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與在這一刻,林白都不禁想起了此前自己『天山龍脈』之上,看到的那具相師屍骸。他都開始懷疑,在這個棺槨內存放著的,會不會是如『天山龍脈』一般,也是一具同樣被血『色』/圖騰掌控了神魂的相師屍骸。

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青蓮前輩又怎會說這棺槨內的事物,關乎著未來的走勢?!

雖然心中驚疑不定,但林白悄沒聲息之間,還是不斷的催動命紋,融匯天地周遭的水元氣息,開始衍化弱水之力,一旦局勢出現意外,便要傾力出手,將禍患消弭。

「出來了!」而就在所有人的心都已經懸到了嗓子眼之時,那棺槨內的事物,終於緩緩『露』出了真正的面目!順著棺槨之間,驟然有五『色』華光流動開來,那光華並無甚威壓,可謂是中正平和到了極致,而且其中更是有著驚人的恐怖生機『波』動。

雖然這氣息之中並沒有威壓,但不知為何,感受著這股氣息,卻是叫林白等人覺得,那棺槨內的事物,雖然如今還無法分辨,卻是給人一種他屹立於絕巔之上,可以俯視世間萬物,更是叫所有人都要向其膜拜臣服,要匍匐於其腳下的詭異感覺!

不是相師的屍首,而就在這氣機彌散開來之後的一瞬間,林白登時感受到從這股氣息之內,感觸不到一星半點兒的相術氣息『波』動,這個發現,讓他懸著的心不禁稍稍放鬆了一些,但饒是如此,他卻是依舊不敢有分毫大意,人往後退卻了幾步之後,眼眸死死的盯著那棺槨的核心之處,眸光如刀,似要穿透那些五『色』光華,窺探到其中的真實模樣。

不僅僅是他,開明靈獸、陸吾和『陰』金水獸,如今也是瞪大了雙眼,體內法力運轉不斷,匯聚於雙眼之間,想要勘破那萬千霞光,『洞』悉那屍骸的模樣!

咻!而就在諸人的眸光堪堪要碰觸到那五彩華光之際,冥冥之中,卻是陡然有焰火衝天而起的聲響傳出,那繚繞與棺槨間的五『色』華光,恍若是感受到了某種冥冥之中的感召一樣,徑直便衝天而起,那璀璨的光芒,直將整個天穹都映成了五彩之『色』!

華光驟然升起,沖入天幕之後,又倏然而收,恍若是匯聚成了一道五彩的洪流,恍若是一頭要浴火重生的神鳳一般,一頭向著那棺槨所在的位置重又衝下!


這是一種難以用言語和文字來形容的盛況,在這一刻,那璀璨而又神聖的氣機,直接充斥了整個寰宇!那璀璨的光芒,已將整個平台都盡數淹沒,目光所及之處,除卻璀璨明亮的光華之外,再沒有任何事物存在,恍若是一片光的海洋!

不僅如此,在這光華如劍一般垂降而下之際,整個崑崙聖地居然都在不斷地顫慄,萬山轟鳴不絕,恍若是要發出山呼海嘯之音,要臣服於這棺槨中屍骸的腳下!

甚至於在這一刻,除卻依舊『挺』立於平台之上的林白之外,陸吾、開明靈獸和『陰』金水獸,竟然猶如是身軀脫離了控制一樣,竟然雙膝軟到,跪伏在地,連頭都不敢抬起!

不僅是它們,即便是與這平台相距甚遠之處的老參和禁蛇,此時此刻也是如它們一般,已經是連大氣都無法出一口,只覺得冥冥中似有一種卓絕的偉力,正在按壓著它們的頭顱,把它們按伏於地,不讓它們有半點兒抬頭觀望的心思。

饒是沒有如它們那般拜伏與地,但在這一刻,林白卻是感覺到順著天地四方,在自己身周的每一個方向,都有宏大到了極致的力量在不斷的威壓著自己,那威壓深入到了靈魂的最深處,叫人連一星半點兒反抗的念頭都無法升起。

越是抵抗,那威壓便越是深重,雖然憑藉全部的力氣,強撐著那懾人的威壓,依舊強硬的『挺』直著脊背,但林白的雙腳,卻是深深的陷入了地面之下,恍若是要將平台踩穿!

這是怎麼回事兒?這屍骸到底是什麼存在,為何會如此詭異?

感觸著那詭異的氣機,林白只覺得神魂顫慄莫名,這是一種他從來沒有體味過的威壓,而且和此前他與人『交』手之時遇到過的威壓不同,這種威壓更像是從自己的心底發出的,想要拜伏只是他身體本能之中的一種衝動,由心而發,無法抗拒!

咔嚓!甚至於在這一刻,林白的耳中都開始有幻聽出現,那清脆的聲響,不是骨骼斷裂的沉悶之音,而是神魂在這威壓之下,直接崩塌的詭異聲響!

雖然只是短短一瞬,但對於在場的諸人而言,卻像是過去了一生一樣漫長,時間在這一刻,就像是完全凝滯了一般,更準確的說,就像是失去了時間的限制,時光永駐在了這一刻,無論是滄海桑田,無論是白駒過隙,都無法改變此時的態勢分毫。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那璀璨奪目的光華終於緩緩散卻,而此時此刻,天地之間恍若是死一般的靜寂,沒有任何聲響,甚至於連諸人的呼吸聲都不復存在。

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在剛才究竟是發生了什麼?!而就在那光華散卻的一瞬間,那詭譎的威壓,也終於消散不見,而就在神魂終於恢復自由之後,林白竟然愕然發現,自己的雙『腿』竟然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軟到了幾乎與地平行的態勢,只差一線,便要跪伏與地!


不僅是他,開明靈獸、陸吾和『陰』金水獸,如今的態勢也是與林白如出一轍,那種頂禮膜拜的態勢,就像是在恭迎什麼不可思議的存在,出現在這世間!

好可怕!這棺槨內的事物,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會把自己『逼』迫到這一步,竟然會在自己無知無覺之間,讓自己雙膝軟倒到此種地步,到了幾乎快要跪伏與地的態勢!

這是一種林白從來都沒有體味過的感覺,要知道往日的他,除卻對親人、師長行過這樣的大禮之外,再沒有對任何人行過這樣的禮數!

而且最讓林白所無法理解的是,雖然他的身體如今已經快要跪伏與地,但在這一刻,他竟然在自己的心中,連一星半點兒的憤怒都察覺不到,就好像自己剛才的跪拜,乃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根本容不得自己有半點兒不滿!–55789+dsuaahhh+25933030–> 天威!剛才那詭譎的威壓,絕對是天威!

在此時此刻,林白的心中,所存在著的,就只剩下了天威這兩字!除卻天威,而且是真正的天威之外,他實在是再想不到任何辭彙能夠解釋剛才的那一幕!

而且若不是天威的話,心高氣傲如開明靈獸和陸吾這樣的存在,絕不會這樣跪伏與地;若不是天威的話,在那樣極致的威壓之下,自己的雙膝也不會只差一線,就要碰觸到地面。.訪問:щщщ.。

那種威壓,發自本心,發自神魂,叫人根本無力去抗拒。而且林白能夠覺察得到,剛才自己的抵擋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身軀本應在那威壓之下行五體投地的大禮才對,但最終雙膝還是只差一線才碰觸到地面,唯有自己是逆道之人,不困於天道,才解釋的通。

青蓮前輩存放於這棺槨中的屍骸,究竟是有著怎樣的身份,為何他只是這麼乍一現於世間,便叫天地之間驟然有天威出現?!

念及此處,林白再無法按捺心中的疑『惑』,猛然抬頭,向著那光華已經完全散卻,將內里的一切,都盡數暴『露』於諸人眼前的棺槨望去,想要『洞』悉其中存放著的屍骸,究竟是何許人也!但就在林白的眸光碰觸到那屍骸之際,他整個人在瞬息間卻是完全獃滯了!

怎麼會這樣?!只見順著林白目光所及之處,在那漫天光華消散之後,自棺槨之中,赫然有一具屍骸出現,而且最讓所有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那居然還是一具『女』屍!

白衣如雪,青絲如墨,而且這黑白二『色』和尋常的黑白顏『色』還不同,那白是世間最為純潔的白,即便是皚皚白雪,在其面前,都要黯然失『色』;那黑濃密如海藻的黑『色』髮絲,那種黑,即便是炭塊,都無法與其相比,黑到了純粹的地步,恍若是最為基礎之『色』!

黑白兩『色』『交』相輝映,愈發顯得那屍骸神異非常,不僅如此,在那具『女』屍出現的一瞬間,天地之間更是冥冥有一種難以名狀的芳香驟然出現,那味道馥郁無比,沁人心脾,雖然濃郁,卻不辛烈,鼻翼只是觸碰到分毫,便叫人覺得心曠神怡,有恍若飄仙之感。

而且最讓林白詫異的是,這『女』屍的特異不僅在此處,那容貌更是到了絕世的地步!饒是林白見慣了賀嘉爾、夏小青和寧歡顏她們這種絕世美『女』,但此時此刻,卻還是忍不住要多看幾眼,那種美麗,除卻驚『艷』二字之外,再沒有任何言語可以形容。

而且那種美麗和賀嘉爾她們的不同,那是一種天然生成,完全不需要任何雕飾,沒有分毫瑕疵的美麗,就像是一塊天然生成的璞『玉』般純潔無垢。甚至於在這一刻,林白都覺得,即便是賀嘉爾和夏小青她們在此處,若是和這『女』屍相比,都要黯然失『色』。

至於世間其他那些所謂的錐子臉美『女』,和這『女』屍相比起來,更是微不足道到了極致!

最讓林白無法理解的是,即便是道心穩固如他,在看到這『女』屍的容顏之後,竟然都是心頭狂顫,只覺得好像是有什麼魔力在吸引自己一般,讓他想要將這『女』屍攫取入自己手中。

而且不知為何,在這一刻,望著這『女』屍,林白心中還有一種異樣的感覺,總覺得這『女』屍身上的氣息,給自己一種極其熟悉的感覺。不僅如此,他甚至還覺得,這『女』屍的容顏,似乎和賀嘉爾、夏小青幾『女』有些相似,雖然只是眉眼間的略略相同,但神韻卻如出一轍。

也虧得他對賀嘉爾幾『女』用情極深,這種予取予求的念頭,只是在心中驟一生出,便迅速被他強行抹除,但饒是如此,冷汗卻還是順著後背淌了一身。

這是什麼可怕的美麗,怎麼會有如此之強的『誘』『惑』力!深吸一口氣之後,林白勉力平靜了下心神,轉頭向著『陰』金水獸和陸吾它們望去,卻是發現,此時此刻,在這兩者的面上,也滿是『迷』醉之『色』,眼眸中的神情,更是如醉了酒之人一樣,帶著難以掩飾的瘋狂。

即便是同樣身為母『性』的開明靈獸,在這一刻,眼眸中竟然也有『迷』惘之『色』『露』出,恍若是心神都沉醉在了那『女』屍的美貌容顏之中了一樣。

這是一種跨域了族群和『性』別的美麗,不管是世間的任何人,哪怕是修苦禪的得道高僧恐怕只要看到這『女』屍一眼,那修鍊了無數年的禪心根基,都要毀於一旦。

這是何其詭異的畫面!強忍著心中的悸動,林白陡然出聲,舌尖微動,發出恍若『春』雷初綻般的聲響,用獅子吼秘法吼出,顫動諸人本心,這才算是把它們從『迷』醉之中喚醒。

「好可怕……這『女』屍究竟是什麼人……」被林白從沉醉之中喚醒之後,想起自己之前失態的模樣,陸吾不禁老臉一紅,喃喃出聲,卻再不敢拿正眼去看那『女』屍。

這『女』屍不但容顏驚『艷』到了不可方物的地步,而且諸人還分明感覺得到,這具屍骸極為特殊!雖然看上去恍若是陷入了永遠無法蘇醒的沉寂中一樣,但在她的身軀之間,卻是有著恍若是汪洋大海一般的生機與活力,叫人震顫莫名!

而且望著那『女』屍,不知為何,更是叫人有一種恍若是這『女』屍如今是屹立於萬山之巔,雄視天地洪荒,俯瞰世間萬物,不管是什麼生靈,都要匍匐臣服在她腳下一般!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已篤定,剛才從棺槨之中發出的那種種詭異動靜,必然都是由她而生,源於她的身軀之內,她才是這鎮壓地脈『陰』眼,以及以大道無缺之數為用的本源所在。

「這『女』屍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這樣恐怖的態勢!」此時此刻,所有人的心神,都已沉浸於無邊的驚愕和震顫之中,雖然畏懼神魂失常,不敢以正眼去看那『女』屍,但眼角的餘光卻是不斷在那『女』屍的身上逡巡不斷,想要『弄』明白她的身份究竟是何許人也。

『陰』金水獸強忍著心中的悸動,怯生生道:「總不會是傳說中的那位西王母吧?!你們兩位知不知道,創建了此處的那位青蓮前輩,是不是有什麼紅顏知己?」

「主人一生都是孑然一人,從來沒有過什麼紅顏知己。」聽得『陰』金水獸這話,陸吾連連搖頭不止,緩聲道:「而且這聖地就是聖地,哪有什麼西王母之說。」

話音落下,場內頓時死一般的靜寂,所有人都在沉思不止。任憑是他們中的哪一個,都沒有想到,青蓮前輩所說的未來的契機,竟然會是一具『女』屍,而且是一具如此神秘莫測的『女』屍!可是這『女』屍究竟是有什麼要緊的地方,竟然會當得起這樣珍而重之的對待?!


而且這若不是一具屍骸,是個大活人,那倒還好說,可如今出現在諸人眼前的卻是一具死人的屍骸,總不是那位青蓮前輩的意思,是想要讓他們拿這屍骸當武器什麼的來用吧?

可這樣的喪屍的事情,似乎怎麼著都不像是那位意氣風發,心比天高,氣比地厚,脊梁骨『挺』得比那泰山還要巍峨的青蓮前輩,所能做出來的事情!

這是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迷』惘就像是濃霧一般,繚繞與諸人的心間,叫他們直覺得前路一片『迷』惘,根本無法尋覓到真正的答案所在。

「林小子,你在看什麼?你看沒看出來這『女』屍有什麼古怪?!」而就在百思不得其解之際,開明靈獸卻是突然發現,平台之上的林白,神情卻是有了極大的變化,眉頭深鎖,眼眸中神情也是變幻不斷,滿是驚愕之『色』,就像是有什麼不可思議的發現!

「林小子,你究竟是看到了什麼,趕快說!」不僅是開明靈獸,陸吾和『陰』金水獸也是發現了林白的異常,登時急忙開腔,急聲催促道:「別賣關子,撿重要的說!」

「天相!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女』屍的容貌,在面相之說中,應該是天相!」而在聽到這三者的追問之後,林白才算是緩緩從沉思中清醒了過來,而後緩緩對諸人解釋道,而是那話語聲中,滿是無法掩飾的沉重和匪夷所思。

天相?那是什麼東西?!聽得林白這話,陸吾和開明靈獸他們頓時面面相覷起來,眉頭深鎖,全然不明白林白這話究竟是個什麼意思。而『陰』金水獸更是神情『迷』惘至極,它依稀記得,林白曾說過他是天相派的人,難道這『女』屍是跟他的宗『門』有什麼關係不成?!

「所謂天相,並不是我的宗『門』!而是這世間的一種面相!」仿若是看穿了『陰』金水獸心中的不解一般,林白緩緩出言解釋道:「不過此種面相,和世間任何的面相卻又截然不同,而且此種面相,向來都是只存在於傳說之中,在這世間,從來就沒有存在過!」

是面相的一種,但和世間的任何面相又都截然不同,而且向來只是存在於古往今來,心口相傳的一個傳說之中,從來沒有在這世間真切的存在過!

若是從來都不存在過的東西,又怎麼會出現?而且這樣的面相,如今還如此恰巧的出現在了這『女』屍的臉上?林白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出來,頓時把它們全給搞懵了。–55789+dsuaahhh+25933036–> 身後的人,寂靜了就那麼一瞬間,緊跟着就同時大吼了出來:“不怕死!”

那男人笑了起來,笑的格外的嘶啞,說:“二當家的,記得當年四當家的事兒麼?我們這些兄弟,沒有全部活下來,很多人都是之後加進來的,可我是當年活下來的! 地府鬼王在都市 !付出了多少代價!可有多少人後悔過?”

“我們怕的不是死!怕的是,成了個他孃的懦夫,要是看着兄弟死在眼前了,啥都不能做!老子還不如立刻就去跳了覽江!”

這個男人的話,就像是點燃了引線,所有人都像是**。

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他回過頭,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聲音沙啞的說:“老子叫靶子,大當家去了哪裏,快帶路!”

我的身上的血,也因爲他的那幾句話翻滾,我深深的看了二叔一眼,突然嘲諷的笑了笑,說:“二叔,我讓大爹失望了一次,因爲我瞧不起我爸的兄弟情。今天,我又要讓大爹失望一次了,因爲我又丟下了我覺得的大義,我不可能看着大爹送死的。”

說完以後,我拿出來手機,立刻給顧琳回覆過去了一個電話號碼。

可這個時候,無論我怎麼撥打電話,那邊傳來的都是嘟嘟嘟的連續聲音,電話打不通了。

我慌了神,驚疑的繼續重複撥打,可是打了十幾個電話,那邊都是嘟嘟嘟的聲音。

我臉色變了,周圍的人臉色也不正常了起來。

靶子面露急慮之色,催問我發生什麼了?

我擡起頭,臉色很蒼白,心中有種淡淡的恐慌感,我說:“出事兒了!她知道大爹在哪兒!電話打不通,肯定出事兒了!”

我猛的回過頭,朝着門外衝出去!那種驟然的惶恐,心悸,讓我不敢再有半分的停留!

身後也全部都是奔跑的腳步聲,雜亂,但是厚重無比。

耳邊突然一道涼風,那股子冷意讓我打了個寒噤,三叔已經跑到了我的身邊,他聲音很細,卻很快,說:“你趕緊開車過去顧琳家!我馬上帶着人,跟在你後面!豁出去了!老大不能有事兒!”

我心中一顫,回頭看了三叔一眼,他對我笑了笑,也嘆了口氣,讓我趕緊走。

我速度更快了一點兒,撞翻了幾個人,也沒有再管。

下樓之後,我迅速跑到路邊的車旁,上車以後,我就直接開了大燈,猛的連按了幾下喇叭!

頓時路上的人都嚇得往路邊躲,有人對我破口大罵。卻被一個衝出來的人,直接按在地上猛揍!

我也來不及多管這些,發動了油門,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顧琳家衝去!

這時,我擔心的不只是大爹,還有顧琳。

這麼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說,顧琳是不可能關機的!

就算是手機沒電了,她也會立刻充電,而且她現在不可能在外面,絕對在自己家裏面!

經過上一次劉全讓手下混子去了顧琳家裏面的事兒之後,我現在心裏面已經不敢抱有半點兒僥倖了。

人無其罪,懷璧其罪,而顧琳就是一塊璧玉。


萬一劉全跟來了,還是別的事情,這都是我承受不起的後果!

路上,我幾乎是逆行,刺耳的喇叭,大燈,咒罵在耳邊炸響!

甚至我還擦碰了幾輛車,我都沒有停車,終於到了顧琳家的樓下以後,我停下車,車門都沒有管,直接往小區裏面衝去!

上樓,跑到顧琳家門口,我猛的砸了兩下門,喘息之間,我還沒喊出來顧琳的名字。

裏面就傳出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說到:“誰啊大半夜的不睡覺?砸你麻痹的門。”

那個男人的聲音,讓我一瞬間心裏面就沉了下來。

房門突然打開了,我卻看見一張熟悉中,帶着一點兒陌生的臉。


他本來是一臉不耐煩的說:“你敲錯門了吧?”

我猛的伸出手,直接抓住了他的衣領子,他突然聲音變了,說了句:“你是周然!” 世人皆知,一個瓜的好、壞、生、熟、苦、甜,看看它的形狀與『色』澤就知道了;一匹馬力氣大小,走得快、慢,看看它各個部位是否均勻,『毛』『色』、神態與氣息如何,就知道它是適合馳騁千里的良駒,還是拉車的駑馬。,最新章節訪問:.。

而人也是如此,一個人的命運和氣『色』,和長相是分不開的!和瓜的形狀、『色』澤,馬的『毛』『色』、神態相同,面相是最容易,也是最直觀的分辨一個人命運的途徑。

人的面容,就像是一個高深莫測的密碼的集成體,在上面註明了一個人一生的榮辱富貴,不管是最基本的頭髮、臉型,還是具體的眼眉、鼻子、額頭、嘴和下頜等等,都有著不可言說之秘。雖然每個人的面容,都是遺傳自父母,但兩者固然可以相似,其中所蘊藏的含義,卻是全然不同,每一個新生兒的面容,都像是一個未經解碼的資料庫。

而這一切的一切,除卻對面相一途,有著極為深刻研究的相師之外,再無人可以明了。

而對於林白而言,面相一途,更是他最為基礎的出發點,可以說對面相的觀察,已經銘刻到了他的骨子之中,無論是匆匆而過的路人,還是身邊的至親,除卻天機『蒙』蔽之下,每個人的面容,在他的大腦中,都會以一種既定的解碼方式,將那些訊息解開。

這是一種本能,對林白來說,這種習慣,就像是吃飯、喝水、飲茶一樣簡單而長久。

從林白出道到如今,他所見過的面容,可謂是不勝枚舉,甚至於多到了即便是連當初那位一手編纂了《麻衣相法》的麻衣道者,怕都是不見得有林白所見的面相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