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秦偉準備出去的時候,哪裏還有一扇門?

街道上一陣警笛聲呼嘯而至,陳天張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陰謀得逞的笑容,心想:“嘿嘿,王萱你不是轉清純嗎?等到了警察局,哈哈,我就不信老子收服不了你?哈哈哈….”


店裏面王喜拉過一條板凳坐在門口,身後小關不知什麼時候從廚房裏面拿出了一把菜刀靜靜的站着,眼睛裏面多了一份決然之色。

接到陳天張的電話,柯武嚇了一大跳,當他聽完陳天張的話後整個人頓時就癱了。

作爲朝陽區派出所的所長,柯武對於陳天張陳少那是比自己的上司還要熟悉,只因爲陳家不是自己能夠夠得着的!

當真是陳少吩咐在所不辭,柯武快速的叫來了自己的心腹黃金交代了幾句之後就快步的出了警局,他可不想再被大少給逮個正着,有道是神仙打架小鬼兒遭殃不是?

黃金從警車下來了之後就直奔陳天張跑去,道:“陳少,是誰這麼大膽竟然敢打你哇?您放心,等到了警局,嘿嘿,大少你想怎麼整就怎麼整哦!”

陳天張哪裏顧得上黃金拍馬屁,冷着臉道:“把裏面的人都給我帶回去,本少要親自給他們鬆鬆筋骨!”

相隔還有一段距離,但黃金還是感受到了陳天張身上濃濃的殺意,暗道“哈哈,這下又有人要遭殃了哦!敢得罪陳少,真是嫌命太長了不是?”

PS:更新送到求支持推薦收藏哦! 當秦偉踹開大門的時候,店裏面已經人去樓空了。看着被毀壞的房子,秦偉的臉陰沉的可怕,尤其是地上灑落的幾滴鮮血 一下子勾起了秦偉的怒火,光天化日就敢這麼囂張難道京師就真的這麼駭人嗎?

沒有看到爸爸,王萱頓時就急的哭了出來,一把拉住秦偉的胳膊,“大哥哥,你救救我爸爸吧?求你了,嗚嗚嗚…..”

人說女人的淚是化冰的烈火,此話當真不假。

秦偉鬆開了王萱的小手,安慰道:“小萱萱,沒事兒的!我會想辦法吧!”

聽到秦偉肯定的答覆,王萱像是得到了糖果吃的小孩兒,剛纔還哭泣的俏臉瞬間開心的笑了起來,“恩,大哥哥真好哦!”

“呵呵,餓了吧小萱萱?咱們先去吃點東西再想辦法吧!”

現在的秦偉明顯已經成了女孩兒的主心骨,自然不會拒絕,紅着臉道:“嗯。”

等到兩人吃完飯之後,秦偉看看時間已經十二點半了,突然想到自己貌似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趕緊將王萱送回了學校之後就迅速的往旅館趕。

套房裏面雪兒靜靜的望着窗外,當年出事的時候自己還是一個六歲的孩子,轉眼間十二年過去了,燕京城的變化不可謂不大,在天宮基地裏面的十二年猶如在地獄中一般痛苦難熬。每天都要被注入大量的生化製劑,還要定期進入生化試管維修,參加各種體能訓練,潛能突破實驗…..

這一刻她想到了爸爸,一個操控術的男人。甚至很多時候雪兒都在怪爸爸,要不是爸爸不是一個正常人,那麼家裏也不會發生如斯事件,媽媽也不會被抓走,自己也不會遺傳到狂化因子【第一章】。

幸運的是自己成功的逃了出來,而且還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雖然秦大哥的身世很迷離,但雪兒知道秦偉是真心愛自己的!只是若讓雪兒知道秦偉破了方沁潔的身子,不知道雪兒還會不會這樣想了?

秦偉提着一份拉麪回到了旅館,看着發呆的雪兒,突然覺得自己欠了女孩兒很多東西。雖然雪兒是自己的女朋友,但是自己並沒有履行一個男友的職責,從來沒有帶她出去玩過,單獨陪她吃過晚餐…..

“雪兒,餓着了吧?快來吃飯,吃完飯咱們一起出去走走去!”

雪兒神情複雜的看了看秦偉,道:“秦大哥,呆會可以陪我回家一趟嗎?”

“傻丫頭,當然可以了!”秦偉想都未想就答應了下來,憐愛的摸了摸雪兒烏黑的秀髮,道:“雪兒,以前是我太大意了,經常留下你一個人在學校,我…..

午餐最後還是兩人一起吃完的,看着雪兒的胃口不是很好,秦偉覺得自己虧欠了雪兒太多太多,貌似自己真的忽略了一個十八歲女孩兒的心?

朝陽區警察局裏面,陳天張囂張至極的坐在審訊室裏面,看着被打的渾身是血的王喜,冷哼道:“老頭,怎麼樣想通了嗎?是把你女兒交給我,還是嚐嚐本少手下的酷刑,你自己看着辦吧!本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王喜絕強的擡起了頭顱,冷笑道:“呵呵,你放心我是不會屈服的!要我女兒進火坑,哼,你也太小看我王喜了!”

“哦?是嗎?那我倒要看看是你嘴硬還是骨頭硬!”

陳天張的眼中兇相畢露,看王喜的眼神沒有一絲感情。手中的電警棍忽的招呼在了王喜的脊背上,沒有一絲痛疼的感覺王喜瞬間就被電暈了過去,渾身一震劇烈的抽搐,口吐白沫樣子可怕到了極點。

坐在審訊桌上的黃金有些憐憫的看了眼王喜,對於王喜他沒有多大印象,要不是陳少安排兩人估計今生都不會有什麼交集的!可是即便如此,他還是有些不忍,自己從事警務工作已經十多年了,見到的硬漢更是不計其數,可是能像王喜這般硬抗了這麼久還不求饒的實屬罕見,臉上不由得多了幾分敬佩之色。

警局發生的一切秦偉毫無所知,他此刻正陪着女友雪兒一道走進了燕京市最大的超級市場裏面。

看着琳琅滿目的商品,各式各樣前衛新潮的服裝穿在放在門口的超級MODEL身上,吸引着無數來往顧客的眼球。

森馬,國內最大的服裝廠商,也是在華夏銷量最好的外國品牌,可以說每年森馬在華夏獲得的利潤要比同行業的廠商多一半不止!

秦偉牽着雪兒的手走進了森馬店裏面,看着貨架上擺放着的各種服飾,雪兒的眼睛頓時就藍了。臉上的憂鬱也一掃而空,飛快的跑了過去一件件的摩挲了起來。

對此秦偉頗爲無奈,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雪兒那麼喜歡買衣服?

前一次和雪兒一起出去買東西還是雪兒剛到山大不久,而且剛好遇到了泉城市青年購物廣場地陷事故,轉眼間半月時間已經過去了,秦偉不知道雪兒的心裏有沒有留下什麼陰影,可是當他看到雪兒如此瘋狂試衣服的時候,秦偉知道自己的擔心完全是沒必要的了。

想到泉城市的地陷事故,秦偉這纔想起貌似自己忘記了一件大事,趕緊掏出了電話來快速的撥通了厲勝男的電話。

突然接到秦偉的電話厲勝男很奇怪,在她的眼裏秦偉一直都是一個長相帥氣同時可惡至極的男人,板着臉道:“打電話什麼事兒?”

秦偉一愣,心想“靠,難道今天是厲小妞的例假?要不火氣咋這麼大啊?”一邊儘量讓自己聽起來沒什麼二樣,道:“呵呵,是這樣的,我就是想問問張宏義還好嗎?”

厲勝男的第一念頭是,這個壞蛋又想幹什麼?頓時變得警惕了起來,道“你問這幹什麼?”

秦偉一聽這話,知道厲小妞誤會了自己的,笑着說道:“呵呵,我只是問問的,不是聽說他被雙規了嗎?我只是好奇問問罷了,沒別的事兒!”

“纔怪!”厲勝男低聲嘀咕了句,道:“是雙規了,不過聽說沒事兒又被放了出來,這會應該在開市委會議吧?”

秦偉聽完之後,眉頭一皺,心想:“不應該啊,材料那麼詳實怎麼還能沒事兒?”嘴上問道:“那咱們的美女市長呢,不是傳言她是包青天再世嗎,怎麼沒能將張宏義給拉下馬啊?”

天知道爲什麼自己會告訴那個可惡男人那麼多事情,掛斷電話之後厲勝男就後悔了,嘴裏把秦偉給罵了個遍,道:“小人!卑鄙!無恥……”

竟然說到了自己的好姐妹,厲勝男當然不敢怠慢,一個電話就打給了宋湘寧。

秦偉掛斷電話之後就一直在思索着問題出在哪裏,青年購物廣場的事故絕對不是偶然的,這在整個泉城應該大家都知道,但是就是這樣張宏義竟然沒事兒,事情肯定沒有按照自己設想的來發展了!


PS:更新送到求支持收藏推薦哦! 拷問王喜未果,黃金失去了耐心正打算出去轉轉的時候,局長柯武將他叫道了辦公室。


從警局出來黃金的臉色一直很差,局長所作所爲他全都清楚,而且很多事情都是局長假手與他完成的,雖然心中千萬個不該,可是家裏的情況由不得自己的本性,而且柯武的勢利有多大,黃金比誰都清楚,這也是自己每次在想到以後出路的時候自動跳開的原因!

警車停在了森馬店外面,黃金陰沉着臉下了車。

看着自己叫的人到了,吳剛的臉上多了一絲興奮,要不是怕影響不好,他早就叫開了。

“你就是吳剛?”黃金淡淡的問道,出來的時候局長已經把吳剛的照片給自己看了,但黃金覺得自己沒有必要給他好臉色看,尤其是看到吳剛身後站着的黃小蕾一看就知道是隆的胸。

吳剛沒想到黃金竟然不買自己的面子,心裏也是來氣,但作爲一個成功的商人,吳剛知道撕破了臉以後很麻煩,所以忍着怒火笑着說道:“是我!柯局應該告訴你了吧?”

“哦。”黃金淡淡的應道,“說說怎麼回事?”

吳剛還沒開始說話,黃小蕾就急着添油加醋的說了起來,什麼自己被打了,老公被人給踢的失去性更能了….反正是越說越離譜,聽得黃金一個頭兩個大的。

黃金直接忽略了黃小蕾走進了森馬店裏面,看到地上哀嚎不以的保安,他的眉毛蹙在了一起,冷冷的看着秦偉道:“跟我走一趟吧!”

見是警察,店裏的導購員和經理也一個個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七嘴八舌嚷了起來。

大堂經理躲過了秦偉悄悄走到了黃金的面前,趁無人注意將一沓老人頭悄悄塞在了黃金的口袋裏,一邊耷拉着臉道:“警官,你看就是他來我們店裏搗亂還打人!你趕緊把人抓走吧!”

經理邊說還一邊指着秦偉,心裏恨透了秦偉,想着哼,等到了警局看你還敢這麼囂張不?這以爲會武功就了不起了嗎?哈哈,現代已經不是武功的時代了!嘎嘎嘎….

秦偉到是也不想多說,見識了王喜被警察帶走的他早已不再相信警察!趁着黃金不注意的時候,秦偉手中的短信早已發了出去,“哼,既然你們想玩兒那就玩的大點吧!”

感覺到自己被冷落了的吳剛此刻也走進了森馬店,看着被用槍頂住腦勺的秦偉,他再也忍不住的大笑了起來,一邊叫嚷道:“媽的,小雜種你剛纔不是很牛掰嗎?現在怎麼萎了啊?真把自己當成李小龍了是不!在燕京這麼大的地兒,竟然敢掃你吳剛大爺的面子,老子不弄死你就跟你姓了!”

聽着滿口噴糞的大話,不僅是秦偉就連黃金的臉上都露出了一抹嘲諷之色。雪兒急的更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哭着說道:“警察先生,這事兒不關秦大哥的事兒啊,是他們先打的我,秦大哥只是自衛打人的!你們不能帶他走!”

吳剛是哪號人黃金很清楚,但自己既然來了就不能不解決問題不是,而且還是局長親自交代的事情,黃金不說二話將手銬套在了秦偉的手腕處,道:“走吧!有什麼事兒到了警局再說!”

警車上秦偉和雪兒坐在一起,左右各坐着一個警察,手裏的槍支一直都沒有離開過。

看着哭的像是淚人兒的雪兒,秦偉微笑着說道:“沒事兒的哦!咱們怎麼進去的呆會就怎麼出來!”

說這話的時候兩邊坐的警察像是看傻瓜似的望着秦偉,在心裏無比鄙夷的說道:“呵呵,真不怕風大了折了舌頭哇,柯局要整的人從來沒有失敗過!哈哈哈,等會你就知道自己得罪什麼人了,傻逼!”

雪兒淚眼婆娑的望着秦偉,哭訴道:“秦大哥,都是我的錯!我就是個不祥之人,你會不會討厭我?我知道你一定很厭惡我的….”

帶着手銬秦偉很不方便,他用胳膊套在了雪兒的脖子上,笑着說道:“傻丫頭說什麼呢,秦大哥怎麼會討厭你的?我們還要一起去救伯母呢!相信秦大哥,真的沒事兒的!”

受到秦偉的感染,雪兒的情緒略微穩定了下來,直到警車停在了朝陽區中心警察局之後兩人被黃金帶到了審訊室。說是審訊室其實也就是一間陰暗的屋子,一把鐵椅子一張黃色帶有血跡的桌子後面放着三把椅子。

進了警局之後雪兒就被分開了,秦偉到是不擔心他們會對雪兒做什麼事兒,今時今日的秦偉光是修爲都已經接近黃級後期初級了,神識散出的區域也能達到方圓三裏,因此真要發生什麼事情完全可以在頃刻之間就能逃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從被帶到審訊室到現在已經過去了有一個小時。隔壁的審訊室裏面都不知道已經換了幾波人了,但是這間審訊室裏面依然只有秦偉一個眯着眼靜靜的坐着。

局長室裏面,陳天張端着二郎腿坐在辦公桌後面玩着植物大戰殭屍,沙發上柯武一口一口的喝着陳天張託人送來的大紅袍,這日子過得愜意到了極點。

半小時後,警員小張敲了敲門之後走進了局長室。對於柯武的品性整個警局沒人不知道,所以小張一點也沒有露出好奇的樣子,反而理所當然的看着柯武道:“局長,那王喜到現在還沒認罪該怎麼辦啊?”

柯武沒有說話,只是看着玩的正嗨的陳天張。

過了好一會兒,直到陳天張玩通關了之後,才愜意的說道:“喲呵,骨頭看來挺硬的嘛!呵呵,本少就喜歡玩有挑戰性的遊戲!來來來,你過來!”

陳天張指了指小張,小張趕緊走到了陳天張的面前附耳過去,聽完了陳天張的話後,臉上露出一抹駭然道:“陳少,這….這怕是不妥吧?”

“不妥?你知道毛線啊!趕緊去辦事兒,要是壞了本少的事兒,哼哼,你就等着去掃馬路吧!”

雖然心中萬般不樂意,但陳少的身份即使是局長都忌憚的不得,小張也不再多話叫了幾個警員就一起出了警察局。

“柯局,你不會覺得我佔了位兒吧?”陳天張看着柯武戲謔的問道,臉上沒有一點不好意思。


“呵呵,怎麼會呢?陳少能來我們局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覺得不好哇!”柯武頓時驚出了一聲冷汗,面前的陳少哪裏是自己一個小小的局長能夠惹得起的?

陳天張大笑着出了警局,看着保時捷跑車絕塵而去柯武的臉色才稍微好轉了過來。


當柯武來到審訊室的時候,秦偉已經一覺睡醒了。道:“警官,我能走了不?”

柯武道:“走你罵了隔壁啊!敢在老子的地兒囂張,老子讓你知道不是誰都能得罪我的!”

秦偉冷笑道:“呵呵,是嗎?你想怎麼處理我啊,難道你就不怕我也是***嗎?”

“哈哈….***?你是嗎?”

PS:更新送到老酒求支持收藏推薦啊! 聽完柯武如此囂張的話後,秦偉很淡定的看着面前這個一看就知道貪了不少的男人。柯武看起來有五十多歲,粗大的褲腰將白色的襯衣紮在了裏面。

雖然已經是寒冬臘月,但柯武似乎一點也沒有感受到寒冷,反而額頭上一層汗水滲了出來。

這不是說警局是爲了體諒犯人不讓犯人凍着了,知道內幕的都知道在每個警局裏面都有幾個這樣的特殊審訊室。

審訊室不大,也就十幾平米。從地下不停冒出的熱氣經過加熱裝置之後再次將溫度升高了幾度,整個審訊室裏面就像是溫室大棚似的,熱的想讓人睡覺!

黃金坐在桌子的右面,翻看着一本卷宗想從裏面找到秦偉的案底,只是一遍又一遍的翻查之後,黃金註定失望了。

柯武也注意到了黃金的異樣,臉上多了一層擔憂,喝問道:“姓名?”

“秦偉。”

“性別?”

“男。”

“年齡?”

“22。”

……

在簡單的一問一答中,黃金程序化的做着筆錄。

感覺到秦偉棘手柯武的眼裏失去了耐心,吼道:“媽的,給他來點咱們警局的開胃菜!”

聽到開胃菜,秦偉的胃好一陣翻滾。作爲港片的忠實粉絲,秦偉對於那些片子裏面的警察局多了一份畏懼。開胃菜顧名思義是開胃的,不知道內情的人還以爲是什麼好吃的,而對於那些進慣了號子的人來說,開胃菜是他們永遠的傷,可見開胃菜有多米駭人了?

出了審訊室之後,柯武一時心血來潮又走進了關押王喜的審訊室,看着已經不成人樣的男子,他的眼裏沒有一絲憐憫之色反而騰的一腳踹在了王喜的臉上,王喜頓時就被疼醒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