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主要是日軍除了在紫禁城內佈置了一個營的兵力把手之外,其他地方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士兵了。

周衛國就也順利的保護下了北平城內最重要的建築物。

這一刻,他不禁長出了一口氣,放心了,“大爺的,只要保住故宮,其他就都好辦了。”樂呵呵的把槍收好,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心情一下子放鬆了。

爲了這一刻。

他親自帶隊過來,和韓立也打了包票,絕對不能讓紫禁城付之一炬。

此時完成,肯定是如釋重負啊,在看手下人,早就累的氣喘吁吁,同樣長吁短嘆,就笑呵呵道:“行了,讓手下人趕緊打掃戰場,然後把紫禁城的各個路口守護好,不要在把日本鬼子的散兵遊勇放進來就算完成任務了。”

“是!”

“是。”

一時間再次忙碌起來。

收拾殘局。

重生之離我妹遠點 ,立刻紛紛四散,繼續去其他地方,殲滅日軍去了。

整個北平此時就是一個戰場,到處都在作戰。

路口在作戰,街角在作戰。

主要的四個城門在作戰,反正是“轟!”“轟!”聲不絕於耳,“噠!”“噠!”“噠!”機槍聲此起彼伏。

一夜能結束,就算是最佳情況了。

作爲指揮這一切的韓立,在全息投影上看的一清二楚,依然在操縱着千餘名神槍手,在消滅着日軍。

而日軍這一邊。

崗村寧次、阿部規秀等人死了,只剩下四個聯隊長,他們原本該守在城門上,今天正好圍在一起開會,在給陸軍部、植田兼吉發消息。

誰曾想。

對方這麼快就打了過來,一時間亂套了,紛紛跑出,聽着炮聲,聽着槍聲,嚷嚷道:“趕緊去守城門,不容有失。”

“對,先守住城門在說。”

分開了。

向着各自需要把守的地方而去。

但現在各個街道,各個角落,都是周衛國的兵,吉普車沒開出去多遠,就被人攔住了,“噠!”“噠!”的機槍掃射。

他們基本都無法到達指定地點,只得在街道上和周衛國的人死磕。

一時間,陷入到了泥潭之中。

這當然沒逃過韓立的眼睛,韓立立刻命令狙擊手前去阻擊,“務必把這四個聯隊長殺掉,殺掉他們,北平城就徹底安全了。”

“是!”

“是!”

神槍手們,再次迅速的和圍了過去。

最響死掉的是東門這邊,沒等神槍手到位,一個**扔到了吉普車車底下,“轟!”的一聲,就炸的火花四濺。

活活燒死了。

之後就是北門的,也沒能逃脫。

神槍手就位,在亂軍從中,“嘭!”“嘭!”兩槍,給直接乾死了。

隨後是南門和西門,幾乎同樣如此,被神槍手一一斃命。而到了這一步,基本上可以說是塵埃落定了。

和韓立預想的差不多了。巷戰並沒有大規模的形成。日軍被打了一個湊手不及,破壞是有的,但規模不大。

綜合這幾方面看。

韓立樂呵呵的心情大好,呼喊道:“準備武裝直升機,我要進北平城了。”

“是!”

“是!”

手下人立刻快速的去安排。

當“嗡!”“嗡!”的旋轉聲在北平城上空再次出現時,韓立終於到達了這座千年都城,他看着城門,看着城牆,看着古老的四九城。

心情可謂是感慨萬千。辛苦一遭,算是沒白忙活,終於得到了相應的結果。

韓立很滿意,在看着北平城,和後世的北京區別還是很大的。

他還想到了他那個時代的一部電影,倚天屠龍記,裏面的趙敏有一句話,我們大都見。

那裏面的大都就是指的此時的北平城。

城樓依然在。

漂亮啊。

韓立飛在上空,看着一切,笑着說道:“大都,我來了,你還是原來的模樣啊。”似乎要敞開懷抱,迎接這一切一般。

來來回回的費了好幾圈。

韓立滿意了,這才說道:“去故宮。”

“是。”

“嗡!”“嗡!”旋轉着,韓立的武裝直升機,落在了故宮的青磚之上。

韓立大步走下。

周衛國親自過來迎接,敬禮道:“韓長官,周衛國向您稟報,幸不辱命,成功佔領紫禁城。”

“好,很好。”


韓立環顧四周。

此時已經是凌晨。

夜色下昏昏沉沉的看不清楚這紫禁城具體的容貌,但經歷了這番風雨,似乎故宮都變得不一樣了。

當初日本鬼子發動77事變。

老蔣命令人把故宮的寶物帶走了,此時整個故宮可以說是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一羣空房子。

但依然讓人振奮。

周衛國指了指乾清宮,笑呵呵的說道:“這就是皇帝上朝接受百官跪拜的乾清宮,韓將軍,要不要去看看啊。”

“嗯,看看也無妨。”

外面依然在打仗。

但各自爲戰打的都很有章法,根本不用韓立在去管。

他就也不再着急,隨着周衛國等人的引領,進入到了乾清宮,看着龍椅,看着旁邊的各色佈置,心情着實不錯。

周衛國指了指龍椅,還說呢:“傳說中龍椅頭頂的龍,是真龍盤旋再此,如果是假天子坐在上面,他含着的寶珠就會砸下來,當初袁世凱稱帝,怕真的別砸,就把龍椅往前移了移,也不知道真假。”

“過去看看,不就行了嘛?”

韓立參觀過後世的故宮。

基本都是隔着欄杆看的,不曾近距離的看過,此時大搖大擺的可以走進去看看,自然不會放過。

待到了龍椅下。

韓立往上走。

周衛國等人都停下了,沒有上去。

如同皇帝上朝一樣,羣臣都在下面。

“哈哈。”

韓立一愣,隨之哈哈一笑,“幹嘛呢,以爲我想登機做皇帝啊,瞎鬧,趕緊的,一起上來看個熱鬧,這就是個普通椅子,沒啥意思。”

“嗯?!”


周衛國經歷過西方教育,多多少少看的開,還是走了上去,其他人就沒人敢動了,依然愣愣的站在原地。

韓立瞪眼了,“還非得讓我命令你們啊,上來,大爺的,再不上來,就給我滾蛋。”

“嗯,是。”

“我們上。”

這才一一走上去。

待,到了龍椅的地方一看,還真是,頭頂盤旋的龍口不對着龍椅了,就是不知是不是袁世凱變更的了。

韓立呢,又看了看龍椅,笑呵呵的摸了摸,感覺也很一般,老舊,枯黃,還不如日後義烏批發市場做的呢。

沒有那麼金碧輝煌,也沒有那麼活靈活現。

他想到了很多電視劇。

清朝入關,多爾袞、豪格看着龍椅,豪格坐了,多爾袞沒坐,不知是不是這把。還有,清朝十二帝,是不是都是坐的這把啊。

“哼哼,沒勁。”

韓立反而沒心情了。

其他人就都好奇了,驚奇了,“這就是那些皇帝們做過的龍椅,嗯?據說是真金的,是嗎?”


“我看看。”

一個個的摸着,恨不得去咬了。

但卻沒人敢做。

韓立所幸,大模大樣的坐下了,樂呵呵的說道:“嗯,嗝屁股,不舒服。”

“是嗎?那皇帝上朝還不難受死。”

“是啊,韓將軍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一個個的不信。

韓立所幸起來道:“你們坐上去試試,不就知道了。”

“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