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我首先要搞清你們到底想做什麼,而姜先生又是誰?”紹劍問道。

“姜先生就是出雲府主人云爾的母親!”

“女人怎麼會叫先生?”紹劍好奇的問。

“而我們想要您救得人也只能您可以救!”

“你說的人到底是誰?”紹劍問。

“就是出雲府尊主云爾!”四人幾乎同時出口,而說出來的一刻,就連紹劍也震驚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他居然會在這裏聽到云爾的消息,而且對於云爾來說是一個很壞的消息。可是對於紹劍來說也是一個壞消息,因爲他終於想到了一件事,這件事關乎長陰福地的所有人命,還有帶回來了手下的頭。


“這麼說你們的尊主不見了?”紹劍雖然知道事實,可是他還是問了。

“十三年前消失的,現在執掌出雲府的是一個和尊主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這麼說出雲府早已不是當年的出雲府?”

“不瞞您,現在姜先生除了一張令牌,其他的已經輸給了狼子野心的人!”

紹劍聽完這話就沉思了,許久後他終於開口了。

“你想我怎麼做?”紹劍說這話自然是答應了。


“這麼說你答應了?”

“難道你以爲我會開玩笑?如果這是玩笑,那就太不好笑了!”紹劍的確沒有笑,所以對方笑了,笑的聲音很大。

“其實很簡單,您只需要進入第三層關卡,找到曲扇殿,救出尊主即可!”

“那我需要一樣東西!”紹劍又說。

“早已備好!”只見弓背的老頭將長袍裏的一卷羊皮紙遞給紹劍,紹劍一看,上面密密麻麻的畫上了黑色的路線,紅色的區域圖,大大小小整整鋪了一張紙。

“果然周到!”

“不知您還需要什麼?”

“的確還需要幾件東西,恐怕要勞煩你了!”

“還請問是什麼,我們一定置辦妥當!”老頭唯恐怠慢了紹劍。

“一間可以吃上幾天幾夜的美食的房間,還有房間有一張可以躺下兩個人的大牀,十壇喝了會醉的酒,對了!最重要的是一個熱水澡!”紹劍說完笑了,宮娥也笑了,雖說宮娥是一個野丫頭,一個人從來都自由自在慣了,所以跟着紹劍以後見到的東西太多,人遇到新鮮事物總需要一段適應的過程,只是宮娥的適應過程漫長了一點而已。

“早已備好,姜先生早知您勞頓不堪,命在下早已備好您需要的一切,包括熱水澡!”

“姜先生果然不是常人,就連洗澡這件事也能想到,看來這次我要在水裏多泡幾天,這樣纔對得起姜先生的看重!”紹劍說完居然又笑了。

“現在我就帶您去你想要的地方!”

“這個地方難道不遠?”紹劍望了一眼四周。

“請!”老頭指向地面,可是地面什麼也沒有,再一看,地面突然轟的一聲,看見的卻是一口棺材,一口全身渡着黑漆的棺材,棺材卻只有三尺,想必是小孩的衣冠冢。

而其中一個長袍人走進去,便消失不見了,紹劍走過去一看,才知道這下面居然是一天密道,這條密道本來只是剛剛闖過第二層的碉樓,紹劍自然也知道,他們現在回到了碉樓。

暗道不長,但是曲折,而且都設有重型機關,紹劍看了看,若不是有人領着,恐怕自己也很難過去。

暗道走完便看見一閃亮着光的門,門縫隙透出燈火搖曳的光,隨着光飄出一縷清香,這是女人才特有的清香,這種香莫說是男人聞了,即便是女人聞了,也控制不住情慾,紹劍自然也不例外,所以他腹中一片火熱,情難自制紹劍這才明白它的真正含義。

而這種香味一定是屬於一個女人的,也許不止一個女人,香味已經讓人陶醉,而女人恐怕可以令人失魂。

門推開後,燈光照亮了一切,包括紹劍吃驚的表情。

門後果然有一張牀,而且是紹劍所說的大牀,可是這張牀不僅可以躺下兩個人,還可以躺上十個八個也不成問題,而現在就躺着兩個女人,這兩個女人像美人魚一樣側睡在牀沿,身子**着,光滑的皮膚,富有彈性的小腿,圓滑而聳立的胸部,細腰在牀上扭來扭去,這是少女纔有的具有強烈誘惑的胴體,像是風力隨處搖擺的杜鵑,將紹劍的心帶走了。


而這兩個女人光着身子居然沒有一絲害羞,也沒有臉紅,她們也不需要害羞臉紅,這樣的好身材她們應該引以爲傲,反而臉紅的人不該是她們,而是看得人,因爲無論是哪個男人看了這樣的女人一定會一陣潮涌,臉紅也是自然的事情。而紹劍明顯就臉紅了,口水在紹劍的喉嚨停留了一刻,又咽下。

“如果你再看他們一眼,我就挖了你的眼珠,如果她們在扭一下我就折斷她們的腰!”宮娥說話的語氣本來很平靜,可是紹劍卻不敢看了,因爲他了解宮娥,她說的出一定做得到,而且這種語氣就像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越是平靜越是爆發的厲害,而宮娥這種暴風雨紹劍實在是不想看到,因爲他怕自己再也看不到了,死人又怎麼看的見暴風雨?

“喲,這位姑娘好大的脾氣!”這兩個妖嬈的女人居然站了起來,身體一步步往紹劍走去,小腿在舉起的瞬間開始顫動,這種動無疑也是令人窒息的,想必每個男人都想窒息在這樣這樣的女人面前,然後等待這樣的女人抱着你,用溼噠噠的嘴脣將你弄醒。

“我勸你不要惹她,因爲她的脾氣不太好!”紹劍皺了皺眉,摸了一把自己的頭髮。

“那我們惹你怎麼樣?”兩個女人眼眯着笑道,說罷就鑽進了紹劍的懷裏,女人的香本來就是要聞的,可是紹劍已經不是在聞了,而是用身體感受,可是他沒有被陶醉,因爲此刻他眼中放出一絲光,這種光就像是獵鷹見到兔子一樣。

隨着就是兩個女人的一聲大叫,是痛的叫,再一看,兩個女人已經被紹劍舉了起來,就像是抓住狐狸一樣擰着胳膊,女人雖說在叫,可是依然沒有多餘的反抗。

因爲她們輸了,本來不應該輸的,可是怪就怪在紹劍不喜歡香味太濃的女人,女人的香味越是靠近紹劍,香味就越濃,紹劍也越清醒。

而隨之落地的還有兩把青色的槍,宮娥本來想借機捏死這兩個女人的,可是巧的很,紹劍已經捏住了。

“原來是溫柔鄉,英雄冢啊!”宮娥大笑一聲。

“請原諒,我只是想提醒紹劍洞主一件事,而告訴您,不如讓您親自體會,所以冒犯了!”依然畢恭畢敬站在門外的老頭紅着臉說道,想必即便是老頭對於美色來說也是毫無抵抗力的,這就是女人最大的武器,你長得越漂亮,越是性感,那麼這件武器的價值越高,殺傷力越強。

“怎麼會冒犯?我最不願意生女人的氣了,更不用說是這麼美麗的女人!”紹劍笑了笑,將兩個人女人放下,等待二人的自由落體。

“你們先腿下!”老頭望着女人的胴體示意退下。

“是!”兩個女人撅起臀部拜了一拜,隨之離開了。

“看來我又上了一課!”紹劍坐到了桌子邊上,端起了一杯茶,紹劍走到哪都喜歡坐着,因爲他這個人很懶,只要可以躺下,他絕不走着,只要可以坐着,他絕不站着,只要可以御劍,他絕不走路。

“您進入曲扇殿之後,大殿內肯定設了很多機關,而美色也肯定是其中之一!”老頭說道。

“看來這一課上的很值!”紹劍的話本來是要說完的,可是偏偏被宮娥一腳打斷了,因爲那一腳也打斷了紹劍屁股下的一張椅子。

“從現在開始您的起居生活就交給慧淑與慧貞了,我們先告辭了!”老頭說完就走,紹劍還沒有來的及叫一聲,影子已經不見了。 夜到了,到來的時候紹劍卻沒有一絲感覺,因爲他們偏偏看不見漫天的星輝,也感受不到月光的婆娑!

紹劍的打算是宮娥和自己睡在一張牀上的,可是直到宮娥上牀的一刻,紹劍纔想起來這樣做就代表一件事,那就是宮娥會管的更多了,紹劍本來就是一個不被約束的一個人,所以他決不能令自己陷入這種局面。

靜靜的房間還有水滴落在皮膚上的滴答聲,只有女人的皮膚纔有這樣的彈性,尤其是漂亮女人的皮膚最惹人喜歡。

宮娥就舒舒服服的躺在浴桶裏讓溼毛巾上的水滴答在胸脯上,她覺得這樣很享受,而紹劍就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中間隔着一塊不大的屏風,屏風上勾勒着一副水墨畫。

很久後宮娥說話了:“我有些不懂,你自己要的洗澡水,又爲何不洗洗你身上的臭汗?”

紹劍卻只是笑了笑:“那是因爲我並不喜歡洗澡!可是你卻很喜歡!”

WWW▲ тт kΛn▲ Сo

“那麼請問你又爲何不喜歡洗澡?”宮娥又問。

“這個很簡單,因爲這身上有些東西不能洗!”

宮娥撲哧一笑:“還有不能洗的?那是什麼?”

“即便告訴你,你也不懂!”

“你還沒說,怎麼知道我不懂?”宮娥裝着生氣的鼻腔說。

“可是我不能說!”紹劍又笑了笑。

“好個臭蛤蟆,那你總可以告訴我,爲什麼要答應那四個人的事情吧!”女人的罵聲總是好聽的,特別是像宮娥這樣的美人罵人。


“難道我不應該答應?”紹劍反問。

“你答應了不就代表你要爲他們辦事,那我們的目的怎麼辦?”宮娥站了起來開始套上內衣。

“這個也很簡單,因爲他們的目的和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紹劍說。

“你糊塗了吧,他們是要救人,而我們是要找人,而且他們救得人和我們找的人又不是同一個人!”宮娥已經開始擦乾下身。

“當熱不是,可是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紹劍又說。

“目的?難道我們也要救人?”

“當然不是,我們要找的人跑進了出雲府,可是她爲何要跑進這裏?”

“因爲她無處可躲了!”宮娥已經傳好了,走了出來。

紹劍看着幾乎半裸的宮娥又說:“可是天下這麼大,爲何她獨獨要到這裏來?”

“難道她另有目的?”

“我想是的,如果我沒有猜錯,她是想引一個人進來!”

“難道是你?”宮娥做到了那張大牀上。

“應該是!”

“難道落靜香是出雲府的人?”

“當然不是,她本來就是在遊俠世界長大的!”紹劍又去摸了摸他那黑色的頭髮。


“這麼說兇手也不應該是她!”

“不錯!”

“那兇手又是誰?她到底和出雲府有什麼關係?”宮娥乾脆躺在了牀上。

“不知道,但是我覺得跟云爾一定有莫大的關聯!”紹劍沉下思維。

“那引你進來到底有什麼目的?”

“我想很多事我都回答不了,但是我相信這一趟我們走完之後,一定可以水落石出!”紹劍點點頭。

“也許會的!”二人的對話只能到這裏了,即使還有很多事情可以慢慢猜想。

那晚,紹劍並沒有上牀,也沒有與宮娥躺在一張牀,脫光了抱在一起,因爲宮娥不讓他上牀,原因居然是紹劍不洗澡,而紹劍卻只是笑了笑,這時才知道紹劍爲何不洗澡。

紹劍卻整晚沒有睡覺,因爲他合不上眼,只要合上眼他就開始胡思亂想,一個人胡思亂想是很可怕的,因爲有時候你越是想一件事,你便會在潛意識中將它定爲事實。而他心裏的想法絕沒有第二個人知道。

清晨,晨曦的陽光是最和藹的,它總是會給人帶來無限的驚喜和心情。可是紹劍今天並沒有享受到,因爲他醒來時發現仍然躺在棺材下的密室裏,本來他是睡不着的,可是卻在陽光已經升起的時候不小心閉上了眼睛。

他也絕不是自己自然醒的,因爲一個人經過一整夜的不休不眠,等到他入了夢裏時,自己沒有辦法醒過來,吵醒自己的卻是宮娥的聲音,模模糊糊只聽見了一個字:殺!所以說紹劍是被嚇醒的。

醒來時眼前卻不是宮娥一個人,而是三個女人,依然是昨日那兩個女人,依然是一絲不掛,即使紹劍還不清醒,可是他還是被兩個女人的胴體誘惑了。

“你再看我就挖了它!”宮娥指的正是紹劍的眼睛,紹劍聽了很快把眼睛閉上了。

“我給你們錢,你們快走!”宮娥居然掏出了一大塊銀子。

紹劍猛地站起來。

“這個銀子該不會是你?”

一看宮娥的眼睛,紹劍就知道自己猜的沒錯。

“你果然是在馬車上拿的?”紹劍問。

“不瞞你,的確是,白拿白不拿!”宮娥很淡定。

“你的手永遠喜歡哪一些不該拿的!”紹劍並不是責備的語氣,而是笑了。

“你快讓這兩個女人消失,一大早就跑進來就抱着你!”宮娥指着兩個光着的女人。

這下子紹劍是後悔了,他後悔自己爲什麼在關鍵時刻竟然睡着了,如果剛纔是醒着,也不至於錯過了美人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