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眼生菜葉,先試了一下,夾了一塊五花肉沾了醬包在生菜葉內,咬了一口,味道極棒,原來她還是有做廚娘的天分,「吶,阿煜嘗嘗。」

東方煜那張生冷的臉,向來沒有什麼表情,可是吃那肉的表情,簡直無法形容。

龍擎心痒痒的,立馬去拿了肉,卻不想燙得甩手,學著蘇晚的樣子,笨拙的套了一塊兒,果然吃起來簡直棒到了極點。他捂著嘴,「晚晚,好美味!」

幾個宮女在一側看得口水直疼,這太子妃的腦袋裡永遠裝著那麼多奇怪的東西。這檔子的吃法,定是又要傳遍整個後宮了,還能成為多少民間爭相模仿的對象。

蘇晚想到這裡,便立馬將方子準備了出來,留著準備了自己的酒樓用。那她的酒樓一定會賺大發了,不止這個東西,還有什麼火鍋之內的,還有烤鴨,通通都是美味到極點的東西。

思索著,便情不自禁的揚起了嘴角。

吃飽了之後,還準備了一些清茶,以解了油膩,龍擎滿足的躺在竹椅上,「啊……太舒服了,晚晚真謝謝你,帶我來嘗到了這麼多的美味。」 「你還想吃到更多的美味嗎?」蘇晚優雅的走在園子里,她一向不喜歡吃飽了就躺著。

龍擎聞話,倏地坐起身,看著蘇晚,便看出她另有用意,可是還沒有來得及問,東方煜便出聲,「自古以來,無功不受祿,我想龍大人一定是知曉的。現在我們有事相求,你可會答應?」

「答應!當然答應!」龍擎十分的好奇,這個女子眼下又要做什麼事?是好事?還是壞事?而且還要他幫忙。

蘇晚看了一眼東方煜,不應該如此的直接,可是到了這個面上兒,她也只好將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與了龍擎聽,「為了深入這個虎穴,所以我們必須得虎子。」

龍擎長長的哦一聲,「可是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你便是這樣的相信我?不害怕我給做砸了?」原來是假珍珠含毒的事件。

「龍大人非凡人,我相信你比我們想像中還會做得更好。」蘇晚自信的看著龍擎。

「好,沒問題,一切準備了妥當,要怎麼辦,要怎麼說,你提前告知我,我有過目不忘的本領,一定會幫你把這個幕後的人挖出來!」龍擎開始懷疑是那人,可是按著他的性子,不應該這麼緩慢的吞噬人間。

難道他還是想要給蘇晚添亂,從而打擊蘇晚,他遲遲不肯動手的原因何在?

夜裡,萬籟俱寂,只聞得蟲鳥聲,龍擎緩緩地睜開雙眼,坐起身準備出去之時,蓮狐突然抱住他的大腿,「你要去哪裡,我和你一起去。」

「我要去夜探了寒山,你不能去,危險!」龍擎一定要探清了這個人的用意何在,眼下他只是這般繞圈子的收拾蘇晚,想來他定是還沒有能力與蘇晚面對面的作戰,或者是懼怕著東方煜手中的降魔鼎。

蓮狐死拽著他的真絲長袍,「你明知危險,卻要前往,你難道就不怕出了什麼事。蘇晚給愧疚死了!再者你不是過兩天還要幫蘇晚做事嗎?」

「你放心,我堂堂神龍尊,豈會怕了一隻未成形的魔,沒有處理好蘇晚的事情,我不會讓自己死。」有一種感情已經在引發了質變,自己未察覺,其他人更沒有察覺。

蓮狐一臉的擔憂,「哎,我知道那是你的職責,可是如果你和蘇晚他們一起動手,那樣你的危險度會大大的降低。還有如果這次毒珍珠事件與他有關,那麼你可以從這方面探到你想的消息,何必去以身犯險。」

龍擎一臉欣喜的蓮狐,「倒是完全的沒有想到你這隻平凡的靈獸居然可以如此的替我著想。」

「哼,我不過不想看到蘇晚愧疚罷了,誰管你有沒有事。」蓮狐才不會在這個高高在上的神龍尊面前承認,他已經夠卑微了,他那麼高高在上,哪裡稀罕了他的關心。

龍擎一把抱起了蓮狐身體,輕撫了撫他極好的毛髮,「是個討人喜歡的狐狸,這樣吧,本尊給你一顆靈泉的玉藕,這藕可以替你化成人形,你想變成什麼樣的男子?」

蓮狐聽了這話,蹦噠起自己肥滾滾的身體,「真的嗎?真的嗎?我想要變成翩翩美少年,像您這麼尊貴,充滿仙氣的少年。」

龍擎白了他一眼,「要求太高,先看看吧,你這原身這麼胖,我估計人形也瘦不到哪裡去!?」

「啊!?那我減了肥再來變身,好不好?!」蓮狐可不想變成小胖子,那樣子多難看。

「蓮藕已摘,你若是不珍惜,等你瘦下來,便沒有機會了。」這個小蓮狐確實比較聰明,本來就是蓮身,所以有了這個玉藕給他變身是極完美的事情。

蓮狐一聽往後可能沒有機會了,與其成天被人這樣蹂躪,變小胖子就變小胖子吧!只能抬起頭,硬著頭皮上,「好!那就儘管來吧。」

龍擎就知道這個小傢伙經不起誘惑,順手撈來了玉藕,擺在桌面上,抱過蓮狐的身體,以仙氣灌入,再將它身體的靈魂取了注在玉藕之內,再將原身塞了進去。

再以自己的龍珠灌以靈氣,這蓮狐本身與玉藕有緣,所以很快融合,並且慢慢地成形。

金光閃爍,不過一會兒,一個光溜溜的十歲小胖子便出現在了眼前,躺在桌面上的樣子極其的滑稽。龍擎拍了拍他肥滾滾的肉,「醒吧,自己看看去!」

蓮狐聞話,倏地睜開雙眼,跳下桌,蹦到了梳妝台前一看,頓時捂著臉,「媽啊!你不能給我一件衣服穿嗎?還有為啥我這麼小!不應該是大人嗎?」

龍擎拾起了地上的狐狸毛,化作了一件藏藍長袍扔到他的身上,「吶,這是你自兒個的毛化的,可得好好的珍惜。」

蓮狐欲哭無淚的看著鏡中的自己,人小,那鳥也小!他就只是一個十歲的孩子,怎麼去胖妞,卻享受這人間所謂的快事!沒意思!真沒意思!

「傷什麼心,你是靈獸,不可與人發生什麼,否則折損的是自己的道行,傷的是對方。」龍擎瞪了一眼充滿歪念的蓮狐,這小子真是被蘇晚給帶壞了。

蓮狐哦一聲,「好,我知道了。那我會不會長大。」

「我們靈獸的年紀,你自己最清楚不過,能活數千年,你才活了一個開頭,所以早著了。至少得換數十幾位主人,才有可能吧。」龍擎算了算日子。

蓮狐頓時像是焉了氣的花,耷拉著腦袋,「好吧,我知足,能變成人,已經是極大的幸事。從此我也可以和秦大方談天論地了!真舒服!」

「你是彎的?」龍擎一臉怪異的湊上前,問。

蓮狐剎時覺得自己受辱了,退後數步,「我即便是彎的,也高攀不上神龍尊大人,我我是直的……」

「滾!本尊是直的!我只是疑惑你是不是彎的。」龍擎的情緒激動起來的時候,那頭白毛都會飛起來,

蓮狐嚇得抖了一下,想要滾出去的時候,龍擎忽而冷聲開口,「過幾日,你和我一起去辦事。聽到沒有。」

「是!龍大人!」原來他的用意在這裡,哼,他就說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清晨的陽光灑進來,蘇晚坐在梳妝台前,東方煜給她描著眉,兩人膩歪著,那感情簡直好到了極點。都說吵架也是感情的一次升華,當真是沒有錯的。

那被她砸了的青樓,酒樓差不多都快建好了,東方煜這速度,這表現讓蘇晚相當的滿意。從抽屜里拿出了一大疊方子,「這都是我這些日子準備出來的,我相信有了它們,我的酒樓定能火爆。」

東方煜掃了一眼,看著那些奇怪的名字,想得那天在園子里的烤肉,他的小娘子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擁緊了她的身體,在耳畔喃語,「那麼我有沒有機會先嘗嘗。有沒有隻屬於為夫的菜?」

「看你近來的表現那麼好,午膳回來給你一份愛心牛排,好不好?」蘇晚倒是會想了法子,所以這些東西是難不到她的。

東方煜滿心的期待,真期待以後不用早朝,天天擁著美人睡到自然醒的感覺,那是有多麼的美好啊!

送走了東方煜,蘇晚想要回去睡個回籠覺,可是剛進了門,就看到一個小胖子在自己內殿鬼鬼崇崇的,微擰了眉,拿過桌面上的茶杯倏地擲了過去……

沒有想到的是!

那小胖子身體胖胖的,反應倒是極快,立馬察覺到蘇晚的攻擊,立馬閃身躲開,一臉可憐兮兮的問:「蘇晚,你這個沒有良心的女人,你這麼快就討厭我了。」

蘇晚聽著這個熟悉的聲音,雙眼瞪得比銅鈴還大,走上前,扯了扯小胖了的臉,不相信的拍了拍,「你哪裡找來的皮囊,這也太丑了吧!當狐狸的時候肥肥的,找個替身也這麼肥?」

蓮狐完全的沒有想到,蘇晚居然能一眼把他認了出來,十分的激動,「蘇晚,我果然沒有找對主人。這不是別人的身體,是我的。龍大人給的玉藕化身的。說是讓我和他一起去白府辦事。」

蘇晚正愁著如何給他找個打下手的,他自己就想到了,這龍擎果然是個聰明,又好使的人。

「嗯,不錯!是暫時的?還是永久的?」

「永久的!我現在的年紀只有十歲,因為我們靈獸可以活幾千年,我才活了一小半,所以慢慢會長大的。蘇晚,你可不能嫌棄了我。」蓮狐雖然也覺得自己胖胖的,不好。

蘇晚輕嗯一聲,捏了捏他的肥肉,「不錯,不錯真是一個可愛的小胖子,眼睛小小的,都快要眯成一條線。你趕緊長大,長大了我給你找個媳婦兒!」

提及這個,蓮狐的眼裡有些落寞,「龍大人說了,我不能和凡人結合,否則會損了自己的道行,傷了別人。所以媳婦這事兒別想了,還有龍大人說我得換了十幾個主人才能長大,嗚嗚,主人,我好可憐。」

蓮狐可憐巴巴的蹭了蹭自己的腦袋,抱緊了蘇晚的大腿。


蘇晚輕拍了拍他的腦袋,「好了,好了。我同情你,我還是會很疼你的。你想要喝什麼美酒,我都給你。」

「嗯嗯,你是我見過最好的主人,蘇晚喜歡你!」蓮狐這話還沒有說完,一個大巴掌突然飛了過來,「小胖子,你抱著蘇晚幹什麼!」

蘇晚看著衝進來就對蓮狐下手的白炎,「你是瘋子嗎?這是蓮狐,再說他只是一個十歲的孩子,你幹嘛對他下那麼重的手!」

白炎看了一眼地上痛得打顫的蓮狐,啊一聲,抱歉的開口,「我哪裡看清,就看到一個男人的模樣,而且還有好多肉。我以為是什麼下流人,所以就對他下手了。」

說完走上前,看著蓮狐,「你怎麼變成人了,還是小胖子。沒事吧!」

小胖子蓮狐委屈的哼一聲,躲到蘇晚的身後,「蘇晚,好痛。」抱著撒嬌的感覺,果然是不一樣的。

白炎真是看不下去了,以前一隻狐狸撒嬌倒是不覺得有啥,現在都變成一個十歲的小胖子,怎麼看,怎麼覺得怪異。抹了一把冷汗,閃人……

……分割線……

東贏,臨京,皇宮。

又是一個十五的月圓夜,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於雨姍已經從一個貴人成為了婕妤,恩寵盛濃,不管她的恩寵有多麼的深,卻依舊不能奪了淳貴妃的風頭。

人人都在說,若是淳貴妃這次誕下了龍子,那麼定是要成為皇后的人。一來是南啟的郡主,二來又是南啟太子妃身邊的人,再加上帝皇的恩寵,那是無疑的後果。

她為後,倒是沒有引得滿朝大臣的反對,這畢竟是一個兩國交好的好事。這位郡主在臨京又沒有什麼親信,便不會出現了什麼外戚干政的事情。倒是一個十分適合為後的人……

永樂靜靜的坐在榻前,給孩子綉著肚兜,玉涵接過她綉好的一個,「皇已經進了浣溪殿,娘娘可以準備了。」

「嗯,我知曉。」月份越發大,永樂還是有些擔憂戰越發現了端倪,可是她還是必須得去,否則他病發,要怎麼挨過去。

玉涵多嘴說了一句,「娘娘,你明明那麼在意著皇,為何不承認,偏偏惹了皇生氣。近些日子來,都去了浣溪殿,都沒來我們這裡了。」

永樂看了一眼玉涵,「這些話,好好的收著,以後不要再說,知道嗎?皇選擇了誰,不是我們能左右的。」

玉涵知道多嘴了,立馬退後一步,不再說什麼。

永樂準備了一切,收拾妥當便去了浣溪殿,恰巧戰越剛好蠱毒發作,她給了於雨姍一個眼神,便上了榻,又是一番巧妙的纏綿。這一次戰越居然一次也沒有碰到她的肚子,極其的小心翼翼。

事完,她起身,準備離開之時,戰越突然從後面抱緊她的身體,「永樂,你到底還想要騙朕多久,你當真以為你所作的一切,朕不知道嗎?」

永樂的心咯噔一下,「你在胡說什麼,臣妾只是過來看看皇的病情如何,便這樣被你抱住了。」他知道了?所以這次極其的小心,甚至沒有碰到他的肚子。

「胡說?你心裡最清楚不過,你覺得朕會是那種被你糊弄的人嗎?今日朕的蠱毒並沒有發作,你的身體已經將朕的蠱毒緩解了很多,永樂……」戰越扳過她的身體,認真的說著。 永樂連直視戰越的勇氣都沒有,身體有些不受控制的哆嗦著,好像在強制性的壓制著什麼情緒,自己和自己瘋狂的作著思想鬥爭。

戰越被她的模樣給驚到了,一把帶過她的身體,「你在害怕什麼?朕會吃了你嗎?為什麼每次都是如此委屈的模樣。」

永樂緩緩地推開了戰越的身體,從榻上起身,自顧自的穿上自己的衣物,準備離開,戰越一聲低吼:「站住!永樂,朕如此低聲下氣的和你說話,你這是什麼態度?」

「皇的心裡有著太子妃,永樂便只想做你的貴妃,不想做你的女人。替你管理著後宮,替你生子,現在還願意替你緩解蠱毒,可是永樂不想愛上你。你不要讓永樂愛上你,好嗎?算是對我的一種仁慈!?」他越是如此,她越是沉淪,甚至無法自拔。

戰越的心驀地一沉,原來這就是她平日里一直推拒自己的原因。

永樂沒有聽到戰越的回應聲,沒有轉過頭去看他一眼,只是平靜的開口,「臣妾讓雨姍妹妹進來陪您,這畢竟是她的寢殿。」

「今夜淳貴妃侍寢,擺駕玉暖宮正殿。」戰越倏爾起身,對著候在外的傾豐冷聲吩咐著。

永樂的心揪在一緊,並沒有拒絕,而是立馬折身回了正殿,讓宮人和婢女準備了一下,因為夜已深,她便讓婢女到小廚房裡去準備了一些宵夜。

戰越從浣溪殿過來的時候,一切正好準備了妥當,戰越拋袍坐在小几前,傾豐抱著一大堆的摺子過來,將摺子擺放整齊了在小几上。


永樂看了一眼那些摺子,「皇,夜深了,先休息了吧。」

戰越並沒有出聲,「聽說你宮裡的人準備了夜宵,拿來與朕用一些,然後你就入寢休息吧。身子要緊,孩子要緊。既然身為朕的貴妃,那麼便要好好的學著愛惜了自己。」

永樂輕嗯一聲,看了一眼玉涵,她便立馬吩咐了下去。她坐在了戰越的身側,拿出了針線活兒,正準備繼續時,他突然之間伸手過來,奪了那些東西,「好好的與朕說了一些話,不行嗎?」

「好。」永樂的心裡怪怪的,他卻跟沒事的人似的,那種滋味萬般的難受。

她是越發的摸不清眼前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她也不願意去想,只想安然的做好自己的本分。

「待到你產下朕的第一個龍嗣,朕便提了你為後,從那以後你便是後宮真正的主子,朕的妻子,更是朕的女人。」戰越並沒有察覺到這般的說,只會讓永樂多想。

他用很婉轉的話來告訴她,她是有資格成為他的妻子,他的女人的。

可是聽到了永樂的耳里,便是她走到那裡,也不過是因著一個孩子的緣故。感情在他們之間便一直不存在,她坦然的接受,「一切聽了皇的安排。」

「嗯。近些日子聽說你在讀一些詩詞歌賦,可會了幾首,背與朕聽聽。」他倒不是那麼介意女子有沒有才華,只要是個聰慧又靈巧的姑娘便好。

再者永樂身上那股不卑不亢倒是極其的吸引了他,他靠得越近,她便躲得越遠。只因他的心裡藏著蘇晚,她認為自己所得的一切,都是因著蘇晚,才有的。

這樣的女子當真是作繭自縛,可是偏偏他又喜歡看著她承歡膝下,又一臉倔強的模樣。

永樂接過玉涵送過來的夜宵,盛到了骨瓷碗內,一勺一勺的喂到他的嘴畔,「永樂識的字雖是多,卻是不會寫,看了一些詩詞,也只是看過了,一首也記不得。」

「那朕給了你一首,你可願意收著?」戰越對著傾豐揮了一下手,他便立馬的轉身去準備了文房四寶,大氣落筆,蒼勁若松柏,筆峰如同行雲流水,遊走間透出的貴氣逼人。

「吶。」

永樂接過紙箋看了一眼,「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涉女,郡子好逑。」

「不懂?」

「懂。」永樂收起了紙箋,「是皇太抬愛了永樂。」

戰越瞧著她的臉上有些疲憊之意,「累了,便休息下來吧。」言罷,根本不等了永樂回應,徑直抱起她的身體步至榻前,輕輕地放下她的身體。

那夜永樂睡得極其的安穩,因為平日里她一個人入寢,怎麼躺,小東西似乎都不舒服,都會在肚子里折騰了大半天。大概是因為有戰越在身畔,他身上的貴氣重,安撫了這個孩子,她便睡得香了。


清晨起來的時候,已經不見了戰越。玉涵端了洗漱進來,「娘娘醒了,今兒個是各宮小主到自己宮裡的日子,過會兒便要過來請安了。」

永樂坐起身,玉涵便立馬過去伺候洗漱。


一切準備了妥當,隨嘴問了一句,「那夏佳容是個什麼份分?」

「小貴人,娘娘不必憂心。於婕妤眼下受著寵,她忙著爭了恩寵都忙不過來。再者近來皇對您的寵愛,眾所周知,她若敢生了什麼幺蛾子,定是不想活了。」玉涵這丫頭身在玉暖宮久了,便越發的有了一等宮女的姿態。宮中能有幾個她這樣,年紀輕輕,便成了一等宮女,替貴妃掌管著一宮之事。

永樂知道玉涵這丫頭的性子,又是戰越給的人,所以便任了她去做任何事,只要不傷了她的顏面便可。

玉涵的手極巧,輕施了胭脂,染朱唇,給永樂繪了一個時下最流行的桃花妝,那鏡中本來稚嫩的姑娘一下子多了一分嬌媚的味道。

「主子生得真好看。」玉涵看著鏡中的永樂,一臉的歡喜。

「都說懷女美娘,懷兒丑娘。想來腹中便是一位公主,大概不少人便要笑掉了大牙。」這後宮的傳聞開始她以為是有人亂猜測,到最後才知曉,戰越真有那麼一個心思,再加上朝中的百官也不反對。

他那樣說了出來,便是想要試了試百官,再看了看後宮有何反應。之前永樂已經給了眾人一夥兒下馬威,倒是無人敢在她的身上動手。

不過那些新進的秀女,怕是不一定。

到得後面的正堂,所有的秀女便齊齊起身,「嬪妾見過貴妃娘娘,娘娘萬福。」 永樂在玉涵的攙扶下,小心翼翼的坐到玫瑰寶座上,那還是第一次接受了那麼多人的跪拜,倒是讓她有些恍惚感。畢竟她曾經只是婢女,站在人群中仰望著主子們?現在她是主子了……

睨了一眼站在跟前的二十幾個人,都是通過層層選拔,挑選出來最優秀的女子。個個長得貌美如花,她現在也總算是明白,為何那身在高位的後宮主子要那麼的擠破頭去爭寵。

年老色衰,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會有不斷的新人湧進來,任了誰也會喜歡這些新鮮的,稚嫩的。誰會去選了一個猶如怨婦,眼裡只有抱怨的婦人?

那一瞬間,她居然也會有一種不安感。不不!她不可以有這樣的感覺,只要坐穩了這個位置,有了皇子,那麼她永遠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在後宮不談感情,才是對自己最好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