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綜卷就是這樣子,除了選擇題能碰運氣,非選擇題你碰運氣都碰不了。

。。。。。。。

在考場內的考生在經受着慘無人道折磨的時候。

考場外。

考生的家長和全國各大媒體的記者,已經早早的等候在外面。臉上都是焦急之色,可以說高考不僅僅對於學生是高考,對於家長而言其實也是經歷一次高考。

至於網絡上,則是一片無波無瀾,沒有人對理綜感興趣,連續幾年理綜平均分都是一年比一年高個五六分,全國卷平均分都快150分了,甚至有些教育比較好的地方,理綜卷平均分創下210分的記錄。

沒有難度,就沒有熱度!

當理綜卷收卷鈴聲響起,監考老師開始收試卷。

“老師,我還沒有做完,再給我點時間吧!”一個女生雙眼含淚楚楚可憐的哀求着,因爲不甘心放棄她一題一題地選擇題攻克下來,結果規定考試時間內,她只做完了選擇題,其他非選擇題一片空白。

要是在學校,男生看到她楚楚可憐樣子,誰都會升起伶花惜玉,可是監考老師面無表情地將試卷和答題卡給收走了。

學渣則是不屑地看着,再認真有什麼用,還不是跟我一樣!果然啊,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李白真他媽的是人生導師,說得太對了。

當試卷和答題卡都被收了起來後,考生才允許出考場。

而考場外,一位位記者在聽到收卷鈴聲後,立刻打起精神,注意力放在考場門口,準備採訪考試結束後的學子,拿到第一手的學習資料。 言景祗對這些不怎麼感興趣,真的有什麼事情的話,也有沈恪去解決的。

沈恪覺得自己真的要被言景祗給害死了,這一天天的給自己找事情做。

「我說,你就不能對我仁慈點?好歹我也是你兄弟!」沈恪無情的控訴著。

言景祗神色冷淡:「所以?」

沈恪覺得言景祗很沒良心,一點都沒有。他的小情人死了,憑什麼要自己來處理後事?

言景祗不停沈恪在哪抱怨,不客氣的掛斷了電話,免得心煩意亂的。

等言景祗回去的時候,盛夏也已經冷靜了下來。她整個人都卷在了被子裏,看了言景祗一眼問道:「出事了?」

言景祗也沒打算瞞着她,在她身邊坐下,然後說:「笑笑死了!」

盛夏腦子裏「轟」地一聲,她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昨天笑笑才被帶走的,在警局裏都能出事?誰幹的?

瞥見盛夏那疑惑的眼神,言景祗摸了摸她的頭髮輕聲說:「她得罪的人不少,即便我不動手,其他人也會動手的。警局而已,想動手還是很容易的。」

盛夏微微抿唇,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的心情。昨天還活生生的一個人,今天晚上就被告知沒了。原來死亡離一個人是這麼近!

見盛夏不說話,眼神有些飄忽,言景祗在她唇上輕微的碰了一下:「在想什麼?」

盛夏沒說話,扯了言景祗一下示意他躺在自己身邊,她順勢滾到他懷中去輕聲問道:「笑笑死了,你不會覺得難過嗎?」

盛夏注意到言景祗剛才跟自己說話的時候,表情一直很鎮定。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一點都不難過,還是在自己的面前裝出來的。

言景祗盯着盛夏的眼睛,想看看盛夏問這話是什麼意思。他的聲音無比的冷靜:「我對她沒感覺,不過是互相利用!更何況她對你動手,這一點讓我不能原諒。」

盛夏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她扯了扯嘴角說:「好歹她是你的小情人,也幫你擋了不少的酒。從某種方面來說,她比我更加優秀!」

聽出盛夏話中的酸意,言景祗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笑笑說:「她想要名譽,互相利用。你的情緒現在有點不穩定,你很介意這件事?」

說不介意是假的,盛夏現在不想這麼近距離的和言景祗說話。當初言景祗為了笑笑可沒少欺負自己,這一點她可不會忘記。

見盛夏要走,言景祗大手一撈將她重新撈入自己的懷中,看着她的臉平緩地說道:「夏夏,你現在已經是我的人,是我的妻子。現在是你,以後也只會是你。」

他的語氣很冷靜,卻帶着沒法讓人忽視的認真。

盛夏一時間就不說話了,抿著唇看着他。

看盛夏這副有些委屈卻不敢流露出來的樣子,言景祗微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湊過去在她唇上親了親,然後在她耳邊聲音沙啞地說道:「夏夏,我知道你吃醋了是很在意我。但看你這麼生氣委屈,我會心疼。」

「以前的事情是我做錯了,沒有顧忌到你的感受。」

。 「小幸,我知道你在聽。說句不好聽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那一晚真的不必太當真。男歡女愛,各取所需,就像是正常吃飯一樣。你沒接觸過女人,所以你覺得我很重要。等你以後接觸多了,我也就不算什麼了。我一直把你當弟弟,也只是弟弟而已,知道了嗎?」

「小幸,你就不要和我較真了,太犟的人一點都不可愛,就算不回家,也讓你姐姐知道你的行蹤,別讓我們擔心你。」

「我可以……不做你的弟弟嗎?」

對面終於傳來唐幸的聲音。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聽過他說話的原因,他的嗓音不再稚嫩,反而顯得沉穩了幾分。

這話,充滿著無奈和悲傷。

譚晚晚咬唇,捏緊了手。

「那你想做我的什麼?」

「我想……做晚晚姐的男人。」

「小幸,那一晚真的沒什麼的,你別這麼認真。這還不算是第一次呢,不需要非要以身相許才能有結果的?」

「可我……好像真的喜歡上晚晚姐了,怎麼辦?晚晚姐說的話,在我這兒真的很重要很重要。你再等等我,給我足夠……不,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跟你證明,我可以成為你的男人,站在你身邊保護你的。」

「就像,姐夫保護姐姐一樣,我也可以。」

對嗎傳來唐幸沙啞執著的聲音。

譚晚晚有些無奈。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幫唐幸長大,還是在加速他的毀滅。

「小幸,有時候人過分執著也不好。沒有誰有義務在原地等另一個人的,我已經不小了,我和你姐姐同歲,你姐姐都結婚了。你覺得,我還能等你多久?」

「女人最怕的就是等一個男孩成長為男人。小幸,放棄吧,等你成為更優秀的人,會找到更合適的。我的婚姻,不是你我能做主的。」

她幽幽的說道。

「我可以的!」

唐幸無比執著的說道。

「小幸……」

「我可以的,你不要再說了。」

譚晚晚抿唇,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和他說。

「給你姐姐聯絡一下吧,以後我不會來找你了。」

她沒多說什麼,直接掛斷電話。

唐幸死死地捏著手機,眼圈發紅。

他會以最快的速度成長,不論用什麼辦法,只要能達到目的就可以。

……

唐柒柒下午正在忙於工作,突然周姐打斷了她。

「柒柒,你老公上熱搜了!」

她愣住,立刻打開網頁,發現封晏竟然鬧緋聞石錘,頂上了熱搜。

【封氏掌權人深夜出現在夜總會。】

【爆料,封總人設崩塌!】

白紙黑字,加大加粗,赫然跳躍眼前。

她趕緊打開帖子,看到了幾張模糊的照片,分明是偷拍的。

封晏半夜出現在夜總會門口,還有一張是在內部拍的,封晏進入了包廂,緊接著又出現一張照片,夜總會頭牌公主安然也跟著進去。

帖子里爆料,兩人前後腳進去,在裡面足足待了半個多小時,然後封晏才出來。

這個帖子一發布,立刻掀起熱潮。

。 「放肆!」唐虎目露凶光,一把握住中年男子的手掌,身上靈力涌動,一股浩瀚的力量將中年男子推出幾丈之遠。

「砰!」中年男子瞬間倒地,面對唐虎他似乎沒有反抗之力。

「欺人太甚!現在靈武九重都出來招搖撞騙了么?」中年男人很不服氣,他知道不是對手,但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現在這麼多人看着,他就不信江塵他們敢亂來。

「你!」唐虎怒氣沖沖,正準備上前好好’收拾那人一番,不過卻被江塵攔住。

「無需動怒,讓我來!」江塵神秘一笑,眼中流露着一抹狡黠之色。

唐虎和莫小黑都滿眼好奇的看着江塵,他們都知道江塵沒有修為,這怎麼收拾那人?

只見江塵在眾目睽睽之下慢慢走到那人身前,臉上的笑容更甚了幾分,「我說你待會兒有血光之災你信不信?」

中年男子愣了愣,隨即囂張道:「你唬我?」

江塵搖頭嘆了口氣,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自為之吧!」

當江塵與那人接觸的時候,他清晰地看到那人額頭上的赤色線條正在急速變暗,不到一會兒便被淡淡的黑色籠罩。

不出意外,霉運將至!

他江塵別的本事沒有,要讓人倒霉可太容易了。

莫小黑和唐虎可算是明白江塵的’手段,頓時有些憐憫的看着中年男子。

「’三公子這手段可真絕了。」莫小黑忽然有些佩服江塵。

中年男子眉頭微皺,心中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感覺頭頂似乎籠罩着一道陰雲,但他還是很嘴硬的叫囂,「哪有什麼血光之災?江湖騙子就是江湖騙子,諸位可莫要上當!」

「十息之內,必有血光之災!」

按照以往的經驗,被他觸碰的人霉運到來絕對不會超過十息,江塵對此異常自信。

圍觀的路人均是好奇的看着中年男子,他們也想知道答案。

「十息之內必有血光之災?閉上你的烏鴉嘴,老子就站在這兒,我倒要看看會有什麼災!」

中年男子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一臉豪橫的準備站起來。

「噗呲!」

就當他起身的那一刻,只見他袖袍的一柄匕首不偏不倚的刺在他的腳上,鮮血頓時湧出。

血光之災現,伴隨着的則是一陣痛苦的慘叫聲。

中年男子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江塵,江塵聳了聳肩,一臉無辜的說道:「我可提醒了你,你自己不信有什麼辦法。」

中年男子不再理會江塵,彎腰準備將腳上的匕首拔出,可就當他將匕首拔出的時候,刀柄突然脫落,他的手再次與刀刃親密接觸,鮮血再次湧出。

「這麼邪門的么?」中年男子將匕首丟在地上,神色驚恐的看着江塵。

「還真有血光之災,這位道塵子有點本事啊。」

「不過我總感覺有些邪門,你說那人是不是因為得罪了道塵子才這樣?」

「我也有這種感覺!」

路人瞬間對道塵子刮目相看,心中的疑慮打消了不少。

「道塵子大師,之前鄙人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得罪,還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鄙人見識。」

中年男子神色恭敬的一個勁道歉。

江塵大度的擺了擺手,漸漸遠離中年男子,而他額頭上的赤色線條隨着江塵的離去也漸漸恢復正常。

頓時,中年男子心中那股不祥的預感消散,就一種很玄妙的感覺,整個人似乎都輕鬆了不少。

「好自為之吧!」

江塵端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一副道骨仙風的模樣,令人心生敬畏。

「是是是!」中年男子一個勁的點頭,默默的離去。

江塵不禁唏噓一番,今日多虧他的絕世衰體,不然有些事還真不好糊弄過去。

江塵這體質誰碰誰倒霉,目前為止也就唐虎還能抗住他的絕世衰體。

「道塵大師,不知我們是否有緣?」

「走開走開,先來後到不知道么?」

「道塵大師,先幫我看,我給靈石!」

江塵瞬間被人群淹沒,現場一片嘈雜。

「冷靜!冷靜!只要有緣是不會錯過的!」唐虎立馬擋在了江塵身前,這麼多人要是傷著江塵可就不好了。

可是那些人已經徹底瘋狂,哪裏有聽到唐虎的喊叫聲。

唐虎深吸口氣,氣沉丹田,大吼一聲,「在大師面前吵吵鬧鬧成何體統,你們若執迷不悟,大師立馬就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