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主席,你說這我姚飛心裏就不好受了,都是爲了國家嗎,作爲神州母親的兒子,爲咱們國家儘自己一份微薄的力氣,那是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滾!”

“是!”

出了門,吳默幸災樂禍的看着姚飛:“姚兄弟,怎麼樣,領導又給你派任務了吧,完不成吧?”

“切。”姚飛鄙夷的豎起了自己的中指。

兩人鬥嘴間車子已經駛出了中南海。

剛駛出沒多久,吳默剛想張嘴繼續說什麼,姚飛兜裏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姚飛掏出手機,是方凱打來的。

“喂,姚飛,怎麼打了你這麼多遍電話都打不通啊,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姚飛突然想起來在中南海像自己的這種磚頭機是沒有信號的,難怪方凱打不通。

“哦,沒事兒,剛纔在忙,沒聽到電話。”

“哦,告訴你個好消息,今天晚上咱們班就要到燕京了。”

“是嗎!?”

“恩恩,明天就要正式開始三天的春遊了,所以今天晚上到這裏,先把行李歸置一下,調整休息休息,然後明天火力全開嘍!”

“那好啊,你們在哪個地方住?我晚上去找你玩。”

“嘻嘻,我就等着你這句話呢,我爸的致遠酒店,北三環甲午路那邊。”

“OK,晚上見。”

“恩恩,晚上見。”

掛下了電話,姚飛對吳默說:“車晚上借我一下唄。”

“有駕照嗎?”

“沒有。”

“嘿嘿……”

“吳大哥,求你了!”

“呦呵,小飛子,剛纔你不是還誣陷我是同性戀嗎?怎麼現在啊……”

“這個……吳大哥,是這樣的……”

“行了,行了,你欠我個人情,這輛車行嗎?”

“OK!”

到了安意如家裏,姚飛又軟磨硬泡的讓吳默幫自己辦個駕照,又欠了個人情。

回家後跟安意如打了聲招呼,告訴她晚上不在家吃飯,可能要很晚纔回來,讓她和安伯伯不要等他了。

這又引來安意如的一陣抱怨。

(PS:今天的第一更,稍後每隔兩小時一更,一共六更,祝大家情人節快樂!有情人終成眷屬~) 簡單的炒了幾個菜後,姚飛跟安意如打了聲招呼,就開着吳默給自己留下的車去方凱說的那個致遠酒店了。

但是無奈燕京實在是太大了,光環數就有好幾環,這繞的繞的姚飛就暈了。

好在吳默的車上有GPS,但是姚飛是第一次用這東西,根本就沒經驗,鼓搗了半天都沒什麼成果。



可是憑藉自己多年在網上下載外國小電影、小種子的經驗,不出十分鐘,基本上就已經掌握了。

輸入了目的地,很快路線就已經從導航裏標記了出來。

發動了車子,姚飛再次淹沒在了燕京的車海里。

堵車一直是這所城市的一處標誌性的特色,地大人就多,人多車也多。

路就那麼幾條,車卻越來越多。

限號也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姚飛有些後悔向吳默借這輛車,他覺得在這裏開車還不如蹬車快呢。

自己已經在這條路上困了快半個鐘頭了,本來他還想着自己是不是走早了,但是沒想到的是就目前這個速度,自己能按時到就不錯了,看來自己還是輕視了燕京的交通啊。

好不容易前面的車有動靜了,姚飛趕快發動車子,緊跟上去。

但是沒想到的是自己還未完全啓動車子呢,就感覺車屁股後被什麼東西頂了一下,而且力氣還不小,弄得姚飛一個踉蹌,差點撞到前車窗玻璃上了。

“我累個大擦,什麼玩意兒?”由於在鬧市區,姚飛不能停下車子去查看,但是他知道是後邊的車跟自己追尾了,發動了車子,停在了路口邊,姚飛就開始找那輛車。

路口的交警顯然也是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正向姚飛這邊敢來。

到後邊一看,他的心都碎了。

保險槓已經塌陷了,後邊的漆也蹭掉了一大塊,車燈也碎了一塊。

可是那輛車根本就沒有絲毫停下的意思,車子飛快的駛走,眼看就要消失在車流中了。

“靠!”姚飛這是真心不能忍啊,你撞了我的車,不下來賠禮道歉就算了,還要肇事逃逸,我這小暴脾氣。

“同志……”

交警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一個猥瑣瘦弱的身影蹭地一下上了車,車子飛快的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愣了半晌,交警才反應過來,趕忙拿起對講機請求支援。

這邊姚飛在路上充分地顯示了自己那高超的車技,左突右閃,見縫就插,愣是快跟那輛肇事車持平了。

就在肇事車想要拐彎的時候,姚飛抓住時機,猛打方向盤,猛踩油門,一個漂亮的飄移,吳默給的這輛車在地上劃出了一個優美的弧線後,硬生生的停在了肇事車前,攔住了它的去路。

“靠,你奶奶的!”車上下來一個瘦高個,邊拉車門邊罵街,就好像是姚飛肇事逃逸一般。

“呦,怎麼什麼貓啊狗啊都敢上街啊,今天這麼倒黴啊,出門就見人渣啊!”

“你……”

“好了,不要跟這種人多計較了,打電話吧,報警找小趙吧,就說劉處長有事求他。”

一個大腹便便的胖子從車上走了下來,不緊不慢的說道。

(PS:今天第二更送到~) “呦呵~”姚飛被這個胖子的囂張氣焰給逗樂了,沒見過膽兒這麼肥的人啊,撞了別人的車,肇事逃逸被逮住後,還要主動報警叫囂,這種奇葩姚飛也是第一次見。

“哼!”從車上下來自稱爲劉處長的胖子揹着手,居高臨下的看了一眼姚飛,以一種非常不屑的語氣說道:“小市民,可悲!”

“我……”姚飛還想張嘴說些什麼,遠處來了幾個交警,看來是得到了通知,來攔截他的。

“你們別在這裏擋着路,前方靠邊停車解決。”

那個司機模樣的男人也是非常囂張:“你知道這是誰嗎?這是咱們省統計局綜合處的劉處長,我們在執行公務趕時間,有什麼事情過後再說。”

“這……”交警其實從剛纔同事的話裏就可以推斷這個主動撞別人車的人肯定來頭不小,或者就是酒駕喝蒙了。

如今看來,前者是正確的。

交警也比較難爲情,因爲現在官大一級壓死人,官場上總有那幾句官話連軸轉:我在執行公務、我們很忙過幾天再說等等。”

高樓大廈越來越多,建築越來越密集,可人心卻越來越遠。


“不行!”交警還沒有搭話,姚飛的聲音就又響了起來。

劉處長哈哈大笑起來,扶了扶自己鼻樑上架的眼鏡,正了正領帶:“就憑你?你知道耽誤國家公務人員的工作有多麼嚴重嗎?”

“哈哈!哈哈!”姚飛也學着這劉處長的樣子仰天大笑了起來,然後兩隻眼睛惡狠狠的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說道:“不要動不動就把國家、公務人員的字眼放在嘴邊,你們的權力、你們的地位都是我們這幫你嘴裏的小市民幫助你的,一心只想着搞特權、耍官威、不辦實事的官員,千萬別把自己說成是國家的公務人員,因爲你不配!!”

“你!你!你!”劉處長被姚飛這一大段義正言辭的話給嗆得說不出話來,聲音顫抖,不知道如何是好。

雙方正在僵持階段呢,一陣陣刺耳的警報聲打破了這份尷尬。

劉處長的雙眼像被打了雞血一般,滿目通紅,不住的朝發出警報的警車揮手。


交警和姚飛齊齊回頭,就看見幾個穿着警裝的小夥子簇擁着一個瘦高個下了車。

瘦高個下車後誰也沒看,徑直的走向了劉處長。

“劉處長啊,怎麼了,我可是撂下你的電話就馬不停蹄的趕來了啊!”

“小趙啊,出了一點事情,讓他給你說吧。”

劉處長身邊的司機把事情的大概跟這個小趙說了一遍。

小趙笑了笑,滿不在乎的回答道:“就這件事情啊,小事一樁!”

說着他從懷裏掏出證件對旁邊的交警說:“這位劉處長報警了,我們要帶他倆回去協商解決,你們就不用管了。”

“好……好吧。”雖然交警看出來這兩人絕對是一夥的,說不定扭頭警察就把這個劉處長給放走了,但是也沒辦法,誰叫人家說的在理呢?

(PS:今天的第三更送到~) “呵呵,就這麼想跑了嗎?”

就在交警同意小趙的提議後,姚飛又冒了出來。

“尼麻辣隔壁的!”劉處長實在是忍不住了,他不明白這個小子是不是缺心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自己和小趙是一夥兒的,他在這麼倔下去,是沒有好下場的,可是這個年輕人報着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一而再再而三的跟自己作對,這讓劉處長很不高興,不由得髒字就冒了出來。

小趙也皺了皺眉頭,轉身看着姚飛,以一種公事公辦的口吻想他發問:“是你耽誤了這位領導的行程?”

“哦!?”姚飛故意做出不解的意思,滿臉寫滿了無辜:“你口中所說的這位領導剛纔撞了我的車,不僅不道歉,還肇事逃逸,要換成是你,你能放他走嗎?”

“這個我們自然會調查清楚,但是剛纔這位劉處長報警說你妨礙了他的公務,我們現在去局裏先搞清楚這件事情,完了再說別的。”

“那就走吧。”姚飛在心裏默默的給這個趙所長最後一個機會,希望他不要讓自己失望。

可是後來發生的事情讓他徹底的怒了!

“那小趙,你看我……”劉處長就在這時適宜的開口了。


“哦哦,劉處長,你忙,你忙,這點小事兒交給我就行了。”

姚飛冷眼的看着兩人,以一種冷到極點的口吻對這個所謂的派出所所長說道:“看來你是一定要包庇他了?”

“哼!”趙所長不滿的看了一眼姚飛,極其不屑的說道:“小子,這就不是你操心的了,跟我回趟局裏吧。”

“好!很好!”姚飛說道,從懷中掏出了手機。

趙所長正要上前去攔他,沒想到劉處長卻大手一揮,無所謂的說道:“讓他打,讓他叫人,我倒要看看他能叫來誰?”

現在的劉處長可能還不知道,就是自己的這麼一個看似簡單狂妄的動作,導致了他的後來毀滅。

“喂,吳大哥嗎?”

“呦,姚兄弟啊,怎麼了?我給的車開的還習慣吧?”

“習慣是習慣,只不過車報廢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