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宋家,擺開了陣仗。

寧擇窮才一揮手!

「動手!!」

轟…!!

裝甲車,轟然撞向寧家大門!

砰的一聲!

大門,轟然爆裂!

而,此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餘明川又回到了柱子上,這一次台下的黑影望向他的目光充滿了敬畏。

「這個人類竟然成為了【C級學者】!?那不是有一百年沒出現過的職位么?」一個黑影震驚的喃喃自語。

「呃,不是還有靈魂位格沒測嗎?」

「你懂什麼,能無傷通過那根柱靈魂位格就已經毋庸置疑了。」

「嘖,看來藍寶石市的各大組織分會都會想辦法招攬他的。」

「怎麼說?他在S級組織【真理議會】分會進行的測驗,那麼他被納入【真理議會】不是板上釘釘的事么?」

身形高大的黑影聞言嗤笑了一下。

「要是50宇宙紀年前還有可能,但是現在所謂的S級組織【真理議會】可是無力自保了啊。」

「【真理議會】的附屬組織,【莉莉絲的小屋】和【兄弟會】內訌不斷。」

「而眾所周知的是與【真理議會】締結了《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的【密教徒的幾何花園】可以說是小動作不斷啊。」

「【羽黃社】里的瘋子與【密教徒的幾何花園】里的人員更是如出一轍。雖然目前【密幾】還沒有附屬組織,但懂的都懂。」

說完,黑影對一旁傾聽的另一道黑影眨了眨眼。

另一道黑影內心有些無語,什麼叫懂得都懂,把話說明白了,不裝逼就這麼難嗎?

不過作為一道有逼格的黑影,他最終還是沒有把自己的疑惑問出口。

而在柱子上的餘明川,身體正隨著一股幽秘的光不斷上下起伏。

不存在於色譜上的顏色油畫般抽象扭曲。

就在他幾乎快要迷失在這種光影中時。

在餘明川的腦海里,他好像聽到了許多虔誠的挂念與喜愛。

「異邦人大大不要自殺啊!好好寫書,保重身體!」

「異邦人我永遠喜歡您的書,喜歡您所有的作品,給爺活!」

「期待著異邦人的下一部作品呢,寫什麼我都會支持的。」

「今天又看了一遍《局外人》,有點喪……」

這是他在地球的書粉的挂念,但這種信仰微小且遙遠。

難以成為拉回他理智的錨。

「我真的好喜歡阿川啊~嘿嘿,我是冕下最虔誠的信徒啊!」

「彌雅好無聊啊,好夢之主會來救贖彌雅嗎?」

這是餘明川唯二的信徒,這份信仰熾熱卻稀少。

同樣難以成為錨。

「唔,餘明川應該快起床了,做什麼早飯好呢?炒米飯好像太膩了。」

「啊!他好像說過想吃醬牛肉,現做來不及了,只能去買了。」

這是――餘明川的李師水。

是他的阿水啊

信仰是瞄,李師水明明不是他的信徒,但卻是他最穩定的錨點。

伴隨著一股強烈的拉力,不管是存在於光譜上的顏色還是不存在於光譜上的顏色都在迅速褪色。

餘明川於是一下子清醒過來,以一種冷漠疏離的目光掃視了周圍。

注意到餘明川的眼神,白大褂忍不住想到「他果然是在隱藏自己的實力,藏拙嗎?」

於是他看向餘明川的眼神里也不由的變得隱含期待了。

不過餘明川很快就恢復了嬉皮笑臉。

「嗨~大家,怎麼都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啊,是不是被我的帥氣驚呆了?」

白大褂男緊接著聽到餘明川這不著調的言論。

忍不住反思自己剛剛究竟在期待些什麼!?

「咳咳,小外啊。」

餘明川聽到這個稱呼感覺有些齣戲。

咋不叫他老外呢?

直接稱呼他的ID外鄉人不好么。

「你想不想留在【真理議會】,作為全宇宙知名的S級組織,我們對於新生代人才,尤其是像你這樣的學術知識型人才一向是十分重視的……」

「我們可以授予你【小隊長】的職位,工資月結,一月一千信用點,你最多可以招募50個F級底層人員,當然你也可以統領被訓練好的隊伍。」

「入職后你可以挑選一份稀有道具。」

餘明川懶懶的打了個哈欠,他現在知道了很多知識,B級組織的【幹部】不比這香?

「我再考慮考慮~」

白大褂男以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說到。

「現在你腦子裡應該被灌輸了不少隱秘知識吧?思考隱秘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而我們【真理議會】就有壓制這種思考的道具。」

「我說――你以為你是誰啊?」

餘明川現在面板上的技能雖然還是那些,但知識的淵博使他知曉了許多有意思的技巧。

盯著餘明川那雙冰涼的瞳孔,白大褂男彷彿看到了一座巍峨的大山,無邊無際的陰影。

冰川在天空中縱橫!那是冰山伊基爾斯!白色蠕蟲的居住地!

不!那分明是一座華美偉大的宮殿,他彷彿聽到了阿撒托斯的吹笛人演奏的樂章。

不,他怎麼會知道阿撒托斯的吹笛人的?那是什麼!?

但他的思考已經僵固成一碗粥了,一碗粘稠的粥。

巨大的壓迫感與眩暈感使白大褂男身體僵硬在了原地。

無法動作,無法思考。

底下的黑影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都吞咽了下口水。

餘明川不在意的走到白大褂男的身前,輕輕戳了戳他「那我走了~」

然後又笑容燦爛的和台下的黑影揮了揮手。

「拜拜~」

……

在餘明川走後,一個黑影戰戰兢兢的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台上負責測驗的那位大人不是【C級武裝】嗎?」

「而剛剛通過測驗的那位大人不是學者嗎?為什麼【C級武裝】這麼弱的,還是那位大人太強了?」

之前一直在裝逼賣弄知識的高大黑影開口道。

「不知道。」

「不嗶嗶賴賴你會死?現在當務之急不應該是去檢查台上那個人的情況嗎?」

說完,高大黑影就開始將今天的情況彙報給【真理議會】的總部。

……

餘明川走在了藍寶石市大街上,拿出了磁卡對著陽光。

真名:外鄉人。

身份認證:C級學者。(註:目前未加入任何組織)

信用點:375點。

看到信用點那一欄,餘明川突然想起,白雪老巫婆好像挺值錢的來著。

有機會遇見一定好好和她聊會天。

畢竟君子不報隔夜的仇,他這人一向不記仇的~

其實他現在已經完全可以脫離這個副本了,不過他目前還有兩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第一是出版發行――吾主希爾·海涅的書,以儘快培養信徒。

第二就是壓制他腦海中的知識,知道的越多,失控的風險就越大。

他現在只是以信仰為錨將「隱秘」暫時壓制住了而已。 夏青染拂袖離去,這林虞實在是太氣人。夏青染實在是想不通世間怎麼會有林虞這樣的人?

最可恨的還是林虞最後的一句話——「想吃的話,把錢給了!」

真是不要臉到了極致。

夏青染不吃,她寧可餓著肚子也丟不起這個人。

林虞看着夏青染遠去的背影,心想,真是個小氣的女人。於是,他轉頭開始填飽他的肚子。

客棧並不遠,夏青染帶着滿肚子怒氣回到客棧。這林虞氣人的本事比他的修為要厲害很多。

砰!

客棧二樓,門窗破裂,一道黑影掠出,懸空而立,然後停留在街道邊上的屋頂。

「孽畜,竟敢誘拐麒麟幼獸,還不束手就擒,前去麒麟妖王面前賠罪!」

說話的是沈劍南,他的身後還有一眾後土天的強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