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念琪揮刀,灑出一片被北風之環風刃的同時,也放出了死亡突襲。

女王的腳下形成了多重的楔形文字魔法陣,黑紫色的霧氣溢出,形成了巨大的黑暗能量球,隨即生長出了二十多道黑色箭矢,對酋長進行轟擊。

酋長驅使翼龍閃躲,黑色箭矢仿若帶有自動追蹤系統,劃出了巨大的弧線,緊追不捨。

轟,轟,附帶著侵蝕效果的箭矢不斷爆炸,在天空留下一個個短暫的黑色空洞。

蔣修明的精神攻擊發動,只是沒多大效果。

唐崢的頭頂浮現出白矮星,重力深淵全力壓制,他倒是想用重力逆流和吞噬,可是酋長不斷的迅速變換方位,需要的演算數據太多,太浪費時間了。

「你全力壓制,我主攻。」穆念琪的動力裝甲外形變化了,隨著魔女之刃解放,提亞瑪特降臨,女王的攻擊力呈倍數攀升。

此時的穆念琪,選擇了高速強攻形態,隨著一對黑色金屬翅膀伸出體外,整個人彷彿變成了鷹隼,在藍天上快速閃過,以唐崢的動態視力,也只能看到一些殘影。

酋長開始頻繁中招,像一個被擊打的皮球,來回彈射,死亡吐息不停地在他身上爆炸,留下了大量的傷口。

噗,穆念琪像一柄利刃,閃過翼龍身側,它的慘叫啞然而止,頭顱被斬了下來,鮮血噴洒。

「好機會,快攻。」蔣修明大喜,火力全開,失去了飛行能力的酋長墜落中,無法調整姿態,完全就是活靶子。

「別近身,危險。」穆念琪制止了準備狂化后近身格鬥的唐崢,隨即破滅螺旋發動。

女王腳下的魔法陣變得更加繁雜,黑暗能量實體化,形成了一條條的金屬巨龍,從魔法陣中竄出,撞向了酋長。

龍息、利爪、巨牙撕咬,酋長立刻被湮滅在能量的爆裂轟鳴中,整個空間似乎都有崩塌的跡象。

唐崢的重力深淵已經開到了極限,束縛酋長的行動,讓他沒辦法躲閃,幾乎承受了百分之百的攻擊。

轟,地面被巨龍的咆哮龍息炸出了一個大坑,煙塵消散后,是酋長破爛的屍體,被黑暗能量侵蝕,一些黑色的火苗在皮膚上燃燒著,焦臭味瀰漫。

唐崢的重力逆流終於有機會發動了,穆念琪斬下酋長的腦袋時,他的上半身也炸碎了,只有兩條腿留在原地。

「你沒事吧?」唐崢撲了出去,接住了搖搖欲墜的穆念琪,因為太著急,手臂正好攬在了她的胸口上。

穆念琪並沒有怪罪唐崢,臉色不變的推開了他,心底卻是微微異樣,她的胸部,可從來沒被男人碰過。


「沒看出來,這女人還挺有料,難道是隱藏**?」手臂上的觸感不錯,不過唐崢也沒其他想法,「能走嗎?」

「沒問題。」穆念琪深吸了一口氣,撤掉了魔女之刃,除了臉色有些蒼白,沒什麼大礙。

「你們兩個是怪物嗎?太厲害了。」蔣修明可以體會到那個英三酋長的強大,雖然重傷,已經彪悍的無以復加,可是面對著這對男女,愣是連攻擊都沒放出,就被幹掉了。

「殺一個重傷的英三,有什麼好炫耀的。」心高氣傲的穆念琪不接受這種恭維,對她來說,不是越級挑戰,就是恥辱。

「幸好還不到你火力全開的地步,不然我就該想其他戰術了。」唐崢可沒忘了寄生前夜中,穆念琪在曼哈頓中央公園使用的大招,那絕對可以秒殺一位完全狀態的英三。

「我擔心酋長臨死前,會使用某些手段提升戰力,導致同歸於盡或者咱們重傷,不然根本不用出太多力。」穆念琪的謹慎是對的,如果給酋長喘息的機會,這傢伙會使用秘法,暫時從大酋長那裡借來力量,雖然結局也是必死無疑,但是會讓對手受創。

「我對未來又有點信心了,你們真的很般配。」蔣修明一句話,就讓唐崢和穆念琪盯向了他。

「別誤會,我是說戰鬥配合,唐崢是強力控場和肉盾,加上一個攻擊力爆表的穆念琪,哪怕是英三,估計都有的打。」蔣修明非常羨慕,因為穆念琪有唯一性道具,所以她的實力不好判定,全力爆發,要強於英三,而她本身實力,也達到了英二。

「酋長這麼弱?走運的中國佬。」法國人通過布下的電子眼,看到了穆念琪三人瞬間結束了戰鬥,氣的七竅生煙。

「我現在寧可對上酋長,也不想碰到這三個人。」團長還是比較有眼力的,他估算了一下,如果自己對上他們,最多三十秒,就會被幹掉。

「其實就算沒有那個精神系,這兩個人也足夠在英三階橫行無忌了,控場壓制,肉盾,治療,那個唐崢一個人幹了好幾個人的活。」小隊中也有聰明人,對唐崢三人評價很高,「那個女孩還沒出大招,據我估計,應該可以秒殺英三。」

「你們還有閑心管別人,凱文的團隊快滅了,咱們怎麼辦?」

電子眼傳回的圖像正顯示著英四階酋長大開殺戒。

「希望凱文能給與他重創。」法國人唯一可以聊以***的,就是另一位酋長剛剛殲滅了俄羅斯隊,追向了戰錘隊。

唐崢三人回歸,僅僅五分鐘,酋長便騎著翼龍坐騎,出現在後方的視野中。

「別讓他靠近!」

隨著澹臺的指揮,各種技能狂飆,火箭彈怒射,他們沒想著殺死對手,而是撐時間,以便和法國人距離更遠,不然那位酋長殺死他們后,趕來支援的距離也斷。

「上帝保佑,酋長,你先去殺別人吧!」紅唇女碎碎念叨著,滿天神佛都被她求了一個遍。

天空的翼龍突然轉向了,飛向了法國人車隊的方向。

「祈禱管用了?」屏幕上,看到酋長離開,紅唇女就像中了一億美金彩票似的狂喜。

「怎麼回事?」法國人傻眼了,「兩個酋長,咱們死定了。」

有人癱軟在了椅子上,士氣衰落到極點。

酋長離開,是因為戰錘隊逃竄的方向,有另一隊酋長在追殺獵物,不出意外,很快就會撞上,為了最大戰果,自然是追殺法國人。

戰錘隊的開心沒持續多久,在擺脫了酋長后,他們正準備換上直升機飛離此地,就看到兩位酋長騎著翼龍,出現在視野中。

「卧槽,老天你玩我們呢?」紅唇女淚流滿面了,如果可以選,她寧可對陣剛才的酋長,一比二的問題,傻子也知道怎麼選。 正文]第152章選擇(上)

————


「曹蠻,你服丹之後,果然突然到了抱元境,真是可喜可賀啊。」

金鱗居中,呂陽正在用膳,聽到下人稟報,曹蠻出關,連飯也顧不上吃,立刻就派人把他召來,結果一看,此時的曹蠻,真元沉穩,凝如汞漿,顯然是已經達到後天七重抱元境的跡象。

這下他的部屬之中,又多一個可用之人了,雖然平時只把一些瑣碎俗務jiāo給曹蠻,並不需要他去做危險之事,但是擁有更高的武道修為,就有更大的方便,這個道理,呂陽還是明白的。

尤其是,仙m-n之中,外m-n弟子都是七重以上武師,曹蠻一介奴僕,想要在這種地方立足,沒有人撐腰,寸步難行。

「小人能夠突破到後天七重,還是多虧了公子,為小人求取丹y-o和功法。」曹蠻並沒有自滿驕傲,而是由衷地感慨道。

他為人奴僕,不是一天兩天,早就知道「命賤如蟻」這四個字的含義,普通的奴僕下人,沒有逆天機遇,是不可能有他這般造化的,念及於此,感jī之心更盛。

「對了,公子,我在來時的路上,似乎聽說,今天有人前來鬧事?」談了一番武道,曹蠻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就這麼直接把那跟班殺了,效果只怕不亞於直接打臉啊。」


他和呂陽之間,也算是過命的jiāo情,與一般的主僕不同,所以有一說一,並不怕直接勸說

「本來就是打臉,有何不可?」呂陽道,「這青龍峰諸人,不熟悉我呂陽,更不知道我的x-ng情,正好可以趁著殺人立威,向眾人宣告,我並不是可以輕辱之輩,只是這樣一來,你們反倒要小心了。」

「這個無妨,在公子晉陞先天之前,我們低調行事,不主動招惹他人,想來也不會招來殺身之禍。」曹蠻知道呂陽說的是什麼,連忙說道,「只是接下來,若是再有人上m-n挑釁,又該如何處置?我們這個金鱗居,似乎沒有高手護院,不像其他公子的居所?」

曹蠻感到有些疑hu-,在他看來,呂陽已經是圓滿大成的呂氏子弟,緣何偌大一個居所,都沒有高手庇護?雖然以呂陽的實力,用不著那樣的高手護衛,但是擺排場,充場面,還是少不了的。

「這個你就不用理了,這是四小姐的安排,自然有其深意。」

呂陽當然知道這是為什麼,不過,他也不可能掰開r-u碎,跟曹蠻細說,只好含糊說道。

「倒是另一件事,我要你注意。」

「什麼事?公子請吩咐。」

「這個宅院之中,只怕有一些,是四小姐安排的眼線,除了料理大院和服sh-我之外,還兼領著監視控制的任務,我打算任命你為大總管,替我料理瑣事,如果發現手下奴僕行為有異,先不必聲張,暗中稟報我即可。」

「小人明白。」曹蠻眼中疑hu-一閃而過。

他隱約猜測到了,呂陽對十三公子跟班下毒手的原因。

雖然豪m-n世家的奴僕,見慣了bō雲詭譎的爭鬥,要因為這麼一件事情就完全倒轉呂陽,根本沒有可能,但有它在心裡堵著,多多少少,也會收斂一些。

而且,四小姐也未必就是提防呂陽,這些監視控制的手段,只是必要的布置罷了,每一名呂家供奉,招攬的強者,大多也會受到同樣的待遇。

呂陽這麼做,也只是小心謹慎而已。

「那好,沒什麼事了,你先回去吧。」呂陽點了點頭。

到了夜裡。


「公子,夜已深了,是否要沐浴安置?」sh-nv墨香,墨韻姐妹走進呂陽的書房,軟聲細語地問道。

「嗯?」呂陽抬頭,看了看她們。

他在這個金鱗居的書房,發現了許多世俗之中難得一見的珍貴書籍,記載的都是天地奇聞,武道功法,強者傳記,正沉浸其中,突然被打擾,不由得有些不滿。

不過,見到進來的是墨香,墨韻姐妹,他又突然改了主意。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回稟公子,現在已經是子時了。」

兩姐妹雖然長得一模一樣,但是真元氣息,各有不同,呂陽又是修鍊到了圓滿大成的峰巔武師,自然不會n-ng錯她們的身份,當即認出,回答自己的是姐姐墨香。

「都已經這麼晚了,時間過得還真是快。」呂陽毫無倦意,所以也沒有留意時間流逝,這時候才道,「那好吧,你們過來,伺候我更衣。」

他自小在呂家長大,公子小姐的架勢和排場,看過不少,此刻身份轉變,也沒有什麼不適應的,心安理得地享受起了姐妹二人的服sh-。

過程並沒有想像的香y-n旖旎,只是尋常地沐浴擦洗一番,不久之後,呂陽全身上下煥然一新,帶著沐浴過後的清新與舒爽,沉沉睡去。

見到呂陽已經安寢,墨香,墨韻姐妹對望一眼,也在外間的小chu-ng吹燈睡下了。

像她們這種奴婢,平時是要sh-夜的,主人若是有個口乾舌燥的,就要茶水sh-候,再就是天熱的時候,要搖扇,吹風,天冷的時候,要暖chu-ng,要照看被褥,人有三急,還得夜壺sh-候,不是尋常人家覺得,稍微有點姿s-,就敢仗著年輕貌美,爬到主人chu-ng上去,勾引主人。

不守規矩的丫鬟奴婢,若是勾引成功,把主人m-得神魂顛倒倒也罷了,更多的時候,只能落個凄慘無比的下場,輕則發落出去,嚴加看管,重則杖斃,溺殺。

而且墨香,墨韻姐妹還不熟悉呂陽,也不知道死心塌地跟隨他是不是個好歸宿,若是好歸宿,費盡心機攀附上去,還可以謀求一個好結局,但若不是,只怕將來外放出去,就要倒霉了。

所以呂陽沒有任何錶示,墨香,墨韻姐妹也樂得相安無事。

呂陽作為金鱗居主人的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接連幾天,四小姐都沒有回來,也沒有人再來挑釁生事,而劉安,劉榮,李樓等人,也各自面臨著圓滿境界和圓滿大成的關鍵突破,紛紛閉關潛修,不問世事,一時之間,諸事皆無。

呂陽樂得清閑,就在府邸之中,讀書,練武,修身養x-ng,過起了貴族公子的日子。

直到半個月後的清晨,**,綠竹兩nv喚醒呂陽,伺候穿衣,洗漱,正在呂陽準備推m-n出去時,突然之間,青梅走了進來。

「公子,小姐有請。」

「這麼早就傳召我?」呂陽聽到,怔了一下,不過很快又想通,先天秘境的修士,都是餐風飲l-,辟穀鍊氣的神仙人物,幾天幾夜不睡覺,不吃飯,食氣為生,也是普通尋常的事情,不能以等閑視之。

想當初,自己得到神秘小鼎,jīng氣充沛,不知疲憊,對於一個閉關就是十天半月,甚至大半年,一年半載的先天修士來說,實在算不了什麼,更是有著壽命成千上萬年,「d-ng中方几日,世上已千年」的高階修士,做得更加徹底。

「那好吧,你前面帶路。」呂陽突然注意到,自己睡了一夜,沒有管事這些婢nv,這個青梅,就得了四小姐令諭而來,很有可能,另有聯絡渠道

而且她的言語之中,稱呼四小姐為「小姐」,省略了一個「四」字,不要看這一字之差,在世家之中,往往就是各房各派的區別。

這個青梅,就是四小姐的眼線?

不過呂陽也只是懷疑,並沒有立刻質問,也沒有必要質問,平淡地叫她前面帶路,便跟著往峰頂去了。

踏上長長的登山石徑,大半個時辰之後,呂陽來到山頂一座幽雅別緻的小院中。

「小姐,公子來了。」青梅上前,小聲提醒道。

「我知道了,你們先退下吧。」呂月瑤說道。

「是,小姐。」眾人sh-nv微微屈膝,應聲轉出了院子。

「青兒,桃兒,你們也退下吧,這裡不用人服sh-。」

「是,小姐。」剩下來的是呂陽認識的桃兒,早在以前,她就是四小姐的心腹sh-nv,但是此刻,也被屏退。

呂陽頓時就明白,四小姐有重要的事情和自己說。

「四小姐,可是進山拜見老祖,得了晉陞先天的法m-n?」呂陽小心翼翼地猜測道,不失時機,把自己的一絲殷切,表現了出來。

這其中,當然有做作的成分,但也有一半,是呂陽的真心顯l-,在晉陞先天的機會面前,沒有任何凡人,能夠把持得住,現在他還能保持鎮靜,已經很難得了。

「你倒是心思機敏。」呂月瑤看了他一眼,「不錯,我剛回山,立刻就去拜見老祖,向老祖請安,一來是禮法孝道不可廢棄,必須得去,二來也是為了把你的事情稟報老祖,請老祖定奪。」

「說起來,我呂家雖然人丁興旺,各種人才,出過不少,也不乏晉陞先天的修士,但大多是這個d-ng天世界所出的分家子弟,反而是大荒本家,發源的嫡系宗室,呈現頹靡之勢,為此,老祖曾經特意囑咐過,如果嫡系沒有出五行俱全的真正天才,就不要再讓子孫後代修真問道了,就在世俗之中,安享王侯將相的富貴。」

「不過,你卻不同。」

說到這裡,呂月瑤突然頓了一下,正s-說道。

※※※※※※※※※※

今天中午居然忘了求票,怪不得不舒服。

好吧,第二章送到,求收藏,求推薦票! 「鎮定,別大驚小怪,這兩貨渾身破破爛爛,一看就是重傷狀態,有贏的機會。」老兵吐了口吐沫,打開車門,跳了出去。


「都散開,小心被一鍋端了。」澹臺對著拾音器狂吼,隸屬於戰錘隊的戰車停了下來。

紅唇女的車隊也停了下來,上面搭載著六個人,屬於三個不同的小隊,要是同一隊,她就下令繼續逃了。

「向左轉,全速衝刺。」瑪瑙男的車裡全是自己人,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讓戰錘隊做替死鬼。

「這些忘恩負義的混蛋。」徐碧雲咒罵,端著步槍朝戰車就是一頓掃射,子彈打在上面,濺出了斑駁的火星。

「唐崢,待會你纏住豎著髮辮的那個酋長,別人全力殺右邊那個臉上有疤痕的酋長。」澹臺根本沒在乎逃走的瑪瑙男,給眾人分配任務。

髮辮酋長的獸皮裙早破掉了,不過皮膚上傷痕少,據他估計,應該實力更強,自然交給唐崢對付。

「咱們恐怕不行。」蔣修明持悲觀態度,雖然各職業完善,但是在絕對實力面前,濺不起什麼花樣。

「快看,這小子自作自受。」龐美琴樂不可支。

一位酋長騎著翼龍轉向,攔截瑪瑙男,這傢伙看到不妙,又掉頭往回開,可惜太遲了。

翼龍俯衝下來,直接就是一口灼熱的火焰龍息,防彈玻璃被燒化了,就連裝甲都有融化的跡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