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王的神殿是完全開放的,因爲神王的地位只比創世神低一點點,有很多有關於神王的傳說的。而且神王的神殿幾乎就沒有什麼人去,甚至連一個祭祀或是神侍都沒有。準確的說三位王級神和創世神的神殿之中除了龍神的神殿還有龍族去照看以外基本都處於荒廢狀態,不過有時候也會在裏面掏到一點不錯的東西。

曾經有多位主神在重傷的時候逃進了神王殿中,躲在了非常偏僻的角落之中,希望可以得到神王的庇護,躲過隕落的劫難。結果最後都因爲重傷不治身亡,他們的一切都留在了原地,在很多年以後有人在遊覽神王殿的時候在無意之中發現了他們遺留下的一切,繼承了他們的神位成爲了新的主神。當然了,這種事情總國也不過發生了四次,並不是什麼人都那麼幸運的。

不過很顯然,徐福千里迢迢的跑到神王的神殿去肯定不是去尋找某一位主神遺留下的東西,神王殿之中肯定有什麼值得他在意的東西。究竟是什麼讓徐福都那麼在意這讓雪月痕非常的好奇。


正午時分白虎載着雪月痕和雲娜登上了神王神殿的最後一級臺階,儘管雪月痕他們的舉動有些像是對神王的尊嚴產生了挑釁,但並不會有人提出什麼置疑,畢竟稍微有點實力的人都知道其實那些流傳了不知多少年的傳說絕大多數都是騙人的。神王,高貴的三位王級神之一,傳說之中創世神最先創造出來的三個生物之一。可是真正出去過的人都知道,創世神不過是被巫族留下善後的一個低級大巫罷了,三位王級神沒有一個是由他親自創造的,甚至在創造三位王級神的時候他都沒有插手的資格。

正是因爲如此儘管王級神和創世神的約束力不是一般的強,但信仰這東西誰願意跟別人去分享呢?所以三位王級神和創世神的神殿之中除了龍神的神殿之外都已經沒有人去料理了,信仰也早都被別人給剝削光了。

神王的神殿在規模上還是非常宏大的,至少比冥王峯上的亡靈系神殿要宏偉的多,畢竟在建築天空之城莫格里特的時候三位王級神消失的時間並“不是很久”,幾乎所有的主神都曾經效力在三位王級神的麾下。所以在建築的時候三位王級神的神殿都還是非常的講究的,無論是規模還是細節在當時都算的上是頂級了。

神王的神殿中幾乎已經被搬空了,空空蕩蕩的大殿之中幾乎是一無所有,遺留下來的也不過是一些沒有什麼價值的損壞品還有神王殿最裏側的那尊神王的雕像。一團銀白色的火焰懸浮在神王雕像前,神聖和威嚴的氣息讓人不敢輕易的冒犯,不用介紹也能知道這肯定就是神王遺留下來的神聖之炎。估計如果不是這團神聖之炎還能讓人聯想起神王的地位的話恐怕那用最頂級的聖言之石雕刻而成的神王雕像也要被人搬走了。

這副淒涼的景象雪月痕他們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了,在魔域之城莫格里特的時候魔王的神殿之中也是這樣一副悽慘的景象,所有的東西都被人一點一點的搜刮走了。好在在建設魔王的神殿的時候將魔域之城卡林娜的入城費用和魔王的神殿聯繫在了一起,所以魔王神殿的下面現在已經堆滿了金幣,要比神王的神殿富有上很多。

雪月痕他們一踏進神王的神殿之中兩扇大理石整體雕琢而成的大門就在第一時間關上了,一羣戴着面具的人從神王神殿的各個角落跑了出來,將雪月痕他們圍在了中央。人數並不是很多,大概只有三十多個,但實力都不弱,沒有一個低於四級神職的,甚至還有兩個神閣在裏面,看裝束就可以看出來都是有身份的人,但都不希望雪月痕知道他們是誰。面具是魔域之城卡林娜中流出來的,應該是去魔域之城卡林娜的“紀念品”。

雲娜沒有一點驚慌拿出一個果子開始自顧自的吃上了,白虎也懶洋洋的趴在了地上,在進來之前雪月痕就已經通知過他們有人在等他們了,所以並沒有必要驚慌。雲娜直接回頭跟雪月痕說了一句:

“找你的,你自己解決吧。”

同時雲娜的眼睛瞪了雪月痕一下,警告他不要殺人。懶散的靠在了雪月痕的身上,一邊吃着東西一邊掃視着周圍,彷彿是要從這些人的身上找出可以證明他們身份的蛛絲馬跡。每當雲娜的目光掃視的時候看向的人都有意識的躲躲閃閃,並下意識的隱藏起什麼東西來。畢竟雲娜的分析能力太可怕了,讓她抓住一點蛛絲馬跡就真的別想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了。能從幾萬、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年以前的書籍之中以一點點的線索推測出當時發生的事情的真相,這個分析能力換成是誰也會有所顧忌的。恐怕全天下最不怕雲娜分析的就只有雪月痕了,其他人跟雲娜在一起的時候都多多少少的有一點隱藏,可是再怎麼隱藏也都是徒勞的。

雪月痕比雲娜還直接,直接就問那個神閣:

“目的,報仇的?找茬?幫忙?”

有時候太直接了也是一種罪過,尤其是當敵我不明的情況下直接被逼問態度的時候,一時間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回答。過了很久都沒有人回答雪月痕的雙腿在白虎的兩肋上磕了一下,白虎懶洋洋的哼哼了兩聲站了起來向神王的雕像走了過去,可是攔在前面的幾個人卻沒有一點讓開路的意思,白虎不滿的學着雲娜的語氣說道:

“把路給我讓開!老虎不發威你們當我是病貓啊!”

雖然白虎的語氣很嚴厲,但卻沒有一點殺氣,完全是在嚇唬人的。雲娜一拳砸在白虎的腦袋上十分不滿的提醒道:

“你還是老虎嗎?你現在是窮奇!就你長成這個樣子誰看見了能把你當成是老虎啊!”

白虎馬上變成了一隻大乖貓,攏拉着耳朵,連動作也變的輕柔了許多,但眼神之中卻多了幾許的殺氣。白虎輕柔的對前面攔路的幾個人說道:

“我們要過去,你們能不能把路給讓開呢?”

雖然聲音很輕柔,但隱隱的殺機就等於告訴前面攔路的幾個人,你們要是不把路給讓開就有你們好看的了。人嘛,貴在有自知之明,攔路的幾個人最多不過是兩個六級神職罷了,其他的也不過是三五個五級神職,和十幾個四級神職,最強的神閣爲了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根本就沒有跑到前面來。白虎的實力的確是不怎麼樣,但它背上那傢伙不是他們能惹的起的。在魔域之城卡林娜的時候雪月痕沒有少一次同時面對兩個六級神職,被一羣五級神職羣毆也是常有的,可是雪月痕到現在還完好的站在這裏,而那些人卻沒有一個還站着的。爲了自己的生命考慮離白虎最近的人悄悄的把路給讓開了,有了一個人帶頭其他人自然也就跟着去做了。畢竟自己的生命還是比較重要的,至於說什麼命令懲罰之類的都完全可以留到以後再說,現在保命還是比較要緊的。

雪月痕他們遊山玩水一般在神王殿中游覽了一大圈之後停在了神王的雕像前面,雲娜和白虎開始對神王的雕像品頭論足。說他們是在雞蛋裏面挑骨頭一點錯都沒有,在神王的雕像上挑雕刻上的瑕疵,儘管是有一點,但並不是很多。就算是再好的雕刻師在雕刻這種近三十米高的巨型雕塑的時候也不可能一點差錯都沒有的。


有好幾次那個神閣都想說話,可是都沒有說出來,終於在雲娜和白虎嘮叨了接近半個小時之後他再也忍不住開口說道:

“殿下,我們主人希望殿下可以移駕去一下,有點事情希望殿下可以幫忙解決一下。‘

神閣的聲音非常的僵硬,很明顯是他在刻意的隱藏自己原本的聲音。雲娜和白虎同時說道:

“終於肯說話了,還以爲他們叫錯人叫了個啞巴來了呢。”

“終於肯說話了,還以爲他們叫錯人叫了個啞巴來了呢。”

雲娜和白虎的話都是剛纔商量好了的,只要他肯說話就是這一句,就這一句就足以讓他顏面掃地了。雪月痕輕輕的一笑說道:

“至少要讓我知道你們是誰,你們的主人是誰,你們的目的是什麼。我什麼也不知道就跟你們走了我的生命安全可是很難得到保證的。”

神閣的右手搭在了左手上,位置剛好是他左手上的儲物戒指。很明顯雪月痕他們的話對他的刺激很大,而他的武器應該就在那個儲物戒指裏面。因爲他的打扮很特殊,根本無法判斷出他是什麼職業,所以雪月痕的注意力幾乎全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無論他的職業是什麼雪月痕給他下的判定都是非常危險。(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雲娜開玩笑一般的說道:

“哎呦,生氣啦!準備動兇器了啊!我給你個建議啊。你應該嘗試一下去搶劫,真的,就你這樣要是不去搶劫真的很浪費資源的!突然藏頭露尾的帶人將別人關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之中,商議不成直接動用兇器。你實在太有搶劫的天賦了!你現在也好似一個神閣了,要是努力一下的話再弄到一個神格很有可能成爲掌管強盜和搶劫的主神的!到時候天下的盜團都會信仰你,每一次搶劫之前都會高喊你的名字,祈求你的祝福。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的!”

那個神閣的身體不斷的顫抖,臉上的肌肉不斷的抽搐,恨不得直接衝上去解決了雲娜,可是他真的沒有這個膽量。 第二十章 撿個老頭就是主神

忠告:夏天千萬別圖涼快在最熱的時候洗涼水澡,跟我一樣感冒發燒了只有自己着罪啊.

~~~~~~~~~~~~~~~~~~~~~~~~~~~~~~~~~~~~~

就在雪月痕他們還在和對面的那羣藏頭露尾的傢伙們開玩笑的時候,神王神殿角落之中的一點動靜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那是有人在移動的時候不小心發出的聲音。僅僅這一點的聲音就足以證明在這裏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一個人,一個足以逃脫了雪月痕的風探查的人。雪月痕現在的極限是感覺到神閣級別的高手,主神級別的高手只有讓他抓住過氣息纔可以,而在這裏還有雪月痕的另外一個屍僕,主神級別經過專業的刺客訓練的阿留卡撒。而剛剛阿留卡撒根本就沒有感覺到還有其他人存在,也就是說對方至少也是一個比他還擅長於隱藏的主神級別的高手。

雪月痕很明智的選擇了沒有動,可是別人就沒有他這麼明智了,兩個五級神職級別的劍士在聲音發出的同時就衝向了那個角落,並很快從那個角落之中拎出了一個跟貝隆大公爵有的一拼的邋遢老頭,不過他跟貝隆大公爵有點區別的就是他的身上比貝隆大公爵多了幾分風塵僕僕的氣息。(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老頭的表現很像是受到了很大的驚嚇,不過驚恐之中偶爾流露出來的一點喜悅的神情還好似沒能逃脫的了雪月痕敏銳的目光。雪月痕知道這幫不知死活的傢伙要倒黴了。

一個四級神職看見老頭之後兇狠的對着老頭咆哮道:


“剛纔不是已經跟你說了讓你快點離開的嗎?你個老東西耳朵聾了啊!不知道我們大人要在這裏有重要的事情做嗎?”

雲娜從白虎的背上跳了下來攔住了那兩個拎者老頭的劍士冷冷的說道:

“把你們的爪子給我放開。”

兩個劍士愣在那了,四級神職和聖位之間的差距根本就不是用語言可以形容的,平時就算是三級神職對他們也是必恭必敬的。儘管都知道雲娜的膽子大的出奇,但真正見識的時候還是讓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見到兩個劍士並沒有把手放開,雲娜憤怒的咆哮道:

“把你們的狗爪子給我放開!你們自己沒有父母啊!你們的父母沒有教過你們要尊重老人嗎?成了神了你們就以爲自己不會老了啊!主神不是也一樣會慢慢的變老的嗎?等你們老的時候要是有人這麼對你們你們要怎麼想?以爲自己是神了就了不起了啊!有能耐你們去找創世神耍威風去啊!創世神也是老人!有能耐你們去欺負欺負創世神去啊!這麼沒有教養!劍士的臉都被你們丟盡了!你們被稱爲劍士都是劍士的恥辱!只會欺凌老弱婦孺你們算什麼劍士!”

雲娜一揚手指着雪月痕對那兩個劍士咆哮道:

“你們去跟他打啊!你們不是很厲害的嗎?去跟他打啊!你們來不就是來找我們麻煩的嗎?直接去找他麻煩啊!你們兩個怎麼不去啊?不都很厲害的嗎?怎麼不動手啊?欺負老人的時候不是都挺威風的嗎?去啊!沒關係,你們兩個人呢!那邊還有一羣人支持你們呢!木頭那現在就他一個人!最多加上一個白虎!去啊!你們不是很英勇的嗎?”

雲娜疾風驟雨一般劈頭蓋臉的一陣指責換成是誰都反映不過來,而且堂堂的兩個四級神職被一個聖位級別的女孩當面指責,這幾乎是聞所未聞的事情。就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雲娜一把從他們的手中把老頭搶了下來拉着老頭回到了雪月痕的身邊。正常情況的話即便是那兩個劍士沒有注意也不可能被雲娜從他們手中將人搶走,可是因爲被雲娜罵了半天而且雲娜完全是“據理力爭”,左翼當雲娜來搶人的時候他們本能的就把手鬆開了。不過被一個聖位級別的女孩從自己的手裏把人搶走了的確是有些丟人的。可是人已經被雲娜帶走了,要是再上去搶的話那就真應了雲娜那句只會欺負老弱婦孺了,所以他們只能無奈的看着雲娜將人帶走了。

雲娜回到雪月痕身邊以後輕輕的鬆了口氣,雖然她表現的比較“英勇”,但要她獨自面對兩個陌生的四級神職她還真的有點恐懼。雲娜偷偷的對雪月痕說道:

“木頭,對不起啊,又給你找麻煩了。”

雪月痕卻神祕的看了一眼那個老頭說道:

“你這回可沒給我找麻煩,不過你卻給別人找了麻煩了。”

雲娜有些不滿的問道:

“我沒給你找麻煩嗎?爲了一個不認識的老人去跟他們正面衝突還不算是給你找了麻煩了嗎?你就別在那裏安慰人了!一點水準都沒有!撿了這麼一個老頭還不是麻煩啊!你以爲我不知道這個時候都一個人對於你來說都是很大的負擔的啊!”

一直沒有說話的老頭用手肘頂了一下雲娜問道:

“小丫頭,明知道是麻煩你還那麼賣力的救我,你就不怕他生氣啊!”

雲娜滿不在乎的說道:

“我纔不怕他生氣呢!他生氣了又能怎麼樣?再生氣架還是要他去打!我說他不能殺人他就不能殺人!麻煩這東西總是要有人去找的,反正我找了麻煩他就要去解決!”

老頭有些驚訝的看着雲娜好奇的問道:

“你就這麼自信?要是哪天你找完麻煩他不給你解決怎麼辦?要知道啊,人的忍耐度是有限的,要是他不給你解決了你不是很麻煩的嗎?”

雲娜卻很有自信的說道:

“會嗎?從來都是我找麻煩他來解決的!要是有一天我找了麻煩他不給我解決的話那他就不是雪月痕了!從最一開始就是我找麻煩他來解決,反正幾乎所有的小麻煩都是由我引起的,然後他來解決。在約定沒有解除之前只要我惹了麻煩他就得衝上去給我解決去!有什麼問題全部都留到問題解決以後再說啦。”

對於雲娜的不講理雪月痕和白虎都已經習以爲常了,跟她在一起你就沒有理可講,只要她說對的那就是對的,別人你就算拿出一千條一萬條理由來也都是錯的。不過她不講理一般都只會跟雪月痕不講理,別人基本是不會遇到的。

老頭看了雪月痕一眼,不過目光之中多了些許的凝重,很明顯對於雪月痕他已經有了很大的興趣。而雪月痕對於這個神祕的老頭也同樣充滿了興趣,結果原本應該是主角的那羣來找茬的人又成了無用的擺設,沒有人去注意他們。

白虎打量了老頭很久之後問雪月痕:

“主人,這個人真的跟貝隆那老頭沒有什麼關係嗎?你看他的打扮還有舉止都跟貝隆那老頭很接近啊。我想是不是應該問一下他們之間的親緣關係?”

雪月痕看着老頭似笑非笑的說道:

“我敢肯定他跟貝隆那老頭沒有一點關係,在貝隆老頭家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麗米斯家族是一個世代以火屬性爲主的家族,除了火屬性之外根本不會出現其他屬性的。自古就是以火屬性爲主的家族可能出現其他屬性的高手,甚至出現其他屬性的主神嗎?”


白虎搖了搖頭,雪月痕的目光落在了雲娜的身上,雲娜聳了聳肩說道:

“不要看我啊,這種事情你比我更清楚。你自己也說過的,人的屬性除非遇到非常大的機緣,否則根本是不可能更改的,即便是遇到了機緣更改了屬性也不可能脫離原本的屬性很遠,肯定是跟原本的屬性相似或者有關聯的屬性。但是因爲更改之後的屬性跟命格不符,所以根本不可能成爲高手的。”


雪月痕含笑說道:

“主神閣下,你能否介紹一下自己的身份呢?”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老頭的身上,而那個老頭卻在那裏裝傻四下張望着,一邊張望一邊說道:

“主神?主神在哪呢?主神呢?主神出來!出來!別藏了!那小子都發現你了!出來吧!”

雲娜笑嘻嘻的看着身邊裝傻的老頭,雪月痕說他是主神雲娜絕對不會懷疑的,因爲在第一時間的判斷上雲娜可以肯定至少到現在爲止她還沒有遇到過一個可以跟雪月痕相比的。雪月痕在第一時間作出的判斷至少有九成九以上是正確的,儘管還有一分的失誤,但在戰場上講究的是寧可錯殺一萬不可放過一個,所以那一分的失誤完全可以忽略不計。雲娜一臉燦爛的微笑的對老頭說道:

“你是主神嗎?”

老頭的臉僵硬了一下馬上回報以更加燦爛的微笑說道:

“不是,我怎麼可能是主神呢?主神一共才那麼幾個,怎麼可能輕易跑出來呢?”

雲娜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往前邁了一步問道:

“你確定你肯定不是主神嗎?”

一邊說一邊握緊了拳頭在老頭的眼前晃來晃去的。老頭的表情顯的非常僵硬言語之中流露出些許的不確定:

“呃,我想,應該,應該不是吧。”

雲娜的臉毫無徵兆的一變,雙拳猛的擊出打在老頭的雙眼上,老頭慘叫了一聲被雲娜打飛了出去,等老頭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已經晉升爲“國寶”了。老頭一臉的委屈的說道:

“都說我不是主神了你怎麼還打我啊!你也太不講理了啊!”

雲娜拍了拍手上本就不存在的灰雙手掐腰嬌蠻的說道:

“你當我是傻子啊!木頭都說你是主神了你還裝自己不是!明明是主神還裝的自己很可憐的樣子!害的本姑娘出手救你!要是不打你我都覺得對不起我自己!”

老頭極其委屈的說道:

“說了不是就不是嘛!他見過幾個主神啊!憑什麼就說我是主神啊!”

雲娜用右手點了點老頭說道:

“他見過幾個主神?他見過的主神多了!龍族的兩個頂級龍王都是主神!平衡主神是不是主神?自然女神也是主神吧?墮落女神是不是也是主神?就憑他見過的這些主神你說他有沒有資格說你是不是主神?就算你不是主神我一個神格給你喂下去也能把你給弄成主神!”

雲娜完全是一副不講理的樣子,可是雪月痕卻是冷靜的多,直接冰冷的說到:

“阿留卡撒,動手。”

緊接着一直隱身潛藏在老頭附近的阿留卡撒直接顯出身形,手中一對由矮人王重錘王雷閣•奧丁親自打造而成的勉強可以算的上是主神器的匕首直接斬向了老頭的脖子。主神級別的刺客進行近距離的刺殺,即便是主神遇到了如果沒有防備的話肯定是十死無生的。可是阿留卡撒的匕首斬落的同時老頭突然向後退去,速度比阿留卡撒快了接近一倍。可是阿留卡撒不依不饒的迅速接近,雙手的匕首上下翻飛,看樣子要是不把老頭殺死是誓不罷休的。

一時間神王神殿中被他們兩個弄的雞飛狗跳的,老頭不斷的找那些戴着面具的人當掩體來阻攔阿留卡撒,因爲有云娜在阿留卡撒也不敢濫殺無辜,所以每每當老頭用別人當掩體的時候他都不得不停下。可是他不殺人不代表別人不害怕啊。一個主神級別的刺客手持成對的主神器級別的匕首直奔自己而來,即便是知道不是來殺自己的但在心理上也是無法承受的。

老頭一邊躲一邊對着雪月痕他們這邊大喊道:

“喂!喂!喂!老頭子我錯了還不行嗎?我承認我是主神!趕緊讓他停下啊!”

雲娜臉上的笑容有些壞壞的的轉頭問白虎:

“白虎,你看他這樣像主神嗎?好像木頭這次真的是看錯了啊。”

白虎自然知道雲娜的想法,要是不讓這個老頭吃點苦頭的話雲娜是不可能善罷甘休的,而且涮主神的機會實在是不多啊。白虎馬上順着雲娜的意思說道:

“不象,阿留卡撒雖然是主神級別的高手,但他跟主神之間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以前他跟黃金龍王打的時候黃金龍王最多三下就解決他了,被他逼成這個樣子要是還是主神的話那就太離譜了。我要是主神的話被阿留卡撒逼成這樣我自己就直接自爆神格隕落算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