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然倒是沒有出去,他與唐宋的關係,安家的人都清楚。所以也沒有必要瞞著他們,安盛武直接道:「唐宋,是這樣的,我們經過了商量之後,決定將秘境寶塔交給你。」

「交給我?」唐宋嚇了一跳,道:「長老,你們不是和我開玩笑吧?」要知道秘境寶塔可是頂級的先天至寶,雖然還沒有成長起來,可也是不凡。遠遠不是一般的寶器可以比擬的,可是現在,安盛武居然說把寶塔給自己,這實在難以讓他相信。

安盛威開口道:「唐宋,你沒有聽錯,我們是真的想把寶塔交給你。說實話,這一次安家能夠逃過一劫,實在是太幸運了,也多虧了你,要不然的話,現在的安家早就已經覆滅了。而安家所有禍患的根源就是寶塔,匹夫無罪,懷壁其罪,只要寶塔一天在安家的手裡,安家就沒有安寧的日子可過,所以想來想去,還是交給你,我們才能放心。」

唐宋皺眉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嗎?既然如此,那好吧,我一定會好好的保管寶塔,等日後遇到素素,我再交給她。畢竟這是你們安家的祖傳之物。」

聽到唐宋的這個承諾,安盛武和安盛威都鬆了口氣,果然,唐宋沒有想要吞了安家寶器的念頭。如果最後寶塔能夠回到安素素的手中,他們自然是最高興的,這樣的結果也正是他們想要的。

只是當著唐宋的面,他們不好自己說出來而已。

這件事情談好了之後,唐宋道:「對了,原本我還想去找你們,沒想到你們先來了,有件事情我要跟你們說一下,這兩天我們就會動身回清乾劍宗。安叔叔,到時候我們唐家還得請你照看一二。」

有彩虹戰士在,又有安家的扶持,唐家絕對可以在王都之中立足。

安茂松道:「你放心,我一定會照看好的,我已經讓人把白家原來的宅子收拾,重新裝修一番,到時候就讓唐家的人住進去。而且你也不用擔心你父親,我會讓御醫不時的去給他查看身體。」

唐宋沒想到安茂松想得這麼周到,道:「那就多謝安叔叔了。」

兩天後,唐宋懷揣著安家送來的秘境寶塔,和王浩然一行人再次踏上了前往清乾劍宗的路上。上一次唐宋離開安山國還是幾個月前的事情,那一次,他用了幾個月的時間,才從安山國走到清乾劍宗。不過這一次不一定,他們是全力的趕路。

還好,四人都有靈獸坐騎,所以趕起路來也不是太累。星夜急馳之下,終於趕在一個月期限之前回到了清乾城。

看到唐宋和王浩然如期歸來,李光年很高興,當天張龍和馬兵兩人便向李光年彙報了此行的經過。聽得李光年是心驚肉跳,沒想到這白氏家族,居然連武王大圓滿的三長老都派去了。

自己實在是太大意了,幸虧這次王浩然沒出什麼事,要不然的話,此刻他們承受的,估計就會是天魔聖宗的怒火了。 唐宋和王浩然連夜趕回了清乾劍宗,是姚啟聖用虛空飛毯送他們回去了,因為明天就是秘境資格爭奪戰,他們再不趕回去,明天就得遲到了。

回到清乾劍宗住處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趙明峰得知唐宋回來,很是高興,連夜就要將這段時間的事情向他彙報一下,可惜唐宋完全沒有這方面的興趣,道:「明峰,這個事情就不要跟我說了,你跟浩然說一下就行了。」

連續一個月的高速趕路,身體還是有些吃不消。

而且這一路之上,他不僅要趕路,還要探索一下雷霆領域與劍之領域的融合。經過一個月不斷的磨練,最後唐宋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這個領域融合確實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承受得起的。

兩大領域融合之後,僅僅是三秒鐘,唐宋的身體便開始萎縮,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融合領域給抽走。幸虧唐宋修鍊有兩儀真氣這種神奇的元氣,不然的話,光是這段時間不斷的試驗,就足以讓他的肉身出現大問題。

所以唐宋決定,以後如果不是到了生死攸關之時,是絕對不能動用這樣的大殺器。這樣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戰鬥方式,一兩次沒什麼關係,可是次數多了,會給肉身造成無法磨滅的傷害。


雖然無法經常用來戰鬥,不過將兩大領域融合磨練,唐宋倒是每天都要做。就好像法則意境的融合一樣,能夠做到隨心轉意就行。

不同於法則意境,法則意境是三大靈魂同出一源,所以融合起來沒有什麼滯礙。可是領域不同,劍之領域是龍淵劍自帶的,雖然現在唐宋是龍淵劍之主,但是磨合時間還很短,使用起來也不是很得心應手。

而雷霆領域卻是以他自身的精血餵養變化而來,這個倒是可以做到心意相通。

唐宋相信熟能生巧。

一夜又在修鍊之中渡過,很快,黑暗過去,黎明到來。

這一天清乾劍宗非常的熱鬧,因為今天要決出清乾秘境的名單。這一次進入清乾秘境的名額有三千個,除了清乾劍宗自己的兩千九百個名額之外,還有其他勢力的一些弟子也會來參加,分享剩下的一百個名額。

清乾劍宗作為五品大勢力,門下自然還有不少的附屬家族和宗門,而這些家族和宗門依附於清乾劍宗之下,除了要上貢修鍊資源之外,自然也可以從清乾劍宗得到好處。除了可以得到庇護之外,還可以得到一定的秘境名額。

這才是他們最重視的,如果能夠在秘境之中,得到一件到寶器,或者是一份高品級的功法,那麼他們就發達了。清乾劍宗有規定,只要是從秘境之中得到的寶器和功法,都歸各家族所有,當然,如果他們怕保不住,也可以從清乾劍宗兌換相應的其他資源。

這個規矩普遍存在於真靈大陸上的所有勢力,這也是吸引下屬勢力前來投靠的最大吸引力之一。

就好像當初的唐家,是安家的附屬家族,每三年都有一個爭奪進入秘境名額的資格。不過這個名額你能不能爭得到,那就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這一次清乾秘境開啟也一樣,今天除了清乾劍宗自身的爭奪戰之外,還有大大小小上百個家族和宗門勢力來爭奪剩下的一百個名額。

名額只有一百個,可是家族和宗門勢力加起來卻超過了這個數字,所以競爭可以說是非常的激烈。名額爭奪採用的是淘汰制,兩兩對決,輸了的就算是淘汰了。雖然這樣的賽制有些不公平,可是沒有辦法,有的時候,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尤其是進入秘境之中,運氣其實佔據著更大的優勢。

唐宋和王浩然作為內門弟子,參與的是內門弟子的爭奪。不過他們兩個的實力,已經在這幾個月中有了論證。王浩然擊敗了內門弟子中的第一人霍真,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而唐宋更是了得,連武宗大圓滿的武者都被他秒殺了。

所以他們兩個的爭奪沒有任何的懸念可言,基本上都是秒殺對手,一路高歌猛進,直接殺進了決賽,最後雙雙晉級,拿到進入秘境的名額。

也不知道是不是運氣使然,他們兩個始終都沒有碰上,這讓唐宋和王浩然都鬆了口氣。倒是唐宋若有所思,連上世地球都可以進行暗箱操作,更何況是這裡,武者的手段,神乎奇迹,要做到這一點,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

一個上午,分幾十個戰場,便將清乾劍宗的名額給分完了。下午是清乾劍宗附屬勢力的名額爭奪戰,這樣的爭奪戰更能夠引起宗門弟子的吸引力。

唐宋本來是不想來的,可是卻被王浩然拉著過來了。用他的話來說,提前打探一下,看有沒有值得幫助的對象。

唐宋無語,這個傢伙,說得好聽,不過就是來看美女的。不過唐宋也知道,王浩然這人就是口花花,其實也沒多大的心思。畢竟他現在年紀還小,更多的精力應該用在修鍊之上。

真靈大陸之上,像他們這樣的天才級武者,最起碼都得三十歲以上才會考慮結婚的事情。所以像王浩然這樣的,都只是懷著好奇的心思而已,並不是真的想要找個女人做老婆。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不過讓唐宋意外的是,他在這裡居然碰到了一個熟人,一個衡陽城的熟人。

能夠在這裡碰到她,唐宋真的很意外,不過很快就釋然了,飄渺仙宗不過是七品宗門,依附在清乾劍宗門下,也是正常的。

她就是被譽為衡陽城第一天才的季嫣然,不過現在嘛,這個第一天才的名頭,已經被唐宋給搶走了。

上次唐宋回衡陽城,一怒之下斬殺李文恭,很快便在衡陽城傳開了。李家更是惶惶不可終日,生怕哪一天唐宋從天而降,滅了他們李家。

不過幸虧唐宋暫時沒有時間跟他們計較,所以這件事情暫時擱置。不過相信等唐紫衣他們的傷勢全部好了之後,應該會跟他們算這筆賬的。 季嫣然的師父是一位外表看起來三十多歲的少婦,很是美艷,名字叫做琴慕心,本來只有武宗後期的實力,不過現在已經晉陞為武宗大圓滿的高手了。放在飄渺仙宗,那絕對是說一不二的主,可是到了清乾劍宗,那就不夠瞧了。

七品家族宗門勢力,最強者也只是武王初期而已,武宗大圓滿,絕對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地位。可是到這五品勢力之中,武王遍地走的地方,也一個武宗大圓滿,就沒有什麼優勢可言了。

此刻的琴慕心眉頭緊皺,很顯然是遇到了什麼為難之事。


季嫣然是飄渺仙宗這次派出來的弟子代表之一,季嫣然與唐宋只是幾個月不見,就已經有了武靈境的修為,可見她在飄渺宗,得到了重點栽培。看出師父心情不佳,便問道:「師父,你怎麼了,看你不太高興?」

琴慕心心裡嘆了口氣,她現在確實很苦惱。不是因為不能拿到秘境名額而苦惱,而是以他們飄渺仙宗的實力,拿下一個名額,不是什麼難事,畢竟與他們爭奪的,都是七品家族和宗門勢力。

這和清乾劍宗的名額爭奪差不多,同一級別競爭,這樣一來,也可以提升下品家族和宗門勢力的實力還有競爭。

飄渺仙宗在七品勢力之中,實力還是上游的。

讓她煩心的是,剛剛她接到一封飛書,有人讓她把飄渺仙宗的名額給讓出來。秘境名額珍貴無比,可以說他們這些低品級宗門勢力最期待的就是進入上品宗門秘境,因為如果運氣好,可以在上品宗門秘境之中獲得高品級的功法,一份高品級的功法對家族宗門勢力的作用那是巨大的。

所以這樣的機會,絕對是不能夠失去的。


可是飄渺仙宗只是七品宗門,而給他傳飛書的人,卻是出身六品宗門。雖然只是一品之差,可是實力上的差距,卻是巨大的。


對方已經開出了條件,只要付出這個名額,他們就可以得到一份黃階上品功法或者武技,任選一樣。

作為七品宗門,飄渺仙宗當然有自己的黃階上品功法和武技,所以他們現在急需的是玄級功法或者武技。

如果對方開的是玄級,那麼琴慕心自然不需要考慮就答應。但是現在,她必須得為宗門考慮。

不過對方語氣強硬,如果不答應的話,後果難以預料。

所以琴慕心很憂心,弱肉強食的法則,飄渺仙宗雖然是七品宗門,可是如果得罪了六品宗門,估計以後的日子會很難過。

「說到底,還是自身實力不夠,還有靠山不硬,如果能夠跟清乾劍宗搭上關係,對方也不敢這麼的強逼自己。」想到這裡,琴慕心再次看向季嫣然。毫無疑問,季嫣然是一個美女,絕色美女。

季嫣然見師父這樣盯著她,不由道:「師父,怎麼了?」

琴慕心道:「嫣然,師父問你件事,如果宗門需要你犧牲一些東西,你願意為宗門付出嗎?」

季嫣然道:「師父待我恩重如山,飄渺仙宗對我更是沒話,這些年對我的栽培也不遺餘力,如果宗門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我自然願意。」

「真的?」琴慕心驚喜的道。

季嫣然覺得有些不妙,道:「師父,到底是什麼事情,你能不能先說給我聽聽?」


琴慕心道:「嫣然,現在宗門遇到了一些麻煩,可是如果我們飄渺仙宗能夠跟清乾劍宗聯姻的話,那麼這個麻煩就會自動解除。」

季嫣然臉色一陣慘白,道:「師父,你的意思是說讓我跟清乾劍宗聯姻?」

琴慕心點點頭道:「不錯,嫣然,你的資質很好,如果能夠在清乾劍宗修鍊,你日後的成就絕對不可限量。所以這件事情我希望你考慮考慮,師父我這也是沒有辦法。」

季嫣然顫聲道:「師父,我想知道,跟我聯姻的人是誰?」

琴慕心道:「是清乾劍宗太上長老秦忠的孫子,叫秦少煌!他父親也是清乾劍宗的長老,在清乾劍宗很有勢力,我希望你多考慮考慮。」

季嫣然的腦海之中立即閃現出前兩天碰到的那個男子,他自稱自己就是秦少煌。他看到自己時流露出來的那股豬哥樣,季嫣然看著都覺得噁心。而且後來她聽說,這個秦少煌很惡劣,在清乾劍宗橫行霸道,糟蹋了不少的女弟子。

不過因為秦家勢大,所以都被壓了下來。

季嫣然是一個高傲的女子,作為衡陽城第一美女和第一天才,她自然有自己的人生規劃,可是在她的人生規劃裡面,是絕對沒有嫁給像秦少煌這樣的人。

琴慕心看到季嫣然蒼白的臉色,便知道她的心理,勸慰道:「嫣然,人生之事不如意十之**,這一次師父是真的碰到了難題。你知道嗎?無情谷的大長老已經向我傳了一封飛書,讓我把我們的秘境名額讓給他們。」

季嫣然氣憤的道:「他們怎麼可以這樣?」

琴慕心無奈的道:「誰讓他們是六品宗門呢?實力強就是這個樣子,而且無情谷的少谷主吳強現在已經修鍊到了武靈大圓滿之境,他們想要一個秘境的名額,讓他進去尋找突破武宗之境的機緣。」

季嫣然道:「可是他們無情谷不是有自己的名額嗎?為什麼不把無情谷的名額給他們的少谷主,這樣也太霸道了。」

琴慕心道:「嫣然,原本以我們飄渺仙宗的實力,也不必如此畏懼無情谷,可是你知道嗎?就在昨天我收到消息,無情谷的老祖吳道之坐生死關數十年後,居然突破到了武尊之境,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不待季嫣然回話,琴慕心便道:「意味著從此以後,無情谷的地位將提升一大截,就算是五品勢力,也不敢太過小覷他們。畢竟擁有武尊高手和沒有武尊高手,絕對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待遇。」

無情谷有了武尊高手,就意味著他們飄渺仙宗現在已經沒有跟人家討價還價的資格了。 武尊高手就像一座大山一般的壓在琴慕心的心頭,讓她沒有絲毫要反抗的意思。當然,如果能夠跟清乾劍宗聯姻,那就兩說了。如果能夠進入清乾秘境得到玄級功法,那麼飄渺仙宗也有可能會有武尊高手的一天。

可是如果一直都不能得到玄級功法,那麼飄渺仙宗永遠都可能只會是一個七品宗門。

而進入清乾秘境的機會不多,而且從裡面得到玄級功法的機會更是渺茫,所以琴慕心自然要抓住每一次的機會。

而且這一次秦家提出來的條件也非常的誘人,只要季嫣然嫁過去,秦家會拿出一份玄級功法作為嫁妝。

經過兩天的慎重考慮之後,琴慕心這才決定跟季嫣然攤牌,希望她能夠看在宗門儘力栽培她的份上,能夠為宗門犧牲一下。

當然,這也就是琴慕心心裡很疼愛季嫣然這個弟子,要不然的話,這種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商量,只要她這個師父同意了就行。

「師父,可是我真的不想嫁給那個秦少煌,你不知道他的行為有多惡劣,整個清乾劍宗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無恥好色之徒,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女弟子。」季嫣然拉著琴慕心撒嬌,希望她能夠收回這個命令。

琴慕心道:「嫣然,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那是因為秦少爺還沒有成婚,我相信等你嫁過去之後,他肯定會收斂的。」

季嫣然撇嘴道:「狗改不了吃屎。」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季嫣然的腦海之中,居然浮現了唐宋的影子。

琴慕心道:「嫣然,好好考慮一下,我希望你能夠以大局為重,幫師門解決這個難題。」

王浩然見唐宋一直盯著季嫣然的方向,不由笑道:「怎麼樣大哥,沒白出來吧?這樣的絕色美女,在清乾劍宗可不多見啊!」

唐宋無語道:「你說什麼呢?她是我的老鄉,叫季嫣然,是飄渺仙宗的弟子,來這裡,應該是來參加秘境名額爭奪的。」

王浩然瞪大了眼睛,道:「你的老鄉,真的假的?就衡陽城那種小地方,能長出這麼漂亮的美女?」

唐宋不滿的道:「你什麼意思?是不是瞧不起衡陽城?」

王浩然趕緊道:「大哥,不是,我絕對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就你們衡陽城的條件,怎麼能培養出這樣有氣質的美女呢?」

唐宋翻了個白眼,這個傢伙,越解釋越不清楚,真是敗給他了。沒有理會王浩然,直接向季嫣然的方向走去。既然能夠在這裡遇到,那就是緣分,即便是看在老鄉的面子上,唐宋也得過去跟季嫣然打個招呼。

雖然之前在衡陽城的時候,兩人之間相處的不是太愉快,不過以唐宋的肚量,早就已經不在意了。說到底,季嫣然事實上也沒怎麼樣,只是有些私心而已。

「季姑娘!」季嫣然正在苦惱著怎樣擺脫眼前的困局,聽到有人叫,而且聲音似乎還有些熟悉,頓時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頓時張大了嘴巴。

「季姑娘,真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唐宋笑著道。

季嫣然更意外,道:「唐宋,你怎麼在這裡?你也是來參加清乾劍宗的名額爭奪的嗎?」問出口才後悔,這不是廢話嗎?現在出現在清乾劍宗的,肯定都是來參加名額爭奪的。

「美女你好,我叫王浩然,是唐宋的兄弟!」王浩然自來熟的自我介紹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