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眾人無語的眼神,莫少爺揮揮手說道

「我從小到大沒花過銀票……」

眾人翻翻白眼,您這是炫富么?冰城的大少爺還用花錢?什麼東西能比你家裡的好,眾人徹底無視這位實力極強,可卻沒有太多生活經驗的莫少爺。

莫冰見狀,小聲嘀咕一句


「本來就是,我的暖雪劍都是要來的,我們莫家大流︶氓什麼時候要別人東西還要掏錢?」

聲音在小,可是眾人又不是聾子,而且修為都還不錯,哪能聽不到。

頓時眾人暈菜,您莫家倒是不欺負平民,就欺負我們這些實力不如你家的,給你們家用,還得樂呵呵的….

一群人滿腦袋黑線,望著前方絲毫不覺得不好意思的莫冰。

終於,眾人抵達住處,莫冰黑著臉問道帶路的統領

「這就是終點?」

莫冰指著前面的皇宮說道。

「對啊,莫少爺。就是這裡,四城的領頭人可以帶著城內的俊傑直接入住皇宮,其他的人必須自己報名。莫少爺您這是…..」

莫冰無語,他一直以為住在皇宮外,如果是住在皇宮內,那些禮儀講究什麼的讓莫冰十分頭疼,冰城從來就沒有那些東西,在莫冰眼裡那些禮儀就是裝旦用的,毛用沒有。

無奈,又一次交出冰城的令牌后,在皇宮守衛的帶領下,步入皇城。

走了片刻,莫冰看到一片樓台香榭,那統領客客氣氣的給莫冰介紹到

「冰城的莫少爺,這裡就是您冰城眾人的居住地,城戰還有兩天開始,希望您和眾人能夠好好休息。如果皇上有召見,宮中太監會通知您。」

莫冰聞言點點頭,隨後問道

「其他三城的人來了么?」

「恩,三天前就全部到了。」

「呵呵,多謝。」

那統領客氣一句后,躬身離開。

呈扇形的香榭樓台群中,中央有一個最大的三層閣樓,莫冰也不客氣,見那統領離去后,轉身看向喧鬧不已眾人。

眾人也知道莫冰是有話要說,頓時喧鬧聲不見,靜靜的看著嚴肅起來的莫冰。

「各位一路辛苦了,城戰在即,我有幾句話要說。」

被眾人目光籠罩,莫冰停頓了一下后表情揶揄的說道

「咳,中間那座三層府邸歸我了」

「暈…..」

眾人對莫少爺的不要臉直接暈倒一片,我們一群人眼神炙熱,我們一群人戰意高昂,我們一群人脫了褲子……..

「呵呵,開個玩笑,都別太緊張」

隨後莫冰再次嚴肅起來,白袍隨著威風輕輕擺動,而第龍明和木鑫站在他身後,也是一臉凝重。

「我想知道你們服我當這統領么」

下面的眾人喊道

「服」

「我聽不清!!」

「服!!!!」

眾人再次大聲喊道。

「好,在這裡有你們的護衛,也有一些擁有實力的年輕俊傑,告訴我,在北方什麼做主?」

「拳頭!!!」

「告訴我,在北方怎麼做能被人尊敬?」

「拳頭!!!!」


「告訴我,在北方如何能生存下去?」

「拳頭!!!!!」

「好!!!!兩天後,咱們該怎麼讓他們明白什麼叫冰城的人?」

「拳頭!!!!!!」

眾人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一旁的第龍明也是眼眸炙熱,跟這種人做兄弟,定然豪情萬里。

莫冰滿意的看著眾人,繼續說道

「如果你們當中有實力的,或者認為自己有特殊的能力能夠幫助團隊的,站出來。」

第龍明嘴角翹起,自己這個莫大哥倒是厲害,在這種氣氛下,再有才能卻低調的人也會站出來,盡一份力。

莫冰頓了頓繼續說道

「全部由第龍明安排,包括我。」


頓時第龍明嘴角一抽,這混蛋….將眾人氣氛帶到最高點后,卻將擔子一推,全交給自己了。

被數千人的目光注視著,第龍明絲毫沒有不好意思。

「我第龍家擅長什麼想必大家都知道,今日莫少爺將重任交予我,我定然竭盡全力,在我這就一個要求。」

「拚死完成我的要求,做不到的現在可以退出,免得城戰給我們冰城丟臉。」

人群內沒有聲音,在莫冰的鼓舞下,都是滿眼炙熱。

「那個等下,你先挑著,我怎麼做到時候你告訴我就行了,然後你和木鑫還有挑選出來的人住我那,看這三層的閣樓蠻大的,應該住得下。」

隨後,在眾人無語的目光下,領著嬌羞的燕飛雪和紫幽先回去休息去了。

留下第龍明滿腦袋黑線,特么的幹活的永遠是底層,發言的永遠是你們大少爺,妹的….

無奈歸無奈,也對莫冰給他的信任感動,莫冰的意思他何嘗不懂?

隨便讓你折騰,我就是放心,都不用在你旁邊監督,連我自己你怎麼安排都可以,讓第龍明心下感動,人生最幸運的是有才華也有一個舞台讓你去盡情揮灑,「報君黃金台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第龍明心下暗定;這大哥,我跟定了!

… 這邊第龍明忙的不可開交,而屋內的莫冰卻是悠然自得看著樓台外面清澈的湖泊,兩位玉人玉手不斷按摩著,那叫一個享受

「全部交給第龍明你就放心?」

如意事 ,對莫冰說道。

「呵呵,有什麼不放心的,第龍明這人雖然機智狡猾,但骨子裡也是個純爺們,你對他好,他百倍還之,你對他壞,他便不擇手段。」

紫幽撇撇嘴,再狡猾還能有你狡猾?

莫冰看了看兩位小美女,隨後語氣凝重道

「城戰第一戰是團戰,歷年都是傳送到隨即的地點,所以你二人一定跟緊我,切記不要亂走。」

二人好久沒有看到莫冰這麼認真說話,也是點點頭,心下甜蜜。

「呵呵,真是期待啊,整個皇朝有多少年輕俊傑?」

莫冰自言自語道,然後舔舔嘴唇,眸內精光四射。

..

外面挑選了一下午的第龍明,終於在臨近傍晚后結束了。

帶著十多個人和木鑫來到了莫冰的三層閣樓,剛進門就累的趴在桌子上,可面色卻極為高興,顯然這一下午的挑選讓其很滿意。

「咳,」

莫冰下到一樓,看著累成胖狗的第龍明,輕咳一聲,拍拍第龍明的肩膀說道

「辛苦啦!」

第龍明沒好氣的白了莫冰一眼,然後說道

「我將隊伍分成十五個小隊,每個隊伍一個隊長,八十名隊員左右,也就是說大概一千兩百人真正參賽,剩下的都是護衛,每個隊伍還有兩個副隊長,我沒叫,我打算單獨的安排。」

莫冰點點頭,然後親自給第龍明倒了杯茶,安靜的看著第龍明抿了一口,靜等下文。

「除卻你和我的命令之外,如果你我不在小隊旁邊,那麼隊長可以自行下達命令,當兩名副隊長同時反對時,命令無效,需要共同商量統一意見,隨後,十五個小隊中,六個隊伍純女修組成,兩個隊伍男女混合在一起,剩下的七個小隊,都是男修組成。」

莫冰聞言點點頭,等待第龍明繼續

「而且我打算團隊戰的時候,兩個小隊在一起行動,一隊男子,一隊女子。而木鑫早已六階初段巔峰,實力僅次與你我,他帶領男女混隊,和剩餘的一個男隊。」

「每一個隊伍,我都盡量安排職責,比如蕭依然帶領的女隊,基本屬於速度快,團隊攻擊強度高,是全方位支援這一類型。而方家方海的隊伍,就是主治療,屬於木鑫帶的那個男隊,醫療隊伍絕對是重中之重,以木鑫的實力應該沒有問題。

而其他隊伍各有特色,包括了探哨隊、遊走隊、先鋒隊、和煉體隊等等。這十五個小隊長,實力也都是頂尖一流,那兩個男女混隊,則一般都是雙修一類,兩人多年的配合實力絕對比分開要強許多,所以特例創建的混隊。」

莫冰驚嘆,一下午就能將隊伍分的如此徹底,而且各盡其能,這第龍世家果然不是蓋的。

「厲害,不愧是我老弟,果然厲害。」

一邊招呼眾人坐下,一邊自戀的誇獎第龍明,讓第龍明直翻白眼。


「接下來就是戰術了,這個必須等咱們去的地方決定,因為每年傳送的地點都各不相同,環境也不同,我不敢妄定戰術。」

第龍明抿著茶水,得意的對著莫冰說

「有啥不足的地方不?」

莫冰低頭思量片刻后,問道

「隊伍里有修鍊刺殺系的修鍊者么?這陣子我感覺隊伍里修鍊刺殺系的修者也不少。」

「有…..」

「安排了么?」

「沒……」

第龍明說完,拖著一身肥肉就要朝著外面跑,莫冰手快趕緊攔住說道。

「不,現在的分組很好,等下你找下刺殺系的那些人,戰場上如果對面抱團龜縮,那麼刺殺系的人就可以組成一個小隊,盡量的騷擾,如果不是,那麼分散在各個小隊當中,在關鍵時刻,可以刺殺對方分散小隊的頭領,和保護我方小隊長的安危,難保對方就沒有刺殺者,同一職業的警覺性要高一些。」

第龍聞言雙眼一亮,隨後慚愧道

「是我疏忽這個職業了,怪我。」

「不,不怪你,你能將如此多的人一下午便分的井然有序,我莫冰自問做不到,這麼多的人,誰都會疏忽,如果你這都要慚愧,那我豈不是無地自容?今日先讓他們休息,明天再通知吧。」

各個隊長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突然心裡冒出個念頭:難不成變︶態都是全能的?不僅是實力,連腦袋都這麼強悍?

隨後看著面前的木鑫、第龍明和十五個小隊長,莫冰面色凝重的坐在首座,對著眾人開口道

「餓了吧都?吃點飯先?」

「暈,你靠譜一點會死么?」

第龍明無奈的對首座的莫冰說道,不過也是佩服,每每比較沉重的時刻,莫冰總能緩解眾人的壓力,將話題輕鬆下來。這點也是莫冰為何能成為統領的要素之一吧。

莫冰見眾人放鬆不少,旋即開口道

「在座的都是冰城俊傑中的佼佼者,我也不說廢話,此次城戰關乎我冰城榮譽,數百年我冰城都是墊底的存在,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努力帶好小隊,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聽從第龍胖子的指揮。」

第龍明鬱悶,從認識莫冰到今天這短短的日子裡,莫冰已經給他取了無數個外號。

「剩下的就是關於城戰規則,雖然大家知道,但是我還是要再說一遍。」

莫冰頓了頓,看了看第龍明,後者被看的莫名其妙,誰知就是莫冰看他那莫名其妙的胖臉可愛而已……

「第一戰,團戰,通過隨即傳送進入對戰地點,有可能是山巒,也有可能是海邊。 惹火妖王:絕寵神醫天才妃 。剩下的,就是偵查,這方面第龍明也分出來一個哨探小隊,所以那名小隊長你要辛苦一些。」

莫冰瞅著一個個子矮小的青年說道,那青年聞言立刻點頭應允。

「好了,有什麼疑問的可以指出,至於剩下的個人戰,等團戰結束后,自行報名即可。」

莫冰話罷后,眾人才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起來,直至深夜,敲定了大部分決定后,眾人才緩緩回到自己的房間,莫冰也是讚歎這皇宮內的豪華,十多個人多第一層樓都能住下,為了避免浪費,我們的莫三少爺摟著兩位嬌妻直接奔著三樓就去了,只留下一句話

「一層二層你們隨便用,本少爺徵用三樓!」

眾人無奈….

摟著兩位嬌妻的莫冰在三層找了個稍微大一些的房間,不顧兩人面色羞紅,將兩人扔到床上,就欲行那傳宗接代之事。

剛剛脫了長袍,準備撲上兩位早已羞的滿面通紅的玉人。

可,好事總要多磨。

丹田內的一道聲音給莫冰澆了一盆冷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