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為了讓自己的吃相不那麼難看,他們專門通過陳霜兒與江山取得了聯繫。

假惺惺的表示,雖然你的商業擴張影響到了我們的國家安全,但白頭鷹國曆來都是講究民主自由的,我們願意以一個合適的價格,收購你的股權。

這樣一來,你減少了損失,我們也避免了國家安全被危害,兩全其美。

說的雖然好聽,但所謂的,合適的價格,低得令人髮指。

江山現在持有的,白頭鷹國科技企業的股權,價值保守估計,都是在千億以上,而他們開出的,所謂合適的價格,僅僅只是二十億美刀。

他們也沒想江山會接受這個價格,所以直接下達了通牒。

給江山一個月的時間,要麼接受他們的收購,拿錢滾蛋,要麼被他們強制沒收,一個子兒都別想拿到。

霸權主義,體現的淋漓盡致。

表面上,他們看似給了江山選擇,但江山根本沒得選。

記住網址et

不管怎麼選,都是虧。

……

不得不承認,白頭鷹國的影響力確實很強。

被他們這麼一搞,國內的經濟很快就陷入了停滯。

商船被查扣了一個多星期以後,雖然最終得到了放行,但也就是聊勝於無,耗了這麼多長時間,交易方大多都已經單方面取消了合作。

這些貨物,最終也只能以極低的價格賤賣處理掉。

通過這一系列的事件,白頭鷹國已經向全世界都釋放出了一個訊號,他正在封禁制裁華夏,且華夏完全是在被動挨打。

對於商人來說,這個時候和華夏進行貿易往來,那就是飛蛾撲火。

而這,正是白頭鷹國想要的效果。

控制海路,讓華夏的貿易來往無法正常進行,以此來打擊華夏高速發展的經濟。

見措施取得一定成效后,白頭鷹國和華夏就行了談判交涉。

站在白頭鷹國的角度,它其實也是希望華夏能發展起來的,但他認為的發展方向,和華夏認為的發展方向,是完全不同的。

它認為的發展方向,是華夏利用龐大且價格低廉的勞動力,來為他們發達的西方世界,生產製造商品,好讓他們獲得更輕鬆的生活。

試想一下,假如絕大多數的商品,都能由華夏來生產製造,而他們,只需要搞利潤率更高的金融和科技。

如此,他們在前面吃肉,華夏在後面喝湯,那不是兩全其美?

他們的談判交涉,也都是圍繞著這一構思來進行的。

只要華夏能放開金融管制,科技領域的完全市場經濟化,那他們就撤兵,不再搞海上屏障來封鎖華夏。

甚至,還可以給華夏提供援助。

對此,高層是堅決拒絕的。

眾所周知,美刀在全世界的貿易體系中,站著強勢地位,一旦放開金融管制,那以後,國內的金融體系就是華爾街說了算了。

再說科技領域。

這一領域本來就是白頭鷹國的強勢領域,在江山的帶動下,雖然國內發展也很迅速,但距離趕上白頭鷹國,還是有一定距離的。

一旦在該領域,完全採用市場經濟化,白頭鷹國的科技企業,便可以利用自身優勢大殺四方,並逐漸形成壟斷之勢。

如此一來,國內的金融和科技,都將被白頭鷹國掌握。

至於白頭鷹國所說的援助,主要是教育方面的援助,可以無償給國內修建高等學校,並派遣老師,傳授專業知識。

說好聽點,叫做援助,說難聽點,就是給他們培養私兵的。

毫不誇張的來說,在他們高等學校裡面出來的人才,十有八九都是親西方的。

這幾乎是一定的。

他們提出來的條件,不細究的話,好像確實沒什麼問題,但其實,都是在埋雷。

短時間之內沒什麼問題,但這個雷,遲早都會爆的。

就跟霓虹國的經濟一樣。

短期非但沒什麼影響,甚至還極大刺激了霓虹國經濟的高速增長。

但這些,都是被白頭鷹國編織出來的虛假繁榮。

虛假繁榮過後,就是暴雷,霓虹國進入了失去的三十年。

稍微短視一點,就很容易上他們的當。

但高層顯然不是好糊弄的,怎會不知道白頭鷹國的狼子野心,斷然拒絕。

談判交涉陷入了僵局。

對於兩個核大國來說,直接爆發戰爭是不可能的。

但仗著海上力量的優勢,白頭鷹國有的是法子噁心國內。

不僅在海上開啟了新一輪的查扣,還鼓動蛙島去挑戰國內的底線。

在白頭鷹國的授意之下,東南亞的部分國家,甚至還出現了排華事件,性質惡劣。

這些種種,無不是在挑動國內的神經。

白頭鷹國就是故意搞事讓你難受。

出手干涉的話,那就正中白頭鷹國的下懷,讓他們有了正當的理由,對國內實施更徹底的絞殺。

保持克制,他們就繼續加碼,讓你更加難受。

對於大事件,國內一直都是理智的,權衡考慮后,保持克制。

很快的,國內大批的公知都緊隨其後跳了出來,對國內大加抨擊。

說國內就是軟弱沒骨氣,人家都欺負到頭上了,也不採取行動。

這些公知,當然不是為了國內好,而是藉由事件,從內部降低公信力,分化國內民眾。

先變著花樣,狠狠的批評國內一番,隨後再對西方大夸特誇。

最後再歸結到,國內之所以這麼差勁,就是因為沒有實行西方那樣的自由民主。

公知的套路都是一樣的,先貶低內部,然後抬高外部。

人都是慕強的,如此一來,勢必會對外部產生嚮往。

而只要有了這樣的想法,就極容易被煽動洗腦,成為他們利用的棋子。

從高速發展,到突然間的經濟停滯,人們心裡都是窩著火的。

這並不奇怪。

對於生意人來說,在此之前,遍地都是商機,賺錢輕而易舉。

結果突然間,因為白頭鷹國的海上封鎖,導致虧損嚴重。

而普通職工,生活原本蒸蒸日上,越來越有奔頭,突然間,大批公司和工廠都放假停工了,沒有了經濟來源。

換做誰,都不可能心平氣和的。

都想出口惡氣,而國內從大局出發選擇了剋制,這反而是給了公知們提供操控空間。

在西方國家的資助下,他們以此為切入點,挑起民意,收效頗豐。

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搞亂國內。

國內只要亂起來,西方就有了更多的操作空間,把華夏閹割成,他們想要的樣子。

在此之前,有毛熊老大哥在前面頂著,國內還可以韜光養晦。

但隨著毛熊老大哥倒下,江山的強勢崛起,帶動國內經濟高速發展,國內也不可避免的被盯上了。

正常歷史進程中,國內和白頭鷹國為首的西方勢力,正式交手都是二零一幾年以後了。

那個時候,國內已經具備了一定的實力,所以根本不虛,交手之後也是打得有來有回。

但現在不一樣,現在才只是91年,國內的整體實力還很薄弱。

這個時候被白頭鷹國盯上,就很被動。

稍有差池,國運將毀。 「我艹!」方一航爆了句粗口,一邊往障礙物後面爬,一邊罵:「榜三那小子他媽又玩陰的!居然直接在碼頭埋伏我們!」

慕夏跟著跑到了障礙物後面,她剛要救方一航,對方直接掃射了過來。

慕夏一咬牙,直接跑到了另一個障礙物後面,眼睜睜看著方一航變成了盒子。

「靠!!!」方一航憤怒地拍桌:「不是人!發育的機會都不給我們!」

他說著,就要坐到慕夏這邊來,

「小姐姐,我坐你位置打。」

「不用了。」慕夏剛才也是見證了方一航的反應——太慢了,所以她還是決定自己打。

慕夏不肯讓位置,方一航只得求助君嶸軒:「嶸軒?」

然而君嶸軒卻是說:「死了都死了,搶別人電腦幹什麼?做旁邊看著!」

方一航無奈,索性坐到了君嶸軒那一排。

他估摸著慕夏應該也活不過三分鐘,乾脆看君嶸軒一個打三個,讓對方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這邊慕夏找到了對方的位置,確認對方看不到她在的位置,直接摸回了方一航死的地方,拿走了方一航的裝備。

君嶸軒剛才一個平底鍋殺了倆,裝備還挺肥,槍都是星標的,一把近戰一把遠戰,子彈也不少。

慕夏撿了裝備,直接就朝某個方向摸過去。

這邊君嶸軒搜到了一個艙房裡,艙房的資源很肥。

就在君嶸軒路過窗戶的時候,忽得一聲槍響,君嶸軒剛撿的三級頭直接爆了。

「不對勁。」君嶸軒皺起眉說:「這窗戶對面就是山,距離這裡很遠,這射程……按理說打不到我。」

方一航瞪大眼睛:「那個逼開外掛了!」

君嶸軒「嗯」了聲,給自己吃醫療包補給。

然而血才加到一半,一個手榴彈扔了進來。

沒等君嶸軒起身跑,手榴彈瞬間爆炸,頁面立刻黑了下來。

——君嶸軒也死了。

「艹!」方一航再次罵了句髒話:「果然是開外掛了!那麼遠的山,別說手榴彈了,就是導彈也飛不過來啊!」

君嶸軒面上倒是沒什麼表情,他保存錄像后,直接點了舉報。

做完這些,君嶸軒直接站起身道:「走吧。」

「我還沒死呢。」慕夏一邊往山上爬,一邊提醒君嶸軒。

方一航忽得說:「對啊!小姐姐還沒死呢!小姐姐,你直接送人頭給別的隊伍,或者扔顆手榴彈炸自己,讓那小子狙殺不了你,那樣的話,那小子也拿不到榜一的位置。」

君嶸軒對這個提議倒是很贊同:「可以。」

這遊戲什麼都好,就是舉報機制太廢,他雖然提交了舉報,但舉報反饋三天後才會出,而且不一定能舉報成功。

反正這遊戲他是不想玩了,外掛太多,根本沒有什麼遊戲體驗。

就在君嶸軒走向慕夏,準備教她怎麼用手榴彈的時候,只見慕夏爬到了一顆巨石上,槍口對準了某個方向。

君嶸軒意外了下。

這姿勢,這瞄準,不像是第一次玩這個遊戲的人。

第一次玩這個遊戲的人,應該連方向鍵是哪幾個都不知道才對。

怎麼回事 見到陳不惑等人和傲因來了,陳玄頓時放開了白衣女人,後退了幾步!

陳不惑一臉曖/昧的笑了笑,說道;「少主,外面的麻煩已經解決了,你繼續,我們去其他地方轉一轉。」

說完陳不惑就帶着八大神將離開了。

陳玄的臉色一黑,他可不是真想睡了白衣女人,而是嚇唬嚇唬她罷了,讓她臣服自己。

不過傲因沒有離開,只見它兩眼放光的盯着白衣女人,咧嘴笑道;「主人牛逼,連名列群芳譜上的白衣仙王都敢上,要不你繼續,我在外面給你守着。」

「滾你娘的。」陳玄瞪了這老妖怪一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