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財大氣粗!一口氣就說給一億的資金助他們研發。這要是在陸家,哪有那麼大氣。

“哈哈,夠了秦總,真的夠了……”李思源笑得合不攏嘴。

秦飛便拍案道:“那行,咱們就這麼說定了。但我有件事需要大家記住,對於咱們要研發新款槍戰遊戲的事情最好不要向誰透露,這個對於集團來說,一切還是機密。畢竟間諜這個東西,真的太多了,你們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老馬和李思源皆點了點頭,表示不會向任何人透露。

“另外,這個遊戲項目咱們就先取個名吧,命名方面你們有什麼建議,大家不妨大膽地講出來。”

“這個……叫反恐特工,這個怎麼樣?”李思源道。

“聽着還行,但感覺這名字有些限制了這款遊戲的包容性。”秦飛道。

“我也覺得有點那個意思。要不叫穿越戰場?”張凌晴提議道。

“穿越戰場聽着還不錯,但我感覺還不是太好。你們也知道的,現在國家對遊戲這一類都有諸多禁忌,咱們可以取個較爲和諧的遊戲名。”

就在大夥兒絞盡腦子想不出來什麼好時,這會老馬突然靈光一閃,他說道:“要不就叫和平戰士吧?”

秦飛聽了,眼前一亮。

李思源與張凌晴皆點頭稱讚這遊戲名取得好。


於是,在大夥兒一致認同的情況下,這遊戲名便這麼敲定了。

會議也接近了尾聲,秦飛看向張凌晴,說道:“那麼張副總,和平戰士這個遊戲的項目就由你跟進,需要投入多少資金,你直接向我彙報就得了。”

“好的秦總……”張凌晴道。

“行吧,今天會議就到此。預祝大夥兒早日完成這個項目,要是成功了每人獎勵五百萬,另外我再請你們去旅遊放鬆放鬆,一切費用皆由公司全包了……”秦飛笑道。

五百萬,旅遊,這兩個獎勵無疑說中了大夥兒的心理,他們幾個皆開心不已,都表示要努力幹,往死裏幹。

李思源與老馬一聽到有五百萬的獎勵,平日裏在電腦面前的埋頭苦幹又算什麼,這點累都不值一提。有獎勵,有好老闆讚賞,啥都值得了。

最重要的是,只要和平戰士這款遊戲一經問世,秦氏集團出了名,他們也會跟着一起出名,那是多麼有意義,而且臉上倍兒有光的事情啊。

對於秦飛那樣財大氣粗的好老闆,老馬哥倆決定這輩子跟定秦飛了。

先前去買飲料回來的謝思思站在辦公室門口,此刻看見老馬與李思源兩人皆笑談着回來,她連忙拿起飲料過去,陪着笑臉道:“兩位師傅,剛纔你們開會議都講了什麼呀?” “講了什麼?你一個小研究員,沒必要知道,你只管負責你手上的工作就行了。”老馬沒有好氣地說道。

秦總已經說了,這個女人可是別家公司放在這裏的間諜,他怎麼可能會傻到透露今天和平戰士立項的消息。

萬一傳開,被敵對公司捷足先登,或者有人竊取了他們的研發成果了怎麼辦?

這後果不堪設想啊!

“是啊小謝,你還是回去好好做你手頭上的事,其它的事兒你不用管。”李思源脾氣好些,語氣還算柔和。

“不是吧,我之前替你們掃地又爲你們泡茶倒水的,那麼熱情爲你們服務難道你們一點兒也表示也沒有嗎?至少透露一些有關會議的內容吧……”謝思思有些不甘地說道。

老馬哼道:“拜託,這些泡茶倒水的都是你個人自願的,我們又沒有要求你,呵,真是可笑的女孩。”

說完,老馬徑直走進了自己的工作崗位。

謝思思也哼了聲,“以後不再幫你們倒水泡茶了。你們嘴巴那麼嚴幹嘛,說些內容又沒有啥。哼,不說就不說,有什麼了不起……反正我自己去問秦總,”

說了一大堆話,老馬和李思源哪裏理會他,都各自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了。

謝思思看着情形,心頭越想越氣,擔着袋子裏的飲料,徑直坐電梯前往秦飛的辦公室。

秦飛剛打了杯開水坐下喝了幾口,外面就響起了敲門聲,他喊道:“進來吧。”

謝思思一手提着飲料,皮笑肉不笑地說道:“秦總,你要我買的飲料我拿來了,額,你怎麼喝開水呀,來,我拿黎巴國產的紅牛飲料給您……”

說着,還幫忙把飲料蓋打開,“吶,我給你開好口子了,喝吧。”

弄得秦飛有些苦笑不得,這個女人爲達目的,不惜隱忍自己,厲害!但我倒要瞧瞧,你還能撐多久!

秦飛心頭盤算着,因此沒有接謝思思手上的飲料,他指了指檯面,道:“你先放着吧,我想喝了再喝。”

“好吧。”謝思思將飲料放下,內心卻早已把秦飛罵了個千萬遍,要是詛咒能搞死人,那麼秦飛已經被她咒死十萬次了。

哼!大老遠的叫我去買飲料,買回來你又不回,耍我呢?

等我完成我哥的任務,老孃要你好看!

“你怎麼還沒走?”秦飛見謝思思還站在原地,提醒了句。

“啊……”謝思思心頭嘀咕了句糟糕,她剛纔想心事倒忘了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了,她連忙道:“不是啊秦總,您剛纔開始不是說答應我進去旁聽嗎,你們一下子就開完會了。”

秦總道:“沒有重要的事情開那麼久幹嘛。”

“不可能不重要啊,我剛纔見老馬和李思源談笑風生的,還說到新項目就有獎勵,到底是什麼項目啊。”謝思思問道。

“就是房地產的項目。”秦飛有些不耐煩了,隨便胡謅了個理由。

“房地產?好吧……”謝思思哪裏會相信,但想到她無論怎麼問秦飛不可能透露,於是有想退出去的想法,隨知剛轉身,目光卻瞥見辦公桌臺上的百靈花。

喜歡花的她從沒見過如此漂亮的,不禁好奇道:“秦總,這是什麼花呀,怎麼會那麼漂亮?”

秦飛道:“確實很漂亮,喜歡嗎?”

“喜歡,我最喜歡花了。”

“喜歡的話,我送給你吧。”

“啥?你,不是,秦總你說你送給我?”謝思思有些驚訝得嘴巴張開成了O型,沒有料到秦飛會突然來這麼一句。

這是啥情況呀?

謝思思有些受寵若驚。

“沒啥,鮮花送美人,我這個大老爺爺擺着花不太適合。”


秦飛給的理由讓謝思思找不出任何的問題,看着百靈,謝思思越看越是喜愛。

“既然秦總你不喜歡花,那麼我拿走了了。”

“嗯,拿吧,免得我動手扔了它。”秦總佯裝出一副想要扔掉的表情。

“哎不要扔啊,我真拿走了!”謝思思真的端起百靈,轉身離開前,還側臉看向秦飛,想知道這傢伙到底是騙人還是詐她,一邊說道:“我真的走了?”

秦飛有些不耐煩了,說道:“快點走,你再問我要把花收回來了!”

“那麼好看的花還是給我吧,反正你又不喜歡。”謝思思說完這句話後,一溜煙似的跑了,生怕秦飛把百靈花收回。

“這娘們夠造的,皆下來請開始你的表演了。”秦飛嘴角浮起一抹弧度。隨後拿起手機編輯了一條短信,皆羣發給了李思源,老馬等人,讓他們不要太靠近百靈花。

集團內的大部份職員在午飯之後,都會選擇回自己的辦公桌上趴着頭午休。

秦飛料到這一點,因此故意將百靈花送給謝思思,只要這娘們靠近百靈花睡一會,估計會發生點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短信內容有告知老馬,百靈花有迷幻作用,會讓人做夢說夢話。倘若謝思思一經說夢話要馬上通知他,並且用手機錄下視頻。

老馬倒也爽快的答應,曉得這視頻可能是謝思思的間諜證據。

一切安排就緒,秦飛就靜等謝思思出現幻覺說夢話。

“希望你的夢話不要讓我希望呀!”

話說謝思思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後,將百靈花放在自己的辦公桌檯面上,引來一些同事們的羨慕,都誇她這盆花好漂亮,好喜歡。

老馬出來喝開水,路過時瞅了眼那盆百靈花,不禁說道:“這花怎麼那麼漂亮啊!誰送給你的喲。”


他自然知道是秦飛送給謝思思的話,只是假裝不知道罷了。

漂亮兩字,說到謝思思的心坎上了,她哼了聲笑道:“是誰用的我不告訴你,除非你講會議內容作爲交換,否則我絕對不會說。”

“不說就不說,有什麼了不起。”老馬學着謝思思剛纔說過的那句話。

說完轉身便回自己的崗位,心頭卻嗤笑起來:戲精真是戲多,等下你這丫頭就知道錯。

“哼,懶得理你!”謝思思沒有理會老馬,看着百靈,不禁樂開了花,還想着今天下午下班帶回家呢。 午飯過後,一些職員離家遠的都想着在集團辦公室內午休,謝思思也不例外。

“咯咯,這花兒真心漂亮。也不知道這啥花,姓秦的居然沒有說,真是小氣鬼。”

謝思思兩手托腮趴在辦公桌臺上,欣賞着面前的百靈花,嘴裏不時小聲的暗罵着秦飛小氣。

也不知道爲啥,越罵越上勁。

就這樣罵累了,不知啥時候睡的着,連謝思思自己都不知道。

過了一會,從謝思思嘴裏傳來的一聲聲咒罵,嚇醒了坐在她辦公桌對面的一個女同事。

“……有什麼了不起,不就一個會議嘛,你們居然全瞞着我不讓我知道。”

“秦飛你個小氣鬼,他們守口如瓶一定是你的安排,我謝思思遲早要你好看!”

一大堆夢話從謝思思的嘴裏吐出,嚇醒原本已經午休的其他同事,包括老馬,李思源等等。

老馬知道肯定是百靈花的作用,這不讓謝思思睡着說起夢話了。

想起秦飛早上的安排,他趕緊拿起手機編輯了一條短信過去。

“秦總,謝思思開始夢話大冒險了,您要不下來看看。不過您不要生氣,因爲她現在在罵些您不大好聽的話。”

秦飛收到信息時,立馬給老馬回覆,讓他架好手機錄下視頻。

從謝思思嘴裏吐出的夢話,很有利用價值。

隨後,秦飛趕緊出了辦公室,直奔IT部門。

到達IT部時,秦飛正看見老馬與李思源,以及一些職員幾個正看着謝思思說夢話呢,見到他進來,老馬正要打招呼,秦飛便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老馬做得不錯,吩咐其他同事不要吵鬧,而自己則拿起手機錄下謝思思說夢話的畫面。

但夢話的話語中,衆人能聽出謝思思她本人身上所含的戾氣,以及她對秦氏集團內部同事的不滿。


“秦飛我告訴你,等我完成我哥陸光佈下的任務,我肯定炒了你這個老闆的魷魚,就算你求着我留在你的秦氏集團,哭着喊姐都沒有用。你個垃圾,你個小氣鬼!”

“還有你老馬,你不就是跟李思源研發了一款5V5遊戲嘛,雖然就厲害了點,但有什麼可牛逼的勁兒嘛,居然處處不給我謝思思臉色。”

“要知道,我哥現在是陸家的太子爺,陸光知道不?他就是我哥!而我只要願意歸順陸家,那麼我就是陸家的千金,公主。你們狗眼看人低,哼,我才瞧不起你們呢。”

秦飛聽着,並沒有打算叫醒謝思思醒來的意思,因爲按照這娘們越罵越起勁的樣子,估計後面還有大‘新聞’。

果然,在大罵秦飛和老馬之後,謝思思的咒罵聲愈發大聲了,從她嘴裏爆出來的夢話更讓人震驚。

“還有你個陸羽,居然想着給我哥陸光使絆,處處讓我哥下不了臺。好得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死陸羽,不就是那個老女人生的嘛,有啥好拽的!今天我哥讓你再拽不起來,因爲他叫來的殺手已經在去殺你的路上了,咯咯,開心……”

“只要陸羽你個王八蛋一死,那麼我哥將成爲陸家的太子爺,甚至家主,到時我讓他買下整個秦氏集團都是穩當的事兒,然後統統把你們這些賤人都趕走。”

……

後面,謝思思所說的夢話都是些平時生活上的不順,和一些讓她小開心的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