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坐中,白道玄倏而睜開雙眼,有精光閃爍,卻不耀眼,被他以手段隱藏了其中的鋒芒,給人一種平和的感覺。

他感受到了數十道強橫的氣息,在方纔通過各個方位,隱入了軍營,氣息中有殺意,雖然對方有意掩飾,但是在他深厚的精神力下,無所遁行。

“道玄哥。”

寧玉顏在他之後也感受到了動靜,並沒有任何緊張,相反,一張小臉上佈滿了笑意,因爲今晚他們可以並肩作戰了。

白道玄笑了笑,現在的寧玉顏更像是一個小孩子,雖然她對於自己的愛戀很深,但說到底也才十六歲。

“今晚還是小心點吧,要是你出了什麼意外,我會心疼死的。”他說的是實話,語氣卻充滿了打趣。

寧玉顏立馬一臉不爽的抗議,言稱自己懂的,並且會幫上他的忙。

殺。

外面驟然傳來一陣喊殺聲,南域修士早就有了準備,此刻與山南修士亂戰一處。

軍營內,數以萬計的能量燈盞同時亮起,將方圓近百里照耀的恍如白晝。

山南域近五十位皇天修士與南域強者進行混戰,而普通兵士早就在各個軍營統領的吩咐下撤離,距離這裏不下百里,並不會被波及。

“嘿嘿,爽!”

白道玄已經出了營帳,他的目光在戰場掃視,很快就發出一聲帶着殺意的冷笑。

他發現了張狂的身影。

張狂此刻正與南域一名中年統領戰在一起。

他的實力有皇天六星巔峯,就要邁入皇天后期,因此,南域那名統領一直被他壓制,還手的次數寥寥。

“給我死來。”

對於張狂施加給自己的恥辱,白道玄並沒有忘記,本來突破之後他就準備去找他報仇,順便奪得神器,沒想到他竟然送上門來了。

他怒吼一聲便衝了上去,絲毫沒有膽怯,皇天四星的他,並不是無法戰勝皇天六星。

砰。

張狂正用心的與對手戰鬥,並沒有想到會有人偷襲,因此被一拳擊中背部,整個人像是炮彈一般飛出,猛然砸在地面,摔了個狗啃泥。

“混蛋,今天一定要你死!”


當發現偷襲自己的是曾經打傷過自己的少年,張狂肺差點被氣炸。

實在是過分啊,第一次令自己受傷靠的是出其不意的偷襲,現在令自己吃憋,又是靠着偷襲,還是搞背後偷襲,還能不能更無恥!

嗤…

心中對白道玄的殺意太深了,張狂並沒有向上次那般戲耍,一上來就是狠招。

一口綠色的長刀寶器被他飛出,像是墨綠的毒蛇,刁鑽無比的劈向白道玄的頭部,氣機將他鎖定,使其避無可避。

白道玄有過那麼一瞬間的慌亂,畢竟與真正的皇天中期戰鬥,他還是首次,更何況對方是一名皇天六星的強者。

隨後,他便是冷笑,如今他也是今非昔比,跨入皇天中期的他,戰力提升可一大截。

鏘!

他轟出一拳,刀與拳相交,發出悠揚的巨響,他的手臂被震的發麻,猛的後退了數十米。

當張狂將目光放在墨綠長刀之上,瞳孔驟然一縮。

這口長刀是皇天七星的寶器,此刻刀身之上竟然出現了一個拳形凹槽,凹槽周圍有道道細密的裂痕,已然受到了損傷。

駭然在張狂心裏滋生。

白道玄成長的太快了,不久之前,他還是自己可以戲耍的存在,如今已經能夠隱隱與他抗衡! 張狂默默地收起已經破損的墨綠長刀,沒有貿然出手。

他心裏有點不確定,自己爲了那個傻叉二弟而與這種天才人物作對,到底值不值得。

“不管了,這種人都會有自己的傲氣,我傷過他,樑子已經徹底結下了。”

心中迅速轉過念頭,張狂渾身殺意暴漲,提出一口皇天八星的琥珀戰刀,向白道玄劈去。

“來的好。”

白道玄氣血噴涌,血紅繚繞周身,猶如魔神,他臉上掛着冷笑,不懼張狂,提拳而上,與他一戰。


他看着急速靠近的琥珀戰刀,並沒有逞能,拳頭一轉,砸向了刀背。

鏘鏘鏘鏘鏘……

在一瞬間,白道玄揮出了數百拳,拳頭擊打在琥珀戰刀的刀背,發出陣陣尖銳的鳴聲,一圈圈熱浪漣漪般擴散,其中夾雜着熾熱的火星。

張狂面色微變,虎口震盪的發麻,差點龜裂。

白道玄亦不好受,這是純粹實力的比拼,他沒有適應與這種強者交手,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拳頭受到的反震嚴重,隱隱發麻。


他陰沉不定,而後一聲怒吼,再次上前戰鬥。

這一次,他身上繚繞起了靈力,單純的憑藉肉身以及血氣之力,他並不能戰勝張狂,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轟!

他一拳轟出,紫色的雷霆之力脫離軀體,瞬間砸在了張狂身前,被他以琥珀戰刀抵擋,身影卻忍不住一震,這道攻擊的威力比前幾次強大了不少。

“哼,沒想到短短時日不見,你竟然能夠成長到這般境地,不得不承認,你是個天才。”

張狂倒退,面色陰沉的打量白道玄,雖然不願意相信,但是眼前的少年現在已經有了足以威脅他生命的戰鬥力。

“那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想你一樣,不然這個世界哪裏來的強者,我看你也七老八十了吧,竟然還在皇天境界混,丟人不!”

白道玄嗤笑,毫不留情的奚落,對於這個護短的漢子,心裏並沒有好感。

張狂粗獷的臉龐漲得通紅,亂糟糟的鬍子不可思議的煽動,他的涵養並不咋滴,受不的氣。

“嘿嘿,果然,小雜碎還是那個小雜碎,哪怕如今你有了點實力,卻依舊那麼牙尖嘴利!”

他眯着眼睛,寒光不時的迸濺,毫不掩飾的刺在白道玄身上。

“怎麼,你以前不是很霸氣的麼,現在竟然也開始耍嘴皮子了麼?”白道玄反問。

“你……”

張狂想說什麼,臉色卻驀然大變,靈力轉動,身影瞬間遠遁。

嗤……

一道拳影出現在他身後,陰魂不散的貼着,雖然最終被擺脫,但他後背的衣服還是被轟碎,古銅的軀體出現了絲絲裂痕,有殷紅的鮮血淌落。


“哈哈,不錯不錯,有進步。”

是白道玄,他對於偷襲張狂,沒有一絲負擔,輕鬆加愉快,對於他躲過自己的攻擊,也並不惱怒,笑吟吟的打趣,刺激他的心臟。

“去死!”

張狂除了怒吼,已經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憤怒了,三番兩次被偷襲,他已經無法猜測眼前少年人的無恥上限了。

他手中琥珀戰刀一轉,配合着皇天六星的火焰靈力,斬出一道數十丈長的刀影,切割的空氣發出爆響,四周溫度徒然上升了不少。

火焰刀影滾滾而來,一路上劃過火紅的殘影。

嗤嗤…

白道玄寒冰之力轟出,兩者相觸,發出刺耳的響聲,寒冰之力雖然強悍,火焰刀影也不弱,因此被蒸發掉了大部分,冒起濃郁的白霧。

“隕落星辰。”

白道玄手指前伸,身影隱入黑暗當中,方圓近十里漆黑一片,迅速泛起一片星河,星光燦爛,照射在他身前,璀璨而耀眼。

空氣,變得異常壓抑。

“退開點!”

這一刻,不管是山南修士還是南域修士,都十分默契的遠退,繼續待在這裏,會被即將到來的攻擊波及。

隆隆。

虛空突然急促的震顫,方圓近千丈,能量變的狂暴,彷彿可以毀滅一切。

一顆百丈直徑的能量星辰自虛空中墜落,星辰通體湛藍,晶瑩剔透,但是卻帶着毀滅,這是一顆隕落的星辰。

“不好!”

張狂駭然,面色大變。

他從星辰上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這顆星辰內,有磅礴的靈力,更有驚人的寒意,對於他來說,很麻煩,因爲他的靈力——是火。

危機時刻,他面上明顯露出掙扎,而後咬牙,心一狠,祭出了自己的底牌。

青光閃爍,一尊三足兩耳的青銅小鼎自他手中飛射天穹,滴溜溜的旋轉,一股古樸大氣的氣息自然的席捲而出。

咚……

銅鼎震顫,上面神祕的花紋復甦,綻放出青光,呈漣漪狀擴散,伴隨着沉悶的巨響。

酷酷王子賴上你 ,後發先至,眨眼間捲住隕落星辰,本該綻放無盡威能的星辰,竟然在一層淡淡的青光中湮滅。

白道玄面色大變,氣血之力狂涌,整個人化作殘影,射向遠處,躲過了青光的餘波。

“這是帝器?不對,是僞帝器!”

遠處交戰的人羣中有人驚呼,青銅鼎並不普通,古樸當中有淡淡的帝者氣息隱匿其中。

人羣頓時不平靜了。

帝器在這個世界很少見,因爲帝者,都會破丹成界,人死,帝器也有很大的可能性消失。

皇天境界巔峯的修士,他們的丹田會變成一枚世界種子,種子當中,開始凝聚自己的本命神兵。

當境界突破至帝者,種子便會成長爲一方世界,種子中的本命神兵就能成長爲帝器,修士境界越高,世界品質越好,本命神兵越加強大。

而皇天巔峯修士突破失敗後,便會隕落,本命神兵自然脫落,退化成不可成長的僞帝器,是比人工製造的半帝器強大的存在。

雖說不是真正的帝器,卻十分可怕,有莫大的威能。

“你給我去死!”

張狂面目猙獰,見白道玄躲過了自己的一擊,頓時催動銅鼎撞去。

他現在心裏極爲憤怒,欲發狂,僞帝器很強大,並不是他一個小小的皇天六星能夠掌控的,因爲在附近幾域,比他強者,比比皆是。

曾經他得到這尊寶器,卻從沒有拿出來用過,他知道,自己根本保不住,只要消息泄露出去,定然會被比他強大的修士奪走。

因爲白道玄,他一切的隱忍都白費了,在場有這麼多修士, 華強往事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