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金陵城最後一隊士兵被花龍門弟子斬盡殺絕之後,看著山莊里滿是屍體,血流成河的樣子,眾人開始哀嘆起來,

豪門禁:永恆之愛 ,跳到了書生那邊,

「書生,孫迪,米雲浩,你們情況如何,」

「我們已經成功的逃出來了,沒想到這金凌門竟然早有準備,我們遭到了伏擊,好多弟子已經……」

「我們這邊也被包圍了,現在已經突破了重圍,」

「城主府這邊倒是沒什麼事兒,我已經帶人趕到山莊,對了門主呢,」

「是啊,門主呢,」

眾人開始疑問起來,公孫薰兒的眼神,開始暗淡下來,「門主,走火入魔了,現在還是生死未卜……」公孫薰兒看到天空中紫鳳飛了回來,對通訊器說:「你們等等,剛才看著門主的鳳姐回來了,我問問她,」

紫鳳回到山莊后,公孫薰兒便迎向紫鳳問道:「鳳姐,老公呢,他剛才不是和你在一起嗎,」

「老公現在還在和天微那些人交手,」紫鳳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公孫薰兒,因為一直到現在,她都無法百分之百的確定白俊是敵是友,

把事情跟大家解釋了一遍,大家也沒有怪她,畢竟在那樣的情況下,她只能選擇相信白俊了,

「好了,大家現在感覺匯合,剛才我得到情報團的弟子報告說,有大批士兵正在包圍金陵城,我們得趕緊逃出去,」

孫迪趕緊提醒道,他是花龍門的大長老,情報團的弟子報告信息會給他報告,

書生想起什麼似的問道:「對了,你們現在在花龍山莊嗎,」 「恩,怎麼了,」公孫薰兒點了點頭,孫迪表示說:「是啊,我們也快要趕到山莊了,」

「現在金陵城已經被包圍了,城門你們肯定出不去,這樣,你們告訴我你們現在在山莊那個位置,我告訴你們一條捷徑,我估摸著籠琳鎮也被人家給圍住了,金陵城西郊有一座石頭山,我們到那個地方匯合再說,」

「恩,行,」公孫薰兒點了點頭,按照書生教的,來到一塊草地前方,看著這塊與其他草地相對要嶄新一點兒的草地,

上前走了十步有餘,公孫薰兒看了眼周圍,朝一旁走過的一隊弟子說道,

「你們幾個,快過來,給我挖這裡,」

這些弟子都已經參加了戰鬥,忠誠度自然沒問題,他們很聽話的用自己的武器開始挖了起來,


挖了差不多五六米深,終於看到一個地洞,公孫薰兒笑了,她對著通訊器叫道:「哈哈,有了,哈哈,」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名弟子火速跑來,臉色著急的來到公孫薰兒身前,

「報,有大批士兵正在山莊外千米處走來,」

「什麼,來得這麼快,」

公孫薰兒面色犯難,正巧這個時候孫迪帶著一大隊人馬趕來,她剛來到這邊不就聽到公孫薰兒驚訝的話語,

「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

「我們被包圍了,敵人就離我們千米距離,」

「有多少人,」孫迪問道,

那名弟子回到:「報告大長老,有萬人左右,」

孫迪一聽,倒也沒多少驚訝,在自己的預料之中,他快速想了想,對公孫薰兒說道,

「熏兒,這樣,你快帶弟子逃出金陵城,我在這裡掩護你們,」

「不行,」公孫薰兒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這會兒,阿雷、鴿子和阿力三人走了過來,「你們在幹嘛呢,敵人已經來了,別磨磨蹭蹭的,趕緊走,」

阿雷和阿力不由分說的將兩人推下地道,鴿子則是對著弟子們叫道:「所有弟子聽令,趕緊下地道掏出金陵城,注意了,一定要保護好大長老和鳳姐熏兒她們,要是她們傷了一根毫毛,我為你們是問,」

「是,」眾弟子叫道,在鴿子的示意下,弟子們紛紛往地道內走去,

公孫薰兒和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花龍門弟子儘管再怎麼彪悍,可是在上萬人的大軍面前,他們依然是不堪一擊的,

一名一名的花龍門弟子,慢慢的被朝廷軍團消耗貽盡,他們,都是受過高等訓練的士兵,士兵中的精銳,花龍門弟子在他們面前,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鴿子眼看情況不對,身上光芒一閃,也衝進了敵營中,開始廝殺著,

同一時刻,龍十兒這邊,這個時候龍十兒走火入魔得到的能量已經快要消耗完畢,

從他出招的速度和力度來看,很明顯的下降了很多,看到這樣的情況,一直被龍十兒壓著打的鹿青臉上一橫,

「這小子力快使完了,大家加把勁兒,」這個時候的鹿青已經恢復了理智,面對龍十兒走火入魔的能量,已經沒有了恐懼,


天微點點頭,眾人開始加大自己出招的力度,準備制服龍十兒,

龍十兒當過一人的劍擊,斗龍劍被擊出老遠,龍十兒從斗龍劍中分離出來,剛走出來,他便半跪在地上「噗」的一口鮮血吐出,

他的眼神驚懼極了,此刻沒有多少智商的他疑惑剛才自己為什麼受傷,為什麼自己擋了別人一擊自己還受了傷,


剛才對龍十兒發動攻擊的那人看到龍十兒的樣子,終於笑了笑,不過卻沒說什麼,看到他的笑容,大家都明白了什麼,

天微開始在手中凝聚真氣,趁著龍十兒沒注意,「霍,」天微猛的將手中的真氣朝龍十兒扔去,

龍十兒慢慢恢復理智的過程中,感覺一股巨大的能量襲來,站起身來,撐起防護罩,真氣如同流水一般從兩隻手心湧出,

剩下的五人以及鹿青借勢催動體內能量,同時朝龍十兒攻去,龍十兒大感不妙,再次調動體內能量,加大真氣輸出,

撐起的深藍色防護罩也因此變了顏色,變成了紫色,深紫色,可是,卻也只有一瞬間的功夫,

因為鹿青和幾人的能量一起襲來的時候,一下子減弱了龍十兒不少的真氣能量,深紫色的真氣一下子又變成了深藍色,藍色,

正在慢慢的變成淡藍色中,龍十兒感覺到無比的吃力,他剛才走火入魔的時候用了太多的真氣能量,而天微七人,半點兒也沒用,看到他們是早有準備,

可是,龍十兒現在該怎麼辦呢,他的腦子開始從空白變得有記憶,記憶中,自己還是龍幽帝國的皇子,正在大街上調戲良家婦女,

然後,就是自己父皇死的那一刻,然後是自己逃亡掉進斷龍崖,閉關修鍊,出關后來到雲城遇到徐容容,

等等等等,一份一份令人苦澀的記憶出現在龍十兒的腦海中,伴隨著這悲痛的記憶,龍十兒的能量開始減弱,

藍色的防護罩已經變成了淡藍色,緩緩的,正在朝白色奮進,

當龍十兒恢復了所有的理智,他開始知道現在發生的一切,只是因為一個人,一個自己心愛的女人,

他的能量,已經變成了烏色,然後是白色,白色的能量開始緩緩的分離,

龍十兒只感覺,就好像前方有一個千斤巨石,自己用雙手在抵擋這巨石的奮進,是那麼的吃力,

眼看著龍十兒就要忍受不住的時候,天微和眾人相互點頭,同時收手,兩掌相較於胸前,源源不斷的能量噴涌在兩手之間,

七個人,七中不同屬性的能量,一點兒聲音也沒有的就朝龍十兒的防護罩工具,

龍十兒的臉色變了,他知道,自己是逃不過這一劫了,他的體內,已經沒有了多餘的真氣,現在的他,已經快要成為普通人,

幾乎就在龍十兒絕望的時候,龍十兒忽然臉色一般,變得及其驚訝,一股不亞於自己的能量忽然湧進自己的身體,

龍十兒幾乎是下意識般的猛的將所有能量全部召喚出來,然後撤去防護罩,雙手往前一推,如光柱般的能量極速往前衝去,

「轟,」龍十兒發出的能量與七人的能量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強大的餘威還有恐怖的能量,在七人驚訝之極的表情下,轟然沒入眾人的身體,

七個人,同時倒飛而出,

龍十兒緩緩的轉過頭一看,剛好看到白俊將自己的手往回收的一幕,他想說些什麼,卻感覺頭一陣生疼,皺著眉頭往後倒去,

白俊本來微笑著的臉色一變,趕緊扶住龍十兒,「龍十兒……你怎麼了,龍十兒,」

白俊抬頭看了眼落地的七人,他們口角都有淤血,剛才的能量讓他們受到了很大的反噬,受了不小的傷,白俊伸手指了指七人,

「哼,今天老子就放過你們,下次,你們就沒有那麼好運了,」


說完,他的手絢麗的揮了揮,一陣黑霧出現在他和龍十兒的身旁,黑霧慢慢的消息在天地之間,跟隨者黑霧一同消失的,還有他和龍十兒的身體,

受傷比較輕的無名老道站起身來,就想朝遠處的白俊追去,天微忍住傷勢叫道:「別追了,」

無人有些不解的看著他,雖然剛才收到了能量反噬,可是要對付剛才忽然出現的那人,應該很簡單的啊,

天微語氣虛弱的說:「我們打不過他的,」

鹿青聽完更是不解了,他拖著腳步往這邊走了幾步,「為什麼打不過他,我們七人合力,那人絕對不是對手,」

「你說我們跟一個殺不死的人去斗,會有勝算嗎,」

天微怒視了他一眼,今天所遭受的一切,都是拜他所賜,

「什麼,殺不死,」鹿青驚訝的看了眼天微,又轉眼看向白俊帶著龍十兒離去的方向,

剛才天微是最用力的,受到的能量反噬也是最強的,他已經受了重傷,不宜多言,「先不說那麼多了,趕快送我回城,我要閉關恢復,」

鴿子和阿雷這邊,花龍門的人已經只剩下十幾個,十幾人圍在一起,似狼似虎的看著周圍的人,只要周圍人誰敢發動攻擊,他們會第一時間出手,

在他們的眼裡,沒有恐懼,沒有害怕,有的,只是一腔熱血,只是一股凌厲的戰意,

阿雷緊緊的握著手中的鐵棍,他的眼神,死死的盯著大軍中央的主將,他大叫一聲:「殺,」

單腳跺地,大地都為之發裂,胖胖的身體躍起老高,花龍門的弟子們也大叫一聲:「殺,」

衝進敵營中,開始又一輪的進攻,鴿子流竄在大軍中,他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一下子出現在這裡,一下子出現在那裡,

他出現的地方,必定有地方士兵傷亡,阿雷落地之後,一棍子猛劈而下,硬是砸斷了兩名士兵的脖頸,

阿雷的狂霸,鴿子的敏捷,他們,是大軍中的戰神,花龍門弟子一個又一個倒下,地上敵方士兵的屍體,早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他們沒時間去輸,他們只知道,自己的人頭,已經賺夠了,

整個大軍,只剩下阿雷和鴿子還在繼續廝殺著,他們所到之處,都會發生一陣腥風血雨,

地上累積的屍體越來越多,周圍原本士氣高漲的軍團,終於有人的臉上流露出懼意,無論他們怎麼偷襲又或者如何攻擊,都會被兩人巧妙的擋開,

他們已經看到不少的同伴已經喪身在兩人的棍子和三角軍刺下,

那名主將的表情依然沒有變化,他淡淡的看著場中的兩人,邊上的副將看到他的面容,開始擔憂起來,

「將軍,他們造成的傷亡太大了,我們要不要……」

「呃……不用,」這名將軍舉了舉手,阻止了那人的話語,然後眼睛盯著大軍中的阿雷和鴿子說道,

「我們的士兵已經很久沒有實戰了,有很多人已經從精英退化,讓他們殺一殺士兵的銳氣,士兵們就會知道實戰訓練的重要性了,」

是的,這種帝國級別的軍團,他們的頭頂,帶著無數的榮耀,長時間的驕傲,讓他們已經在現實中失去了當初的氣質,失去了當初原有的面貌,

大型的軍團,在和平年代,是很少得到實戰歷練的,想要更強,那就得將所有不強裝強的人抹殺,

阿雷感覺到體內的能量在一點一點的流失,一擊將身前沒有一點兒防備意識的士兵砸倒在地,用眼角的餘光看了看,發現鴿子竟然還在大軍之中,

他的眼珠快速轉了轉,於是,他揮舞著手中的鐵棍朝主將的方向移去,那些士兵看到被棍影包圍著的阿雷,沒有人敢靠近阿雷半步,

在阿雷快速移動了近百米后,無數的士兵朝兩旁散開,這個時候,阿雷就看到前方出現一架車,

車前都是鋒利的槍尖,看那車的質量,是用一種無名的金屬築成,足足有半米多厚,阿雷臉色一變,


他的速度很快,加上車后推車的人速度也很快,幾個眨眼間阿雷就已經來到兵器車前方,

邊上都是密布的人群,阿雷無法一時間就跑到邊上,無奈之下只能往前一跺,然後拔地而起,凝空藉助扯上槍尖的力道猛的高高躍起,阿雷也因此右腳被划傷,

在空中停留的時候都有鮮血從腳底快速流出,阿雷不管這些,他看著那名主將的方向,落地后在車后一蹬,用極快的速度一棍朝那名主將揮去, 阿雷修鍊的是力量防禦型功法,自身的防禦力非常硬朗,攻擊力爆炸性十足,他每過一處,就會有一個地方腥風血雨,此刻,他化身為戰鬥機,是的,是機器,

因為看上去他的力氣使也使不完,當然,懂點兒門道的人會從阿雷出擊的方向和每次擊出去后都要稍微顫抖一下的手臂處發現,他的力道,使用能量輔助了的,

阿雷捏緊手中的棍子,感覺到自己的脖頸處涼涼的,阿雷想也不想,碩大的身子猛然轉身,嚇了他背後那名士兵一跳,趁著那名士兵還沒反應過來,阿雷如泰山壓頂般躍起,猛的朝士兵揮出一棍,「啊,」

「轟,」棍子在空氣中形成一股強大的氣流,隨著微風掛起變得無比恐怖,

邊上又有士兵往阿雷腰間偷襲,阿雷一腳將那名被自己砸中,已經奄奄一息的士兵踢開,解釋橫空飛躍,躲過那名偷襲的士兵,順勢又是一棍朝那人揮去,

不過令阿雷沒想到的是,這名士兵竟然毫無懼色,就好像事先有準備似的,身子傾斜四十五度,阿雷的棍子從他的頭頂飛過,

躲過阿雷一擊之後,又有無數士兵朝前而去,看著人群中的阿雷,感受到剛才阿雷棍子的力道,這名躲過阿雷一擊的士兵怔怔的站在原地,一滴冷汗從他的額頭處滾落下來,

至於被圍了個水泄不通的阿雷,看到又是十幾名士兵圍上來,他將往頭頂一舉,冷冷的看著周圍個個流露出狠辣神色的士兵,

只見他的手掌處開始冒出白色光芒,不過在陽光下,他手掌邊緣發出的光芒只有外圍站在陰暗角落的少數幾名士兵看到,

這些圍著阿雷的士兵只能看到阿雷棍子上盤著的那條金龍開始冒齣劇烈的黃色光芒,那條金龍就好像活過來了一般,

不過周圍士兵反應的機會,阿雷手中的棍子猛然變化數倍大小,「呀啊,」阿雷大叫一聲,猛的轉動手中的巨大棍子,

被棍子碰到的士兵被巨大的力道打飛數十米遠,只聽得二十多名士兵慘叫的聲音響起,阿雷的身邊頓時成為了真空地帶,

得到短暫的休息時間,阿雷回過頭看了眼離花龍山莊門口處不遠處的鴿子,鴿子其實一直都在注意阿雷的情況,

因為阿雷表現得有些反常,到了現在,鴿子自己明白了阿雷想幹嘛,其實,阿雷深入敵營是為了給自己爭取時間,

看他那不要命的使用體內的真氣就知道,這一次,他是不打算回來了,鴿子看了阿雷一眼,阿雷的身上已經沾滿了鮮血,用他那不知道是汗水還是血水的表情對著鴿子笑了笑,

鴿子卻從他微張的口中看到他說了一句話,這句話只有一個字,鴿子還在猜測的時候,阿雷轉過身,

想也不想,阿雷再一次高高躍起,雙手握緊了手中的棍子,他躍得很高,眼神直溜溜的看著這群士兵主將的方向,快速朝那人擊去,

看到阿雷的動作,鴿子終於知道他的那句話,鴿子看了眼周圍,也不管了,將手中的長劍望天空一扔,雙手呈爪狀,以最快的速度集結爭取,

感覺自己的劍快要掉下來了,鴿子這才停止真氣調動,他左腳腳尖輕點地面,很輕的點,卻讓地面產生了裂痕,

他微微的升高,速度很慢,但是周圍所有士兵朝他的攻擊卻全部落空,

「萬劍朝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