奴進行實驗的時候,鐵三他們的鐵碭游馬終於來到了赤井礦場。

赤井礦場的位置雖然也在聖劍王朝邊地,但相較於其他礦場,它的位置還是距離遺棄之地很遠的,因此從來沒有遭到過游馬的洗劫。

也因此,鐵碭游馬的到來,讓赤井礦場內的守衛們陷入了驚慌。

「留下蚩奴,余者皆殺!」

騎在金鱗火焰獸的背上,鐵三冷漠的眼神掃視著礦場內部,對鐵虎他們下達了一個命令。

「是!」

毫不猶豫,鐵虎鐵豹兄弟便率領眾人衝進了礦場,展開了沒有任何懸念的屠殺。

這種程度的交戰當然不足以讓鐵三這個老大親自出手,只見他騎著金鱗火焰獸在礦場內慢慢的遊走,同時雙眼包含著一種緊張、期待、急切的複雜情緒,仔細的觀察著一個個的蚩奴。

也就盞茶功夫,戰鬥便已宣告結束。

「老大,外邊的蚩奴都在這裡了,還有一些正關在牢洞內!」鐵虎前來稟報。

「帶我去!」

「是!」

鐵三的眉頭皺了起來,而鐵虎也聽出了老大語氣中的那種急切,心中也就更加肯定老大是來找人的。

牢洞有近百個,鐵虎鐵豹兄弟陪著鐵三一個個的開始查看。

終於,在那少年和老頭兒所在的牢洞外面,鐵三停了下來,然後雙眼死死的盯著牢洞內癱靠在石壁上的老頭兒。

「老……」

不明所以的鐵豹正要開口說話,被身邊的鐵虎搖著頭攔下。

良久,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老頭兒看了半天的鐵三,終於聲音有些顫抖的開口了。

「主……主上……」

這樣的稱呼,讓鐵虎鐵豹兩兄弟頓時震驚萬分。同時心中疑問,為什麼他們的老大竟然會稱呼這個看起來都快要死了的人為主上?這個老頭兒到底是誰?他們的老大又是來自哪裡?

聽到這個聲音,老頭兒緩緩扭過頭看向鐵柵欄之外,待看清鐵三的面容之後,原本混濁的雙眼陡然迸射出兩道精光,張開嘴雙唇微微顫抖的說不出話來。

咔嚓!

鐵三一把扯斷了鐵柵欄上的鎖鏈,三兩步跨到老頭兒身旁蹲了下來,看著對方那枯瘦的身軀,他的雙眼忍不住盈出了淚水,聲音顫抖的說道:

「主上,您……受苦了!」

老頭兒征征的看著眼前熟悉的臉龐,過了半天才深深的嘆了口氣。

「沒想到……你竟然會找到這裡!」

聞聽此言,鐵三魁碩的身軀猛然一顫。

「我這就救您出去!」

說著,就要扯斷老頭兒身上的手鐐腳鐐。

忽然,老頭兒像是想到了什麼,不知道從哪裡而來的力氣,一把抓住鐵三的手腕,聲音異常焦急的說道:

「快!快去救人!」

鐵三一愣,但對自己主上的話他當然不會有任何違背,所以立刻就反應過來問道:

「在什麼地方?」

老頭兒一愣,因為他雖然知道少年他們是被帶去成為實驗品,但還真不知道具體位置在哪兒。

見此,鐵三瞬間明白,於是轉過身來命令道:

「所有人立刻搜尋四周,若有發現不用稟報立刻救人!」

救人?救什麼人?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人,但肯定也是一個蚩奴就對了。

在鐵虎鐵豹領命離去之後,鐵三這才扯斷了老頭兒身上的手鐐腳鐐,將其背在背上走了出去。

鐵碭游馬的效率很快,不多時便找到了那個洞口。派一人通知鐵三的同時,其他人立刻衝進洞內進行查看。

而此時,洞內除了有許多的乾屍之外,並沒有任何一個活人。

片刻之後,鐵三背著老頭兒來到了這裡。老頭兒環視一周,最後將目光定在了中央石台上一個靜靜躺著的身影。

只見這人身材消瘦,髒亂的頭髮已經完全變為了紫色,但老頭兒依然一眼就認出這人就是那個少年,而且此時這少年的手鐐腳鐐也已經被人取下。

兩步跨到石台旁邊,鐵三伸出手探向少年的鼻子。

「主上,他……已經斷氣了!」

聞言,被鐵虎攙扶的老頭兒雙眼一暗,然後無奈的嘆了口氣:

「唉,可惜了!」 通往省城高速路口。

「路邊聽一下,我上個洗手間。」

車裡,孫平道對著司機說道。

司機把車停路邊。

「一定要看好韓欣。」孫平道下車的時候再一次叮囑,有隱隱不安的感覺。總覺得這一次過於順利了,這和之前打電話的葉塵狂妄完全不一樣,就這麼任憑讓省城的人帶走韓欣,實在出乎意料至極啊。

「是,領導。」

幾個專員鄭重點頭,把車圍成一個圈。

兩個專員陪同孫正道。

「領導,你稍等一下。」

一個專員馬上進到洗手間,片刻之後,幾個在上廁所的男人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了出來。

「領導,裡面是安全的,你請進。」那個專員從洗手間出來。

「嗯。」

孫平道大步走進洗手間。

兩個專員站在門口站崗。

尿池裡。

孫平道解開拉鏈,放鳥出來尿尿。

噓噓的聲音。

很快,孫平道覺得下面有點疼的感覺,下意識的低頭一看,瞬間,孫平道臉都黑了。

他看到自己的噓噓出來的尿液居然是紅色的。

什麼鬼?這啥回事啊?他的身子可是一直很健康的,每年都做體檢,平時也很注重鍛煉的。

孫平道以為看花眼了,揉了下眼睛,又看一眼,尼瑪,尿出來的尿液真是紅色的,猩紅的血液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