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的萬鬼老祖使用這招的時候,幾乎就是一個一個的軍團毀滅,非常可怕,就連當時的邪聖都有無數個死在了這招之下,這招的程度和邪族的吞噬有的一拼,邪族頓時炸開了鍋。

小獅子和小鵬的壓力大減,得到了喘息的機會,趕緊支撐著防禦並且驅散著自己身上的邪氣。

黑狂也趁著這個混亂的機會,無數的鬼神域的武技層出不窮,一時間空中的戰場鬼氣森森,然後自己是朝著小獅子的那個區域移動,畢竟合力一起是成功的唯一方法。

而小鵬趕緊再次一道攻擊擊打陣眼的方向,這個陣眼自然是第一個金。第二次攻擊是給天凡他們持續造成指引,畢竟五行大陣時刻在變動中,不簡單的指引是很重要的。

黑狂不一會就跟小獅子他們相見了,小獅子立馬認出來了,將黑狂帶進了自己的防禦罩內,一時間防禦力增加而且危險大大減小。

此時陣內的天凡,一把「破邪」大槍被他舞得密不透風。正在朝著前面攻擊指引的方向前進,這個時候又是一道金色的閃電被擊下,天凡立馬發現位置已經變了,攻擊在了自己前進方向的右面。

天凡立馬通知了紫日和小狼趕緊轉移方向朝那個方向移動。心中也不由自主的想道:這個五行大陣名不虛傳,五行大陣雖然增加的實力不是最多的,防禦和困人也不是最厲害的,但是最可怕的就是這陣眼變換方面。

天凡其實吩咐了小獅子和小鵬每隔五分鐘攻擊一次,這也是五行大陣變換的間隔時間。天凡作為大頭陣的人,手中的長槍是他最大的屏障。

而紫日靠著手中的斬龍不斷的擊飛四周的危險,而小狼則是用巨大的身軀罩住了天凡和紫日的身體,像是最安全的保護罩。

天凡的長槍已經最大限度的放射出了金光,金光不斷的刺激,抑制著周圍的邪族。邪族已經慢慢的不敢面對這打頭陣的男人,開始轉過彎攻擊著周圍的紫日。

但是紫日雖然沒有佛氣,但是那恐怖的鋒利卻是沒有絲毫的留情,沒有佛氣的侵擾反而被斬成了兩端。

而且那巨大的靈獸也是恐怖之極,靠著身軀的優勢左沖右撞的把周圍的邪族全部拋飛出去。

天凡的長槍上的綠色血液已經被槍穗給隔絕在槍尖的部分,沒有絲毫的迴流到手上,但是每一次的揮舞都是無數的綠色血液被拋飛而出。


一路上全是邪族的殘肢斷臂,他們最大的目的不是殺邪族而是攻擊陣眼。終於在小鵬第三次指引下,他們終於來到了金之陣眼,這座帥帳周圍的氣勢非常強大。

當天凡他們帶著無數的邪族接近的時候,立馬傳出來凶厲的聲音。「都給我讓開,我自己來!」周圍的邪族沒有絲毫的停頓就全部退走了,完全做到了令行即止。

而且撤退的時候都是非常有序列的,這也是全面突圍的時候,天凡他們大多是擊傷這些邪族,真正殺死的跟受傷的比還是佔了極少的部分。

隨後帥帳中出現了可怕的鋒利的邪氣,一個穿著威武的金色盔甲的壯漢邪族出現了,他全身竟然有著金屬性的修為的高深者才有的鋒利之氣,似乎接近他的人都要被切割受傷一般。

看著這壯漢,三人同時出現了滔天的戰意。最後還是紫日站了出來,輕輕的說道:「你們別跟我爭,我希望這樣的對手很久了,紫日確實一直在追求劍的鋒利和人的鋒利。

天凡點了點頭,往後退了一步。」那邪族看到一個人一皺眉說道:「我還以為你們這些無恥的人類會一起呢?

想不到,不過一個人只有死,小子我可是邪尊的實力,加上這陣眼的加持,比之一些最弱的邪聖都要厲害,別怪我沒有提醒你!」沒想到紫日聽到之後,戰意再一次蓬勃而出,真正的到了他的極致了。

那邪族也沒有在多說,手上出現了他們的本命武器,一把黑色的長劍跟華夏的竟然差不多,這劍可以把鋒利發揮到最大的地步。

此時的空中,黑狂和小獅子已經累得滿頭是汗了,為了小鵬的攻擊他們每五分鐘都要進行一次突圍,爭取最大的範圍給小鵬去攻擊陣眼造成最大的動靜。

幸好的是第三次之後,小鵬感應到了他們找到了第一個帥帳,小鵬立馬也加入了防禦之中去了。這時候他們才壓力大減。

此時的黑狂其實早已經到了可以突破合體期的時候,而且永恆精血的部分力量還沒有完全的煉化。黑狂是害怕自己突破的太快造成根基不穩才只突破到了分神期的巔峰。

現在的戰鬥其實也是他需要的磨練他身上突然暴漲的力量,對於一個喜歡隱藏在黑暗中的刺客來說力量的掌控必須要到極為高深的地步才可以,只有這樣才可能可以成為黑暗中的王者,把自己的力量完全凝固在自己的武器上面。

天凡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在於他可以在槍,弓,刺殺,三個方面隨意轉換自己的真氣的收發程度和自己的心智。這並不是一心多用就可以辦到的。

三個人看著周圍無窮無盡的邪族已經做好了長時間作戰的準備,所以三人輪流兩人負責防禦,而一個人休息修鍊,這樣大家可以進入一個循環,索然枯燥,但是可以保證大家的安全。

這些邪族爆發的戰鬥力也就是如此了,沒有意外是沒有關係的,而且每一個人真氣全部消耗殆盡之後在修鍊是最好的狀態。

而在陣法裡面兩個人真正的開始戰鬥到一起了。情況非常膠著。

天凡是真正的大吃一驚,聽到了那邪族的話他知道對方絕對不會吹牛的,這是生死之戰吹牛隻會讓自己死的更快。

按理說紫日是承受不了這個攻擊的,但是真正戰鬥的時候天凡震驚了原來進步的不只是他一個人。

紫日雖然在武技上沒有別的新東西出現,但是招式之間的銜接已經到了可怕的地步了,那圓轉如意的感覺絕對不一樣,而且雷電的幻力的特性全部轉換成了最可怕的風雷真氣。

那威力可謂是不可同日而語,紫日又是為戰鬥而生的人,整個人竟然在戰鬥中又進入了頓悟的狀態,天凡驚訝不語,紫日果然還是如此可怕,這戰鬥突破可是以前就有傳統呀!

對面的邪族對於道的領悟不高,只是發現越來越不對勁了,因為剛開始他用了三成力量,緊接著戰鬥熱身階段過去提高到了五成力,之後就也沒有大變化。

但是如今這邪族的力量已經提升到了七成力量了,而且還在上升的地步,對面的人類似乎也是越大越來勁,但是臉上的表情始終沒有變化,正因為這冰雪般的心境,所以紫日沒有任何的破綻。

這邪族眼神中的謹慎越來越嚴重,而且越來越凶厲。那邪族發現這樣下去無限制的提升,那人類雖然會花時間肯定會擊敗自己的,所以他決定改變這個狀態。

天凡嘆了一口氣,要是不打擾,紫日可能都可以突破到合體的,可是此時那邪族發現不對勁了。

想法剛剛產生,那裡果真行動了,邪族大吼一聲,身上的鋒利的氣息全部內斂,然後手中的長劍竟然詭異的挽了一個劍花,這是華夏用劍的武者最喜歡的動作。

這邪族沒少研究華夏的武技,然後所有的氣息全部傳導到了自己手中的黑色長劍上面,那長劍看似普通,但其中的鋒利的殺機天凡用槍的都可以感覺到。

紫日也突然被這可怕的劍意給驚醒,隨後竟然毫不拖泥帶水,手中的「斬龍」豎拿,這是要一招決勝的劍客的對決方式,邪族微微一笑,同樣如此。

紫日的手中長劍上的器靈和劍神本命靈體同時綻放出了最大限度的威力,整個斬龍竟然真的成為了一條巨龍一般,而紫日正是這巨龍的意志,在邪族的眼裡對面的不在是紫日和神劍「斬龍」。而是一條全身充滿劍意的荒古神龍。

… 那金之陣眼的守陣的邪族此時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逼人的氣息,他竟然在看到了紫日的狀態之後絲毫沒有退卻的意思,反而是身上的氣息更加濃郁,將要爆發一般.


他身上的金之邪氣已經開始最大的限度凝聚,手上的黑色長劍,也是顯得越來越散發出黃顏色的色彩。

天凡甚至感受到了真正的天地靈氣中的金之靈氣,都受到了這種氣息的吸引,想要聚攏到一起一樣。

此時的魁梧的邪族大漢,看著手中的長劍越來越燦爛,散發出黃-色的光芒的時候,他臉上竟然出現了欣喜的表情,但是他握著長劍的手卻是開始慢慢的受到侵蝕一般不斷的被消弱著。

可是即使如此他也是笑著的,然後他就義無反顧的再次加大了吸收周圍的氣息的舉動,這個時候真正的金之靈氣竟然也開始加入到了他的召集之中,他手上的黑色長劍竟然都出現了裂痕,但是他依舊無動於衷的一意孤行。

天凡詫異的看著眼神歡喜到有些偏執的這個邪族,輕輕的一嘆,他立馬發現了對方是對天地靈氣異常的痴迷,既是自己被摧毀也想要見識這種靈氣的威力。

可是對面的紫日再也不會給他這個機會了,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一般,這就是紫日剛才凝聚的最終一擊,這一招沒有任何的名字,非要說只能說這一瞬間紫日和他的神劍融為了一體,而且「斬龍」也真正的展現出了他神器的尊嚴!

這一條巨大的荒古神龍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力攻擊向了那個邪族。那邪族在自己的世界中才被驚醒,沒有一絲的驚慌只有著期待,然後長劍一揮一片金黃-色的金屬性組成的巨大劍影向著神龍直直的劈下,而這個時候神龍沒有絲毫的驚慌,展開血盆大口穩穩的咬住了這把巨劍。

那邪族明顯沒有想到這麼輕易的被攔下,然後看到金色巨劍中的那一絲黑氣完全的消失,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突然笑了,然後手中的長劍輕輕的滑落,他竟然放棄了抵抗,然後看著那巨大的神龍穿透了自己的胸膛。

穿透之後,紫日才和自己的神劍分離,然後疑惑的看著背對著自己的邪族,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贏的如此輕鬆。

雖然金色的巨劍威勢很強,但是根本沒有發揮出本有的力量。而那邪族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明白了,自己一直以來就錯了。

自己在鑽研了邪族改良的金靈氣的時候就非常嚮往真正的金之靈氣的威力,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邪族為什麼厲害就是因為自己邪氣的原因,金之靈氣是很玄奧,可怕。

但是自己始終是侵略者,自己始終不懂得金的玄奧,在道的掌握上就是一個孩子,就算自己勉強的凝聚了又有什麼用。

當那一絲黑氣徹底消失的時候,自己的招式威力也降到了最低,但是自己在人生的最後感受到了最純凈的金靈氣,可是這又有什麼用呢?

自己始終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有種強烈的衝動希望自己來生可以成為華夏域的一員,自己追求自己感興趣的東西。

紫日看著那邪族慢慢的消失沒有說什麼,本來就是你死我亡的世界,沒有什麼可以慈悲或者哀嘆的事情,只不過一個強者的失去不免有些傷感。

天凡看著那帥帳開始慢慢的被撕扯的粉碎一時間也是有些不太相信,但是大陣的威力降低卻是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

金之陣眼這一刻徹底的被摧毀了。天凡看著那慢慢消失的陣眼,一道獸神之氣飛上了高空,這是他們的一個信號可以開始下一個了。

小鵬也是發現了陣眼的消失,然後看向了那充滿著生機勃勃的一個陣眼,一道金色的閃電擊打了過去,天凡他們再次開始快速的移動了起來。

同一時間其他的四個陣眼也感受到了金陣眼出現了問題,然後下令全部的士兵全部出擊,阻攔這陣法中的人類的繼續的攻擊。

一時間天凡他們的壓力瞬間加大了,但是只是加大,並沒有阻止他們的前進,此時的紫日就像出鞘的神劍一般,根本就沒有人可以攔截住他們。

那木之陣眼的邪族看著周圍的邪族發出慘叫聲,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讓自己都自豪的部下,此時既然攔不住簡單的三個華夏的小傢伙。

而且「金」那傢伙竟然會敗,他為人有些執拗,但是實力確實沒有話說,應該不會呀!而且他對於金的屬性也是理解的比較透徹呀。

木之守將知道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五行大陣的變換時間變的更加長了,所以他一定要加快自己的動作了。

等待對方的到來。直接撤下了自己的部下,這些人要訓練也是很費時間的。不能白白的則損在這裡。而他則是穿上戰袍,靜靜的等待對方的到來,看著空中時不時的出現的閃電,他自然知道罪魁禍首就是空中的那隻靈獸。

但是他並沒有做什麼動作,他自信可以攔截住那些人。一時間身上的木屬性的邪族完全爆發,他沒有傻傻的去凝聚真正的金屬性而是完全的爆發了自己的實力,一把長長的刺槍出現在他的手中。

天凡更加快速的到了這裡,看著拿著長長刺槍的邪族,也是微微一笑,這邪族的身材倒是和自己家族救下自己的八長老有些相似。

但是他手中的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槍。而是在另一個和華夏鼎立而存的強大星球的武器,那個星球的人都是孔武有力的大漢,生下來身體就異常的強壯,他們是叫做鬥氣的體系。

戰鬥時候爆發力極強,但是氣息悠長方面就不行了,他們的武器也是根據他們的特點大多都是注重一個地方的極致的威力,而這刺槍就是其中的一種。

他在刺這個方面是要比天凡的長槍強大的,但是也是過於單一,任何槍法都脫力不了一個刺字。天凡這次更是二話沒說就上去了,紫日和小狼攔截著外面想要幫忙的邪族。

天凡簡單的一個橫掃直接騰空而來,那邪族沒有驚訝,直接就刺出一槍,用強大的力量產生的勁氣把這橫掃微微的盪開。

天凡眼神一個閃爍,直接大吼一聲「來戰!」巨大的聲波變換成巨大的戰刀狠狠的劈下,這一下讓這異族大開眼界,趕忙抵擋。

但是剛一接觸他就發現了對方的這次攻擊,竟然是瞄準了他的靈魂力,靈魂力瞬間被撕扯開來。邪族吃痛,再次集中精神的時候,天凡已經到了他的面前,一拳將他手中的刺槍擊飛。

跟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的時候心境突破偶爾得到的六-合掌,瞬間被使用了出來。這六-合掌屬於精純的內家功夫,並沒有以前的幾個武技恐怖。

但是最可怕的就是他的隱蔽性方面極其強大,這門功夫的創造也是為了讓修鍊《天衍》的人,可以通過此功夫,快速的領悟六-合的要領。

天凡的內三合此時已經通曉了一合,如今剛好用著邪族來領悟自己的**。本來可以擊殺對方的天凡,竟然和邪族顫鬥了起來。

那六-合掌看似輕飄飄但是發力全是在最後一刻,有一種山洪集聚突然爆發的感覺。邪族被打得氣血都越來越浮躁,竟然別打的吐血。

天凡也有些領悟夠的意思。最後一槍追魂刺收走了這邪族的生命。在天凡的面前這等邪族已經是不夠看的了。而且上來就輕敵大意的邪族更是沒有不被擊殺的理由了。

隨後小鵬發現天凡他們的速度開始變快了,五行陣法的四個陣眼已經完全潰散,只剩下土之陣眼了。

他們此時就在土之陣眼的地方,這裡的邪族是一個看上去憨憨的人,倒是和石頭有些相似。可是手中的大鎚就知道他是偏向力量型的。

這次出手的自然是養精蓄銳的小狼,也就是變換本體的小狼可能還可以抗衡他的力量。但是第一次全力的碰撞就讓小狼狠狠的退了無數不,而那邪族只是微微的一步就控制住了。

天凡此刻也是有些驚訝,靈獸的力量竟然壓制不住,而且大陣的效果已經減弱了。這邪族大家頓時不敢小看了。

小狼也不愚笨,狼本就不是愚蠢的動物,他知道力量敵不過,立馬切換成了速度模式,用超高的速度在這邪族身邊不斷的攻擊著,雖然這邪族皮糙肉厚的,但是禁不住攻擊的速度。

小狼一分鐘就可以攻擊邪族一千多次,而且不被攻擊到,就這樣在這種消耗戰的方式下,活活耗死了對方,小狼也有些萎靡。

不過終於這五行大陣整個潰散,此時的軍隊失去了頭領,一瞬成為了一盤散沙,然後各自逃跑,而空中的兩獸一人也終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兩撥人終於面對面了,而天凡更加奇怪的是黑狂竟然會幫住自己。但是黑狂沒有多解釋什麼只是淡淡的說道:「光合院長!」一時間天凡和紫日就都明白了。

兩人第一次留下了眼淚,然後一起抱住了黑狂,狠狠的拍著他的背說道:「好兄弟你終於回來了。」

黑狂愣了一下,然後竟然如釋重負的笑了,聲音也提高了一些說道:「是的,走了些許的彎路,不過總算是回來了。」三個大男人瞬間推開對方相視而笑。

… 天凡和紫日各自把小獅子和小鵬收了起來,剩下的只有四個人了.其中還有一隻化形的神獸。

四人並沒有離開黑暗之谷,看著無數的邪族散發出去,但是並沒有去截殺,四人而是再次向黑暗之谷深入而去。

黑暗之谷之中的寶物是黑狂想要得到的,而黑狂剛才的幫助是巨大的,不管從哪一個方面說天凡他們都是得去幫助他的,而且那寶物天凡用不上,不過也想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四人就這樣進入了黑霧的深處,就在天凡他們感覺周圍的感覺不好的時候,黑狂卻是露出了滿足的笑容他都可以感覺到在這裡如果修鍊上一陣子,感悟夠了可以直接突破到合體期的感覺。

天凡他們雖然感受不適,但是最起碼這裡的是純凈的天地靈氣,不適可惡的邪氣,也就是不舒服罷了。

黑狂似乎看出來了他們的不舒服,直接一個巨大的黑色罩子籠罩了他們每一個人,天凡立馬感覺到那種來自屬性的壓迫沒有了。

他們此時都是緊跟黑狂,他在這黑色的霧氣中依然如魚得水,沒有增加他的障礙,這黑霧反而讓他看得更遠,更清楚。

黑狂的速度不慢不一會就到了核心區域,這裡很詭異,最初天凡包括黑狂他們想的都是這裡的所謂的寶物應該是一個實體,而且這龐大的黑霧它製造出來,肯定可以找到源頭,這樣這個寶物其實是很容易收取的。

但是到了這裡才發現,這裡什麼東西都沒有,黑色的霧氣竟然是從四周還有地下一同往外冒的。源源不斷,似乎永遠都不會停歇一般。

這個時候天凡想到了一個可能,那些邪族其實不是為了其中的寶物,他們也可以到達這裡,他們來這裡其實是為了隔一段時間遏制一下這裡的黑霧,要不然按這種速度他們的五行大陣都會被破壞的。

黑暗元素進入,五行大陣就是立馬癱瘓的結果。黑狂在周圍不停的尋找,他不相信他追求了這麼久的東西,竟然什麼也不是,這不是他想要的。

黑狂直接一拳砸在了地上,大地都漏出了裂痕,但是這只是加快了黑霧的擴散,並沒有什麼用。

天凡和紫日趕緊幫助黑狂尋找,畢竟黑狂千里迢迢趕來就是為了這樣東西。小狼和黑狂開始在地上尋找,大有一種掘地三尺的感覺。

可是隨著他們的尋找,東西沒有出現,反而是黑霧擴散的越來越厲害了,根本就像無底洞一樣無邊無盡的。

就在他們休息了一會想要繼續挖掘的時候,黑狂皺著眉頭說道:「大家趕快停手吧!」大家都趕緊停了下來,看著黑狂。

黑狂感受了一下剛才挖的地面,又看了看周圍黑霧的流速,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走吧!我們走不找了,你們也不要問我什麼?我決定了。

天凡麻煩你了,把我們造成的破壞彌補一下,還有盡量讓這些黑色霧氣不要外流了。要不然沒有人遏制這風雷域早晚要遭殃。紫日等到華夏光復,你一定要留意這的動靜。」

天凡點了點頭,手直接按到了大地上,然後濃厚的土屬性涌了出來,之後被破壞的地面,還有周圍的一些裂縫紛紛被他的土屬性製造的土塊給堵住了,而且嚴絲合縫就像本來如此一樣。

一時間黑霧的泄露更加下了,只有一些小口在慢慢的往外釋放著。黑狂最後往他剛剛挖的地方深深的看了一眼,就率先離開了,這就是黑狂的果斷。

其實這裡本來就存在著至寶,黑狂也一度非常的接近了自己的目標,可是在最後的關頭他卻果斷的放棄了。


而且這個至寶非常的可怕,黑狂沒有看到,只是憑感覺,就可以感受到裡面蘊含的黑暗屬性有多濃郁。

可是黑狂最後權衡了許久放棄了,那是因為這個巨大的至寶假如被挖了出來,那麼巨大的黑暗屬性的靈氣就會完全的在風雷域的黑暗之谷爆發,而且這股靈氣足夠毀滅任何的生物和植物,可以說至少半個風雷域會被完全的毀掉。

黑狂雖然不是什麼善茬,淡水絕對不是無情之人,他不會那半個域當做自己的賭注。這也是他最後離開的原因了。

真正的是擦肩而過,但是他並不後悔,人在一生中會做許多的決定,但是只要對得氣自己的良心就真正的可以做到問心無愧。黑狂的原則也就是這個。

天凡雖然並不知道什麼原因黑狂放棄了到手的東西,但是他知道黑狂的為人,所以他決定不會幹涉黑狂的任何選擇,而且是一定會支持他的決定。

他內心知道黑狂和他幾乎是同一類人。他們立刻離開了黑暗之谷。出來之後就是下一個地點了。

他們並不想去所謂的風雷城了,因為只要這裡的邪族出去傳遞了消息,立馬所謂的風雷城就會出動巨大的力量來尋找天凡他們了。

而這個時候風雷域就會成為眾矢之的,什麼地方都躲不過去的,只有一個地方可以真正的躲過邪族的追殺,那就是鱷魚口。

只有鱷魚口那個地方才是真正的邪族的禁地,連神界的煉體之人都害怕的兩種能量根本就不可能留下邪族的屍體,完全的滅殺,所以天凡他們就穩穩噹噹的去了所謂的鱷魚口。

只有這個地方可以讓現在的天凡他們有所謂的安全感。大批的邪族很快從逃跑的邪族身上知道了是誰襲擊了他們,而這個時候那些強大的邪族立馬就找到了匹配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