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楚秋看見一個洞口,那是巨大妖魚骸骨的一個肋骨斷了,肋骨中空,洞口足有一人多高,楚秋立馬竄了過去,然後將石碑堵在門口。幸好石碑沉重而且經過楚秋重力的加持,正好擋住門,在那裡穩如泰山。外面敲擊聲音不絕,不僅敲擊石碑,也在敲擊那肋骨。

這個妖魚骸骨巨大無比,有好幾百米長,骸骨堅硬如同法寶,任由那些殭屍攻擊也一點事沒有,不過楚秋被那種聲音震得頭暈腦脹,用雙手捂住耳朵。他向著裡面行進,要看看這骨頭裡面有什麼不同。

骨骼的內部並不昏暗,相反,這裡四面都有著淡淡的光芒,骨頭上面有著奇特的紋路,像是天然長在上面的東西。這裡已經沒有了骨髓,只有一層乾巴巴的紅色東西站在內壁上,或許是因為和海水想通的緣故,這裡並沒有腥臭味道。

忽然一條花斑大蛇盤起身子,一條尾巴在水裡拍打,做出了防備姿勢。

楚秋立刻拿出他的蒼龍盾,這個盾牌經過一些日子的自我修復已經完好無損,他的重力神通施加到那花斑蛇身上,讓大蛇一下子趴下,幾乎難以抬頭。楚秋拿著盾牌走過去,那花斑蛇行動不便,被楚秋用盾牌砸在腦袋上,卻驚訝的發現沒有砸扁。

花斑蛇一口咬過來,楚秋用盾牌擋住。他看見花斑蛇長長的毒牙咬在盾牌上,隨即就有兩滴黑色的毒液出來。楚秋馬上揮動盾牌,將毒液推向那花斑蛇,他自己則快速後退。現在在水裡面毒液擴散的話他就危險了,楚秋後退十幾米,看見那花斑蛇在自己毒液作用下很快就翻了肚皮,漂浮起來不動,竟然被自己的毒液給毒死了!

楚秋再次後退一段距離,靜坐下來。他雖然緊守自身,但是靈力還是不斷散逸出去,而且海底沒有靈氣,早晚有一天會靈力盡失。好在楚秋靈液非常多,他能夠堅持很長一段時間。 嗡然一聲,楚秋他們幾人身形消失不見,再次出現的時候楚秋他們來到了一處山巔。

這裡已經沒有了海水,儘管天色有些陰沉,可是在他們看來這天這地是如此的可愛和美麗!

「我出來了,出來了,哈哈終於出來了!」齊笙興奮的大叫起來。

楚秋他們也都激動莫名,向著四周看去,一棵棵勁松生長在周圍,蒼翠碧綠,四周有著一座座山峰,其中一座更是高聳入雲,簡直要延伸到了天上去了。他們略微看了看,就坐下調息。

楚秋在無盡魔海受到的影響最小,恢復的也最快。他看了看風九命他們三人,現在三人都正在恢復,除掉他們的最好時機就在眼前,可是他們這些天同生共死,倒是也有一些交情。楚秋起身,站在懸崖之上,下面雲霧蒸騰,不知有多麼高,這裡距離無盡魔海十分遙遠,傳送陣還真是神奇。仰頭看著一邊高聳入天的山峰,楚秋就像是看到了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那山峰如此雄奇瑰麗,震撼人的心靈,讓人不自覺的就要頂禮膜拜。

「這是飛仙山,」風九命走來,也同樣看著那山峰,露出異樣神色,「通過這座山就可以到達上界,聽說上界遍地都是奇珍,人傑地靈,興盛無比!」

「我們竟然來到了這裡,飛仙山在我們這一層天的中心,無盡魔海距離這裡有上百萬里,我們該如何回去啊?」莫暢遊皺眉,這的確是一個問題。

「飛仙山?不知道要去上界有什麼要求沒有?」楚秋問道。

風九命望著那飛仙山,有些苦澀的點頭,「自然會有要求,每十年就會有一批人有機會進入上界,首先就要經過飛仙山下面的飛仙陣,實力沒有達到瀚海境的就不要去嘗試了。除此之外,還需要自己爬上飛仙山,不知道多少俊傑從這山上摔死,真是可惜可嘆啊!」

「不會吧,我們靈師到春風不滅階就可以短暫飛行了,瀚海境的靈師怎麼會摔死?」

「因為飛仙山上無法飛行,而且重力越來越大,這是登天之途,但也是殞命之途啊!」

十年一次開天,如今還有兩年時間就要到了。瀚海境么,楚秋只覺著豪情萬丈,他一定要去上界,也就是玄胎平育天去看看!

「走吧,這裡靠近飛仙山,經常會有門派前來瞻仰,咱們不要惹麻煩!」風九命招呼一聲,幾人都下山而去。

在無盡魔海受到異常影響,楚秋沒有能夠體會飛行樂趣,如今終於可以嘗試飛行了。不過春風不滅階也只是勉強飛行而已,堅持時間較短,楚秋運轉靈力,只感覺自己被一團靈力托起來,向著前面快速飛去。

飛行十分耗費靈力,楚秋感覺他只能夠堅持半個時辰。這還是因為他的靈力混厚,一般春風階的人只能堅持一炷香就不錯了,看似風光其實也很辛苦。

不過從山上向下跳就簡單多了,只見風九命他們三個老傢伙一躍而下,身形飄飄就像是大鳥一樣儀態閑適,惹得楚秋心頭痒痒。楚秋也同樣跳下去,駕馭靈力飛行,只感覺勁風撲面,水汽瀰漫周圍,他從雲中穿過,如同仙人一般!

楚秋哈哈大笑,玩的不亦樂乎,忽然他身子一擺,就像是游魚一般身子在空中遊動起來,這時候他感覺靈力的消耗頓時減少了許多。他此時以空氣作為海水,在空中遊動,就像是鳥兒在空中飛舞,比飛鳥更加靈活!

「這小子的身法怎麼如此高妙,你泥鰍還滑溜的樣子,就是我們想要抓住他都難以辦到。算了,回去以後就通告全派,不許與楚秋為難。」風九命搖頭對齊笙說道。

齊笙點頭,「楚秋少年英傑,以後成就必然驚人,現在我們與之相交,將來見面也好說話!」

「是啊,這一次的經歷讓我們收穫良多,這些天魔海壓制我們,卻讓我們的靈力變得精純,有望能夠更進一步,說起來也是因禍得福啊!」莫暢遊感嘆,本來他以為自己一輩子也難以突破到更高的境界了,但是如今不僅心境得到磨練,靈力也精純起來,讓他看到了希望。

他們從山峰飛了下來,而楚秋也刷的一聲到了他們旁邊,「呵呵,幾位道友,咱們就此分別,楚某要去遊歷一番了。」

「小友保重,我們長河劍門和小友的恩怨一筆勾銷,如果有機會還請來我們劍門作客!」風九命客氣的邀請。

莫暢遊也表達了同樣的意思。

楚秋抱拳,身形閃動之間飄飛離去,速度絕倫。

這裡十分繁華,而且武道昌盛,沒有靈師資質的人就修武,一個個龍騰虎步,即便是普通村民也奔跑如風。更是有眾多靈師行走,一個個靈力澎湃,身上還帶著玉佩、戒指等法寶,讓那些武者艷羨不已。

楚秋已經打聽好了,這裡是西亞大陸的中心,有著無窮無盡的人口,靈師也數量極多。就看楚秋眼前這個大城就可以知道,到處都是人影,許多人在天空飛來飛去,也有許多人駕馭著獸車在街道上賓士,那些拉車的都是妖獸,一個個體型龐大、樣貌猙獰,不過這裡的人都見怪不怪了。

這個城市沒有城牆,但是有著巡邏隊,那些人都是靈師,實力很強,領隊的小隊長也有春風階的實力,沒有人敢在這裡搗亂。楚秋信步而行,來到了修士交易的地方,地上擺放著一件件材料和靈草,也有一些法寶和功法、術法,甚至連寶器都有人出售。

現在楚秋的神識極其強大,瀚海境圓滿的靈師也不一定比得上楚秋,他神識一掃就將周圍的情況盡收眼底。一個身穿月白衣服的年輕人,身邊跟著兩個老僕,比楚秋更肆無忌憚,神識亂掃。

「哼!」

突然一聲冷哼傳來,楚秋看到一人面色不善,此人修為深厚,已經到了瀚海境巔峰,足以和一派之主相媲美。楚秋知道是那人神識掃描惹的禍,在這裡神識亂掃當然令人討厭。好在楚秋的神識強大,那人沒有發現他。

白衣公子嘴角吐血,被那冷哼震傷,兩個老僕上前,面色凝重抱拳,「想必這位就是青湖道人吧,我家公子乃是月山府少主,難道你要得罪我們月山府不成?「

青湖道人冷哼一聲,睥睨那兩個老僕,不過心裡卻也有些忌憚,月山府家主實力超強,而且這裡正是月山府的地盤,「月山府么,不要來惹我!」

那白衣公子神色憤怒,轉身就走,一邊悄聲吩咐老僕說道,「盯著他,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楚秋摸了摸鼻子,神識不再隨意亂掃了,只是在地上攤位之間掃視一下。這裡也有爭端,楚秋走過幾百米就見到了好幾處戰鬥,不過這些人都比較克制,不敢大動干戈,巡邏隊還沒有到他們就自己停手,留下幾句場面話分開。不過楚秋知道,這些人在離開這裡之後,還會有爭端。

「咦,這是什麼?」

楚秋忽然看到一個灰撲撲的小鼎,上面不僅有銅銹還缺少了一個鼎足,看起來殘破不堪,很不起眼。但是楚秋卻在上面看到了一些熟悉的痕迹,他的蒼龍盾和這個小鼎居然氣息相同,楚秋不由得走上前去,拿起來小鼎仔細觀察。

賣主是一個留著山羊鬍的老頭,他嘿嘿一笑,「小哥眼光真的不錯,我這裡的寶物就這個古鼎最為珍貴,雖然它看起來不顯眼,但是我可是在上古廢墟之中找來的,可能是上古神人留下來的寶物,價值無量啊!」

「行了,你再說我可就走了!」楚秋不耐,這個店主實在是太能夠白活了,「你看你,一塊頑石也能夠給說成是皇道極兵了,忽悠人也不是這麼一個忽悠法!你這個殘次品扔在這裡時日不少了吧,根本就無人問津,我也只是想起來自己以前的小鼎才拿來看看,既然你的這個殘次品如此神異,您就自己留著吧!」

放下那小鼎,楚秋就要轉身離去。

「別呀小哥,」那攤主急了,「我還沒有說多少錢呢,你怎麼就走呢?」

楚秋轉過身來,臉上似笑非笑,「那麼你說說吧,價值多少?」

攤主也不著惱,「小哥知道行情,我也不蒙你,不過我們總要掙一個辛苦錢,十塊靈石,不二價!」

楚秋給還價到了五塊靈石,拿著小鼎走了。雙方都認為自己賺了,覺得對方是一個傻瓜。

那小鼎和楚秋的蒼龍盾互相吸引,在戰靈塔裡面一碰觸就立刻合為一體,小鼎散發出陣陣光芒,上面的銅銹脫落,一道道古樸痕迹化成一個個龍蛇走獸,在鼎壁上環繞飛舞。楚秋驚訝的發現,那蒼龍盾竟然是這個小鼎的鼎蓋,它們合在一起才是一個完整的古鼎。

這個古鼎古樸大氣,兩耳三足,散發無量神光,過了許久才緩緩散去。此時這個古鼎開始慢慢修復自身損傷,那缺少的一個鼎足在慢慢生長,恐怕不用多少天就能夠長好了。

原來的蒼龍盾大概屬於寶器,但是威能偏弱,除了能夠自我修復外就沒有什麼亮點了,現在才知道,原來這只是古鼎的一個鼎蓋!恢復完整的古鼎會是什麼品級的寶物呢,應該會超脫寶器成為古寶那一層級的吧?楚秋十分期待,就將這個古鼎叫做蒼龍鼎。 忽然楚秋聽到前面一陣爭吵聲,一個少年面色漲紅,抓著一株靈草憤怒的說道,「這是我先買下的,你們難道想要強搶不成?」

「哈,你這小子別不識好歹,你一百靈石買下,我們付給你原價買來,已經夠客氣的了。要是遇到其他人,哼哼,那時候你才知道什麼是強搶!」

楚秋上前認出來那靈草乃是一株四級靈草,並不是特別高級,但是卻十分稀少,這種靈草生長環境特殊,有著特殊的功效。

扭頭卻看到了一個熟人,竟然是石頂天,這傢伙依舊風神如玉,在那裡氣定神閑,看周身靈力波動,已經到了春風不滅階中期,進步神速。當初此人在嘆息島獲得機緣,心境得到磨礪,一出來就突破了,資質果然不錯。


那說話的人也讓楚秋感覺熟悉,他不認識那人,但是對那人功法的波動卻很熟悉,因為那是五虎幫特有的功法波動,想來應該是五虎幫里的新秀。

「呵呵,虎太子果然風度過人,於這樣小人物也講究道理,讓頂天佩服!」石頂天呵呵一笑,對這樣的爭執根本看不上眼。


他們還有一人,也是一個年輕高手,就是此天鼎城裡一個大派樂天派弟子,名叫樂舒凡,乃是門主親子,他呵呵一笑,正色對那少年說道,「我是樂天派的樂舒凡,這兩位也不是一般人,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吧?」

少年臉色漲紅,氣喘如牛,心裡劇烈掙扎,他露出祈求神色說道,「樂公子,並非我不知好歹,實在是這個靈草對我有大用,我拿它來救我娘性命,還請樂公子成全!」

樂舒凡冷哼一聲,「愚不可及!」

這小子竟然不給他面子,他一手前伸,頓時將那少年靈草搶來,一拂袖子,將那少年擊飛好幾米,將一個儲物袋扔在那少年臉上,「給臉不要臉,那就不給你臉了!」

那少奶奶被打得口吐鮮血,儲物袋飛來又將他的鼻子打破,那少年爬起來還想將靈草奪回來,但是樂舒凡一揮手,那少年再次被擊飛,躺在地上無法爬起來,大口吐血,嘶聲叫道「難道天鼎城就沒有天理了嗎?執法隊大人,他們強搶東西,還打人,你們要為我做主啊!」

原來這時候巡邏隊到了,樂舒凡上前一步,對著巡邏隊的隊長抱拳說道,「羅師兄,這裡沒什麼事,我們可是給了靈石的。」

那羅師兄也是樂天派弟子,看到樂舒凡也是客氣的抱拳呵呵一笑,「原來是樂師弟,師兄我就不打擾了,不過師弟還是不要鬧出大動靜來,不然師兄我也不好交代。」

「呵呵,師兄放心,改日我們兄弟一起喝酒!」

那些巡邏隊的人快速消失,連看都沒有怎麼看那倒地的少年一眼。那少年臉色蒼白,眼神中蘊藏著怒火,一手用力拍打著地面,手掌都被打得出血。

許多人敢怒不敢言,樂舒凡瞥了那少年一眼,冷哼一聲,「廢物,還不快滾?難道你還想讓別人為你出頭,嘿嘿,誰敢?一群沒卵蛋的玩意,有我們樂天派在,沒有人敢放一個屁!」

石頂天皺眉,雖然實情如此,但是他覺得還是不要說出來為好。

「好了,樂兄,咱們還是去快樂坊吧,聽說那裡新來了一個花魁,只賣藝不賣身呢!」五虎幫的虎太子嘿嘿笑著,一副急色的樣子。

石頂天他們三人相視一笑,都有些意動,他們都是門派新秀,現在彼此交往也是為了以後爭奪門派大權,尋找外援。並不是說他們就毫無頭腦,只知道玩樂,現在只是培養交情而已。

「真是無恥之徒,在朗朗乾坤,青天白日之下竟然強搶他人物品,無恥之尤啊!」

一個聲音飄忽不定,讓石頂天他們三個臉色微變,向著四周掃視。

」什麼人,有膽的就出來!」

楚秋看到石頂天看過來,他就扭過身子,他不是怕了石頂天,而是不想引起白牛宮的注意。不過他的行動立刻引起了石頂天的注意,石頂天三人立刻圍攏過來。

「哼,有膽子說難道就沒有膽子承認嗎?」虎太子一拳打了過來。

拳頭沒有到就有一股虎威傳來,彷彿一頭猛虎呼嘯飛來,楚秋頭也不回,反手一拳打過去,滾滾靈力就像是潮水一樣,簡單的招式因為有了混厚的靈力加持,竟然一拳將那猛虎打得崩碎,讓虎太子忍不住倒退兩步,臉上漲紅,差點受了內傷。

可是此時石頂天和樂舒凡也出手了,他們看出來楚秋實力強大,石頂天一招白牛頂天,似乎連天都能夠頂出來一個窟窿,這是白牛宮的絕學,威力無比。楚秋不敢大意,靈力一轉帶上了強烈的雷靈力,噼里啪啦的聲響傳來,石頂天悶哼一聲踉蹌後退。

楚秋也感覺到手掌傳來一股絕強的力量,他身形一轉施展妖魚六景輕飄飄的後退十幾米,將那股力量卸掉。同時避過了樂舒凡的一招,楚秋就要離開這裡。

可是石頂天卻突然說道,「楚秋,見了老朋友怎麼一個招呼都不打嗎?」

嘆氣一聲,楚秋轉過身來,很是感慨的說了一句,「本來不想見你的,可惜你眼睛太尖了!」

「哈哈,你害怕了吧,不過晚了!」石頂天走上前來,站在楚秋前面幾步遠一副吃定了楚秋的樣子。

「石兄,這是何人?」樂舒凡皺眉。

虎太子卻突然說道,「楚秋,難道就是那個被天打雷劈的楚秋不成?」

楚秋哈哈一笑,「沒有想到本人也成了名人,名聲居然傳到了這裡!」


「原來是你,那個偷盜寶葯的小賊!」樂舒凡眼睛一亮,哈哈大笑起來,「你的確是一個名人了,不過確實臭名遠揚,各大派都在尋你,你居然還敢出來,今天真是我們的運氣啊!」

「不錯,真是運氣!」虎太子也看著楚秋,眼中閃動著興奮,如果能夠拿下楚秋獲得寶葯,煉成寶丹之後,他的修為就可以大幅增長了。

石頂天背負雙手,「這一次沒有天劫降臨,看你如何從我們手裡逃脫?」

楚秋啞然失笑,毫不在意的看著他們三人,「我剛剛說不想見你,不是怕了你,而是不想打死你,免得被你們白牛宮追殺,但是既然你們自己作死,今天我就將你們揍醒了,免得整天一副牛皮哄哄的樣子!」

「什麼,我沒有聽錯吧,他竟然說要揍我們?」樂舒凡挖了挖耳朵,有些不敢相信。

虎太子雙手抱胸,冷哼一聲,「痴人說夢,從小地方來的土鱉,哪裡知道什麼是天高地厚?」

只有石頂天和楚秋交過手,知道楚秋的厲害,對楚秋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而且現在楚秋的修為竟然還在他之上,竟然到了春風階的頂峰,不能大意了。不過如今有虎太子和樂舒凡這兩個同樣是春風階頂峰的存在,石頂天覺得楚秋不會是對手!

全能小神農 ,「兩位要小心一些,此人實力很強,不容小覷!」

楚秋哈哈一笑,既然已經決定了動手,他就不再客氣,巡邏隊剛剛過去,但是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回來,要速戰速決才行。一動手,楚秋就全力催動焚空劍氣,頓時這裡滾滾熱浪掀起,焚空劍氣一分為三,同時進攻三人。

石頂天雙手頓時舉起,如同犄角一樣撐天立地,他一拳向著焚空劍氣轟擊過去,拳頭之上放出滾滾白色光芒,鏗鏗擊中那些焚空劍氣。現在的楚秋和石頂天都成為春風階靈師,攻擊力比以前大了十幾倍,他們交手發出爆響,嗤嗤的劍氣還有拳風向著四面飛濺,讓周圍觀戰的人一陣雞飛狗跳,有人頭破血流,嚇得不停向後退去。

看熱鬧也要有實力才行,要是被別人交手的餘波給震死,那才是冤枉!

石頂天接下一擊,心裡震驚,相對於以前來說,現在的楚秋更加強大了,那焚空劍氣讓他雙拳流血,劍氣侵入他的拳頭之中,焚燒撕裂他的經脈。讓他猛然一震,才將那侵入的焚空劍氣給驅除,雙手傷口鮮血淋漓。

不僅是石頂天,還有樂舒凡和虎太子,他們也都震驚。

樂舒凡是樂天派優秀年青一代,修鍊的是樂天天功,次天功擁有莫測偉力,一掌打來仿若是天塌一樣,虛空隱隱一個大大的樂子出現,砰砰將焚空劍氣撞開,無邊威能轟然爆發,竟然將楚秋的焚空劍氣通通破去,不過樂舒凡也後退兩步,面色一陣紅一陣白。

而虎太子一雙虎爪如同法寶一般,和焚空劍氣碰撞鏗鏘作響,虎虎生風虎嘯不絕,讓人心中凜然。焚空劍氣每次撞擊在那虎爪之上,就會被虎爪上面的金色光芒沖淡,然後慢慢消失,劍氣難以侵入虎爪之內。

這一次和楚秋硬碰硬,讓他們都略微吃虧。要知道他們三人合力擋住楚秋一擊,居然落在下風,楚秋的靈力如同汪洋一般深不可測,讓他們有一種無力感。

楚秋大笑一聲,「再來!」

一拳打出,石頂天之怒吼一聲,白牛頂天而立,悍然和楚秋硬撼一記。咚咚咚,石頂天接連倒退,忽然一口逆血吐出,楚秋伸手一拍,一掌將石頂天拍翻。

「我以為你們多麼高貴不可侵犯,但是不僅強搶別人物品,品格低劣,而且實力渣滓的很,年少輕狂,真不知道你們的優越感是從哪裡來的?」楚秋搖頭,擋住了虎太子和樂舒凡的攻擊。

他說人家年少輕狂,卻沒有想,他比那兩人還要年輕,說話卻老氣橫秋,讓那三人眼皮子直跳,恨不得立刻將楚秋暴打一頓。 焚空劍氣嗤嗤刺破空氣,這一次楚秋只對付兩人,劍氣威力再次提升,讓虎太子他們兩人連連怒吼。虎太子搖身一變,整個人變成一頭十米高的巨大猛虎,吼聲一震,立刻將許多劍氣震偏,合身向著楚秋撲過來,一股威壓一切的氣勢撲面而至。

另一方面樂舒凡的樂天天功全力催動,而且他拿出來靈器,是一柄長勾,在樂天天功的催動下,這長勾飛起來化為十幾米長,不斷和焚空劍氣碰撞。

虎太子肉身強悍無比,楚秋也不敢大意,不過城市之內不好施展烈陽飛環,楚秋一指點去,立刻一道紫色光芒射出。虎太子怒吼一聲,雙爪抬起要阻擋那紫色光芒,卻聽見哧的一聲,紫色光芒穿透他的爪子,在他的腹部留下一道窟窿,上面還帶著紫色的火焰。

這是三昧真火,可惜層次比較低,只有民火的威力,虎太子立刻後退,一邊調動五虎真力來滅火。這時候楚秋的一拳蓋在虎太子鼻子上,十幾米長的猛虎立刻翻飛過去,砰的一聲砸在地上,讓地面都晃了三晃。

就在此時,樂舒凡的長勾一下子到了楚秋的後腦,卻是樂舒凡一直都在尋找機會,終於找的到了他認為最好的時機。楚秋另外一隻手向後探出,他的手裡似乎有一朵花,這是楚秋的落花咒,那長勾立刻被定住,在楚秋的手裡震動卻根本無法飛走。

楚秋微微一笑,「樂天公子,你最無恥,也最陰險,不過除了你的靈器,還有那位小老弟的東西也一併拿來吧!」

強大的靈力定住那靈器,楚秋強絕的神識向著長勾湧出,將樂舒凡的神識碾碎,長勾易主。樂舒凡的臉色蒼白,他的一絲神識被滅,見到不可力敵,馬上轉身就要離開,好漢不吃眼前虧,還是去找高手來的好!

不過楚秋不會如此輕易放過他,一拳打過去,「如此就要離開,未免想的太簡單了。」

「哼,你要怎樣,難道本公子還怕你不成?」樂舒凡氣急,返身就是一招普天同慶。

一招使出,樂舒凡的攻擊力頓時增加一倍。楚秋哈哈一笑,一拳將樂舒凡震得吐血,接著再次揮拳,「老子最看不慣你們這樣的紈絝,拽的二五八萬似的,其實屁都不是!」

砰砰幾拳,楚秋正中樂舒凡公子的臉上,一邊一個拳印,連滿口大牙都被打飛了。樂舒凡羞憤欲死,但是被楚秋一腳踩中,難以掙扎。


楚秋抱拳,「對不住了樂公子,本人窮啊,現在要劫富濟貧,您沒有意見吧?不說話我就當你沒有了!」

伸手一抓,樂舒凡手裡的儲物戒飛起來,「嗯,這衣服不錯,竟然也是靈器,扒了收走!」

轉眼間樂公子就只剩下一個褲頭,氣的大口吐血。楚秋不再搭理他,將石頂天還有虎太子都洗劫一番,幾腳將三人踹飛完事。伸手一拋,一株靈草到了那有些發獃的少年手裡,楚秋飄然而去。

「哪裡走,留下吧!」突然巡邏隊到來,他們感覺到這裡爆發靈力波動,原本還以為是樂舒凡打別人,後來感覺到楚秋的氣息強大,這才過來。

只是楚秋的妖魚六景飄忽不定,就像是游魚一樣,在人群之中左扭右晃,轉眼間就不知去向。羅力皺眉,在他當值的時候,樂師弟居然被人打得如此凄慘,連衣服都被扒走了,門主豈能饒了他?為今之計,只有找到了楚秋才能夠挽回一些,不至於被處罰的太狠。

「搜,給我全城搜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