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大荒的克烈也不是弱者,不然他也不會擔任聯軍統領,他一口氣打出十幾發火槍可不是為了重創卡西利亞,而是藉助十幾發火槍的力量讓他在空中停頓加長,緊接著,他右手拿出一個古怪的「弓弩」。

「唰!鏗!」

克烈右手一甩,那「弓弩」猛地射出一根帶著鐵鏈的「夾子」,當夾子靠近卡西利亞時,「鏗」的一聲金屬聚合聲,克烈居然將卡西利亞給鎖在了空中。

「讓你囂張,老子給你綁了,拖回去!」

克烈張狂的大笑一聲,地行鳥的噴射器微微一擺,整個人在黑豹部隊的眼皮子地下玩了次「漂移」,硬生生的拖著他們的統領揚長而去。

「唰!唰!唰!」

看到克烈帶的好頭,他的手下們紛紛射出「飛索捕熊器」,一時間無數個飛索飛向黑豹部隊。

詭異的加速裝置,配合可怕的火力,再加上克烈的完美演示,黑豹部隊一下子吃了一個大虧,幾乎三分之一的黑豹部隊被「飛索」拖下了坐騎。

拖著卡西利亞,克烈還是一馬當先,近乎是拖著大半個黑豹部落的落馬騎士,他們囂張的大笑著。

遠處,站在營寨之上,看到克烈將敵人「拖在地上摩擦」,王小天也不由放聲大笑。 ?克烈的一套連招說起來複雜,實際上也卻是風馳電掣間就完成的。

從暗箭逼的卡西利亞浮空,再以火槍增加浮空時間,最後抓住機會接一套「飛索捕熊」,足以窺見克烈老道的戰鬥經驗。

「哈哈,克烈果然給了敵人一個開門紅啊!」

王小天看著克烈八百輕騎拖著幾百個諾克西米幻獸騎士狂奔而至,不由放聲大笑。

「這克烈,他們的坐騎真的玩出了花來了。」喜歡直接用拳頭解決事情的巴隆看著克烈他們的操作,有些感慨的說道。

對於克烈他們輕騎兵的安排,王小天也考慮了很多。

戰場的殘酷性決定了,在戰場上,實用性才是第一要素,而對於輕騎兵來說,機動性就是他們最大的優勢。

地行鳥的先天條件決定了它們註定沒有某些善於奔跑的魔獸快,這對於以機動性著稱的騎兵而言無疑是致命的,而雪上加霜的是,戰爭迫在眉睫,王小天他一時之間又找不到更好的坐騎。

「既然地行鳥跑的速度有限,那我們就給他按上一個推進器!最好這個推進器還要能控制方向以及速度。」

「戰場上什麼最重要?實用最重要,不僅要按上推進器,我們還要在它的周圍布置火炮、強弩,既然地行鳥沒有鋒利的獠牙和利爪,那我們就給它按上武器部件,把它武裝到牙齒!」

「過於笨重的武器降低了它的機動性?那行,我們裁掉它外面那層防禦鎧甲,給我裝上符文護盾,我們用魔核製造的護盾代替笨重的鐵皮!」

……

當無數的地精和輕騎兵們將自己的意見綜合后,一支喪心病狂的輕騎兵部隊就這樣完成了。

這支部隊里,每一隻地行鳥的外圍都披上了一層由漆黑的符文機甲,它的後方兩側帶著兩個圓筒狀的推進器,而它的前方左右兩側,分別安裝了箭匣、魔力加農炮簡化版……最初經過測試時,一位地行鳥騎士帶上足夠的魔核全力開火時,強大的火力足以讓一位白銀強者汗顏。

更加可怕的是,全力奔跑起來的地行鳥,後面的最大功率推進器可以讓他們達到短暫的浮空,一個追不上又火力充足的敵人,那簡直就是戰場的噩夢。

「哼!一群廢物!」

就在克烈拖著一群俘虜在地上摩擦時,諾克西米大部隊里響起一聲怒哼,接著,就看到一個可怕的身影宛若炮彈一樣激射出去。

「黃金強者!」圖雷臉色一變,看著那散發著可怕氣息直逼克烈的身影,不由低聲喝道,就要躍下營寨去迎擊。

「住手!」

王小天伸出一支左手攔下了蠢蠢欲動的圖雷等人,他臉上神秘的一笑:「嘿嘿,讓克烈他們出擊前,我就料到了會有黃金強者不按套路出牌,我等的就是黃金強者出來!」

望著王小天成竹在胸的樣子,圖雷等人縱然很疑惑,卻不由安下了心,雖然不知道王小天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是一定是早有準備。

轟!

一個身穿著暗紅色戰甲的中年獸人渾身爆發著火紅色的鬥氣,如神袛般騰空而立,他一拳轟出,可怕的拳印隔空打來,澎湃的鬥氣直接轟向了克烈。

克烈的騎行技術確實不凡,在那如神威般的拳印轟擊而至時,他怪叫一聲,助推器爆發衝刺而出,避開了這可怕的一擊,那可怕的一擊砸向地面,立刻就轟開了一個巨大的坑。

「草!黃金強者也不帶這麼狠的吧!那是什麼戰甲?這麼恐怖!全體散開逃命!」

怒罵一聲,灰頭土臉的克烈有些驚駭的看了一眼身後那個可怕的身影,特別是他瞥向那身影身上那暗紅色戰甲時,眼神中劃過一絲忌憚,梗著脖子,他對著身後的騎兵不由高呼一聲。

轟!轟!

就在克烈稍稍回頭的那一刻,後方的那個身影又接連打出幾拳,這一次可怕的威勢鋪天蓋地,漫天的火紅色鬥氣令人絕望。

克烈如同怒濤中的一夜扁舟,總是險而又險的擦肩而過,這可就苦了後面的卡西利亞,拖在地上被莫名的符文鎖鎖住,整個人被按在地上摩擦啊。

「近了!500米….300米…..200….100!」

不遠處,營寨之下的一處岩石后,一個身穿著和岩石差不多顏色軍裝的獸人正匍匐在地上,望著漸漸靠近的那道散發著可怕壓力的身影,嘴裡不停的喃喃著。

「最後的輕語!」

輕輕的呢喃一聲,一支悄無聲息的利箭破開空間,飛向那黃金強者的眉心。

「誰?」

一聲爆喝,那浮空的強者似乎是覺察到了什麼,當那一抹青色的利箭劃破空氣而至之時,一頭沐浴著火焰的巨龍虛像凝聚在那強者的背後,他一聲大喝,如同怒龍咆哮,火紅的鬥氣宛若龍息一般,轟向那利箭。

「沒那麼容易!」

王小天輕笑一聲,這支箭可不是普通的符文之力加持的箭,而是王小天特意為了伏擊黃金強者準備的「卡莉斯塔的符咒之箭」,一支的造價堪稱奢侈,光是價值幾百金幣的高級符文王小天就用了五枚,中級符文多的更是不能再多了,這種箭王小天也支造出三支。

而且以目前的聯盟符文水平,也只有王小天一個人能進行符文附魔,它可是符文大陸上模仿復仇之矛而進行仿製的符文箭。

「哼!炎龍翼擊!」

那身影戰甲紅光一閃,背後如同張開一對紅色的羽翼,狠狠的轟向那青色小箭,隱約間,人們似乎看到一頭巨龍展翅長嘯。

「炎龍爪裂!」

「炎龍甩尾!」

……

「炎龍破!」

那可怕的強者宛若一頭太古的巨龍,一拳轟出,彷彿連巨龍都可以撕裂,無數的攻擊轟向那青色小箭,令人吃驚的事發生了!

青色的小箭青芒一閃,宛若世間最鋒利的矛,直接破開了所有的攻擊,從那強者的眉心一閃而過。

這一切發生的是如此之快,以至於遠處的斥候們都摸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在他們的視角里,只看到那黃金強者彷彿發瘋一樣拚命轟向前方,旋即,一道青芒一閃,那強者就頓在了空中。

實際上,當最後的輕語射出后,那位強者就已經感受到危機了,但是他避不開,因為不足100米的距離,對於輕語和符咒之箭而言,幾乎就是一個呼吸不到的事。

既然避不開,他直接在一個呼吸間打出全身近一半的鬥氣,不得不說,這恐怕是一個諾克西米部落的天驕式人物,然而符咒之箭的「破甲」「破魔」……等效果可不是說說而已。 ?就在那黃金強者被「最後的輕語」鎖定時,王小天就已經明白了他的下場。

「這可是老子花了這麼大代價打造的符咒之箭,要是這麼容易被你躲開了,我還怎麼混!」王小天心裡冷笑一聲,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畢竟王小天這一方黃金級別的戰鬥簡直是低到可怕,只有以這種方式來拉平雙發的戰力了。

砰!

那抹青芒一閃而過,天空的黃金強者身影一頓,攀升的氣勢戛然而止,如同璀璨的煙火,轉瞬即逝,就在眾目睽睽之下,那不可一世的黃金存在直挺挺的跌下了天空。

「咔嚓!鏗!」

一道鐵索猛的飛向那墜落的強者,克烈眸子閃過一絲瘋狂,滿臉的興奮,嘴裡不知道在嘟囔什麼:「生死看淡,不服就干!這鳥人貌似出問題了!咱干一票大的。」

在那黃金強者墜落的一瞬間,克烈居然調轉方向,發射出一條飛索,他居然想將那強者的屍體拖回去!

而當飛索真的鎖住了那人的屍體后,克烈滿臉興奮,不停的呢喃著:「發了!發了!那套戰甲可是一個好東西!」

「放肆!」

「好膽!」

「快放下炎龍暗雲戰甲!」

……

諾克西米大部隊中一連響起幾聲爆喝,顯然是諾克西米部落的大人物,眼見克烈居然在他們眼皮子地下撈走他們的部落的寶物,一個個不由大喝著,但是詭異的是,這些爆喝的強者卻沒有一個冒頭的。

「昂!」

轟隆隆

一聲高亢的長吟,七頭諾克西米戰獸最左側的一頭戰獸仰天長嘯一聲,周圍的土元素魔力驟然匯聚,它大踏步向前,圍繞著這頭諾克西米獸,大量的獸人戰士們也隨之加速。

「浮石沖!第七部的兒郎們,隨我奪回炎龍暗雲戰甲!」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那頭戰獸背上穿來,爾後,那頭巨大的諾克西米獸的腳下大量的碎石化作一塊巨大的石板,它載著周圍的獸人戰士,居然懸浮著沖向了克烈。

那浮石所到之處,後方的地面宛若海浪般被分開,其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圍繞著那頭戰獸,密密麻麻的諾克西米族戰士如同層層波浪,在大地的轟鳴聲中,諾克西米的第七部如同洪水滾滾而來,一桿桿閃爍著寒芒如同水波紋絡般碾向克烈。

「真是壯觀!這就是中部大部落的底蘊嗎?」王小天看著這可怕的偉力,視陸地為汪洋肆意縱馳,眼神中閃過一縷感嘆,旋即,他不由激動的一握拳,眼前這可怕的力量,附帶著對面七分之一的戰力即將成為歷史。

「命令後方炮火陣地!第一序列全力開火,給我打掉那頭巨獸!」

至尊狂妃:邪魅大小姐 王小天低聲對一側的親衛命令道,望著和克烈還有一段距離的巨獸,王小天不由暗道:讓我給你們送一份大禮。

當親衛將他的命令傳達下去后。

斯塔圖營地的最後方神秘的一角就這樣揭開了一縷,足足有五十門巨型重炮擺成了一排,這些重炮每一台都有一輛卡車大小,銀白色的炮管上神秘的符文迴路和炮筒渾然一體,這是為了鑄造炮筒而特製的符文鋼,炮座通體也是銀白色,機械式的風格和周圍落後的部落風貌格格不入。

「調整角落!裝填彈藥!」

隨著指令下達,五十多門重炮緩緩調整這炮筒的角度,一箱箱魔核被獸人們傾倒入底座後方的填充處,當這些價值不菲的魔核徹底填充完畢后,銀白色的光芒從底座一直延伸到炮筒處,整個重炮陣地一時間白芒陣陣。

「干,」聽著後方的動靜,克烈回過頭去,不由跳腳,使勁的催促著胯下的地形鳥,悶頭就朝著營地狂奔而去。

而後方,諾克西米戰獸不禁讓大地化作「滑板」,同時,一塊塊巨石被它以魔力凝聚而成,不斷轟向克烈,數十塊巨石如同暴雨般砸向克烈。

「我躲!漂移!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大荒騎手!」

穿梭在足以致命的可怕巨石雨下,克烈滿臉通紅,渾身激動的顫抖,不住的怪叫著,激情而富有冒險精神的克烈在這一刻彷彿不是置身戰場,而是一位展現精湛騎技的障礙越野騎士。

「哼!岩突!」

突然,克烈的前方一整塊地面猛然向上突起,彷彿一堵石牆要阻隔賓士的克烈。

「嗯?想攔住我大荒騎士?做夢去吧!」克烈面對這突兀出現的石牆,眼看慣性作用下就要裝上去了,他猛的勒緊地行鳥的韁繩,雙腿不由夾緊,高呼一聲:「飛翔吧!擁抱藍天!」

他的地行鳥夥伴居然在緊要關頭雙腿一屈,左右兩側的推進器90度大旋轉變為垂直向下,強大的推進力和跳躍力居然讓他短暫的飛躍起來了。

眼看克烈怪叫著秀騎技,王小天眼角不由抽了抽,嚴肅的戰爭氛圍無形中削弱了不少,一些聯盟軍甚至吹起口哨為克烈歡呼。

而當諾克西米獸瘋狂的釋放土系魔法阻截克烈時,他也緩緩進入炮火陣地的打擊範圍了。

「就是現在!第一序列,火力全開!」

「轟隆!轟隆!」

如同平地炸雷,隨著一發發魔力炮彈的炸裂,斯塔圖前徹底化作了火海,而龐大的諾克西米獸就成了最好的靶子,無數的火炮傾瀉而至。

泰坦型重型火炮,發射時巨大的轟鳴聲宛若泰坦擲雷,以魔核為彈藥,將魔力抽取而出化作純粹的爆炸魔球,五十多門重型火炮濺射的魔力餘波讓諾克西米巨獸腳下的「滑板」徹底破碎,一時間,周圍的獸人戰士紛紛墜地,在凄厲的叫喊聲中,無數的獸人戰士來不及躲避就被灼熱的魔力爆彈炸成肉沫。

更讓王小天喜笑顏開的是,似乎在大荒強悍的魔法距離都被縮短和削弱了,諾克西米部落人做夢也沒想到王小天居然有這種宛若「禁忌魔法」的可怕武器,猝不及防之下,聚做一團的諾克西米戰士就這樣毀滅了大半,包括那頭可怕的巨獸都痛苦的怒吼著。

王小天所不知道的是,作為灰石聯盟標誌性的重型符文火炮,在斯塔圖第一次登上了歷史的舞台,而這種以多炮台、多火力、全面壓制的野蠻打法,被後世的軍事學者們列為了一項戰術。

當重炮的第一顆炮彈落下后,雷霆般的轟鳴在斯塔圖響徹不息,而為了紀念這歷史性的戰役,在後世的史書上,人們形象的將斯塔圖戰役稱之為「雷霆戰役」,。 ?「轟隆隆!轟隆隆!」

五十多台巨型重炮陣地不斷發射著炮火,從遠處俯瞰,眾多重炮可怕的炮筒不斷的收縮炮擊著,宛若在演奏一曲血與火的悲歌。

炮如驟雨,侵襲而下,沐浴在炮火中,龐大的個頭成為了最好的靶子,諾克西米的第七巨獸不斷憤怒的咆哮著,經歷了最初的慌亂后,第七巨獸在怒吼著豎起了一面大地之盾,足以打爆一座山體的炮火不斷的轟向岩石盾。

四濺的炮火餘波和激射的岩石碎塊成為了致命的利器,成片成片的諾克西米第七部的戰士倒下,這些攜帶著部落最精銳的武器,披著部落花費巨大代價弄來的重甲的精銳戰士們,沒有一絲絲反抗之力,就在炮火中哀嚎,化作一具具屍體。

最凄慘的莫過於最靠近第七巨獸的戰士,拱衛在圖騰巨獸的身側,這在諾克西米部落象徵著的是最強大的戰士,他們有著不同的底牌,一旦近戰,擅長獸人秘技和強大圖騰之力的諾克西米精銳會讓敵人知道什麼叫古老的獸人戰技。

偏偏這群擁有著最大戰力的精銳,由於過度靠近第七巨獸,而遭到了炮火的重點打擊,只要有七成的炮火是宣洩在巨獸的身上的,而那可怕的餘波足以讓最強悍的血肉之軀化作肉泥。

更加可悲的是,本來拱衛圖騰的精銳,卻被反擊的巨獸踐踏或者岩石激射誤殺不少,這些憋屈死去的精銳幾乎沒有留下一具完整的屍體。

「吼!」

被一兩發擊穿岩石巨盾的重炮擊中,流著鮮血的第七巨獸不由嘶吼著,而它周圍的土元素魔力則徹底沸騰了,以它為中心直接就化作了一個大地魔陣,無數的岩石不斷抵禦著來自重炮陣地的炮擊。

雖然沒有轟殺那頭巨獸,但是敵人損失了近七分之一的戰力,也是值得欣慰的。

「第二序列,重炮準備!給我轟殺那頭巨獸!」

眼看巨獸發狂,沸騰的土元素魔力不斷的湧向巨獸,這樣龐大的消耗和劇烈的掙扎,王小天不相信他的重炮沒有重創巨獸,一咬牙,他發狠的下達了命令。

就在王小天下達命令后,在第一序列的炮台陣地,一座巨大無比的恐怖重炮緩緩調整了炮台角度。

這座巨炮起碼有三層樓大小,一部分地精在命令下達時甚至還在上面調試著什麼,似乎在檢查著什麼,這座巨炮恐怕是也剛剛組建完成不久。

【X-1壓縮殲滅炮】:符文大陸皮爾特沃夫的終極武器星際戰艦的艦炮之一,作為最初的艦炮,X-1消耗驚人,而且體型巨大,隨著符文科技的發展,X-2系列的量子炮漸漸取代了它的位置。

而此刻,王小天就是利用這有限的資源弄出了這尊被淘汰了的星際艦炮。

當一箱箱魔核被投入后,一塊灰石聯盟僅剩無幾的符文水晶緩緩充能,巨炮的炮管緩緩四散張開,可怕的能量開始匯聚,肉眼可見的激光匯聚成一道光柱。

「嗖!」

在無數符文迴路的調試下,壓縮成一道光柱的可怕能量轟向了戰場上還在掙扎的巨獸。

砰!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