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油喂,不好!”軒轅楓猛然驚叫道,因爲起初只是想來此讓上官伊雪休息一下醒酒的,不想卻是因爲她不斷的嘔吐,所以情急之下軒轅楓只顧扶起她爲她後背,給她擦着汗心裏早就拋開了時間,“這下可好了宿舍是回不去了!”

軒轅楓就這麼無奈的道了一句,不過有一點他也沒說,就是他還害怕同學們會不會對上官伊雪有什麼看法,至於他逃課逃習慣了,偶爾的夜不歸宿是很正常的,通常他的室友都知道是去了那個通宵嗨的地方、網吧!

可是上官伊雪的情況不同,他除了在家就是宿舍,在宿舍期間無論多晚,也從無夜不歸宿過,這該怎麼解釋成了軒轅楓的爲上官伊雪考慮的一道難題!

軒轅楓正在想着如何編織謊言,這時只見上官伊雪不斷的用手向前亂抓着,抓了一陣,嘴裏還含糊的反覆的夢囈着一句話“我的熊熊!”這時軒轅楓猛然扶額一汗,一起上學這麼長的時間來她對上官伊雪也是有所瞭解的,而且作爲校花的鐵桿粉絲還是瞭解的很透徹的哪一種。

現在之所以上官伊雪此刻會這樣,原因就是她有一個不同與其他人的習慣,那就是愛抱着差不多一人大小的毛絨玩具熊睡覺,也許是缺乏安全感的緣故,但現在不管是什麼原因也好,最大的難題是這大半夜的去哪買那玩具熊呃!

“我的熊,我要熊抱抱!”此刻上官伊雪在睡夢中仍是這般撒嬌的囈語着,軒轅楓無奈趕緊伸手上前抓住他的胳膊輕聲道:“雪兒不怕,我在這兒呢?”誰料就是這說話間上官伊雪竟然猛地抓住他的胳膊,拽着向懷裏抱去。

軒轅楓這時又井又無奈,聽人說過最好不要驚醒夢囈的人,那樣的話會在突然間將他嚇到的,所以軒轅楓本想將她喚醒卻又想到此,於是便沒有喚她,而是順着她的力氣就這麼躺在牀上。

然後就這麼被上官伊雪面對面的抱了個滿懷,接着軒轅楓便看到原本神情緊張,而且又夢囈的上官伊雪,此刻瞬間就安靜了下來,白皙的臉上,那醉人的小酒窩裏竟還多出了一絲甜甜的微笑! 安全感其實就是一個看不見也摸不到,但卻時時存在的一個很微妙的東西,他能讓人在迷茫的人生路上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困難,也不論遇到什麼樣的危險,只要有了它就能消除惶恐和恐懼,讓不安的心靈緩緩的放鬆下來,因爲在這樣的感覺下就能知道自己不會受到傷害。

上官伊雪就是這麼一個從小就缺乏安全感的女生,這並不是代表他的家庭不愛她,而是由於她的雙親是有名的生意人,所辦的公司都離不開他們的付出,以至於常常因爲忙碌工作而忽視對上官伊雪的照顧,所以上官伊雪便養成了睡覺要抱着玩具熊的習慣!

很顯然此刻醉酒酣睡的她,正是將軒轅楓當成了一個玩具毛絨熊,所以也就這麼近距離的將軒轅楓緊緊的抱住,甚至隨後也將一條腿擡起壓在軒轅楓的雙腿上,這時軒轅楓望着這個姿勢委實覺得有些怪異,但也僅限於此,少年的純真之戀斷不會有太多俗世的東西融入裏面。

不管社會怎麼發展,也不論在這發展中人們的思想會多麼的前衛,少年初戀的這一份青澀和純真那都是蟄伏在人身上的,都是有的,只不過有人甘於墮落,最後在世俗這個大染缸裏染掉了那份純真,不過那也是少數人而已,正如軒轅楓就不在此列!

這時軒轅楓躺在上官伊雪的旁邊,黑暗中感受着她的鼻息,昏黃的檯燈下看着她睡着的幽幽的靜謐,就像深夜裏的一朵花,在怒放中流露着自身的甜美!

看着眼前的這個伊人軒轅楓笑了,笑的是那麼的甜,這個世界上如果若有人問什麼是最甜蜜的事情,那自然就是愛情了,比一般的愛情來說,初戀則是更勝一籌的唯美,纖塵不染!會心的笑意中,軒轅楓也就這麼也不知什麼時候就睡了,這一刻他們就像一對夫妻一樣的睡在了一張牀上!

不知什麼原因,一陣驚覺中軒轅楓也就醒了過來,這時天已是黎明時分了,看看上官伊雪這時摟着他睡得正香甜,軒轅楓則是笑了一下,隨後他正過臉來看着這個如花一樣的伊人,這一刻,忽的讓他也感到有幾分不真實起來!

看了一陣子後,軒轅楓便緩緩的將上官伊雪壓在自己身上的手和腿挪開,隨後就這麼的下的牀來,去衛生間洗了洗臉,這時擡頭擦臉的一刻他衝着鏡子傻笑了一下,這幸福的時刻彷彿讓他很滿足!

走出衛生間見上官伊雪還在睡,於是便輕聲的走到牀沿,在牀頭檯燈桌旁的凳子上坐了下來,隨之百無聊賴從兜裏掏出手機,兀自看着她玩起遊戲來。

就這麼過了又不知多久,隨着上官伊雪的一個翻身,這時已然睡足精神,而且也褪去了酒意的她也隨之醒來了,揉揉眼睛轉頭看去,只見軒轅楓握着手機竟然在她旁邊的檯燈下坐着凳子睡着了,隨後她又轉開眼光的環顧看着這房內環境,最後落在一直守着他的軒轅楓身上,遂立刻也就清楚了起來。

昨晚雖然酒醉,但是她還依稀記得是中途出了什麼樣的情況,軒轅楓在情急之下才揹着她又進了酒店,包括軒轅楓交錢拿鑰匙開門她都記起了一些印象,可以說惟獨不記得就是錯將軒轅楓當成毛絨熊玩具的飽了一夜!

這時上官伊雪一笑,接着就這麼拽着被子爲軒轅楓蓋去,手腳雖然輕,但剛到軒轅楓身上時,軒轅楓也猛然驚醒了,看到上官伊雪正在嬉笑的看着他,這刻軒轅楓也隨之一陣興奮的站起來,關切的道:“雪兒,你終於醒了,現在肚子裏還那麼難受麼?”

“嗯,好多了!楓、你不用擔心!”上官伊雪說着,隨後也就這麼坐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隨後就這麼對軒轅楓又道:“楓,我去洗洗昨晚出了一身的汗,怪難受的!”

“好,你去!這裏交給我收拾,你不用管的!”軒轅楓隨之應道。

“呵呵!”上官伊雪一笑,隨後也沒說什麼就向衛生間走去了,這一刻,望着那就連背影都很美麗的女生,軒轅楓又次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隨後便將被子再次鋪好,等着上官伊雪出來!

半晌,衛生間內的流水聲止住,隨之沒過一會兒上官伊雪便梳洗整齊的走了出來,“楓,收拾好了沒?”


“嗯,好了!”軒轅楓應道。


“那好,我們這就走吧!”上官伊雪笑道。

“去哪?”軒轅楓詫異道。

“當然是退房吃早點,然後去上課嘍!” 嫡女傾城:王爺你有毒

“哦,我還當是什麼呢?拿走吧!”軒轅楓這時站起身來,拍了拍衣服便向上官伊雪走去,剛走到她身旁只見上官伊雪竟是一臉壞笑的看着他,軒轅楓不解的向他道:“雪兒,怎麼了?還有什麼事情麼?”

“哦,沒有,只不過我很想說爲什麼……?”上官伊雪笑着欲言又止。

“爲什麼?雪兒,你想說什麼?”軒轅楓大是不解的又次道,半晌見她只壞笑不說話,於是便緊接着急道:“矮油,到底是什麼呀?這難受的!”

上官伊雪聽他這麼說,隨之又是笑了一下,然後清清嗓音道:“昨晚上就我們兩個在一間房裏,而且我又喝醉了,你、爲什麼沒、趁機……!”上官伊雪一字一詞一頓的說着,軒轅楓也隨之明白了過來,隨後急道:“誒,妹妹,哥是那樣的人麼?瞎想什麼呢?有時間還是先想怎麼見同學和老師才行!”

“呵呵,楓你別生氣啊!你知道爲什麼我會喜歡你,從而做你的女朋友麼?其實大多也是因爲這一點,你不光人好、心地又善良,最主要的就是讓人感到由心的踏實,不像其他人打着談戀愛的說法,卻是另有所圖!”上官伊雪隨後就這麼解釋道。

說完,軒轅楓面帶得色的鬆了一下神情,深情道:“謝謝你雪兒,謝謝你對我的信任,能有你這樣的女朋友我很滿足!” 酒店房間內,軒轅楓和上官伊雪無聊的侃了幾句,笑談中軒轅楓能夠從中感受到上官伊雪對他的真情,而上官伊雪自然也能感到軒轅楓對她的真心,對於正值花季雨季的兩個人來說,在這懵懂的初戀裏,就這兩個純純的真字就夠了,其他紅塵俗世中的什麼東西,就是不需要了!

結賬再次出了酒店,這個時間已經是早上了,雖是初夏時節,但也擋不住太陽的熱情,老早的便灑下一地柔柔的光芒,彷彿預示着熱烈的時刻會在這一天到來!

我男人是壞蛋


軒轅楓估摸了一下自己的錢包裏所剩的錢,如果打的話還是可以的,只不過也只能打這次的了,下車後就不用懷疑的成了一分沒有的窮光蛋了,沒辦法,誰叫咱是個男人呢?不管怎樣也得在心愛的女生面前HOLD住顏面才行啊。

軒轅楓這麼想着,下一刻抓起上官伊雪的胳膊走到離公交站牌不遠的地方招手便打了輛出租車,上車後告訴了司機要去的學校地址,然後就這樣徑直朝學校奔去了,車內上官伊雪笑着看了看他,隨後一歪的就這麼躺倒在軒轅楓的懷裏,軒轅楓則伸手上去將她攬在懷中,同時還用手不斷的撩撥着他那長長的淡紫色的頭髮,兩人沒有過多的言語,只是曖昧一笑便勝過所有的話語了!

出租車的司機側首看過他們一下,臉上現出淡淡的一絲笑意,大有年輕男女真讓人傷不起的意思,對於他這歲數的人來說,在公共場合公然摟摟抱抱的委實還是做不出來,雖然這在這個發展飛速的現代社會也不算什麼,但是對於他們這中年一代來說也是很難接受的!不過作爲一個出租車司機來說,已見過形形**的人和事了,對此也不會大驚小怪,只是對於青春無敵的這一代,只能是苦笑無語了!

…………

出租車的速度極快,轉眼間便到了軒轅楓和上官伊雪所在的學校門口,“誒,小夥子到了啊!”由於晚上沒有怎麼睡好,乘車的這一路上竟然就這麼在忽忽悠悠的車裏睡着了,這時聽到出租車司機的喚聲軒轅楓才揉揉眼的和上官伊雪一起醒來,“啊,到了,這麼快!”

“走了也有一段時間了,只不過是你們睡着了感覺不到而已!”出租車司機笑着說道。軒轅楓當即也不好意思的抓抓後腦,隨之便笑着從懷裏取出了錢包,“師傅,多少錢?”隨後出租車司機便按打表的數字顯示收取了相應的錢,”還好,還能剩幾塊錢!“這時軒轅楓不爲人知的長出了一口氣,心裏暗說道,一向愛面子他這下在心愛的女生面前總算得以光彩的保全了!

不過這些上官伊雪卻是沒有察覺,只是在軒轅楓付給錢的這個期間,用手梳理了一下自己有些散亂的長髮,待軒轅楓付好錢後由軒轅楓先下車爲她拉開了另一扇車門,這時上官伊雪便笑着下車了。

“雪兒,如果要有人問起你爲什麼夜不歸宿,那你真的想好怎麼說了麼?”待出租車開走,軒轅楓便拉着上官伊雪在學校大門口的邊上質疑道。

“嗯,楓、你就放心好了!”上官伊雪笑笑的說,那笑也是甜蜜的笑!

“哦,那你準備怎麼說呢?”軒轅楓好奇的道。

“呵呵,不告訴你!”上官伊雪調皮一笑道。

“矮油,我的好寶貝你別不說啊,說出來我可以幫你參謀一下的!”軒轅楓有些着急的道,畢竟他是很關心上官伊雪的,包括這些細微小事的一點一滴!

“好啦,知道你關心我,不過你放心我能處理好的,如果學校方面向我問起這事,我就說家裏人給我過生日接我回去了不就可以了,再說我的檔案上又有我的生日,這一看就是在情理之中的,他們頂多給我定一個不請假的罪名,別的還能拿我怎麼樣?”上官伊雪面帶得色的言道。

“矮油,親愛的寶貝,你這招真高,實在是高!”軒轅楓豎起大拇指的說道。

“好了,別廢話了,快進去啦!”上官伊雪說着便拉起他向學校門口走去,不過剛走了幾步,卻發現軒轅楓並沒有意思和她一起進去,“怎麼了,楓?”上官伊雪好奇的質疑道。

“雪兒,我看還是算了,我們還像以前那樣分先後進去好了,你那麼優秀又是全校的校花,我和你一起並肩進去的話,恐怕會對你有不好影響的!”軒轅楓還是有些自卑的處於爲上官伊雪考慮的說道。


“楓,你總是這樣,做事從來都是爲別人考慮,看來你這熱血同盟會的會長也不是白當上的,夠義氣!不過,楓,我現在是你的女朋友是不需要這份義氣的,我需要的是你,而你需要的也是我,別的一切都愛咋咋地!以前我不是你的女朋友你不和我一起進我管不着,不過現在你必須聽我的!”上官伊雪說着,竟是上前將手挽在了軒轅楓的胳膊上。

曾幾何時,軒轅楓時時刻刻的都在腦子中出現這樣的情形,甚至做夢都時常夢到上官伊雪就是這般的挽起他的胳膊,現在這個一切都成真的了,一切都在眼前了,軒轅楓竟是感覺到有些不真實起來,也許是這幸福來得太快了。

“雪兒!”隨後軒轅楓深情的喚了上官伊雪一句,其實他真不知道,其實上官伊雪也早就中意他了,也曾想着和他向其他學生情侶一樣就這麼挽着胳膊出雙入對,只不過軒轅楓沒有表白過,她也不知道軒轅楓到底是怎麼想的,所以同樣的想法被他們兩個一再擱淺的耽誤到了現在,好在此刻這一切都成真的了,上官伊雪自然是不能這麼放開這個一直事事都默默爲她着想的情郎了!

同時上官伊雪也有另一個盤算,那就是讓學校裏不停明裏暗裏追她的男生知難而退,告訴他們自己已經有男朋友了!軒轅楓看着上官伊雪那俏臉上的決然,心中也涌起一份自豪和欣慰,所以也就這麼的會心的笑了起來。

軒轅楓就這麼在全校公認的校花輕挽下,兩人並肩的走進了校園,這下學校裏就像做開的水沸騰了,爆炸性的消息不脛而走,瞬間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傳進了全校同學的耳朵,甚至還沒等他們兩個走進教室時就惹來無數雙炙熱的眼光,有嫉妒的,又羨慕的,當然更有懷恨的。

“嘿,哥們兒快看哪,校花上官伊雪竟然找男朋友了,這讓我們這些‘雪花‘粉絲可怎麼是好啊?”教學樓的樓道口一個男生招呼着幾個男生急道,他說話的聲音很大,幾乎讓旁邊的教師們的辦公室裏都聽到了,於是班主任單芳趕緊起身拉開窗子向樓下看去,當然也引來其他教師的圍觀,看來這個全校公認的校花,在學校的影響力可算是不小的!

“是他!”班主任單芳悠悠的嘆了一句,旁邊的幾個同事也就這麼好奇的對她道:“單老師,那個男生不是你們班裏的軒轅楓麼,如果機不錯的話應該和上官是同桌,是麼?”

“嗯,正是!”單芳不敢相信的訝然一句,因爲她實在不能想道上官伊雪這麼不論學習還是各方面都很優秀的女生,竟然會和班裏這個不論學習還是家庭條件各方面都不是很好的軒轅楓走到一起。

“嘿,這小子可算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啊!”單芳的同事隨後這般嘆道,那情形真有點不是什麼教書育人的老師,而倒像是喜歡花邊消息的小報記者!

說話間,軒轅楓和上官伊雪也就這麼在同學們的各種圍觀下進入到教室裏,說實話軒轅楓對那些投來的眼光極爲不爽,他恨不得那些人都退學,也好找一些清淨!就這麼他們便走回了教室,在自己的座位上落座後他們之間還在彼此的看着對方,輕聲的不知說着什麼,但見上官伊雪不時的發出一陣笑意,想來也是很高興的事情了。

“盟主,你小子真行,給我們這些伊雪的粉絲來了個釜底抽薪!”說話的正是他的好友韓林,隨着韓林的話語落,這時同盟會的幾乎全體成員都紛紛到場,其中大多數的鐵桿人員也就是他的一個寢室的室友了。

“韓林,你說什麼呢?無聊!”軒轅楓無奈的砸來他一句。

“嘿,瞧見沒有咱盟主他還裝吶!”韓林環指衆同盟會的人員笑道。

“看來咱們上官盟主是怕請大夥吃飯啦,說好的誰追到校花誰請客,看來這是要賴賬了!”這是卻是李子豪接着韓林的話道。

“呵,我告兒你們可別瞎起鬨啊!”軒轅楓吼了他們一句,接着轉首對上官伊雪道:“雪兒,別理他們!”

“喲,雪兒!瞧瞧這聲喚,再看看剛纔進校的那膩人的情形,弟兄們該怎麼辦?”韓林笑道,隨後他們幾個人在韓林的慫恿下趕緊學着武俠電視劇,郎聲齊齊道:“拜見盟主,拜見盟主夫人!” 初三一班的教室內,以韓林爲首的同盟會成員此刻正組成一個強勢的圍觀團,向軒轅楓和上官伊雪兩人索要着失敗的安慰,也就是一頓飽餐的精神補償,這也是他們在宿舍說好了的誰追到校花上官伊雪誰就請客,不過,說是說好的那幾乎也是他們幾個單方面的決定,因爲軒轅楓根本就沒有理會過他們這茬,這不眼見他們幾個無賴般的賴上了自己,上官伊雪倒沒什麼,只是軒轅楓壓不住了,登時便無聊的對他們幾個道:“去、去、去,別在這兒貧了,該幹什麼幹什麼去!”

“嘿,軒轅我可告兒你,你這樣可不行的,誰得意誰請客這一向是我們宿舍的鐵打的規矩,再說你也沒因此少吃弟兄們一頓,這回換到你得意了就破規矩這總不成的,俗話說就是王子犯法也得於老百姓同罪,所以你就算是熱血同盟的盟主那也得照章辦事,各位我說的對不對啊?”這時韓林又次發動羣衆的說道。

“我靠,小林子你可是哥的鐵子,怎麼這還不依不饒了?”軒轅楓這時無奈的回了他一句。

“矮油,大哥誒,我這不正是在拯救你麼?哥們兒可都是爲你好,怎麼也不能眼睜睜的看你變得不仁不義啊!”韓林又次急道,無疑就是變着法的吃頓不花錢的館子。

“呦呵,兄弟你可真能整,好,就衝我說不過你,這頓飯我請你們了,等我們一起選個時間好了!”軒轅楓被他們幾個逼得終於無奈的妥協答應了,不過,說完還未等他們有所反應,便緊接着又虛指着他們道:“好麼,你們這比敲詐勒索都厲害,簡直整個就是逼宮!

“哈哈,那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誰讓你那麼小氣捏!”韓林笑說道。

“我小氣,我怎麼小……”

“好啦、都別掙了,韓林找個機會你帶上你們的弟兄,我叫上我們宿舍的姐妹,我和軒轅兩人請你們!”這時眼看快要到上課時間了,卻是上官伊雪截住軒轅楓的話道。

“呦,瞧瞧!軒轅做事還不如嫂子痛快,來我們一起拜大嫂!”韓林說着幾人便向上官伊雪抱拳一禮齊聲道:“謝大嫂!”

“等等,你們幾個叫我什麼,大嫂?”上官伊雪詫異的道,

在他們這懵懂初戀的金色年華,想的只是怎麼在一起高興,而對於那句老話,“有情人終成眷屬”當然是沒放在他們的身上過,因此,更別說這大嫂的稱呼了,從現在開始多少年後真的能走到那一步麼?想到這一點上官伊雪的臉突然變得緋紅起來。

“矮油,快看咱們大嫂的臉都紅了!”這時韓林笑着叫囂道。

軒轅楓見狀趕緊站出來道:“我靠,你們幾個快坐回座位上!不然……”這時軒轅楓正要說幾句狠話,不料突然卻聽了幾聲咳嗽,熟悉的聲音迫使大家齊齊的向門口看去,這時只見正是班主任單芳站在了門口,這會兒正怒視着他們,於是個個就像老鼠見了貓似的,趕緊做回自己的座位上,因爲不是上課時間,所以見大家都回到座位後,便手持一本教學用的書離開了!

“噓,好險吶!”單芳離開教室門口後,這時大家便長出了一口氣,還沒想能做什麼呢?隨後上課的鈴聲也就響了!

………………………………………………………………

上午的課很快就上完了,今天不同以往,似乎上的很有激情,幾乎每個課間休息大家都在討論着軒轅楓和校花的事情,正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說着、說着,大家便扯到了他們兩個昨晚竟都是夜不歸宿,於是以訛傳訛的各種說法便是普天蓋地的傳來。

說到最後幾乎所有不堪入耳的話都出來了,不過這當中也有那些吃不到葡萄的人故意使壞因素。影響還遠遠不止這些,這股風潮很快便傳到了學校領導的耳朵裏,校長和教導主任這兩個高層領導臉上就像刷了漆一般的黑!

下午學校臨時緊急通知,所有的班主任以及學校領導到會議室開會,所以下午第一節課單芳的課也臨時修改了,這時軒轅楓和上官伊雪也聽說了這些情況,遂軒轅楓顯得很氣氛,同時也對上官伊雪有着深深地歉疚,不過上官伊雪並沒有怪軒轅楓,因爲從她主動挽着軒轅楓胳膊公開出雙入對的進校園時,她便料到了會有這樣的結果,所以她的表情很淡然,同時相談的言語間也給着軒轅楓莫大的鼓勵,所以軒轅楓便不在怕什麼了,流露出的也都是無所懼的神色!

“怎麼搞得,誰能告訴我爲什麼學校會發生這樣影響極壞的事!”會議室內校長拍着桌子向所有的班主任以及學校領導吼道,說完再看衆人也是無語,所以也就這麼緩了緩神色的又道:“這件事對學校負面影響很大,學校曾一度開展禁止學生早戀的工作,這不僅是對他們的學習負責,也是對他們本身負責,就他們現在這做什麼都容易衝動的青春期能懂什麼?所以這就需要我們全體教師監督和教育,可爲什麼這樣的風氣卻仍是屢禁不止?”

“校長說的對,這方面的工作我們確實是沒有開展好,各位老師有什麼看法,希望大家也能拿出個處理意見!”這時教導主任接着校長的話向所有的班主任老師說道。

“其他的都還好說,惟獨這件事影響面也太大了,那個女生是學生們公認的校花,所以這事出在她身上當然也備受關注了,這無疑不是助長了這種不良的風氣,只怕學生們會拿他們的早戀作爲楷模去學習,那樣就不妙了!”其中一個班主任這般說道。

“嗯,說得對,關於早戀這還是一個方面,據我聽說這兩個同學好像昨晚一晚都沒在宿舍,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們學校方面一定要嚴肅處理,一定要扼住這不正之風,不然這還像是學校麼?”校長髮表意見道。 學校的會議室內,校長這次可真是發脾氣了,會議雖進行了好長的時間,但他的一張油漆般的黑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在這樣的氣氛下所有的班主任都沉默了,只有軒轅楓和上官伊雪的班主任打破這沉寂的氣氛開口言道:“尊敬的校長,他們兩個都是我的學生,平日裏我對他們也是有了解的,他們絕不是那樣隨隨便便的不良學生,恐怕昨晚之事會有誤會,畢竟我們沒有真憑實據所以也不能暗自揣測不是!”

單芳的這句話無疑不是在平靜的湖面上投下了一顆石子,瞬間驚起波瀾那已是必然的了,只見此刻會議室內一片譁然,要是這樣的話出自其他的老師的口中,那還好說,畢竟單芳是他們的班主任有些庇護自己的學生也是情理之中的,更何況這也關乎集體的榮譽!

“單老師,我知道他們兩個都是你的學生,不過你也不能因此而想着爲他們開脫才行,校長今天召開這個會議的目的就是想要找到處理意見,鑑於此我個人認爲應該從中從嚴處理!”這時那教導主任板着臉說道。

“主任,你這是什麼意思?我身爲一個老師,當然有權利對我的學生髮表自己的看法,什麼叫開脫?如果你要是硬這麼說那我也沒辦法,不過我事先聲明我這麼說是出於對學生的愛護,以及對他們要公平合理處理的態度!”單芳沒有好氣的將矛頭指向做事武斷的教導主任道。”

“你的學生都做出這種事情了,你還不反省一下教學失誤,還在這裏大言不慚說什麼愛護!”那教導主任見單芳說話不肯屈服在他的官威之下,所以這般有些刁難的說道。

“啪!”這突然一聲讓人心跳的響聲,卻是單芳將會議記錄重重的摔在了面前的會議桌上,“主任,我請問你他們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了,竟讓你用如此齷齪的字眼來形容!我再請問你,你在青春年少時沒有喜歡過班裏的女同學麼?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我們作爲老師也是過來人,應該加以善導纔是,別說他們之間沒有什麼事,就算是有那麼我們作爲老師的當負守則,而你這個教導主任就是最直接的責任人!”

“你……!”那教導主任被單芳說的是不能駁回一句,誠然,單芳說的字字句句都在理上,也容不得有人反駁,所以這一氣可非同小可,那教導主任的臉都扭曲的像個苦瓜了。

“啪!”這一聲卻是校長拍案而起,同時喝道:“吵什麼吵,超就能解決事情了?”校長這一喝果然不一般,登時便讓在場衆人都止口不語了,期間有看人笑話偷笑的,當然也有一臉不悅的鬱悶的。

“好了、好了,校長說得對,大家都別吵了,我們該討論的是怎麼解決這個事情!”在坐的一個低年級的班主任這時爲緩解氣氛的言道。

“討論什麼,反正我是堅持我的意見!”這時那教導主任強硬一句。

“你!”單芳一氣,但看到其他老師一直在給他使眼色,他自然知道其中的意思,因爲校長和教導主任有親,所以有什麼事校長還是會偏袒他的,於是單芳便在冷喝後,轉開話題道:“不論怎麼處理也好,我們是不是要先弄清事情的原委再說啊?”

“嗯,校長我覺得單老師說的有理,我看還是先調查清楚再做處罰也不遲!”在座的老師人羣中,這時一個年輕的老師就是這般言道。

“那好,是該調查清楚,你去將門衛叫過來!”校長向那個發言給出意見的老師道。“好,我這就去!”那個老師應聲便轉身出了會議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