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神裏面充斥着滿滿的痛苦之色。

……

於樑對着他微微一笑,就這樣輕聲開口。

“我是真不知道你哪來這麼大的勇氣?竟然敢這麼對我,呵呵……也真是夠可以的!”


那傢伙咬牙切齒的看着於樑。

嘴裏也不知道到底在說些什麼。

在接下來的好幾分鐘裏面,一直都是烏拉在跟他說話。

而且於樑還用繩子把他的手腳全部都綁住了,這樣一來,這傢伙就算插翅難逃了!

……

沉默了片刻之後,烏拉這才走到了於樑面前,對着於樑微微一笑。

“我基本上都已經搞清楚了。”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輕輕點了點頭。

“現在是個什麼樣的情況?”

烏拉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他們其實早都已經走了!只是沒想到啊……這個傢伙昨天睡過了,所以才一直待在了這裏,剛剛聽見響動之後才醒來的。”

當烏拉解釋了這麼一下之後。

於樑立馬就變得無奈了不少。

或許不僅僅是於樑,就連直播間對面這些人也都是同樣的表情。

“這個未免有些太狗血了吧!”

“真的是狗血劇啊……”

“可以可以,還是挺牛逼的!我也感覺樑爺挺可憐的啊。”

……

“這他媽都能被碰上!”

於樑冷不丁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烏拉一個沒忍住,撲哧一聲就笑了起來。

轉過頭看着於樑。

此時此刻從烏拉臉上的表情之中能夠看得出來,小姑娘現在確實挺奇怪的。

……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轉過頭看着烏拉,對着烏拉輕輕一笑。

“我說你呀……那些傢伙已經全部都撤掉了,是不是?也就是說咱們暫時是安全的。”

烏拉點了點頭。


“但是他剛剛也說了,他們的人也在前面做了封鎖!就是害怕我們去給我父親通風報信。”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人家烏拉講出來的這句話確實沒什麼問題。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烏拉,對着烏拉輕聲開口。

“也就是說他們現在已經封鎖了前面,對不對?攔在了我們的必經之路上。”

對面的烏拉點了點頭。

“大概就是這麼個情況,沒想到這些人還挺狡猾的,咱們接下來準備怎麼辦?”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嘴角抽動了一下。

其實他也想知道接下來怎麼辦?

“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那我們兩個人恐怕得繞路了,能不能把他們埋伏的地點想辦法繞過去?你不是對這裏挺熟的嗎?”

烏拉輕輕搖了搖頭。

“這種事情我做不到,實話告訴你吧,其實我們對於眼前這一片山林,根本都沒有探索過多少,我們一直都在自己的領地內小範圍的進行活動。”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我們現在就這樣過去,很容易着了他們的道。”

烏拉輕輕點了點頭。

“可是現在必須要趕緊通知我的父親,他們一邊是埋伏着我們,一邊也是埋伏着我父親,畢竟這次我父親帶去了不少人,但如果要是在中途被他們攔住打個措手不及的話,我父親他們也會非常危險的。”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輕輕點了點頭。

“你說這個倒有點道理,不過我能有什麼辦法呀?”

其實於樑現在也覺得自己挺無奈的,尤其是到了這一地步之後,他真的有點兒尷尬。

而且人家烏拉也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再加上事情已經到了這一地步,接下來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恐怕只有他自己心裏纔會清楚了吧。

沉默了片刻之後。

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而且這還有系統交給自己的任務呢,若是自己完不成的話,估計系統會對自己徹底失望吧。

想到這裏之後,於樑輕輕搖了搖頭。

其實他大概已經明白了。

這件事情就算是自己硬着頭皮也必須要做着!

這就是現在於樑自己內心之中的想法。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烏拉,對着烏拉一字一頓地開口說道。

“你先不要太着急了!我們肯定會救你父親的,主要問題是如何能夠和你父親打個配合,然後我們兩方夾擊,變守爲攻!”

此時此刻,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烏拉輕輕點了點頭。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纔好!你能不能想辦法幫我一下?”

於樑笑呵呵地點了點頭。

“這種事情我當然會幫你了,不然還能怎麼辦呀?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你父親到底什麼時候纔會從祭祀的那裏離開?”

對面的烏拉聽到於樑這句話之後,微微皺了皺眉頭。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明天早上會從祭祀的地點朝着部落返回,也就是說我們只有今天一晚上的時間,如果趕明天一早還是沒有辦法突破他們的封鎖線,估計就沒辦法給我父親他們報信了。”

對面的烏拉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當烏拉講完這番話之後,於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子啊,那我大概就明白了!你也不用擔心,我們兩個人從另外一邊的山體過去吧!這些傢伙會埋伏在哪裏誰也不知道,這條路太危險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烏拉點了點頭。

“可是如果我們要是到達了其他的領地會很危險,萬一要是迷路的話!說不定我們永遠都走不回來了。”

於樑笑呵呵地搖了搖頭。

“認路這方面你就不用擔心了!這種事情我心裏清楚,就是害怕會遇到什麼奇珍異獸,這個地方啊……我現在是真的慫了!不管是見過的還是沒見過的生物,根本就不按照套路出牌,就連生活習性也沒有辦法用以前的生物作爲參考!”


其實這一點還是很尷尬的。

畢竟之前於樑接收系統的時候,給了自己腦海之中一本百科全書,但在這種地方這個百科全書根本什麼都用不到!

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於樑纔會如此無奈。

……

“樑爺,你是真的不怕死!”

“算了算了,反正樑爺已經決定了!咱們大家就別管他了,只需要給樑爺打氣加油就可以了。”

“這個我同意啊!”

……

“感謝雲空間送來的一架超級火箭!我說老哥呀,你到底啥時候才能登上山頂?之前你可說三天啊,現在都已經過去這麼長時間了,我家的私人飛機都他媽快保養了!”

“感謝小霸王送來的一架超級火箭,我咋就這麼不喜歡聽你吹牛逼呢?不就是一架破私人飛機嗎?有什麼可牛逼的呀?”

“不服的話,你把你的私人飛機拉出來,咱們跑一下!”

“玩飛機幹什麼呀?搞得好像你會開一樣,有種咱們兩個人在賽爾密閉跑道上來一圈啊!全長也就是200多公里,信不信老子崩死你!”

“沒問題,一個月以後的賽車大節,到時候老子就在那裏等着你,你可千萬別不敢來啊!”

“這牛逼給你吹的叮噹響,你他媽以爲你有多厲害?老子還真的沒有慫過誰,少在這裏給我來這一套!”

“看看……這兩個人又他媽掐到一塊去了!”

“你管人家掐不掐的幹什麼?人家有這個實力,咱們這些人就在這裏看個樂呵不OK嗎?”

……

於樑沒有關注直播間。

而是準備和烏拉兩個人去聯繫一下路線了。

雖然說於樑對於自己的方向定位還是比較準確的,但是畢竟這旁邊也沒有什麼建築物可以供自己參考,所以他還是得穩當着點兒。

……

只不過就在這時,於樑身後的樹叢之中卻直接發出了一陣響動!

這一下直接讓於樑愣在了原地! 不僅僅是於樑,就連一邊的烏拉都下意識轉過頭,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有些擔憂。

兩個人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響動的這個樹叢。

“這什麼玩意兒啊?”

“該不是又出現什麼野獸了吧?”

“這個破地方!你們兩個人怎麼那麼招野獸的喜歡呢?”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