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炎笑了笑,這麼說也可以說的上是吧, 玄空嘯指了指一個方位道:「原來是炎黃府在這裡舉行的比試,這一次參加天才大戰的名額都是分配下去的,一個郡一百個名額,不過除了三千六百郡,炎黃城可也是一個龐大無比的區域,這裡面也是有著諸多的勢力,也是有擁有著許多天才,炎黃府這邊,也是用這種方法來挑選一些不錯的天才出來參加天才大戰了,」

石炎也是看了過去,果然見一處有炎黃府的人在那裡主持著戰鬥,這些人穿著統一的衣服,而且衣服上都有著炎黃府的標誌,所以一看就知道是炎黃府的人了,

這一場戰鬥也是很快就結束了,蕭宇自然是輕鬆的取勝了對手,贏了這場比賽之後,蕭宇也是得到了炎黃府那邊給的一塊令牌,

拿著令牌蕭宇也是撇嘴一笑的向石炎這邊走了過來,蕭宇顯然也是早就看到了石炎他們了,只是在戰鬥沒有辦法跟石炎他們打招呼罷了,

蕭宇徑直的走到了石炎的身前,兩人直接來了一個熊抱,

蕭宇道:「哈哈石炎兄,就知道這次可以見到你,沒想到這麼快就見面了,不錯不錯,氣息果然是無比的強大,你的光輝事迹我可也是聽說了,宏宇山莊的天下英雄大會你可是獨佔鰲頭,豪取第一,讓你名聲大震,最近也是被傳的沸沸揚揚,我可也是聽到了不少關於你的議論聲了,」

石炎輕淡一笑道:「那也不算什麼,只是一個小地方的英雄大會罷了,算不上什麼,」

「哈哈,對,說起來也確實算不上什麼,要戰嘛,那自然是要衝著這次九天大戰來,在九天大戰上有驚人的表現,能豪取第一的話,那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豪氣,哈哈,這話現在說貌似有些大了,不過管他呢,就當我吹下牛吧,」蕭宇朗一笑道,他的性格一向都是比較爽朗,而且也是心直口快的那種,


石炎道:「要戰,自然就要有這樣的豪氣,對了蕭宇,跟你介紹一個朋友,其他人你都見過了,應該都認識了,這是玄空嘯,玄空郡玄空氏之人,」

玄空嘯也是主動的給蕭宇打聲招呼:「你好,」

蕭宇也是對玄空嘯笑著點了點頭:「原來是玄空氏之人,來頭大的很啊,哈哈跟你一對比,我瞬間覺得自己弱爆了,像我們這種出生平寒的野孩子,真是跟你們比不得啊,」

聽著蕭宇開玩笑,玄空嘯也是一笑道:「出身手也沒有什麼用,不代表天賦就一定好,要說羨慕,也應該是我羨慕你跟石炎兄才對,跟你們一比,我倒是要慚愧死了,滿是羞愧啊,」


大家都打了下招呼之後,石炎也是問道:「蕭宇你這一年都還好吧,一直都沒有你的消息,倒是有些擔心你了,」

蕭宇撇嘴一笑,拍了下石炎道:「兄弟這麼擔心我幹嘛,你看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嘛,看到你那麼歷害,我自然要拍馬追趕了,哈哈,上次千星世界一見,我可是比不過你啊,不過這次嘛,嘿嘿,或許我們有的比一比了,哈哈,我們兄弟倆並肩作戰,那也是一件讓人非常期待的事情,等這一刻,我也等了好久了,這次九天大戰,也將會是我們兄弟成名一戰,我有非常強烈的預感,」

蕭宇的性格一直都是這樣,爽朗而又充滿著自信,這種自信並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他實力的一種體現,他的自信給人的感覺就是非常靠譜的自信,是有足夠的底氣,才敢說出這樣的話來的自信,

石炎笑了笑:「那我們是想到一塊去了,」

對這次的九天大戰,石炎自然也是有著非常的期待感,他也是設想過,拿這次九天大戰來當他的成名一戰,若是能在九天大戰上有著耀眼的表現的話,那顯然名氣會傳遍整個玄靈大陸了,也會走到一個新的高度,這對石炎來說,也絕對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挑戰,不過石炎不畏懼這樣的挑戰,

看著這兩人談笑風聲,其他人倒是插不上嘴了,寇門也是深受打擊的努著嘴在那裡,一臉幽怨的樣子,

「那小子在那邊,」忽然一道有些尖銳的聲音傳了過來,這聲音也頓時打斷了石炎和蕭宇的交談,蕭宇的目光看了過去,眉頭很快就是微皺了起來,有些厭惡了道了一聲:「還真是有些陰魂不散了,在這裡竟然也被撞上了,真是破壞我的好心情,」

石炎的目光也是向剛才說話之人看了過去,只見一群十多人向這邊殺氣騰騰的走了過來,光是看這氣勢就知道是來者不善,絕對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了,看這架勢,也是知道不是來尋仇的那一定就是來找麻煩的了,

好不容易兄弟團聚就被這樣的情況打斷,也著實是讓石炎很是不爽,

玄空嘯他們也是看了過去,看到這些人玄空嘯的眉頭也是微微的皺了起來:「九屠郡的人,他們跟蕭宇之間有什麼大過節不成,」

石炎也是認真的打量起了來人,為首的三名男子給石炎的感覺也是有些危險,這讓石炎的眉頭也是不由的一皺,能讓他有這樣感覺的人那實力一定是非常的強悍,必定不是等閑之輩,

玄空嘯也是道:「是九屠郡的九華鋒,名氣非常的大,實力絕對非常的可怕,據傳九華鋒在神通四重境初期之時就曾斬殺過一名神通五重境,就算他動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但也足夠說明他非常的可怕了,那還是兩年前的事情了,現在九華鋒可是神通四重境巔峰,實力也不知道強大到了怎樣的地步了,不過關於他的傳聞可還是非常的多,在炎黃洲北部一片地域,名氣算是很響亮的了,我都聽過關於不少他的事迹,」

「九屠郡是一個很強大的郡,在三千六百郡裡面實力應該都是靠近的,而且九屠郡里也是常出絕世天才,出過不少名震整個炎黃洲的大人物,九屠郡年輕一代之中,除了名聲最大的九華鋒,還有兩個名氣也不弱上太多,一個叫九華傑,一個叫九華亮,相信就是九華鋒身邊的兩人了,這三人,個個名氣極大極大,實力都是極為的強悍,號稱九屠三傑,」

「蕭宇要真是惹上了這些人的話,那也是一件大麻煩事了,」

聽著玄空嘯的話,石炎的眉頭也是再次的挑了挑,蕭宇也是撇了撇嘴,挑了挑眉,顯然了也是很不舒服,

寇門那個烏鴉嘴也是喃了一句:「怎麼感覺我們好像攤上大麻煩了,無量你個邪,不是這麼玩的吧,」

九屠郡的一名男子指著蕭宇對九華鋒道:「就是他,就是他殺了我們的人,而且還說我們九屠郡他根本不看在眼裡,他想殺就殺,我們九屠郡沒有人能耐他何,此等狂徒,不殺他,我九屠郡顏面將要掃地,」

聽著這樣的指責,蕭宇的眉頭也是皺了皺,臉上也是露出了幾分憤怒之色,顯然這是一種誣衊,他最容不得這樣顛倒是非,強加之罪的,

九華鋒三人的目光也是鋒芒無比的看向了蕭宇,九華鋒沒有說話,他身邊的九華傑倒是冷哼了一聲,指著蕭宇的鼻子道:「就是你,殺了我九屠郡的人是吧,不敢如此的口出狂言,還真是不知所謂,殺人就要償命,敢挑釁我九屠郡,那只有死路一條,現在給你一個選擇,馬上自刎謝罪,我們也懶得動手了,若是要我們動手的話,那你一定會死的很慘,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好好珍惜吧,」

九華傑的語氣,確實是讓人聽的非常的不舒服,不過他有這樣的傲氣,有這樣的實力說這樣的話來,

蕭宇看著九華傑,反唇相譏的冷笑了一聲道:「要說口出狂言,我看你這才是真的口出狂言吧,是非對錯我也不跟你們爭辨什麼,你們想要殺我,那就動手吧,我蕭宇隨時奉陪便是有,有什麼招呼都一起來,我一拼接下就是了,有句話叫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是殺了你們九屠郡之人,所以我也不多說什麼,因為這個你們要殺我,我也認了,想要殺我蕭宇,那就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實力了,」

蕭宇的傲氣,也是激起了九屠郡眾人的怒意,九華鋒三人的目光也是變得更加的鋒芒了起來,像是出鞘的寶劍一般,要奪殺人了,

九華傑冷哼了一聲:「真是不知死活,想死的話,我成全你,」

說完,九華傑還真的直接動手了,他手中一動竟然出現了九把巨大的刀,紅色的屠刀,九把巨大的屠刀直接凌空斬殺而下,直接將虛空都撕裂開了九道口子出來,異常的嚇人,這樣的聲勢,也是將整個廣場的人都全部的驚動了,讓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向這邊看了過來,看到這樣的一幕,也是驚嚇住了不少人,掀起了軒然大波,

九華傑這一出手,還真的是狠,一出手就是要將蕭宇直接的轟殺,不留半點的餘地,

這手段著實是不錯,看的玄空嘯都是心頭一跳,他感覺他都不一併可以接的下來這隨手的一招了,這也讓玄空嘯明白,九華鋒他們三人的實力,並不是吹虛出來的,看來真的是名副其實的,隨手一擊,就達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真是要全力的出手的話,那還了得,

跟這些天才人物一比,玄空嘯就真是受打擊了,也是深刻的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刺激著他要更加的努力才行了,

蕭宇眉頭一挑,也是要出手迎鋒,他不懼一戰,

不過不等蕭宇出手,石炎卻是率先的出手了,顯然是要替石炎擋駕,


青劍神通殺出,青源劍的絕世鋒芒也是打了出來,向那九柄巨大屠刀迎了上去,很快青芒就殺上了那九柄巨大的屠刀,直接來了一次正面的激烈對碰,一道道似是驚雷般的聲音也是響了起來,擦出了激烈無比的火花,讓看的人都是一陣驚心動魄,精彩異常, 「擋住了,」

最後的結果卻是讓許多人都是一陣瞠目結舌,驚的不小,九屠郡的三傑可是名揚天下,可以說在整個炎黃洲來說都是頗有幾分名氣,完全是可以放眼整個炎黃洲的絕世天才人物,此等的人物,實力自然是非常的可怕,剛才九華傑一出手,也是讓不少人心中都是驚震無比,見識到了九華傑的真正手段,只是隨意的一擊,竟然就達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步,

這等的實力,著實是讓不少人都欽佩的很,也終於是知道九屠三傑並不是浪得虛名的,

但是如此強勢的一擊,卻是被人給擋了下來,不僅是被擋了而來,而且好像還讓九華傑吃了點下風,他這一次攻勢直接被擊潰,一道青芒餘威也是向九華傑殺了過去,讓九華傑不得不再次的出手,才將這一道青芒給擊潰,讓九華傑顏面也是有些喪失,自覺是一件羞辱之事,

這樣的情況出現,自然是讓不少人都瞪大了眼睛,一陣瞠目結舌了,

一道道目光也是好奇無比的打量著石炎,都是想知道這個看起來也不過才十**的少年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可以擋的下九華傑的攻勢,這份實力當真不是蓋的,

九屠郡的眾人那邊眉頭也是一個個的皺了起來,看向石炎的眼神也充滿著敵意,九華鋒和九華亮的目光也是落到了石炎的身上,閃爍著異樣的鋒芒,他們三兄弟在外面可是很少吃過虧的,神通五重境的強者他們都沒有少殺,神通四重境中,他們自認為是難逢敵手,不敢說是天下無敵,但至少來說也鮮有對手,

石炎的實力,也是讓他們打起了幾分精神起來,

九華傑冷哼了一聲:「小子,有點實力嘛,可以擋的下我剛才的一擊,雖然只是我隨手的一擊,不過你小子竟然可以擋的下來,那你小子,也是有點資格值得我動手殺你了,哼,小子,速來受死吧,」

九華傑無比的鋒芒傲氣,竟然二話不說就是要放言殺人,此等心情也著實是讓石炎一陣惱怒,也是不由的冷哼了一聲:「好大的口氣,想要殺我,只怕你還沒有這個實力,」

石炎的話,也是深深的刺激到了九華傑了,從來沒有人敢這麼跟他說過話,他眼裡的殺意也是更濃郁了幾分,對石炎一陣咬牙切齒:「小子,你真是找死,我就成全你,」


說著,九華傑就要強勢的出手了,這一次憤怒而至,一出手的話自然也是要動幾分真格,


這樣的陣勢石炎自然沒有什麼好懼的,要戰便戰,石炎自當奉陪到底便是,先不說石炎現在的實力比之前在宏宇山莊提升了不少,就算是之前的實力石炎也是有幾分底氣可以不懼了,現在,更是底氣十足,不會懼怕什麼,真要逼的自己動用玄武不滅神通,石炎也不管那麼多了,反正這一次大戰,玄武不滅神通肯定是要動用的,

之前在宏宇山莊裡面已經爆露了,石炎也不介意再爆露,

九華傑要動真格,氣勢果然一下子變得非常可怕了起來,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的喝聲渾厚無比的傳了過來,猶如一道天雷一般的重重的在石炎和九華傑的耳中炸響了開來,聲音無比的威嚴,讓人不敢生出抗拒之心,聽到這聲音九華傑也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石炎也是看了過去,便是看到了一名衣著炎黃府標誌衣服的老者走了過來,從身上散發出來的一絲氣息可以感覺的出來,竟然是一名神通六重境的存在,

在這等的強者面前,所有人都是恭敬的很,

原來叫器的九華傑也是不敢再造次了,將氣勢收斂了起來,

那名老者目光掃了眼石炎兩人,又掃了眼雙方的人,才嚴肅的道:「這裡不是喧嘩之地,更不是你們打架斗歐之地,天才選擇戰在即,你們在這裡打打鬧鬧成何體統,有這個精力,留到天才選拔戰上再拼個痛快,現在在這裡大呼小叫的,像什麼話,趕緊給我離開這裡,否則我取消你們的參賽資格,」

被這名老者一喝,九華傑他們也只能是暫時的收手了,不敢再在這裡動手,真要是被取消了參賽資格,那就是奇恥大辱了,

九華傑狠狠的瞪了石炎一眼過後,這才轉身離去了,九屠郡的人走了,石炎撇了下嘴,也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中,倒是洒脫的很,

那名老者看了眼石炎之後,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就離開了,

眾人都離開了之後,玄空嘯眉頭卻是皺了皺,搖了搖頭道:「這才剛來炎黃城就惹上了九屠郡,果然想低調都難啊,算了,即來之則安之吧,有些風雨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寇門也是有些憂心的樣子道:「我感覺很危險啊,九屠郡的那些人顯然都是心胸狹隘的,肯定會記仇的,這件事情,我感覺沒有完啊,九屠三傑名氣那麼的響亮,我嚴重感覺我們會吃虧啊,唉,天才總是遭人妒忌的,我跟你們在一起,也總是會受傷啊,無量你個邪,天妒我啊,」

金震天直接給了寇門一腳,沒好氣的道:「那你一個人走唄,別跟著我們,這樣你就逍遙自在了,只是別往外面說你是玄空郡的人就行了,」

寇門馬上搖頭,一臉高大偉岸的道:「那不行啊,沒有我在,你們肯定會吃大虧的,雖然是有點危險了,但誰讓你們是我兄弟呢,所以我能放棄你們一個人走,不能夠吧,」

「滾,」金震天怒罵了一句,

蕭宇撇了下嘴道:「諸位,對不住了,是我給你們帶來了麻煩,不過諸位放心,這件事情是由我蕭宇而起,我會一力承擔的,不會連累的各位,」

石炎在蕭宇的胸膛錘了一口道:「說什麼話,不拿我當兄弟了是吧,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這件事情,我給你一起扛了,不就是九屠郡嘛,他們要戰,我們陪他一戰便是了,沒有什麼好說的,」

「哈哈,石炎兄別生氣,我們是兄弟,我不會跟你客氣的,」蕭宇朗一笑道,

金震天也是道:「算上我一個吧,雖然我實力不怎麼樣,但蕭宇你即使是石炎的兄弟,那就是我金震天的兄弟,實力是沒有,但是勇氣還是有一點,最大不了就是跟他們拼上這一命,兄弟有難而不幫的事情,那我金震天可做不出來,」

玄空嘯也是馬上道:「也算我一個,九屠三傑我是沒有實力對付,不過其他人應該還是可以的,」

「呼呼,我也要,」龍靈靈也是跟著道,

看著大家都紛紛的表態,蕭宇也是心中曖曖的,臉上的笑意也是濃郁的很,一臉熱切的看著大家道:「好,大家的好意我蕭宇心領了,多謝諸位了,這份情誼,蕭宇先記下了,不過這都是小事,沒有什麼,天才選擇戰上見吧,哈哈,他們敢找上門來,我蕭宇就一定讓他們知道我也不是號素的,」

石炎笑了笑,他自然相信蕭宇的實力,看到大家都這麼力挺自己,石炎心中也是頗為感動,

再逛下去,也沒有什麼好逛的了,石炎也是道:「蕭宇,你應該沒有住的地方吧,跟我們一起去吧,」

蕭宇也沒有拒絕,點頭道:「行,那我就跟你擠擠了,咱們兄弟也有一年沒見了,上次也算是匆匆一別,這一次也是得好好的續敘舊了,」

於是石炎他們就徑直的回去了,回去之後其他人也沒有打擾石炎和蕭宇兩人敘舊,兩人在房間裡面拿出了酒水對飲了起來,一邊喝酒一邊聊著這一年來發生的事情,都說起了自己的經歷起來,

這一次蕭宇也是稍稍的透露了一些他這兩年多來的一些經歷,也讓石炎知道了這兩年多來蕭宇大概是怎麼過來的,

原來蕭宇當年不惜而別直接就深入了幽冥之地,這個舉措還真是膽子肥膩的很,事實也證明了確實是太危險了,蕭宇也是經歷了九死一生,最後非常幸運的闖入了一處秘境,在秘境之中得到了一份機緣,也是開啟了蕭宇成長之路,正是藉助這份機緣,才讓蕭宇有了成長的實力,然後蕭宇也是繼續在幽冥之地之中闖蕩,其中還闖進過一處異族,不過那個異族卻是沒傷害蕭宇,反而還收留了蕭宇,讓蕭宇獲得了第二次的機緣,

一次次的機緣,才讓蕭宇茁壯的成長了起來,雖然有些情況蕭宇還沒有透露,只是一筆帶過,不過石炎也沒有多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像石炎來說,也有一些秘密是連蕭宇都不能去說的,

石炎也是說了一下自己這兩年來的一些經歷,當然離殤宮中的事情肯定是不能夠說的,千星大帝的事情石炎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簡單的一筆帶過,不是石炎信不過蕭宇,石炎拿蕭宇當最好的兄弟,當除了父親小青之外第三個親人一般,不管有什麼石炎都願意跟蕭宇分享,只是這兩件事情告訴了蕭宇,並不一定是件好事,

再說,石炎也是被要求要保密的,自然不能夠透露出來,

兩人邊飲邊聊,也是不亦樂乎,還時不時的說起當年在青劍宗的事情,也是讓兩人忍俊不禁,現在回想起來,還真的是讓人唏噓不已的事情,

兩年多的時間說起來也不長,對於一般人來說,兩個時間根本就難進步什麼,就拿青劍宗來說,兩年多前跟他們一起成為內門弟子的幾人,恐怕到現在都還沒有成為神通二重境了,但是石炎和蕭宇兩人卻是成長到了這樣極高的地步,

回想一下,其實兩人都是覺得有些太不可思議了,這也是他們之前都想像不到的事情,卻沒有想到真實的發生了,

青劍宗,還是給他們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青澀的回憶,他們都很感恩青劍宗,也很緬懷青劍宗, 萬眾期待之下,炎黃府的天才選拔戰也終於是打響了,

三千六百郡,每郡一百個名額,再加上炎黃府炎黃城這邊也有一千個名額,所以總共的參賽人數竟然高達三十六萬一千人,光是這個數字,都是極為可怕的,三十六萬一千啊,絕大多數都是神通四重境巔峰,境界再低也應該沒有低於神通四重境後期的,光是從表面上來看,這些力量加起來都是一個極為可怕的數字,

而且來說,能參加天才選拔戰的,那至少來說都是各個郡百里挑一挑選出來的天才人物,能站在這裡的實力皆是不俗,一個郡才一百個名額,挑選出來的自然都是精英,都是傑出的天才,都是極有潛力的神通修士,這些來成就神通五重境那顯然是鐵定的事情,有不少應該都是可以成就神通六重境,甚至有可能有潛力衝擊封侯的天才人物,

如此多的天才人物此時齊集一起,浩浩蕩蕩,威勢驚天,氣盪九霄,這種震撼的感覺,是不由言表的,

天才選拔戰並不是公開的舉辦,而是在炎黃府內舉行,只有炎黃府的一些人才可以觀點的到這一塊浩大無比的天才選拔戰,此時巨大無比的廣場之上,所有的天才也是齊集在些,三十六萬一千人的規模,也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人海,一眼看過去都是人頭,密密麻麻的,太波瀾壯闊了,而廣場的四周,此時也是站滿了圍觀之人了,各個勢力的領隊人員都是在四周侯著,

炎黃府的一些弟子,也是出來觀戰,

「嘖嘖,豪氣啊,真的是太豪氣了,嘖嘖,三十六萬一千名天才,還真是浩大無比的場面,太霸氣了,光是看就足夠讓人心潮澎湃的了,無量你個邪,太激動了,」寇門一雙眼睛也是掃量著四周,一臉激動無比的樣子,

此情此景,身處其中,其實讓人有種血脈膨脹的感覺,戰鬥還沒有開始,但血液就燃燒了起來了,

光是這氣氛,就讓人戰意不由的高昂,

不多會,就有幾道身影凌空踏來,如同是神靈降臨一般,這幾道身影一來,頓時有著浩世之威無形的壓迫而來,讓原本熱鬧的廣場此時也頓時是安靜了下來,瞬間的變得鴉雀無聲,所有的目光都是不由自主的看了過去,當看到這幾道身影之時,也是不由自主的湧出了幾許虔誠之意,這種感覺太是奇怪了,完全就是不由自主的,發自內心深處的,

石炎也是暗暗的打量起了這幾道身影,為首的是一名一身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看模樣是五十左右的樣子,他站在那裡,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座大山一般,高大偉岸而又厚重無比,威勢凌天,讓人不得不仰望他,膜拜他,站在他面前,就會瞬間感覺到自己太過於渺小了,是那麼的微不足道,這種感覺,就像是螞蟻見到了大山一般,

而石炎此時就是有這樣的感覺,所以讓石炎心中也是一陣驚濤駭浪,如此的活生生的無上強者,石炎也是第一次見到了,

太強大太強大了,石炎甚至是感覺對方只要一個眼神,就足可以像捏死一隻螞蟻一般的殺死他了,這種感覺,是石炎在其他人身上都沒有體會過的,但是今天在眼前之人身上體會到了,這讓石炎心中也是不由的遐想,眼前之人難道是炎黃洲的無上撐控者炎王嗎,封王的無上強者,據說是活了近千年的存在,數百年前便是封王,執撐炎黃洲,成為了炎黃洲最無上的存在,

言出法隨,至高無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