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王破壞小鎮,打擊人類範圍,該死!他的血,自然隨人類處置,有問題?”秦陽霸氣開口,絲毫不怯。

這種時候,他可不會客氣。

“你算什麼東西,我和人類一方的高層對話,你也配插嘴!”白不弱立刻翻臉,眼神狠狠的盯住秦陽。

一時間,會場的氣氛極其凝重。

“我只有一句話,和我人類對立的獸族被宰殺,我人類可以隨意處置,用不着你插手!”秦陽很淡定的開口。

至於白不弱的怒視,他絲毫不屑的瞪了回去。

“笑話,你一個毛頭小子,我和人類高層對話,輪的到你來指指點點?”白不弱開口。

它又扭頭看向別的地方,大聲開口:“人類一方利用獸族血液合成精血,今日是猿王,以後可能會是在座的各大獸族,你們甘心嗎?”

顯然,它在故意發難,並且拉其他種族下水。

其他幾個和人類處於對立面的獸族使者立刻就站起來,顯然他們在支援白不弱,壯大氣勢。

其實,這次的精血發佈會,安老他們展示的,是猿王的血液合成的精血,猿王本就是戰利品,這麼做沒有絲毫問題。

但獸族依舊要發難,原因就在於,這招惹到了狼族,涉及了一些獸族種族的利益。

那些和人類對立的種族都在擔心,人類一方依靠精血崛起,之後反過來獵殺他們,那將會是他們的悲哀。

“真是無聊,人類一方的負責人呢?我就不信這麼大的會場,只有這麼一個毛頭小子和我對話!”白不弱冷笑,大聲吼道,顯然是在挑釁。

現在獸族的氣勢強勢,這麼多獸族反對人類的精血研究,他們想加一把勁,逼迫人類一方服軟,從中獲利。

“老傢伙,你說,人類的負責人在哪裏,讓他出來和我對話!”白不弱大聲指責,對着秦陽身後的安老等人道。

“你很過分,這裏不是你喧譁的地方,你無權對精血研究加以指責。”秦陽淡淡開口。

這個時候,衆人也都是注意過來,這個站在講臺前方,面對白不弱絲毫不落氣勢的年輕人,有些不簡單。

“拿我獸族血液做研究,我自然有權利指責!”白不弱冷笑。它狠狠的踏地,地面搖晃,安老等人瞬間站不穩,摔倒在地。

秦陽不說話了,眼中冷光閃現,徑直下來講臺,朝着這邊走來,對方故意找事情,他怎能不作出些迴應。

“你很無理,肆意妄爲,我不管你在獸族有多大的地位,但你現在得明白,你正在人類的領地,哪怕你是龍,你都盤着。”秦陽寒意開口,冰冷至極。 白不弱臉上的猙獰有一瞬間的消退,露出驚愕的表情,緊接着,眼珠子狠狠一縮,暴怒之意浮現,渾身恐怖氣勢不可抑制的瀰漫而出。

“怎麼地,你一個小小的不知所謂的無名小卒,都敢跟我如此對話?”它開口,惱怒無比,緊接着帶上了冷意。

“衆獸族同胞,人類悍然使用我們的血液研究成這精血,又派出這毛頭小子侮辱我等,此番情況,不可隱忍!”白不弱向着周圍咆哮起來。

它想要引動其他獸族,同他一起抵抗。

“白兄說的對,給他一些教訓吧!”有獸族的人開口。


“對,必須得教訓!”又是一個獸族開口。

白不弱臉色變黑,這些傢伙光說不做,雖然都站起來了,但都是站着不動,沒有一點要動手的意思。

其他獸族也不是傻子,又豈會被白不弱幾句言語所引動?

他們都在觀望,要看看白不弱這般大鬧,人類一方究竟會如何處理?

而且這畢竟是人類的地盤,他們雖然猖狂,但不是白癡。

白不弱臉色漆黑,進而面色陰沉的看向朝着他走來的秦陽,冷聲開口:“既然如此,我就懲戒一番你這小子,看看人類的高層到底出不出來!”

說罷,它大步邁出,兩米多的身高,龐大粗壯的身軀極其有壓迫力,逼近秦陽。

看着這邊的衆人都驚訝,莫非是要動手了?所有人心中緊張,一但動手了,就極有可能發生大事!

而這一切的主導者,也就是讓白不弱出頭的人,狼痕,卻一直坐在座位上,他很自傲,只是淡淡的看着。

在他看來,秦陽這個無名小卒,下一刻就可能被白不弱撕碎。

不只是他這麼認爲,所有人都是這麼認爲的。

白不弱身上氣勢大盛,晃動着一隻胳膊,雄壯的肌肉扭動,眼中不加掩飾的殺意,彷彿下一刻,就要將秦陽撕裂。

而秦陽,卻是佁然不動,淡淡靠近。

這一幕放在衆人眼中,就是另一番意思,大家都覺得秦陽被嚇傻了,白不弱這麼強的氣勢,其實秦陽能擋住的。

只有極少數的人,看出了秦陽的有恃無恐。

“住手,這裏是什麼地方,豈能無故動手!”一聲大呵傳來,卻是察覺到秦陽十分有底氣的猴商開口。


“什麼?!”白不弱驚訝,猴商居然敢叫停他?

“兩位,這裏是會場,不應該隨意動手,若是二位願意放下成見,以後都可以來我峨眉山學院品茶。”猴商很冷靜的開口。

他看出了秦陽的不簡單,想要結交一番。至於白不弱,關他什麼事?

這時候,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狼痕開口了,聲音清淡:“猴商,你要阻止我的人辦事?”

他開口間,有一種針對性,有很強的傲氣,只不過,他的臉色卻是不太好。

只因爲猴商兩次得罪他,一來是剛纔就精血一事,想要和人類達成合作,二來則是現在猴商阻止了白不弱。

“不,我只是覺得不適合動手,畢竟不佔理。”猴商很冷靜的開口。

狼痕他是打不過的,但也不怕得罪,畢竟和眉山猴族和狼族的關係,本來就不怎麼樣。

若是能夠藉助得罪狼族,而更進一步加強和人類的友誼,甚至就精血一事上,達成合作,再好不過。

他的所作所爲,都是在謀劃利益!

猴商猴商,一個商字,以利爲先!

“你很有底氣?”狼痕面色一凝,竟然是起身,徑直向着猴商走來。

他身上氣勢很強,隨着他走近,猴商感受到的壓力便是越大,最後只能全力面對他的氣勢,無法再開口。

伐髓後期的實力,展露無疑!

白不弱笑了,狼痕如此行事,給了它極大的信心,讓它底氣很足。

因爲它確信,人類根本不敢亂動他們,因爲狼痕背後有一尊即將出現的最強戰力。

秦陽則是心中一動,這狼痕果然是個搞事情的,他懷疑,狼痕可能認出了他,或者在懷疑他的身份。

畢竟,上次回到獸族的那些傢伙,一定是記下了他的相貌的,就算無法完全還原,但也能還原個差不多。

“小子,給我跪下認錯!”白不弱大呵一聲,一拳從天而降,要從秦陽腦袋上砸下,將秦陽擊倒跪倒在地。

他的拳風極其恐怖,雖然沒有任何拳法的威勢,但他身軀本就雄壯,光是靠着肉身的力量,這一拳,也足以將人砸成粉碎。

秦陽對此毫無退縮,身體彷彿被定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白不弱露出獰笑,它要撕碎秦陽,將秦陽擊殺在此。

關注着這邊的衆人都是面露驚呆之色,莫非這個年輕人,被白不弱的拳頭嚇傻了,怎麼地不躲開?

“老大!”郝俊郝帥驚呼起來。



就連猴商,此刻也是面色難看,莫非他看錯了人,釋放錯了善意,這個小子,並非有恃無恐?

此刻,衆人皆驚訝,心思浮動,難以平靜。

唯獨狼痕,此刻露出了淡淡的笑,不管這人是不是家族懸賞的人類天才,此刻白不弱的拳頭已經快要落下,就算躲,也躲不開的!

“死吧!”白不弱獰笑更甚,他彷彿已經看到了秦陽腦袋開花的模樣。

轟!

然而,這一刻一聲轟鳴響起,秦陽在瞬間動了,全身肌肉一崩,看不清的拳影,直接轟擊在白不弱身上。

早先的秦陽,不過是想要看看,這些猖狂的獸族傢伙們,到底能猖狂到哪一步罷了。

“啊……”白不弱慘叫着,身形倒飛出去。


它剛纔的拳頭,距離秦陽的腦袋明明只有幾釐米,拳風都吹亂了對方的髮型。

但對方在這一瞬間,就爆發了威力極強的一拳。

它根本沒法躲開,對方的速度,比聲音還快,突破了音速!

它本想要依靠雄壯的肌肉,將秦陽這一拳硬接下來,爲此,他的肌肉上浮現出一層灰色的光芒,防禦力極大的增加。

只不過,在秦陽的拳頭接觸到它之後,它才知道這個想法有多麼離譜。

這種拳頭,根本就接不住! 咔嚓~

爆裂的聲音響起,白不弱的肌肉被撕裂,骨頭被打斷,身形不受控制的倒飛。

刷!

在這一刻,秦陽眼中冷光一閃,在白不弱倒飛的瞬間,身形閃動,直接追上來。

轟!

又是一拳,直接砸在倒飛的白不弱身上。

咔嚓!

又是數道骨頭被打碎,白不弱在空中咳血,瞪大了眼睛,實在想不到,對方速度這麼快,在它倒飛的時候,追上來又給它一拳。

轟!

這不算完,秦陽再次爆發速度,給白不弱再來一拳,打碎它的一片肋骨。

白不弱眼中透露着不可思議和絕望,到底誰纔是野獸!

它有着伐髓中期的實力,加上犀牛族本就無可匹敵的力量,防禦,速度!

居然被對方吊着打,毫無還手之力?

砰!

白不弱在承受了三拳之威,以無比猛烈的速度撞擊在地板上,它噴出血,只感覺全身肌肉都被撕裂了,骨骼盡皆斷裂。

嗖!

這時候,秦陽瞬間過來,在白不弱驚恐的目光中,一腳踏出音爆,在他面目上踐踏而來。

砰的一聲,整個會場都在晃動,白不弱的腦袋被狠狠陷入地板中,秦陽的一隻腳踩在上面。

直到此刻,秦陽才站立不動,靜靜的看着在坐的所有人。

“嘶!”

衆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一時間會場有點缺氧。

咔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