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林洛點頭,同時說道:“上次讓你走了,這次我會親手將你解決。”

怪人王的幽藍色的瞳孔毫無波瀾,淡淡道:“我不接受獵物的挑釁,就算你比其他的獵物更美味一些。”

面對怪人王的狂妄,林洛也不動怒。

看來這個發育沒多久的怪人王已經把自己當成了凌駕衆生的高等生命。

一百零八根星神針,化爲合一劍脈。

以林洛如今的境界,足以將九脈神劍前兩個階段的招式威力發揮到極致。

他的右手中,也已經凝聚封脈之力於星辰母劍中。

嗡!

同時,廣闊的桃花領域展開。

小小洛、小小蘭扛着鋤頭,頗有靈性的盯着怪人王。

怪人王古井無波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了驚訝之意。

眼前這個獵物的能力與其他獵物全然不同。

嗖!

下一刻,怪人王先動了。

林洛瞳孔一縮,自己竟然捕捉不到怪人王的身影。

無數的殘影讓他完全無法鎖定目標。

不過,在自己的領域中,憑藉着感知力依舊能勉強防守住怪人王的攻擊。

只要對方靠近的一瞬,自己有信心擋住。

他最擔心的事情還好沒有發生。

若是怪人王也凝聚領域,他真不知道其會進化到什麼恐怖的程度。

到時候恐怕九級大宗師都未必拿得下他。

刷!

藍色影痕劃過,林洛憑藉着感知,在藍色影痕攻擊到之前,就一劍斬了出去。

叮!

劍氣落在怪人王身上,卻是響起鏗鏘之聲。

其表層防禦,竟然比起之前的雪蟒還要堅硬。

難不成怪人王每吞吃一名武者或者異獸就能吸收其長處,並在自己身上進化出來嗎?


若是這樣的話,那……

林洛不敢想象,怪人王若是成長到最終形態,該是何種的災難。

這種變態的進化能力,已經完全超出了常理,根本沒法用科學去解釋。

今天就算拼盡一切,也必須將怪人王留在這裏。

龐大的領域之力匯聚於身!

林洛周身,那一百零八星神針匯聚而成的星神劍脈,愈發龐大。

一股強勢的氣息牢牢的鎖定住怪人王。

既然你速度快,喜歡躲,那我就讓你避無可避。

實戰中,林洛對於領域的使用也越來越得心應手。

怪人王似乎感受到了危機,也不再來回飄蕩,反而是一步退到遠處。

嗖!

在他身形出現的一剎那,星辰劍脈也不遺餘力的射了出去。

與此同時,林洛服下一顆金身丹,跟着星辰劍脈的攻勢迎了上去。

氣機鎖定,在林洛的領域內,怪人王避無可避。

轟!

氣勢驚人的一劍落在怪人王身上。

哪怕怪人王的防禦再強,身上也開始出現龜裂。

其雙翅展開,全力抵擋,這一劍顯然讓他動了真本事。

嘭!

怪人王剛全力接住一劍,林洛的拳頭已然殺到。

雖爲拳,卻不主力。

而是以拳爲點,攻其脈穴,欲要封住怪人王的力量來源。

此拳法算是林洛根據絕脈擒拿手改良的進階版。

專門對付這種皮糙肉厚的。

怪人王躲閃不及,被林洛的拳頭連連轟中。

但無奈其防禦力太強,哪怕是一連中了林洛數十拳也依舊不過輕傷。

嗖!

其尾巴狠狠的朝着林洛抽來。

尾尖之上,綠芒山洞,蘊含着大量的毒素。

林洛迅速閃避,卻還是被尾尖刺了一下。

不過,他依舊如沒事人一般,開始了下一輪的進攻。

這番兇猛的表現讓怪人王再次愣了一下。

眼前這個獵物,似乎不害怕自己身上的毒素?

林洛此時也在苦惱。

怪人王的防禦力太強,自己全力進攻,也只能輕微破防。

而湮滅之術此時也不能用。

此戰,註定是一場持久的惡戰。

刷刷刷!

一百零八星神針重新聚集,再次化爲星辰劍脈。

怪人王發現眼前的獵物似乎對自己威脅越來越強。

他其實還沒有進化到完全體,眼前這個獵物讓他十分有食慾。

不知爲何,他覺得自己若是能吞了眼前的獵物,就能徹底進化。

砰!砰!砰!

一次又一次的碰撞,雙方始終難分高下。

林洛仗着金剛不壞體,就算是以傷換傷的硬戰也完全不虛。

“人類?”

怪人王忽然開口。

林洛一愣。

怪人王繼續道:“你我就此停手如何?”

林洛沒想到怪人王忽然會提出來這種建議。

明明剛纔他都能感受到怪人王迫切想要吞掉自己的慾望。


主動示弱還是引我上鉤?

“你把自己的尾巴扯了我就停手。”

不管怎樣,林洛都不會答應怪人王的要求。

他們之間,必有一死。

令林洛吃驚的是,怪人王竟然真的一把扯掉了自己的尾巴。

忽如其來的反轉,讓林洛也有些猜不透這怪人王的心思了。

“你我聯手,你覺得如何?”

怪人王扯掉了自己的尾巴,臉上沒有任何波瀾,彷彿就是掉了根毛一樣輕鬆。 怪人王忽然提出聯手。

倒是讓林洛起了興趣,不過任憑怪人王說什麼,他都不會真正答應這種要求的。

他只想聽聽怪人王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如何聯手?”林洛問道。

“你我休戰,所有的獵物我分你一半。你們……人,也很喜歡統治對方吧?”怪人王意味深長的說道。

“那對於我來說,沒有意義。”

一年期滿,林洛就會出去,對古武祕境一點興趣沒有。


就算有,也不可能答應這麼傻的要求。

自己一旦停手,那不是放任怪人王進化,自尋死路嗎?

“你覺得自己一定能勝我?”怪人王問道。

“那你呢?”

林洛反問。

“看來你是不打算與我合作了。”怪人王道。

“你從一開始不就知道嗎?”

怪人王不再言語,長長尖尖的尾巴再度從他的尾椎處長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