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兩個弟弟臉上的淤青,身為醫生的陸子寧眉頭緊緊皺起來。

「你們兩個這是在哪裏磕到了?」

他故意裝作不知道。

聽着二哥的話,兩人只覺得臉上有點熱熱的。

「不是磕到的,而是我跟小七打架了。」

作為哥哥的陸子深率先開口解釋。

「那你們打的還蠻凶的。」

「後面被大哥訓斥了。」陸子遠乾乾咳嗽一聲。

他和深哥沒有打的那麼厲害,只是後來被大哥教訓了,所以才留下滿臉的傷。

陸安安和另外兩個哥哥在後面滿臉含笑的看着這一幕。

這一幕還蠻有愛的。

「以後還打架嗎?」

陸子寧問道,他當然是希望以後兩個弟弟不要大家,一家人要和睦相處,同仇敵愾。

而不是在這裏窩裏斗。

陸子深和陸子遠搖搖頭,道:「以後不會了。」

「以後?」陸子寧挑了挑眉。

「沒有以後。」陸子遠迅速反應過來。

「最好記得你們說的話。」

後面的陸子淺笑了笑,對陸子恆道:「小恆,你相信他們說的話嗎?」

「不相信。」陸子恆搖了搖頭,一臉不相信四哥和小遠的話。

相信他們母豬能上樹。

「你相信他們說的嗎?」

陸子恆反問陸子淺。

陸子淺雙手環胸,毫不猶豫的道:「我才不相信。」

自己的孿生兄弟,他們比誰都要了解。

「安安,你相信你七哥和四哥說的話嗎?」

陸子恆和陸子淺兩兄弟看着站在他們中間的女孩子。

被點到名字的陸安安乾乾輕咳一聲,道:「我應該相信吧。」

哥哥們都是大人了,以後會更加成熟,應該再也不會大家了吧。

陸安安在心裏暗暗的想着。。 還有?

奚淺一頓,「還有沒有給師姐說……」

韓夜雨:「哼!」

奚淺:「……」哼是什麼意思?

「淺淺。」

「師父!」奚淺眼睛一亮,只覺得此刻師父的身影是如此的高大。

「那麼興奮做什麼?」夜擎睨了她一眼。

奚淺乾笑一聲,韓夜雨聽到她的笑聲則翻了個白眼。

「對了,淺淺,這次華家的修士也來了。」夜擎眯了一下眼睛,說道。

淺淺和華家有矛盾,還是提醒她一些為好。

若是有什麼,也好防備。

「華家?他們怎麼來了?」奚淺蹙眉。

玉華閣雖然遍佈大陸,但華家是屬於中域的勢力。

這消息他們怎麼知道的,

「華家的有一個嫡系是仙劍宗的弟子。」在仙劍宗的地位也不低,這一次行動雖然隱秘,但宗門裏也需要派人去。

自然就會有人知道了。

而華家參與進來,是想要分一杯羹。

夜擎在心裡冷哼,想佔便宜,也要看看有沒有這個能力。

華家雖然勢大,但他們四大宗門一起,還能比不上一個華家嗎?

平時四大宗門各自競爭,但若是涉及到共同的利益。

他們肯定會一致向外,這是毋庸置的。

「師父,這個散修聯盟的分部實力你們都摸清楚了吧。」奚淺心思一轉,就知道了華家的打算。

若不是這樣,華家怎麼可能加入。

他們進來,就是有利可圖。

「嗯,也做了萬全的準備。」夜擎輕笑。

淺淺一下就想到了。

「放心吧,他們占不了便宜。」

雖然魔修是大陸的公敵,人人可以出手。

但華家出手,絕不是因為責任和義務。

奚淺笑了一下,和夜擎對視一眼。

心照不宣。

「師父,你和淺淺在打什麼啞迷?」韓夜雨一頭霧水。

為什麼每次師父和淺淺說話她都聽不懂。

聖欽好笑的看着她。

「你也懂?」韓夜雨無語。

聖欽沒說話,怕打擊她。

韓夜雨翻了白眼,沒理這三人。

「師父,我去見見蘇家的人。」奚淺看向夜擎。

東域來的人是分散紮營的。

沒有一起,也是分批前來,就怕被散修聯盟看出端倪。

打草驚蛇。

但蘇家、唐家是和靈虛宗一起的,是第一批過來的人。

「去吧。」夜擎道。

這次蘇家帶隊的是蘇延,對淺淺很好。

奚淺去看他,夜擎也很欣慰。

……

「十一來了。」蘇延神識捕捉到奚淺的氣息。

「老祖!」奚淺笑道。

蘇延也笑,笑裏帶着暖意。

「大哥,你也來了。」奚淺看到蘇影珏眼睛一亮。

她只知道老祖來,並不知道大哥也來。

但想想也是。

大哥是蘇家的少主,蘇伯父沒來,就應該是他了。

「十一。」蘇影珏冷酷的面具褪去,露出真心的笑容。

「好久不見,十一都金丹巔峰了。」蘇影珏搖頭感嘆。

心裏默念,這天賦還真是妖孽呢。

「大哥也不賴啊。」奚淺調侃回去。

大哥的天賦本來就不錯。

修鍊又刻苦,現在已經是元嬰巔峰了。

「要不了多久,十一就會追上大哥了。」蘇影珏這話是真心的,並不是說笑。

他知道奚淺的天賦。

。 不管外界如何混亂,因紐特合眾國的學校依舊準時的複課了。

在周一早上的升旗儀式上,一頭白髮的老校長面對明顯缺失了一部分學生,變得參差不齊的各班隊列,神情肅穆的發表了長達半個小時的演講。

「同學們,我們剛剛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災難。

其中一些人失去了自己同學,朋友,甚至還有人因此失去了自己的親人…舉國哀思,悲傷是我們共同的心情…

但是!我們不能永遠沉浸在悲傷之中!

你們是國家的未來,是祖國的希望,是民族的未來!你們…不可以沉淪!

祖國需要你們,活着的人也需要你們!

哪怕是為了你們逝去的親人、朋友,你們也要更好的活下去!清醒而憤然的活下去!

要記住心中由悲傷而燃起的火焰,努力,再努力一點!

去發憤圖強,去努力拚搏,去不斷專研!親手創造一個更強大、更發達、科技騰飛的盛世!讓這樣的悲劇再永遠不再重演!」

看着白髮蒼蒼的老人在演講台上嘹亮的怒吼,一部分雙眼滿是灰敗的學生抬起了頭,在淚光閃動中,眼底亮起了一絲光芒…

不管學生們有怎樣的心情,總之,校園再一次喧嚷起來。

一上午的時間匆匆而過。

中午,身穿校服宛如俏皮精靈的雪梨哼著歌,拎着兩個午餐盒向一年三班走去。

雖然一場看似玩笑的「許配」最終沒有了下文,但是這段時間艾文與她之間的關係,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親密起來。

甚至兩人都約好了以後中午一起吃午飯。

(負責準備午餐便當的某薇:…)

而且對比私下裏的情況,這點早戀苗頭已經不算什麼了。

因為在暮風館主的力邀下,最近放假在家的艾文,其實每天中午都在道館那邊混飯。

吃完午飯,下午跟「准岳父」聊聊天,聽蘭德吹吹牛,承受千薇的莫名其妙的無視,坐看暴躁師姐暴打兩師弟,偶爾去三樓看看書,或者逗逗某隻超愛臉紅的小笨鹿…

總之,艾文與雪梨一家人相處的一片和諧,甚至有種已經成為這個家庭里一份子的感覺。

暮風對他也是越來越滿意。

尤其是艾文前天將秘籍還給他,並現場表演了一下秘技「飛羽—破曉」,某人差點蹦起來按著某人跟雪梨當場拜堂成親!

雖然最後的理智讓暮館主最終「懸崖勒馬」,畢竟兩小隻未滿十八歲,說破大天也沒法登記。

但是當晚,暮風直接跑到靈堂,給所有老祖宗的牌位都挨個上了香,然後好好拜了一遍。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煙太濃熏到了,人到五十的館主最後雙眼一紅,在靈堂里老淚縱橫。

不容易啊!

老暮家除了某代中興大佬,已經一百年沒人能學會老祖留下的秘技了!

所有看過秘籍的暮家傳人紛紛表示——這東西簡直就不是人學的!

但是這也導致作為暮式飛隼流正統的暮式家族,漸漸對飛羽—破曉有了一種非常特殊的情懷,甚至是神聖的使命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