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泛起一道凶光,古塵伸出舌頭tian了一下自己鋒利的獠牙,狠聲道;「來的正好!」

古塵身軀微蹲,轟的一聲之後,他所站地方三丈內,變成一個大坑,但是人已經不見。

毒牙一臉駭然,驚訝道;「好恐怖的爆發力!」

此時,不止是毒牙,還有另外兩個正在觀看人,全是一臉的凝重。

他們三人清楚的看到,古塵完全沒有使用自己的元氣,身下的大坑,乃是他肉身力量猛的爆發,直接用雙腳踩出來的,這等強悍的爆發力,他們三人自信,誰也做不到。

從天而將的毒蠍,只感到一股危險襲來,只看到一道虛影,隨後就發現自己下墜的力量猛的消失,反而騰飛了起來。

古塵偌大的雙拳砸在毒蠍腹部的硬殼上,感覺像是砸在了一塊無法摧毀的鋼板上,只是留下了兩個淡淡的拳印,沒想到毒蠍的防禦竟然這麼強,古塵奮起一拳,轟的將毒蠍再次砸高,隨後趕在蠍尾甩到自己身上之前飛離。

古塵懸浮在半空,像是一尊魔神,毒蠍制止身影,再度襲來,渾然不覺疼痛。

臉上浮現一抹嘲弄,毒蠍喃喃道;「該死的古塵,現在我就讓你明白,縱然你身懷上古血脈,在我毒蠍面前,也就是一個渣子,你連我的防禦都破不開!」

呼!

一道風聲猛的響起,毒蠍還未趕到,但是在身後的蠍尾已經如鞭子抽來,古塵眼中泛起一道凶光,看著這抽來蠍尾,他這次不避不閃,直到蠍尾來到自己身邊,他這才猛的伸出雙爪。

嘭!

一片火花亮起,古塵一把將蠍尾抓在了手中,身影堪堪被掃出十丈之後才停下。

古塵雙手抓住尾刺,臉上突然浮現一抹猙獰。

「他要幹什麼?」觀戰的三人中,疤臉男皺起了額頭。

毒牙臉上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喃喃道;「毒蠍這次恐怕要麻煩了。」

毒牙這句話剛說完,一聲咆哮響徹天地。

「吼!」

古塵仰天咆哮,他雙手緊緊的抓住毒蠍的尾刺,突然猛的沖高,速度奇快無比。

正在奔來的毒蠍猝不及防,直接被古塵拽著尾巴提飛了起來,隨後便感覺到了天旋地轉。

古塵像是瘋了一般,直接將毒蠍甩了起來,像是一個大漢,在揮舞和自己身軀一般大小流星錘。

沉默寡言的男子道;「怎麼會如此強大,毒蠍是我們四人中力量最強的,但是竟然不如一個高階轉元境的古塵?」

「這不是重點。」毒牙道,「重點是,古塵竟然想要殺了毒蠍,這絕對不是一個善主。」

「奧?你怎麼看出來他動了殺機?」


「直覺。」毒牙道,「不信你就看看,如果這次毒蠍不能從下風中扳回,一但陷在古塵的戰鬥套路中,絕對會被一氣呵成的殺死。」

毒牙這句話,讓空氣似乎都凝固了,三人緊緊的盯著眼前的戰鬥畫面,甚至呼吸都變的謹慎。

雙手抓住毒蠍的尾巴,古塵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突然,他狂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老蠍子,你不是皮糙肉厚嗎,今天就讓老子好好的見識一下,看看你這身殼能硬到什麼程度。」

突然,古塵說罷這番話,猛的將毒蠍抽向了一座山峰。

「轟!」的一聲巨響,山峰迸碎,直接被毒蠍巨大的身軀掃走一片。

「轟,轟,轟……。」

接連不斷的轟響聲在天地響起,一座巍峨的大山,被硬生生的一層層削去,此時的毒蠍心中怒火衝天,但是被古塵甩起之後,他根本做不出什麼動作,只能盡量的保護自己,讓自己少受傷害,但是縱然如此,他也已經感覺到了頭暈眼花,氣血翻滾。

古塵打算將眼前的這座山徹底的削平,他不相信,毒蠍的這層外殼真的如此抗擊,不斷的舞動著毒蠍狠狠的撞上去,突然,再一次之後,他猛的瞪大了眼睛。

雙眼怔怔的看著被卡在山體中的毒蠍,古塵不禁的鬱悶道;「竟然插的太厚了。」

毒蠍猛的被卡在山體中,身體瞬間停止旋轉,意識一下清醒過來,他猛的甩動起了尾巴。

他現在卡在山體中,古塵已經無法再舞動,是個掙脫的好機會。

毒蠍的尾巴猛的舞動,古塵反倒是如大海中的小船,開始隨著上下翻滾,左右擺動,雖然他很想將毒蠍拽出來繼續,但是卻已經失去了機會。

毒蠍的尾巴舞動的越來越劇烈,古塵最終支撐不住脫手,直接被甩向了天際。

這一飛,數百里,等到古塵止住身影,重新飛回的時候,毒蠍已經從山體中出來,蠍尾蜷縮一團在身後,有了上一次的教訓之後,他顯然不打算再次使用蠍尾。

毒牙幽幽道;「古塵這次要麻煩了,他錯過了剛才的機會。」

疤臉男道;「蛛王大人難道不打算插手嗎?若是繼續下去,兩人必有一死才會結束。」

「蛛王大人或許想看看這個古塵的真實實力如何。」沉默的男子道,「我估計,他現在還沒展現出自己的真正實力,大人不可能看著兩人死去一個,現在可是正需要人手的時候,如果到了必須的時候,肯定會出手制止。」

古塵渾然無懼的看著高舉一雙大螯鉗的毒蠍,戲謔道;「老蠍子,剛才的大風車玩的還不錯吧?」

毒蠍猩紅的雙眼恨不得噴出火來,他沉聲道;「我承認,開始的時候是我小瞧了你,但是,接下來我會讓你好好的嘗嘗,死亡到底是什麼滋味」

古塵哂笑;「是嗎?那就來吧,我還真想讓人告訴我,死亡到底是什麼滋味,因為,還真沒人能讓我品嘗!」

呼!

呼!

兩道殘影,古塵和毒蠍不避不閃,像是兩頭蠻牛,直接沖向了彼此,展開了最原始的戰鬥。

轟!

毒蠍螯鉗揮起,猛的砸向古塵的腰間,古塵揮起一腳,但是卻像是踢在了鋼板上,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腳上傳來,他直接倒飛了出去。

力量果然強,竟然略勝我!

古塵倒飛在半空,頃刻間就在心中做出了判斷,雖然他剛才佔據了上風,但完全是出其不意,抓住了機會,現在才是真正的正面對抗。

… 雖然力量上古塵略處於下風,但是氣勢絲毫不減,剛剛在空中站穩,他一個衝刺,再次沖向了毒蠍。

寒光閃爍的雙爪,如同一把把利刃。

轟的一聲,古塵和毒蠍再次撞到一起,這次的撞擊沒有將兩人分開,古塵的雙爪各自抓著一個毒蠍的螯鉗,像是兩頭正在角力的蠻牛。

古塵一臉猙獰的看著毒蠍,身上一塊塊鋼鐵般的肌肉縱橫,道;「既然你想玩,那我們就好好的玩玩,走吧,我可不想被那三個傢伙看著!」

說到這,古塵猛的發力,隨後一下將毒蠍掀起,狠狠的砸向了地面。

山林中,一聲巨響,煙塵四濺,古塵和毒蠍糾纏在一起,轟轟的撞擊聲不斷,所到之處,林木全被壓倒,短短片刻的時間,下方的山間就是一片狼藉。

……

毒牙三人靜靜的站在白雲上,看著不斷在地上扭打的古塵和毒蠍,道;「蛛王若是再不出來,恐怕就真的要制止不住了。」


疤臉男皺了一下額頭;「怎麼了?」

「古塵被毒蠍刺中了。」

疤臉男點了點頭;「你的意思是,古塵要死了?」

「不,是毒蠍要死了。」毒牙道,「按理說,古塵中了毒蠍的毒,此時戰鬥力應該急劇下降才是,但是他身上的氣息不禁沒有減弱,反而還越來越強,如此變︶態的潛在力量,我第一次見,如果蛛王再不出現,毒蠍隨時都可能被戰鬥力正在激增的古塵打死。」

身上的金色花紋同時扭曲,原本黝黑的妖魔身,這一刻有全面變成了金色的趨勢,而正在此時,天地間響起了一聲如悶雷般的聲音。

「都給我住手!」

是蛛王!

猛的分辨出這聲音的主人,蔓延向古塵全身的花紋停止,再度變回成一個個玄奧的符號。

偌大的拳頭收回,古塵從毒蠍的身上跳下,這才冷聲道;「老蠍子,這次算你命好,如果不是蛛王大人,我非砸死你!」

面對古塵的這番話,毒蠍不做任何回應,等到他從地上的大坑爬出才發現,一身血肉模糊,甚至是堅硬的外殼像是被撕碎的紙張,一片一片。

呼!

蛛王猛的出現在古塵和毒蠍面前,冷漠的雙眼從兩人身上掃過,她這才道;「怎麼?當我不存在了嗎?」


古塵仰頭道;「大人明鑒,這頭老蠍子先挑起的事端,這裡是我的地盤,我總不能看著他在我的地盤囂張。」

「好了!」黑蛛王不耐煩道,「孰是孰非,我心裡有數,此事就此別過,以後若是再有下次,我兩個一塊罰,還有你們三個!」

說著話,蛛王猛地轉頭看向天上的毒牙三人。

「你們三個就這麼看熱鬧?還真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都到我洞府來一趟,我有事商議!」

冷冷的說罷這番話,蛛王轉身離去,古塵則是不屑的看了一眼毒蠍,返回了自己的洞府。

洞府中,古塵恢復成人形,血跡斑斑的身體上,並無特別嚴重的傷口,唯有左臂,整條左臂都呈現紫黑色,正是中了毒蠍的毒。

看到古塵回來,蛙精連忙迎了上來,看著古塵那條紫黑的手臂,他驚詫道;「老大,你中毒了?」

古塵毫不在意的揮了一下手;「不礙事,我已經封鎖了手臂的上經脈,毒液無法蔓延。」

「我為老大護法,您趕緊將這毒逼出來。」

「沒時間。」古塵道,「蛛王召集我們,說是有事商議,我要先恢復更緊急的傷勢。」

說著話,古塵直接盤膝在地,看到這,蛙精自覺的守在洞府前,大約過去了半個時辰,古塵噗的一口,吐出了一口污血,臉上的表情為之一松,道;「這老蠍子,還真的不好對付,竟然兩下連擊讓我五臟移位,還好我骨頭硬,不然非得被打死。」

想到這,古塵眼中泛起一團凶光,道;「等著,早晚我將你拿來泡酒!」

說罷這番話,古塵大步的走向洞府外,蛙精忙道;「老大,您胳膊上的毒……。」

「不礙事。」古塵縱身飛向龍虎軍軍營,「好好的在這裡呆著,在我沒有回來之前,哪裡也不許去。」

……

黑蛛王的洞府,古塵雖然是第一次來,但是憑藉靈敏的嗅覺,他無需人帶領。

黑蛛王的洞府,在猛虎雕像後方的一座大殿中,古塵走到大殿內,在上方座椅的位置看到一個偌大的黑洞,直接走了下去。

終於,順著黝黑的通道,等到古塵來到一座地下大殿的時候,這才看到斜躺在上方的蛛王。

不得不說,蛛王很有誘惑,和秦榮那種誘惑不同,而是一種野性的誘惑,而這大殿下方,則是分坐著毒蠍四人,不過,此時的毒蠍倒是顯得很凄慘,身上被一層層繃帶纏繞,差點就成了木乃伊,不過仔細觀看卻能發現,這些並非是繃帶,而是細細的蛛絲纏繞起來。

看來是蛛王插手幫他處理了傷勢。

與毒蠍僅露在外面的眼睛對視,古塵不禁的嗤笑。

毒蠍雖然全身被包,但是面對古塵的嗤笑,當下拍桌站起。

「好了!」

蛛王猛的坐直,道;「怎麼?你們難道還想在我面前打上一次?」

古塵無辜的縱了一下肩膀;「大人,我什麼都沒幹,是他。」

「都坐下。」

古塵再度嗤笑的看了一眼毒蠍,然後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下。

一番掃視他這才發現,殿中有十二把座椅,但是卻只有他們五個人,不禁道;「大人,還有什麼人要來?」

「沒了。」蛛王道,「原本屬於這些位置的人,全都死了。」

古塵面無驚奇,只是點了點頭。

蛛王繼續道;「今天把你們叫來,一,是想將古塵介紹給你們,但是我發現,好像多此一舉,看來你們已經熟悉了,既然如此,我就直說了,自從大蛤蟆被殺,北方就一直缺少一個坐鎮的,從今以後,大蛤蟆的地盤就歸他管。」

古塵翹起二郎腿,一副高傲的姿態。

突然,面相沉默的男子道;「大人的命令,我們自然會服從,只是,這古塵到底是什麼來歷?」

蛛王想了一下,看向了古塵,道;「古塵,按照規矩,你是不是大概的介紹一下自己?」

古塵毫不客氣的站起,道;「其實我的來歷很簡單,很多年前,我還是一個正常人,只是在一次和玩伴的嬉鬧打鬥中,激活了半妖血脈,殺了人,然後全村的人就開始追殺我,我就獨自跑到大山開始生活,然後,就到了這裡。」

完了?

大殿中,所有的人都是一臉黑線,還果然是大概。

蛛王補充道;「其實古塵來的主要原因,是殺了牛王手下的鯰魚精,我派人證實了,鯰魚精確實被殺了,你們應該沒有異議吧?」

毒牙等人紛紛點頭。

「好。」蛛王繼續道,「下面我們來商議正事,你們都知道,再過一段時間,就是妖盟大會的日子了,這次新出現不少的妖王,肯定又要談及重新劃分地盤的事情,我們的地盤已經連續被削減三次了,若是再減下去,我估計大家連住的地方都沒了。」

毒牙道;「齊宣城就這麼點地方,每次有新的妖王出現,就要劃出去一塊地盤,根本不是長久的辦法,我看,當初和人類訂下的協定,也該打破了,不如直接將長榮府攻佔下來,到時候誰想佔多大地盤,就佔多大地盤。」

疤臉男道;「毒牙說的沒錯,妖王只能越來越多,但是我們就這麼點地方,地盤不擴大,根本沒法分。」

沉默男子道;「是時候打破盟約了,我們已經給人類太多面子了。」

蛛王雙手的虛壓;「古塵,你的意思呢?」

古塵翹著二郎腿,修整著自己的指甲,一副事不關己道;「一切都聽大人的,大人想怎麼做,我就怎麼干。」

蛛王點了點頭;「看來,你們都是有著相同的意見,那麼這次妖盟大會,我就持反對和平繼續的意見,不過……。」

毒牙道;「大人擔心什麼?」

「妖盟十大妖王,就算是我自己持反對繼續和平的意見,也起不到什麼作用,還要有人支持我才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