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她的架勢,如果我不打的她摘掉面具,看來她是不願跟我相認了,等一下,還有一個辦法能知道她是不是程菲!不過下流了點兒!“

江辰腦袋一激靈,他偶然想起,還在上學時,程菲告訴了他一個祕密, 陰陽代理人之改命師 ,不影響美觀。

可程菲是個完美主義者,她夏天很喜歡穿熱褲,玉腿圓潤修長,走在路上特賺回頭率,可那塊胎記卻是她的心頭大患,有那東西她都不能穿太短的熱褲,還對江辰說,高中畢業了,一定去美容醫院用激光打掉,還逼着江辰必須陪她去。

“程菲,你不承認是你,我可就要用我的方法辨別了!哼哼!“江辰壞笑一聲,慢慢解下了系在腰間的冰玉葫蘆。

“我可提醒你,你那着火的打神鞭看上去確實挺厲害,可我這寶葫蘆確實天地間最最陰寒的寶貝, 正是你那打神鞭的顆星,你要是不想打神鞭熄滅,就千萬不要被這葫蘆碰到!“

他連着說了兩句,看的出,紅衣女確實在猶豫,雖然隔着面具看不出表情, 可江辰心裏早有了三分底子,“她猶豫,說明我說的話起作用了,哼哼,小笨蛋,我自己都不知道這冰玉葫蘆到底有什麼本事!“

他現在知道的,這冰玉葫蘆除了能源源不斷的提供給他陰靈,以及這裏面有另一個虛空,可以收天下惡鬼冤魂,還鎮壓了不少魔獸,其他的還真不知道。

不管怎麼說,大話嚇人的話都是過招之前必須要放出去的狠話,古代人打仗的時候十萬人都要號稱有八十萬,相比較起來,江辰這種牛逼吹得還不算過。

“廢話真多!“紅衣女握住”打神鞭“一端,一個漂亮的轉身,五六米長的打神鞭破空襲來!

江辰早有準備,看準來勢,不敢應這鋒芒,這麼長的鞭子,還燃着火,不知道具體力量不敢貿然格擋,雙腿蹬地,身子騰空而起。

鞭子擦着他的褲角過去,沒成想,只是這不經意的接觸,他的褲子登時熊熊燃燒起來。

這火有古怪,才一反應的當,江辰瞬間成了個火人,衣服熊熊燃燒,火焰竄起老高。

“娘娘太厲害了,打中了!這小子要被燒死了!“上菜高呼道。

於老大倒是覺得古怪,“剛纔娘娘不忍心讓我打他很重,自己卻下手這麼重,一出手就要了這小子的命,爲什麼呢!”

普通人的話,被這烈火一燒,一定死了,可江辰又怎麼可能是普通人,火光中,他雙手合十,全身被水靈包裹着,這火只燒着了他的鞋子和褲子,並沒有傷到肌膚。

“糟了,短褲也着了!”江辰心中一動, 趕緊運靈滅火,頭上出現了一個空洞,藍色清泉水洶涌而出,將他包裹起來,嘩嘩聲火,水汽四散,火也漸漸滅了。

前後不過幾秒鐘,他的褲子竟然已經化作了灰燼,風一吹就散了,短褲被燒的黑乎乎的,好在他反應快,及時滅了火,不然真連私處也大白於天下了,真真是丟死人。

“你!你好……”江辰見紅衣女竟然用這麼惡毒的東西對付自己,心底裏的火氣一竄老高,雙手上託,每個手上都聚集了一團火球,“看是你打神鞭的火厲害,還是我的神波厲害!”

一聲怒喝,雙手一併,火球相碰融合,轟然射出,拖着長長的火焰尾巴,衝擊波似的朝紅衣女攻擊過去,

紅衣女再次揮舞神鞭,竟將火球從中一分爲二,火球被這麼一打,改變了方向,從紅衣女兩側飛過,擊中兩顆大樹,兩樹登時化作兩團火柱。

“他也很厲害啊,也能操縱火,難道是火神麼?”人羣中發出這樣的聲音。

“火神只有娘娘一個,怎麼可能有第二個人,這傢伙一定是某種化成人形的妖類!”一個男人說道。

江辰耳力過人,聽的真切,大怒道,“去你媽的,看我不把你打成人妖!”說罷衝那人發出了個藍色的水波,噗的一聲擊中那人,將他重重摔在一顆樹上,連連吐血。

“不許欺負人!”紅衣女見江辰分心襲擊了別人,不由大怒。

“這種語氣, 哼哼,程菲,你還不承認麼?”江辰森然笑道。

“承認你個大頭鬼!”紅衣女竟然像個小女孩兒一般,揮舞着鞭子要打江辰。

“好啊!變厲害了,就敢挑戰你哥哥我?”江辰笑罵着,輕描淡寫的避開紅衣女的打神鞭。

這東西雖然厲害,可江辰認定紅衣女還不能很好的駕馭,他想躲開攻擊並不困難,而且那火焰燃燒的速度實在嚇人,就算自己又水靈護體,可衣服畢竟只剩下一塊不大的遮羞布,如果連這也被燒壞了,那真是不堪設想了。

打神鞭雖然柔軟熾烈,而且這種長度自己似乎只有放手的分兒,可江辰迅速看出了一個破綻,這個破綻來自紅衣女揮舞打神鞭的動作,也許是因爲不夠熟練,每每揮舞一鞭都會有接近一秒的空檔。

江辰輕巧的躍起,避過一下,而後飛向紅衣女,靠近時咻然變換角度,飛到紅衣女身後,一把將她緊緊抱住,兩臂夾緊,令紅衣女動彈不得。

“哈哈,程菲!你輸了!”江辰下巴搭在程菲細潤的肩膀上,輕佻說道。

江辰的嘴巴太靠近紅衣女的耳朵根兒,這敏感的地方被他聲音一陣,一陣**感差點兒令她腿軟,“你無恥!放開我!”

江辰笑道, “你大姑娘家家的,燒我的褲子就不無恥了?你想看到什麼?可以直接向我請求嘛,又不會不給你看,幹嘛用這麼粗獷的手段!”

紅衣女氣的面具後的臉都紅了“你找死!”說完,她渾身火光大盛,裙襬瞬間燃燒起來。

“哇,好燙!”江辰被燒的呲牙咧嘴,太突然,他沒來得及抵禦,可雙手仍然從背後狠狠環着她,立刻運起靈力抵擋。

“傻瓜,你難道不知道麼,我是水靈超能,你的火根本奈何不了我,如此下去,你的衣服可就要被燒個精光了!”江辰不停的言語騷擾,令紅衣女芳心大亂,裙襬已經漸漸燒完,下面露出一大截白玉般光潔的美腿。

“那個圓形胎記!你還要狡辯麼?”江辰看到程菲腿上的記號,十分肯定的說道。

紅衣女聞言,身體一顫,火光完全消失。

一道黃光從江辰眼睛裏射出去,紅衣女臉上纏着面具的繩子登時燒斷,面具掉在地上發出咔噠的聲音。

圓潤臉蛋,嬌小紅脣,挺翹的小鼻子,靈動的大眼睛,清晰精緻的五官,不是程菲是誰?

江辰在衆人的驚呼中就這樣抱着程菲,很滿意的閉上了眼睛。

“你現在怎麼認得我了?我不是你的落落,你一定很失落吧!”程菲被揭穿真面目,不在僞裝,慢慢的撫摸上他的手。

聽到落落兩字,真是悲從中裏,江辰放開了程菲,一屁股坐在地上,“落落,落落死了,有個混蛋連她的屍體也奪走了,我,我沒追到他,讓他跑了!又是黑衣人!可惡!”江辰抓起一把泥土,攥的咔咔響。

看到江辰如此難過,程菲不忍心再繼續多說他什麼,蹲下身道,“我想黑衣人應該不是壞人,也許他那樣做是爲了救落落!你不要太難過了!”

江辰聞言一愣,“程菲,這些話不像你能說出來的呀!奇怪,他們爲什麼叫你娘娘呢?” “哼!誰說我是程菲了!”紅衣女巧笑嫣然,身影隨風飄飛,向着不遠處的山腰洞口飛了過去。

江辰掃視疑惑的衆人,笑了笑,“看來大家不是敵人!”

說罷飛身落到於老大身邊,笑道,“剛纔得罪了!”說罷,將手輕輕放在他的胸口,於老大感到渾身一陣舒暢,之前受的傷全好了。

於老大驚疑不定,但發現江辰並沒有敵意,便任由他醫療,之後山菜山根身上不同程度的小傷,江辰都一一治好,那中年人傷的更重一些,江辰試了幾次,發現筋骨斷折,不是他靈力能治癒的,就好像專業不對口。

“抱歉,之前動手不知輕重,恐怕你這傷需要修養一陣了!”江辰真誠而愧疚的說道。

中年人聞言輕哼一聲,雖然還是很憤怒,但是對他的敵意卻沒那麼明顯了。

安頓好衆人的情緒,江辰飛身而起,衝那山洞飛了過去。

山根道,“這小子長的跟娘娘道也算般配,兩人應該是舊相識了!”

山菜聞言,給了他一耳光,“娘娘跟於老大才稱得上般配,你胡說八道什麼!”

於老大腦袋忽然搖的像是個撥浪鼓,“癩蛤蟆打哈欠,胡吹大氣,以後再讓我聽到你們開這樣的玩笑,當心我打斷你的腿!”於老大陰狠的說着,臉上浮現出一絲詭譎的殺意。

“你到底是誰?”江辰踏入山洞,還沒落穩,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可她踏進洞裏,卻被這看似不起眼的山洞內的金碧輝煌驚呆了。

石柱鑲滿金銀,還散發着自然熒光,洞裏的取光就來自這些支撐洞頂的石柱。

“你還真會享受生活,選這麼一個人間仙境,是爲了養老?”江辰駐足一個香案前面,上面擺放着幾個香爐,洞內幽香撲鼻,想必就是來自這些薰香。

“這本來就是我的領地呀,如果你喜歡,這裏就是你的了!”,紅衣女人倚在粉色薄紗帳裏,柔聲說道。

“哈哈,我可無福消受,這裏得有三百平吧,放倒外面,估計得值個幾百萬!”江辰打趣也似的說道。

“我想讓你留下來,我以程菲的身份,讓你留下來,可以麼?”紅衣女忽然站起身子,盈盈淚光從她美瞳中閃爍出來,如黑色湖泊般動人。

江辰側身望着她,“這麼說,你真的不是程菲?”

“不, 我是程菲,程菲只是我在這十幾年以來的代號而已,就像你,江辰,只是你的代號,但不管你叫什麼,你就是你,是別人無法代替的!”

紅衣女一邊說着,一邊湊近江辰,纖纖素手環住了江辰的腰,女兒身上特有的幽香,撲鼻而來,江辰很享受的閉上眼睛,努力嗅了嗅。

紅衣女踮起腳尖,輕輕吻在他的下巴上,巧笑嫣然,“你好像變得更好看一些了,男人就該有這些堅硬的小胡茬!”

江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想起上次在石沉悉洞中, 秦歌用刀片幫他掛下巴時,也說了類似的話,她覺得有鬍子的男人更有男人味兒!

“過獎了,等等, 那我怎麼稱呼你?他們叫你娘娘?我是不是也要這樣叫你?”江辰用手指點住紅衣女又想吻上來的嘴。

“討厭!”紅衣女笑道,“我是雀靈,但我希望你仍然當我是程菲!”

“好,程菲,他們叫你娘娘,我仍然這樣叫你!”江辰將她的手鬆開,他腦子裏放不下死去的落落,不想跟其他女人走的太親近。

“你還在爲落落的死而怪我?那不是我的錯!作爲程菲,我沒有辦法對抗那麼多的喪屍!”雀靈搖頭感嘆道,語氣比程菲可要堅毅太多,更加有底氣,更加自信,她全然不是程菲小女孩兒的樣子。

“我知道,我不怪你,我會救活落落的!”江辰拿起放在紅布桌上的小酒杯,將裏面的液體一飲而盡。

雀靈搖頭輕嘆道,“看不出來,你還挺執着,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也沒見你這麼執着呀!”

江辰笑道,“你又沒死過,怎麼知道我會不會執着!”

雀靈坐在石凳上,端起精緻的金色酒盅,輕聲道,“逆天改命可是有違天道的事情,你這麼做恐怕會震驚神界,你不怕與神人爲敵麼?”

江辰疑惑道,“這世上真有神?神是什麼?”

“當然是一切秩序的開創者,洪荒時天地崩壞,這些神奪造化,普度衆生,後來享受世人香火,滋養神元,不斷強大,魔類也就被這些傢伙打成異類,只好不斷的將自己的靈元藏到初生嬰兒的身體中,躲避追殺!”

“魔活的真慘,可是爲什麼呢?神應當是主持正義的,如果魔也是好魔,爲什麼還要屠殺?”


“魔頭的進步需要耗費天地很大的靈力,一個有魔性的人成魔之時,方圓數十里內的山川草木之靈都會被他佔盡,這樣的生物,如果出現的太多,天地的秩序就亂了!”

“所以你這麼多年,不斷的更換宿主?看來這個看似平靜的凡間也隱藏着無數的隱患啊,對了,忘了告訴你,我也是魔!但是我不想躲!我也不會躲!”江辰目光堅毅道。


雀靈看着他,一臉的擔憂,他太年輕,太好強,很怕他以後會惹出什麼亂子來。

這時,大地忽然震顫起來,雀靈暗道,“不好,它來了!”

江辰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靈力,驚奇道,“誰?什麼東西?”

“赤炎島的護島神獸“祖盾”!它會踏平我們新建造的一切~!”雀靈急切 的衝出洞外。

江辰二話不說,一步踏了出去。

部落搭建房屋的地方聚集了不少紅衣紅髮的人,他們驚恐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見雀靈飛身而下,彷彿看到了救星,登時活躍起來。

“娘娘,祖盾發現我們的安居地了,它會毀掉一切的,我們辛辛苦苦搭建的呀!”一個年老的紅髮人搖頭感嘆,一臉惋惜。

雀靈搖頭道,“那也沒辦法,它實在太強了,部落已經剩下不到百人,絕對不能再有任何犧牲,大家收拾收拾,準備搬家!”

紅衣們登時議論紛紛,可不遠處出現了一個山一樣的輪廓,可並不是山,因爲它正一步步的往這邊逼近,每走一步,大地就震顫一番。

“這麼大個兒!我靠,除非變身成奧特曼才能跟它打呀!”江辰看到一個巨大如山的“青牛”。

像牛卻有不是牛,頭上有根長達數米的沖天犄角,外皮如層層鎧甲鱗片一般,角質化的皮肉,成了它最好的防禦手段,身體兩側竟還有一堆摺疊的如機翼似的翅膀,此時微微張開。

“祖盾,一看就是坦克啊,他還能飛?”江辰仰望着着這隻巨獸。

“愣着幹什麼!快跑,去山的另一邊,那邊樹林到處是沼澤和瘴氣,祖盾不喜歡那裏!”雀靈吩咐下人道。

“那你的這些人去了那邊怎麼受得了? 甜妻似火:偏執總裁,寵上天 !”江辰急忙說道。

“那也沒辦法,總比留在這裏讓祖盾踩扁的好!”雀靈說罷拉着他的手就要走。

“等等,你好像很珍惜你的部落!”江辰道。

“當然,這是我出生的地方!”雀靈說道。

江辰甩開了她的手,“如果是珍惜的,就要拼盡全力去守護,那邊的房屋搭的很好, 反派逆襲白蓮[快穿] ?”


說罷,江辰衝她笑了笑,向後飛出,衝那遠處的祖盾巨獸飛了過去。

“江辰!“雀靈擔憂的神色溢於言表。

“娘娘,我們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