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光堅挺的直接將那柄劍刺進了自己胸膛,葉辰激動得猛的往外拔出,一股鮮血噴涌而出……

葉辰殺了瑤光……

“你……最後我死也要死在你手裏!”瑤光忍着最後一絲絲氣血,指着葉辰,然後直接撲到在葉辰懷裏。


葉辰突然失控了,扔掉那柄長劍,大喝:“爲什麼?!!!!”

“你今天不就是要一個說法的嗎?我給你了……”瑤光躺在葉辰懷裏,已經是奄奄一息……

“不!!!!我要名正言順的殺了你,不要你自己撞倒我的劍上被我殺死!!!!你重來,這不算,這不算……”

“算了吧,回不去的!來,把腦袋湊過來……我有話和你說!”

“有什麼好說的,不算,重來!”

“過來……我告訴你……我……抱緊我,最後我是死在你的劍下,也是死在你葉辰懷裏的女人……不要恨我……”

如同珠子般的眼淚滑落,慢慢的失去了直覺,眼睛緩緩閉上,瑤光死在了葉辰懷裏……

“我真的殺了她……” 李家主峯下,三道大瀑布垂落,壯觀而美麗,水霧形成一道道彩虹,周圍奇花異草,寶樹碧綠,景色明秀。

瑤光如同一朵鮮豔的花朵躺在葉辰身體之上,鮮血淋漓。

“你爲什麼不躲閃,卻……”

葉辰竟然爲瑤光流淚了。

隨後葉辰拖着瑤光,緩緩的從前李家大殿走出去……


“啊……”

“這個少年怎麼連這麼貌美如花的瑤光小姐都不放過?”

“真是的!”

“別瞎說,咱們都是沒有幹過什麼大惡行的人,卻不見這個少年殺我們!一定是這個瑤光美女犯了什麼不該犯的事情!”

“紅顏禍水!”

“真是紅顏禍水!”


“沒看到這位少年爲瑤光女子流淚了嗎? 香妻如玉 ?根本就沒有流過一滴眼淚是不是?說明啊……這個葉辰的少年和這個瑤光的少年有情有義!”

“對!對!對!沒錯!”

“沒錯!”

……

……

聽着些許言論,葉辰忽熱回頭。

“這個少年怎麼了?如此橫行霸道的回頭,莫非!”

僅餘的二十六人非常忐忑,不知道自己命運如何。因爲剛纔看得太多的殺生了。

“啪”

李家最高法印被扔在他們眼前,還有一件件修士祭煉出的武器也被擲於地上。

“這些都屬於你們,不用懷疑,不要有顧慮,李家曾被一幫惡棍佔領,爲禍四方,我把他們滅了,留下的是真正的傳承者。在你們家族那位神皇未被營救出來之前,暫時由這位東珠格鬥星掌管李家!”

“你……不是要開宗立派?!”

“我不開宗立派!李家還是李家,永遠都是李家,只不過那羣惡棍不配李家這個名號而已!”

從地獄到天堂,幸福來的如此之快,這些人幾乎不敢相信,剛纔還在爲性命而憂慮,眼下卻可以得到寶物與祕法。

“真的嗎?”一個人戰戰兢兢,擡起頭來問道。

“自然是真的。”葉辰道:“勸你們也你們好自爲之,強大起來後,毫無疑問,都將是李家的長老。而且……要好好聽從那位東珠格鬥的號令!”

“是!”

人都被殺光了,這些人若是留下來,自然是宗老,成爲掌權者。所以人人跪拜,真是修來的機緣。

“不用謝,這都是你們修來的貞潔,要是你們和那羣人一樣作惡多端,你們也早就和那羣人一般躺在地上!先拜謝你們現在這位族長吧!”

“拜見族長!”

東珠格鬥星快快的請那些人起來,然後道:“小友,拜別!”


“喔喔喔!死人……”那狼突然想說什麼。

“莫非你想留在這裏?”葉辰衝那隻狼調戲道。

“開宗……立派了……一向是本皇的願望,只不過,只不過……這,死人……”兩人暈暈乎乎。

“怎麼了?”

“你已經選了族長了,那就算了……算了……”

“給你個副族長的位置不想當?”

“喔喔喔!本王不需要你給……”

“我問你,若是你有辦法能夠讓這位小姐起死回生,我且願意讓你做個正族長!”

“喔喔喔!死人,你這不是欺負本王嗎?本王要是能夠起死回生之術,還稀罕這個族長的位置!”

葉辰本來還抱有一絲絲期望,他心中是不想讓瑤光死亡的。這個女孩在他心裏有着說不盡的好感。

“不過……不過……是倒是有一個讓人屍體不壞的地方,或許等你有那般能力的時候,喔喔喔,可以再醫活來!”

“什麼地方?趕快說來!”

……


……

葉辰得知,後速速離開李家城池,揪住這狼的耳朵一路來到那個所謂的藏仙谷中!

所謂藏仙谷,只不過就是一座掩藏在瀑布之內的谷峯而已,裏面氣溫極低,而且裏面冰寒刺骨。

“喔喔喔!死人,要殺了這女子還要來封存她的屍體,真是多此一舉!虛僞!”那狼有的沒的亂嚷嚷,葉辰也不管他有的沒有的,將瑤光的屍體封存於前年寒冰之下,然後向那隻狼索要了一枚不腐丹,然後管不管那狼就往外走……

“你人真的不回答本王話,本王告訴你,這地方不能保存這屍體……”

葉辰一聽這地方不能保存屍體,要是若干年後他尋得所法來解救瑤光的時候,瑤光變成一堆枯骨,那麼他便是空歸一場……

“你敢騙老子!”葉辰一下將那狼撲到在地上,說不出來的氣憤,掄起拳頭就砸,然後砸了兩下,趕緊的在那冰池水之中去找瑤光的軀體……

……

……

“喔喔喔!死人,你真是的,害的本王連連用了兩枚不腐丹!哼!你賠!”

沒想到,那狼剛纔就是不滿用了它那一枚不腐丹,只不過是想找葉辰要回來一些好處,然而又不好直接說,所以才如此拐彎抹角。

“死狼,誰叫你拐彎抹角!”

“喔喔喔!本王能夠直說嗎?總要好面子……喔喔喔!這下好了吧?你得賠!”

“陪你坐坐!哪邊涼快哪邊呆着去!”葉辰直接罵道。

“喔喔喔!沒良心,不陪的話改天本王把那美女屍體給奸*了……”

“你敢!”

“喔喔喔!看本王敢不敢!本王就是敢!喔喔喔!”

……

……

兩人掐了一陣子,最後葉辰願意以後有好東西分一些給他便是,接下來他帶着這隻狼去一了一個叫莫問谷的地方。

其間也是有原因的。

葉辰急切想突破第二境界,第一需要靈石,又尋得石家那位靈石師所留下的石鑑書,故此打算去各大聖地賭石,這也是那隻狼迫不及待的,而且葉辰答應了石柱,要帶他去各大聖城賭一個仙子回來的。可是衣老卻將他阻止了,讓他去了一個叫莫問谷的地方。因爲只有去莫問谷,尋得一位老者,和他一起尋得一件祕術才能晉級新的等級!不然即便是有再多的靈石都只是空想而已罷了……

葉辰表示同意,於是領着那隻狼了石柱速速向那莫問谷趕去…… 遇到那位老者穿一身舊制素白衣裳,但是確無塵污垢,高大的身板只是有些單薄。

他臉色煞白如死屍,比死屍更駭人,寬大的額頭痛苦地緊抽,兩條眉毛擰成一條灰白的直線。在他一張瘦條臉上,栽着一些不很稠密的百花鬍鬚,臉色顯出一種病容似的蒼白。看得出這是一位經歷過風雨滄桑,上了年紀的老長者。

不一刻功夫,老道者便懸浮在葉辰上空。老道者竭盡乾涸的手撫摸着鬍鬚,衝葉辰一笑起來,便滿臉堆起皺紋,模樣很像肚子痛時做出的苦臉。雖然如此,但是看不出一些兇惡的神色,只是感覺他是有些蒼老殘敗,也不見十分的慈祥。

“哈哈,老朽終於尋到妙物了啊!”長者在空中打量着葉辰,很是歡心。

“妙物?”

葉辰不是很理解,爲什麼叫我爲物?他心裏犯嘀咕。

老道士在上,葉辰卻被俯視,總是有一種被打探,偷窺很不自在的感覺。葉辰仰頭問道:“你是誰你?”

“哈哈……說不得!”老長者又是摸鬍鬚,臉上堆滿笑意。

“說不得?爲何說不得?”葉辰問道,覺得這個老者有些不一般。

老長者依舊慈愛,卻是連連道:“說不得,說不得!說不得就是說不得!”

這邊那狼卻是有些不悅,覺得這個老道人怎麼老是說說不得呢?還真是以爲自己年紀大一點就賣關子,直生生的道:“喔喔喔!說不得?你有什麼說不得的啊?”

老者並無憤怒的意思,老臉上的笑容依舊不減,只是繼續撫摸白花花鬍鬚,然後道:“說不得就是說不得!”

“老長者,爲什麼說不得?趙靈兒很有禮貌的問道。

“不要問了,老朽說了說不得你們不信!那就說不得了。”長道人緩緩降落,卻沒有落地,只是離地三尺的地方懸停了下來。

“啊……”葉辰被說暈了,什麼亂七八糟的。

“哈哈,看你小兄弟啊不同尋常人,交個朋友如何?”老長者連連笑意盈盈道。

這時候那狼指着嘴巴,一副我很吃驚的樣子,道:“喔喔喔,我?本王?”

“不是!你是一頭狼而已……”老者搖頭面帶笑意。

“不是我?”

“是他!”老者指着葉辰和趙靈兒那邊。

葉辰索性不擡頭,他肯定不是指他,因爲他是知道自己在三人中是最差的,既沒有修爲,又有沒有靠山,怎麼也不會選到自己。

“我?”石柱憨厚道。

“非也,非也!”長者搖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