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天獄之中,他,一尊曾經艷冠聖階大位面無盡大小天地的他,卻僅僅是獲得了將級傳承。而就在他還尚未為之沾沾自喜之際,即而出現的八尊封王級天驕,可謂是直接擊碎了他的凌天傲意。

然,混沌天獄那似乎欲要成為他一生都難以忘懷的恥辱一般,就在他的信心已然被擊得了個支離破碎之時,最後降臨的二皇一帝,才是真正將他打進了萬丈深淵。

死無葬身之地。

是的,當是時的衛天昊,感到自己身處一方無盡煉獄之中。他的手,被那滾滾烈火煉燒,他的腳,被拖入無邊深淵。

靈魂,他的靈魂更是被死死地鎮壓在陰森恐怖的十八層地獄,一方似乎窮盡衛天昊一世、十世,乃至是千百世都無可解脫的至尊至邪煉獄。

混元帝王旭、紫乾皇吳聖儀、修羅皇虛玄子,這三座大山,壓得衛天昊絲毫不可動蕩。雖然,雖然他最後還是站在虛玄子一陣營。

不服氣。但,衛天昊的心中,還是不服氣於投入虛玄子陣營的己身。至少在他的心目中,哪怕是斬獲皇級地階——修羅吞天功的修羅皇虛玄子,也遠遠沒有著讓他真心臣服的資格。

近百天驕,能夠走到這一步的近百天驕,能夠從普通大位面、聖階大位面與神階大位面億萬萬同輩修者脫穎而出的他們,哪一尊不是威壓一方無邊大世界的巔峰妖孽。

虛玄子,他,也僅僅是比較幸運地斬獲了一種皇級傳承。但,衛天昊的眼裡,這也僅僅是一次的失利而已。其,根本說明不了太多問題。

不憤。這種既害怕,又不願承認失敗的情緒,可謂是在這數月以來,深深地折磨著衛昊的心神。使得強如他這樣一尊史詩二重的聖者的恐怖心神,都承受不了而在今天徹底暴發。

「騰龍將,你,鬧夠了嗎?」

似乎是已經到了一個忍無可忍的界線,一句充滿著深深的不悅話語,震響在這一小小的山村上空。話語中蘊含著一股從龍之尊,強如剛剛的那尊意在刺激衛天昊的半步亘古,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一般,都強行壓下不服而閉嘴!

出言強行壓下這場看似鬧劇的,正是一臉陰沉之色的虛玄子。而毫無疑義,衛天昊,這尊斬獲將級天階傳承的,正是身在虛玄子陣營的二將之騰龍將。

「終於是出言干預了嗎,我也以為他會繼續忍下去呢。」對眼前一切洞若觀火的吳聖儀,輕輕地順了順額頭的發縷,語帶揶揄,對著王旭說到。

「凡事適可而止。虛玄子,能夠斬獲第九天獄皇級傳承的他,可不會是傻子。你我能夠看出來的東西,相信他更是對此了如指掌。」王旭說到。

「既要讓衛天昊將心中深深隱藏的不滿、恐怖、忌妒等諸多負面情緒釋放出來,又要儘可能地不要滋生其他不必要的事端。

事實上,能夠做到這一點,虛玄子,他倒也無愧於其智者之名了。算無遺策,嘿嘿。果然是不可小視的一個傢伙。或許, 婚婚欲醉:總裁的獨家影后 。」

突兀地,向來少言少語的王旭,卻是對著吳聖儀,緩緩地說出一番讓她都為之側目的凝重話語。少年人的異常表現, 重生空間八零小媳婦

二女的怪異目光,倒是讓少年人反而一陣的不自在。那凝重的神色,在二女那無堅不摧的目光下,不戰而敗。

「好吧。本宗,不,本少,不,我承認,其實,那,還是有一段差距的。一段,一小段!」

如此,吳聖儀、茹夢子這才心滿意足地收回了那充滿異樣神色的目光。

王妃太鬼畜︰王爺,來戰! 各位小朋友,清醒過來了嗎?若是清醒了,那老娘就在此歡迎不遠萬里來到一元劍宗的小朋友。」待近百天驕緩緩靜下心后,剛剛還一幅慵懶狀半躺著的大媽,懶懶說到。

「真人不露相。果然如此。」吳聖儀臉色一動。

「藏得夠深的。」少年大帝嘴角浮現一抹異樣笑意。

「故弄玄虛。」虛玄子一臉的不屑。

普通大媽,一尊似乎僅僅是掌教級聖尊修為的普通女子,卻是在她首次開口的瞬間,暴露著她那無可比擬的恐怖修為。

氣息,一縷隱約間浩蕩著亘古、攜帶著洪荒文明的氣息,一閃而逝。

捕捉。在場的諸天驕,一帝二皇之王旭、吳聖儀、虛玄子,都能夠在那瞬間即逝的功夫,捕捉到這一閃而逝的亘古氣息。

九重亘古!王旭三人立馬對眼前那個普通大媽的修為有著直觀的認識。而在知道著女子的真實修為後,三人的臉色越發怪異。

!!

…問天神曲

… 九重亘古!王旭三人立馬對眼前那個普通大媽的修為有著直觀的認識。–而在知道著女子的真實修為後,三人的臉色越發怪異。

怪癖!毫不猶豫地,王旭幾人的心中對女子下了這般定義。一個有著半步不朽修為的恐怖強者,卻是偽裝成一個聖者眼中不過是螻蟻般卑微的九重聖尊。

這舉止,僅有怪癖二字以概之!

事出反常必有妖。

面對著突兀出現在眼前的一幕,王旭、吳聖儀、虛玄子三尊為首的強者,內心無形中充滿著戒備。宗門,任何一個宗門,似乎也從未聽說過有著這般接待新進弟子的方式。

古道、西風、瘦馬、小橋、流水、人家。

好吧,王旭諸人看著眼前的一這一幕幕擺明有著人為裝飾的所謂山村景象,內心一陣陣的無語。他們很想將那個在背後布置這一切的傢伙,拉出來好好的訓一頓。

朋友,哪怕是要做假,也是否認真一些,尊重一個做假精神。

古道,是的,那一條僅僅只有著三尺多寬的小陘,確實稱得上是一條地地道道的古道,如果。王旭想說,如果背後的那個傢伙,不是那般偷懶,能夠多用些心,將殘留在上面的一縷史詩文明氣息抹去的話。

文明氣息,哪怕僅僅是史詩級的文明,但,那樣的一股氣息,都足以成為武修五境的小傢伙的武修聖地了。

西風,好吧,從那一根插在農家院子外的小布帆,確實可以看到微風輕盪。

但是,王旭那幼小的心靈大受刺激,朋友,哪怕是一個凡夫俗子都明白,在距離那隨風而飄的小布帆不到三米的地方,一柱農家炊煙可是以筆直之狀升空啊!

更為過分的是,吹動小布帆的那道微風,有著一股明目張胆環繞的道則。少年人很想說一句,朋友,你是覺得誰是傻子呢。

瘦馬。不得不承認,王旭感到他的一生中,見到的最為能作的,也不外如是。是的,那確實是一匹瘦馬。瘦弱的有如微風可吹。

然,你可以想象嗎,你敢相信嗎。這個世上,竟然還存在著一匹根本不懼於史詩聖者、甚至是亘古聖者威壓的農家瘦馬。

不,少年人很是無語地發現一個事實,那匹瘦馬,何止是不懼於他們的聖者威壓。從那兩隻炯炯有神的眼睛中,赫然充斥著不屑。

是的,就是不屑。是對他們這一眾來自羅天小千世界的天之驕子的濃濃的不屑。少年人很是無語,他,一尊屹立小千世界億萬萬修者傳說之境的無雙帝者,卻讓一隻牲畜給鄙視了。

看著不遠處那位大媽似笑非笑的眼神,僅僅是一個剎那,少年人彷彿是明悟了什麼,轉眼是一幅的釋然之色。

既來之,則安之。

少年人相信不論眼前一切所謂何意,至少,相信以一元劍宗這樣一方黃級聖宗之尊,終歸不會這般費盡心機、毫無意義地戲耍於他們。

「是不是覺得這一切很傻,很無聊。」毫無預兆地,剛剛還半躺著的大媽出現在少年人一米之處,她的臉都幾乎觸到了少年人面額。

「是的。」幾乎是一種下意識地回應,少年人很是直接地道出了心中的真實想法。

「噗!」「噗!」

數位天驕聽著少年人如此直接而實誠的回應,忍俊不禁地爆笑。

儘管,儘管他們也知道眼下的情形,似乎有些詭異,有些不應景。

「果真很無聊嗎。老娘可是花不少心思才布置好這一切的,自信是做到萬無一失的呀。少年人,你果真覺得老娘的心血地很傻很天真嗎。」

大媽,這位能夠突兀地出現在王旭一米開外而不讓王旭有著事先察覺的普通大媽,此時此刻儘管還是一幅和藹可親的模樣,但是,諸人都清楚地品味出她那苦苦壓抑著的怒火。

磨牙!以在場諸天驕的修為,可謂是清清楚楚地聽到了磨牙的聲音。

忌憚!

毫無疑義的,剛剛大媽突兀地出現在少年人眼前的那一手,真切地將諸天驕震住了。哪怕是不可一世之虛玄子,他也不得不承認著少年人修為在諸天驕中的至尊地位。

不服,那可不代表少年人的修為不存在。

這一點,虛玄子可是心如明鏡。強如他,對上少年人,他的修為也還是不夠看的。那也就是說,這位看似普普通通的大媽,同樣能夠在他毫無能力反抗之下,輕易抹去他的小命。

危險。傲氣如虛玄子,終也是承認,在他進入混沌天獄第九天獄,斬聖果,獲聖位以來,遇到了第二位讓他有著性命不由己的本能錯覺。

識時務者為俊傑。

大媽,這位強大得一塌糊塗的強勢大媽的無形壓迫之下,虛玄子都本能地退卻了。傲氣,那是什麼東西,能當飯吃嗎。

「嘿嘿!這個,嘿嘿!」少年人,終歸是不習慣更是似乎向來不曾低三下四地奉承於誰。是以,在這個關鍵時刻,少年人,徹底掉鏈子了。

普通大媽看著這位一方小千世界巔峰傳奇,看著他那尷尬之下的摸頭舉動,她的內心深處那一方柔軟的地方,卻是驀然間微微一個觸動。

觸動。不,大媽此一時刻,赫然是有著一種久違的莫名其妙的感動。少年人,據她對眼前這近百天驕的了解,大媽自是知道著少年人的底細。

清楚,是以大媽更是對這個有著驚世駭俗的武修天賦、驚世駭俗的修為境界的少年人,卻還能保持著這麼一份赤子之心而感動。

大媽的一生,見識過的所謂天才、天驕,不知凡幾。大多數的所謂天驕,其中比之於少年人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更是大有人在。

然,大媽更是清楚地記得,那一撥雙一撥的天驕,現如今,又有幾人能夠真正站在巔峰之上,保持著他們在小千世界時所擁有著的無雙榮光。

傲氣,失衡。

武者之心不堅,赤子之心不在!

「好了,老娘今個兒心情不錯,你的冒犯之罪就暫且記下了。」內心有著一抹難以言表的久違感動,但,臉上神色不動的大媽,淡淡說到。

「小傢伙們,老娘就是一元劍宗派過來接你們過去的接引人。」大媽話語平平,卻自有一股無形威嚴浩蕩其中,令人不敢輕視。

「不過,鑒於你等剛剛進入大千世界,對這一世界的世界本源還尚未適應,宗門劃出這麼一個小山村,讓你們做為休整之用。」

「記住,一個月,你們只有著一個月的時間來適應這一切。至少,一個月後,你們的識海本源必須與大千世界的世界本源達到一成的磨合度。」

大媽說到這裡,她那略帶幾分狡黠的目光微微一閃,而後以罕見的鄭重語氣強調著。

「否則,輕則是僅僅只能成為宗門雜役,一切從頭開始,重則是從哪來回哪去。小傢伙們,最後祝諸位好運。我們,就一個月後見。」

話語言罷,大媽的身體就那麼是緩緩消失,在諸天驕的神識的重重感應之下消逝。

「友情提示,一切機緣從山中來,到山中去。」

片刻過後,在確定著大媽應該是真正離去時,諸天驕終於是緩緩地鬆了一口氣。那位恐怖大媽,委實過於恐怖。看似平平淡淡,實則那平靜之下是驚濤駭浪、是衝天火山。

!!


…問天神曲

… 片刻過後,在確定著大媽應該是真正離去時,諸天驕終於是緩緩地鬆了一口氣。–那位恐怖大媽,委實過於恐怖。看似平平淡淡,實則那平靜之下是驚濤駭浪、是衝天火山。

「好個怕怕,王師兄,你覺得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還有,前輩最後那句從山中來,到山中去,又究竟是什麼意思?」


性子跳躍的雪罡侯雪天女,纖纖玉手輕拍胸口,一幅的心有餘悸地說到。

大媽,那個不言而怒,不語而威的大媽,想來也是使得雪天女這個以往宗門長輩中的乖乖女一陣陣的發怵。

絲毫,雪天女,那是絲毫不敢在大媽的面前,繼續扮演著她的乖乖女風範。因為,雪天女有著一種源於本能中的直覺,在乖乖女的扮演上,大媽,絕對是祖宗級的存在。

「一切機緣,從山中來,到山中去。吳師姐,公儀師姐,你們能明白其中隱藏著的意思嗎?」沉思默想了片刻,清楚自身短板的少年人,不再糾結之。

更何況,僅僅不過是半個時辰之後,劍宗還有著一眾門徒會成為第二批次,進入大千世界之中。而這第二批次,才是少年人最為為之自豪的所在。


劍宗,到這個時候,終於是體現出了此次借少年大帝之尊,劍宗那井噴式暴發的恐怖之處了。有著王旭、茹夢子、君定山、公儀子珊、蒼昆璽、蘇葉彤與欒詩慧七人最後進入混沌天獄試煉之地,其中成績最差的欒詩慧也斬獲著對應試煉空間的天地玄黃中的黃級傳承。

至此,七人中,斬獲天級傳承者有著王旭、茹夢子,每尊可帶三人進入大千世界。

斬獲對應試煉空間地級傳承者有君定山、蒼昆璽,每尊可帶二人進入大千世界。


斬獲對應試煉天地玄級傳承者有公儀子珊、蘇葉彤,每尊可帶一人進入大千世界。

其中,又以少年大帝創下了混沌天獄無盡歲月以來的至高記錄,天地法則之下,享受有一項額外特權。少年人更是將其折換為另外一個天級傳承特權,再次多出恐怖的七個名額。

是以,混沌天獄傳承之下,僅是少年人一人,除了其交易給第九天獄四大宗門的一個名額之外,他還擁有著九個名額。

十八!

劍宗,赫然從此次的一個試煉中,斬獲著進入大千世界的十八個名額之巨。這般的成就,絕非易事。他,可謂是創下了劍宗乃至整個羅天小千世界無盡歲月以來的恐怖傳說。

二十五人眾!

是的,以王旭、茹夢子、公儀子珊、君定山、蘇葉彤、蒼昆璽、欒詩慧七人為第一批次的七人,加上以花解語、不死道人、右師爾芙、步靖丹、樓劍生、青蓮尊者、諸萬古、諸子隱、宓哲秋、岩世奕、師丹韞、王玉漱、子車芹香、李薇兒、澹臺景璇、費晚晴、王依蓮、落楓啟微十八人眾。

這十八人眾,加上身後的同為來自劍宗的茹夢子、公儀子珊六人眾,他們,才是少年大帝心目中最大的底牌,最大的依仗。

儘管,這十八人眾中,還是有著怪異地數人,其中就有讓步之下的諸萬古、諸子隱父女,有象徵著命運一定變數的擁有著祖龍命格、青龍氣運的岩世奕。

有著代表劍宗宗門精神文化所在的花解語,有著象徵王旭諸人-大氣運所出的劍宗九大主峰之血峰峰主宓哲秋,有源於少年人起點所在的東方千雨所託、少年人開山大弟子費晚晴。


更是有意寓著少年人命運轉折的青蓮尊者。

諸萬古、諸子隱、花解語、宓哲秋、費晚晴、青蓮尊者,此七人眾,均是與少年人有著千絲萬縷之命運糾纏。

然,儘管是如此,少年大帝心中都熊熊燃燒著有著一股信念,一人強,不過是強一方。而一旦是眾人強,那可就是強一域,霸一界!

因此,在聽到大媽離去之後還遠遠傳來的那一句一切機緣從山中來,又到山中去的模稜兩可話語時,少年人的第一反應就是,山中來或許十有**與即將到來的十八人眾有關。

至少,有著一定的因果牽涉其間。

少年人如是作想。有著這般想法的他,更是按下性子,耐心地等待。先發是可以制人,然,后發卻也未必一定會制於人。

聞言的吳聖儀、公儀子珊二女,她們卻僅僅是嘴角掛著一抹似笑非笑,並不出聲。顯然,以她們之聰慧,又豈能看不出少年人眼神中的那若隱若現、舉棋不定之神色。

少年人僅僅是意在從她們二人身上尋得一個信念的依據,而非,而非果真欲要她們的想法。如此之下,以吳聖儀二女之蘭心慧質,又豈會多言。

仿若是明白著吳聖儀二人笑容含義的王旭,略顯尷尬地摸了摸鼻子,而後將目光轉向山村之中的諸天驕。

能夠從羅天小千世界億萬萬年輕一代修者脫穎而出,站在此地的近百天驕,哪一尊不是馳騁一方世界的妖孽存在。

是以,在他們尚未悟透大媽最後一句話的情形之下,沒有一人妄動。畢竟,時下,可不是他們妄自尊大的地方。一步,只要走錯一步,等待他們著的,或許就是從此退出大千世界這一方他們追求武道的仙境所在。

更何況,近百天驕之中,為首的一帝二皇之王旭、吳聖儀、虛玄子,都沒有著任何舉動。身為次一層次的封王級、將級天驕,他們豈能沒有自知之明。

等待!

山村之中,除去那不著調的古道、西風、瘦馬與小橋、流水、人家,一切似乎都為時間所凝固。近百天驕,就那樣一動不動地站立著。

等待著。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