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殺之神與追蹤之神的仇恨可以追溯到追蹤之神還是凡人遊俠時期,所以這兩個神祇除了追蹤神職有明顯衝突外,還有著不可磨滅的仇恨。

在『牧鹿宴』這種最為盛大的獵殺儀式中,若是能夠獵殺追蹤之神的信徒,那麼這名崇拜者很有可能得到獵殺之神的額外關注,獲得難以想象的恩賜。

同樣的,身為寂靜之道的追獵者的索恩,若是能夠在『牧鹿宴』中,獵殺過多的馬拉崇拜者,自己也會受到追蹤之神的注視,並因此獲得額外好處。

這就是索恩為什麼會選擇留在這裡去參加『牧鹿宴』的主要原因,除了神祇的祝福之外,如此多的馬拉崇拜者聚集在一起,一筆豐厚的經驗值與修行點也是變強途徑的關鍵。

在今天月圓之夜舉行的『牧鹿宴』中,他也深知很有可能會遇到很多三階以上的馬拉崇拜者。

而且,追蹤之神的追獵者們幾乎都在北地荒原一帶活動,在翡翠原野中,除了他自己屬於追蹤之神的信徒外,根本沒有任何同行。

這也就意味著,當他參加『牧鹿宴』被發現的那一刻起,將會遭受到所有獵殺之神崇拜者的格外關注,成為獵殺儀式的眾矢之的。

不過,索恩也有自己的打算,他並不會光明正大的去荒顱山脈參加他們的『牧鹿宴』,而是選擇在獵殺儀式開始的那一刻,偷偷潛伏進去。

畢竟馬拉崇拜者的『牧鹿宴』中,自然之神與森林女神的德魯伊與遊俠肯定也會參加,而他需要做的就是在混亂中摸魚就可以了。 總的來說,淮王上位,對煜王的影響最大。

幾個皇子裏頭,他原是最有希望,也是身份最尊貴的。但若淮王做太子,成為了儲君,他這個原本最尊貴的皇子,就瞬間變成了臣。

這種落差只是小事,最要命的是,淮王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打擊煜王的機會。

畢竟,如今陳王已經伏誅,魏王蠢笨,也只有煜王能做他的對手。

煜王今後的日子,難了。

姜家倒還好,雖然與煜王有關,但畢竟兩個重臣還大權在握,淮王一天沒登基,就不能太得罪他們。

姜寧道:「你跟他是對手,還幫他說話么。」

「對手,也是可以欣賞的。」聞人宗說道,「如果我有的選,我一定會選煜王。」

「那你就不會刻意與我接近了吧?」

「……」

聞人宗回頭看向姜寧的稚美面容,「就算我對陳王再忠心,也不會為此去求娶一個完全不喜歡的女子。」

他走到姜寧面前,從懷裏取出一個鐲子,放到她放在膝蓋的手上,然後伸手輕輕擁抱了她一下,低聲說:「留個紀念。保重,寧寧。」

說完,他便很快鬆開手,轉身大步離開。

「聞人宗!」姜寧在他身後叫了聲。

聞人宗停下腳步,但沒回頭。

姜寧道:「你家人一定都被抓了,你現在回去也救不了他們,又是何苦?聽我一句勸,你走吧。」

「我不可能不管我祖母,母親,我的兄長姐姐和外甥外甥女們。寧寧,若來生還有機會,我一定與你坦誠相見……罷了。」

他不再說話,疾步離開。

「聞人宗,你站住!」

姜寧推著輪椅追出去。

他走的快,頭也不回,毫不留戀。

姜寧只能眼睜睜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黎明之前的暗夜中。

她看着寂靜的夜,心中有些失落和難受。

身後響起腳步聲。

姜翊走到她身邊,拍拍她肩膀:「你是不是覺得聞人宗太愚忠,太傻?明知去了是死,卻還是要去。」

「就像他明知道,這次跟着陳王肯定會失敗,他還是跟了。」

「不,這是兩碼事。造反還是有贏的可能的,可是現在他已經完全輸了。聞人家全族,都被抓起來了。」

「確實傻。」

「是傻。」姜翊嘆道,「他難道不知道去了就是送死嗎?但他不能就這麼逃走。」

「我又不會舉報他。」

「我知道七妹妹不會。正因為如此,聞人宗才不能走。」

姜寧微微動容:「三哥是說,他是為了不連累我?」

「你終於明白了。」

「我又沒參與造反……」

「你是沒參與,但你劫持了聞人宗這件事,卻是人盡皆知。如果你就這麼放他走了,你覺得那些人會怎麼認為?」

姜寧沒有說話。

「你也別因此內疚,他不想連累你是真的,他不肯捨棄家人逃走,也是真的。只能說……性情決定命運。」

姜寧抬頭問他:「三哥,你說這次,陛下會怎麼處罰陳王和聞人家?真的會殺了他全家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歐陽安琪眼神中充滿了不甘!

她只是想和嚴經緯在一起而已,她這輩子就遇到嚴經緯這麼一個令她心動的男人,但是,無論是她家裏人,還是嚴經緯的奶奶,都說她和嚴經緯不合適!

嚴經緯的奶奶,也不支持她和嚴經緯在一起!

嚴經緯的奶奶,更喜歡菲菲,不喜歡她!

「安琪,我更希望菲菲能做我的孫媳婦!」看着歐陽安琪眼神中的痛苦,嚴氏於心不忍,但她狠著心說出這句話,因為她知道,不能任由安琪和孫子嚴經緯的關係繼續發展下去。

到時候,真相揭開的時候,對他們二人都是不公平的!

安琪的母親主導對付嚴氏集團的時候,安琪還在上大學,對此,她一無所知,嚴氏集團崩塌一事,安琪很無辜。

與其讓他們最後痛苦!

不如現在就將痛苦斬斷在萌芽之中!

嚴氏相信,歐陽安琪的母親應該也是這種想法!

所以,她不介意對安琪來一刀,儘管她內心也很喜歡安琪,但是,這沒用,安琪和經緯真的不合適。

歐陽安琪聽到老太太說更喜歡菲菲做她孫媳婦的時候,她內心顫抖不止。

不過,很快,她就釋然了!

是啊!

她本來和嚴經緯之間就有緣無分了,還爭這個幹什麼?

就算現在老太太說想讓她當孫媳婦,又能如何?

她最終是要離開嚴經緯的!

只有離開嚴經緯,才能保住嚴經緯的命!

「奶奶,我知道啦!」歐陽安琪臉上露出笑容:「我相信,菲菲肯定會是個好媳婦!」

說完這句話。

歐陽安琪站起身子,一個人靜靜的離開了院子。

看到這一幕,嚴氏心中嘆息:「好孩子,別怪奶奶……」

歐陽安琪離開院子后,她一個人漫無目的朝着後山走去,這幾天天陰,所以黑得很快,走了沒一會,天色就逐漸暗了下來。

一邊走,歐陽安琪一邊流淚。

淚水,佈滿了她絕美的面龐。

「安琪?你怎麼過來了?」

嚴經緯在梅里神山上和梅老頭聊了會後下山,恰好碰到了走到這邊的歐陽安琪。

「咦?」

走近之後,嚴經緯發現歐陽安琪竟然在哭。

「安琪,你……怎麼啦?哭什麼?」

「嚴經緯……」

看到嚴經緯,歐陽安琪直接撲到了他的懷中。

「安琪,你怎麼了?有什麼事,你和我說,我會幫你處理好的!」嚴經緯抱着歐陽安琪,看着她哭泣的樣子,嚴經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心裏很難受。

「我沒什麼的!」歐陽安琪揚起俏臉,抹乾眼淚,道:「就是想到了以前一些事,忍不住哭了出來,我沒事,我能有什麼事啊?」

「真沒事?」嚴經緯一愣。

「沒事!」歐陽安琪搖頭,然後她忽然湊上嘴巴,堵住了嚴經緯的嘴。

唔!

兩人親吻在一起。

梅里神山腳下。

黑暗之中。

兩人擁吻了好久好久。

「呼!」

分開后,歐陽安琪重重的喘息著。

「安琪,我們……」

「怎麼?」

「我們這算什麼?」嚴經緯摟抱着歐陽安琪,苦笑道。

歐陽安琪瞪了嚴經緯一眼:「接個吻而已,你管我?哼!」

歐陽安琪說完,鬆開嚴經緯,轉身返回。

而嚴經緯,默默的跟在歐陽安琪身後,看着歐陽安琪的背影,嚴經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他想緊緊抱住歐陽安琪,但最終他又克制了下來。

回到家裏后。

老太太嚴氏已經早已回屋休息。

「嚴經緯,這天怎麼還不放晴啊?來到這都兩天了,梅里神山還沒露出真容呢!」歐陽安琪抱怨道。

「不知道,這邊的天氣就是這樣,變幻莫測,可能明天就好了吧!」嚴經緯搖搖頭,指了指黑漆漆的天空,道:「如果天晴,還可以看星星,雨村的星空很美!」

「真可惜!」

歐陽安琪嘀咕了一句:「我先回屋休息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