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聲巨響,血色巨爪重重拍在地上,頓時震得地面一顫,將呂子唯的屍體,拍成了一灘肉醬,都陷進了地裡面,

「該死的藏鋒步法……」卓一鳴伸手一拍, 婚後玩命日常 ,陰柔的臉上,此刻滿是森冷的獰笑,目光淫褻,望向唐倩倩,「小騷貨你等著,本大爺收拾完這個螻蟻,接下去就要讓我們隊里所有人一起輪丨奸了你……我艹,」

話未說完,卓一鳴一聲怒罵,眼角餘光已經看到,那個虛神三轉的修道者,利用藏鋒步法,居然就在這剎那之間,已經到了自己的身側,手中一柄金色光劍,直接斬落而來,


此刻秦逸給他的感覺,哪裡像是一個虛神三轉的螻蟻,整個人彷彿就像是一柄鋒利的刀出鞘,散發出不朽的氣息,斬殺一切,滅盡一切,

頓時之間,卓一鳴只覺得一股寒意從腳掌直竄後腦,全身汗毛,都一下子豎了起來,

「藏鋒玉劍,」

嘩啦一聲巨響,卓一鳴頭頂的天空,陡然破開一個大洞,一柄足足有一面牆那樣沉厚寬闊的巨刃,從天而降,直接就朝著卓一鳴的頭頂落下去,

要是被打中了,卓一鳴絕對不是被巨劍殺死的,而是被活生生砸死的,

「果然是藏鋒門的神通,」童姥姥一聲低喝,眼中殺機迸現,

枯瘦的手掌從袖子里伸出來,暗暗做了個手勢,她身後幾個隊伍中的修道者,目光一冷,握著兵器,同時一聲大喝,朝著秦逸撲了過去,

卓一鳴此刻又驚又怒,自己可是天神境的修道者,就算是面對虛神八轉,都是直接滅殺,現在居然被一個虛神三轉的螻蟻逼得連連後退,狼狽不堪,並且還被這麼多人看在眼裡,簡直讓他臉面掃地,

「今天我不把你挫骨揚灰,以後還怎麼立足,你必須死,」卓一鳴後退幾步,連聲怒吼,

「那你就來啊,」秦逸冷笑一聲,

「給我死,」

「藏鋒門的小崽子,也敢在這裡造次,」

「看我不把你碾碎了,」

唰唰唰唰,連聲大吼中,數道人影,從卓一鳴身後,如炮彈一般飛出,道道凌冽的元氣,直衝秦逸,

秦逸飛速取出絕靈圖,當空斬開,翻身抽出長劍,朝著地面狠狠刺下,


「藏鋒地煞刺,」


噗噗噗噗噗,

一連串的炸響聲傳來,一根根成人手臂粗細長短的石刺破土而出,剎那之間,就將秦逸面前的地面,密密麻麻,全部覆蓋,每一根石刺,都彎彎曲曲,上面還長著無數的倒刺,極為猙獰,

沖向秦逸的那些修道者,冷笑一聲,正要運轉真氣,離開石刺範圍,突然之間,驚恐地發現,自己竟然不能夠從周圍汲取天地靈氣了,只能消耗丹田氣海內的元氣了,

「是絕靈圖,」童姥姥原本因為有手下衝出去,而有些鬆懈的目光,再次凝聚了起來,眼神裡面,滿是驚訝,「絕靈圖怎麼會在他手裡,寶貝,這可是寶貝啊,」

嘶啞著嗓音驚呼的同時,童姥姥的手緊緊握住木杖,木杖頂端那兩條赤紅色的小蛇,一下子像是燃燒起來一樣,連連扭動,看得人喉頭髮毛,頭皮發炸,

「裂雲斬,」

「金光十六連斬,」

眼前石刺就要刺破腳掌,這些修道者倉皇之下,大片劍光刀芒,呼嘯而出,頓時就像是收割莊稼一樣,將石刺齊刷刷斬去,清出一大片空白地帶,

等他們雙腳落到地上,平安無事,再看看周圍那些沒有被斬斷的猙獰石刺時,頓時都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不過還沒等他們擦乾額頭上的冷汗,秦逸陰森的聲音,猝然之間,已經出現在他們耳邊,

「藏鋒玉劍,」 嘩啦,

天空破開,巨劍如山峰一般壓下,

轟的一聲,巨大的聲音,幾乎能將人的耳膜都撕開,

周圍匆匆趕路的修道者,全都感覺心臟猛地一跳,修為低一點的,更是眼白一翻,直接就暈了過去,

剛剛被童姥姥派出的這幾個修道者,境界都在虛神五至六轉,此刻都被巨劍壓成了肉泥,

巨劍和大地接觸的地方,鮮血和肉醬混合在一起,如同泉水一樣,汩汩地涌了出來,

「混賬,混賬東西,」卓一鳴眼中幾乎噴出火來,

原本只是為了一個女人而已,結果沒想到,對面居然有一個是宗門子弟,並且這個宗門子弟,還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貨色,僅僅這片刻功夫,就逼退了自己,斬殺了自己隊伍中好幾個人,

「我殺了你,」卓一鳴一聲嘶吼,背後升騰而起一股血紅色的霧氣,不斷蠕動,凝聚在他後背兩側,看上去就像是翅膀一樣,

頓時之間,一股危險的氣息,撲面而來,讓唐倩倩的臉色,都微微發白,

「天神一轉嘛,」秦逸目光凝聚,看上去似乎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卓一鳴的身上,

但是誰都不知道,他此刻運轉神之怒目,注意力其實放在了童姥姥的身上,

從剛剛的時候開始,神之怒目就在提醒他,要小心童姥姥,

「一鳴你讓開,」

就在卓一鳴要衝向秦逸的時候,突然身後傳來童姥姥的低喝,

「來了,」秦逸掌心一翻,悄無聲息的,已經將一樣東西抓在了手裡,

「童姥姥,」卓一鳴一愣,不知道為什麼童姥姥為什麼要這個時候出手,

「你讓開,這傢伙交給我,」童姥姥呼喝的同時,身體已經如同一個亡靈一樣,朝著秦逸飄了過去,手中的木杖,遙遙朝著秦逸一指,

剎那之間,秦逸感覺全身的皮膚,都繃緊得彷彿要裂開一樣,一股氣流,恨不得要撕裂胸膛,將他的胸口、脖子,全都炸開,

「危險,」秦逸幾乎是下意識的,轉身拉著唐倩倩急速後退,藏鋒步法在此刻讓他不減速的情況下,硬生生轉過一個彎,

砰砰,

他原本站著的地方,一下子炸開兩個漆黑的大洞,

洞口周圍,都像是蠟燭被融化了一樣,發出滋滋的聲音,

秦逸剛剛要是哪怕慢了萬分之一眨眼的時間,此刻就和唐倩倩一起,被徹底溶解掉了,

望著那個融化深不見底的黑洞,秦逸心中一陣后怕,看來之前無論是面對丁獨秀,還是面對馭獸宗的人,直接使用滅神炮果然是最正確的做法,天神境的修道者,暫時還不是他能夠對抗的,一不留神,就可能直接送命,

不過秦逸也清楚,只要等他晉陞到天神境,面前這個童姥姥,自己一根手指頭,就能把對方戳死,

「哦,果然是真的藏鋒步法,」見秦逸竟然躲開自己一擊,童姥姥冷笑一聲,「藏鋒門門規中,可是鄭重規定,只有達到天神境,才可以學習藏鋒步法,看來你區區虛神三轉,就學習藏鋒步法,是很嚴重違反了門規的事情呢,要是這件事傳出去,別說是你,連同將藏鋒步法教給你的人,也會被藏鋒門處死,」

說到這裡,童姥姥頓了一下,顫巍巍伸出一隻枯瘦的手掌,冷冷道:「不如你將絕靈圖和藏鋒步法交給我,這樣一來,我就放你走,今天的事情,我保證誰也不會泄露半句,」

「絕靈圖,」卓一鳴愣了一下,瞬間明白過來,心裡直罵這個老太婆真是老奸巨猾,

不過一想到絕靈圖,卓一鳴自己也是一陣眼熱,

這種東西,在與敵作戰的時候,可是能夠發揮奇效的,

「這個老東西,居然搶先一步,」卓一鳴暗罵不已,不過他實力不如童姥姥,既然絕靈圖被童姥姥看上,他是沒有什麼機會了,也就只能在一邊眼紅,

聽到童姥姥的話,秦逸心中一陣計較,

「原來在藏鋒門裡,要達到天神境,才可以學習藏鋒步法,看來那個傢伙,身份不簡單啊,居然在虛神境的時候,就已經學會了藏鋒步法,」

心中思考的時候,秦逸的臉上,做出猶豫的神色,顯得他好像很在意童姥姥的話一樣,

看到秦逸的表情,童姥姥心中冷笑,口中道:「我是天神三轉,比你虛神三轉,高明不知道多少,難道你以為我會騙你不成,只要你願意將絕靈圖和藏鋒步法的玉簡交給我,我保證今天你殺我隊員的事情一筆勾銷,並且絕對不會有另外的人知道,你一個虛神境,居然會藏鋒步法,」

童姥姥這麼一說,事情頓時就變成了秦逸主動挑釁殺人,而不是他們這邊先動手的了,顛倒黑白,就只在一句話之間,

「這樣子啊……」秦逸眨眨眼,好像很遲疑,

「臭小子,要交快交,別磨磨蹭蹭的,」卓一鳴一聲怒喝,

他和童姥姥配合已久,知道童姥姥剛剛那番話,其實就是騙對方將神通和絕靈圖交出來,然後暗示自己,將這個修道者殺死,

畢竟他們是散修,散修是絕對不可能和宗門抗衡的,只有滅口,才最保險,

並且此刻卓一鳴心中,也特別期盼童姥姥早一點拿到絕靈圖和玉簡,

只要童姥姥得到了,絕靈圖雖然輪不到他,但是藏鋒步法,他還是有機會學會的,

想到這裡,卓一鳴就更加不耐煩起來,目光中透著兇惡,惡狠狠盯著秦逸,

「你說話當真,」秦逸思索一下,望著童姥姥,道:「可要是今後有人問你怎麼會藏鋒步法的話怎麼辦,」

秦逸的樣子,像極了一個藏鋒門違反門規的弟子,

「絕對和你無關,」童姥姥一本正經地回答道,手指卻是看似有意無意地敲打著木杖,

木杖上兩條蛇扭動幾下,向卓一鳴傳達了信息:「一旦得手,立刻殺人,」

卓一鳴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

「那你既然這樣保證的話,我也沒有辦法了,」秦逸嘆了口氣,「手掌一翻,將一卷畫軸和一塊玉簡抓在手裡,「不過等你拿到東西,你可一定要讓我們走,」 「那是自然,我童姥姥可是天神三轉的修道者,難不成還要騙你這個虛神三轉,」童姥姥咧嘴一笑道,

「有什麼好得意的,要是我能進入天神境,直接就碾殺了你,」秦逸心中暗哼一聲,不過臉上卻沒有表現出絲毫,

「絕靈圖和玉簡就在這裡,你拿到之後,可一定要遵守承諾,」秦逸將手中兩樣東西遞出去,同時悄悄朝唐倩倩使了個眼色,

唐倩倩心領神會,朝著秦逸的身後退了一步,

此刻童姥姥只覺得大局在握,並沒有注意到秦逸和唐倩倩的小動作,

「你別過來,我拋給你,」不等童姥姥上前,秦逸突然大喝一聲,「誰知道你靠近我,會不會突然出手,」

「嘿,看來還挺謹慎的嘛,」童姥姥冷笑一聲,轉頭對卓一鳴道:「他扔過來的時候,你接住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

卓一鳴聽到這番話,頓時喜形於色,

絕靈圖這種寶物,他只是聽說過,卻一直沒有緣分見到過,童姥姥這次卻給了他這個機會,

「小子快扔過來,要是你敢耍花招,別怪我不客氣,」此刻卓一鳴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絕靈圖和玉簡上,之前被秦逸逼退的屈辱,一時之間,倒像是忘記了一般,

秦逸伸手一拋,畫軸和玉簡一起,朝著卓一鳴飛了過去,同時自己和唐倩倩一起飛速往後退去,

卓一鳴目光緊緊盯在畫軸和玉簡上,見兩樣飛來,迫不及待一躍而起,伸手就抓了過去,

接住畫軸,卓一鳴用手一拉,結果看到,裡面是白花花一片,並且捲軸毫無靈氣波動,分明就是一副普通的畫軸,

「是假的,」卓一鳴的臉一下子都扭曲了,

「你敢使詐,」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別想逃,」童姥姥冷哼一聲,手中木杖,再次舉了起來,

頓時之間,秦逸頭頂,憑空出現了一大片烏雲,

烏雲中金光雷霆乍現,彷彿下一刻,就要把秦逸轟成碎片,

不過秦逸的臉上,卻絲毫沒有表現出慌亂的神色,相反的,無比鎮定的同時,好像還在等待著什麼,

「哼,故作鎮定,」童姥姥心中哼了一聲,正要一招直接斬去秦逸的四肢,好讓他知道自己的手段,突然之間,耳邊就傳來卓一鳴一聲慘叫,

眼角餘光,更是看到卓一鳴像是瘋子一樣,手舞足蹈,連連嘶吼,聲音聽得人毛骨悚然,

「怎麼回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