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工人把一切弄完都已經七點零幾分了,林雲倒是早就躲車上了,所以衣服沒溼多少,而其它的工人全部成了落湯雞,包括老黃在內,絕對內褲都能擰出水來。

因爲項目部已經過了6:00的吃飯時間,也沒打電話叫留飯,所以呢林雲提議讓老黃帶着工人大家一起去鎮上吃點。

老黃說不用,說工隊駐地還有飯菜,也有酒,讓林雲和司機小羅一起去工隊駐地食堂吃飯。

林雲也沒客氣,讓老黃先帶走四個工人,剩下的三個工人則坐着林雲和小羅這輛車,林雲讓小羅往鎮上開,買了幾個涼菜一箱啤酒。

雨越下越大,就像天被捅了一個窟窿,像瀑布一樣的雨從天上傾瀉而下。

此刻林雲坐在橋樑工隊的餐桌前,因爲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吃過飯了,大圓桌前只有林雲,老黃,小羅以及一起的這幾個工人,其中就有帶隊的工長老王,對,就是那個集萬千寵愛與技能與一身的老王,至於他住在誰的隔壁林雲肯定是不知道的。

隔壁老王,不知道怎麼搞出來的梗,這也是一個不好的現象,最先被這個社會搞壞的詞語是小姐,然後是老師,教授,專家,校長,現在輪到老王了,如果有一天造詞的速度趕不上毀詞的速度就麻煩了。林雲一直在想中國這幾千常用字,不知幾十幾百萬的詞語如果都被醜化了,出門碰見熟人該說點啥呢。啊~哦~也不行,別問爲什麼,問隔壁島國去。呵呵,估計今後相互見面就剩傻笑了,還必須要笑的純潔。

桌面上的菜還算豐富,證明橋隊老闆對工人還不錯,一盆芋頭燒雞,一盆萵苣燒肉,一盆糖醋白菜,一盆西紅柿蛋花湯,全是大份量的。工隊不像項目部那麼講究,都是桌餐。而現在的大部分項目部呢對傳染病防治這一塊做得好一些,都是分餐制。

如果各位今後有機會去參觀像中建或者中鐵這樣的央企,或者一些排名靠前的地方龍頭企業,一定要在他們的食堂吃飯,去親自體驗一下,你們就會發現,真的不錯,飲食葷素搭配非常合理,營養、衛生、又豐富。不說學校食堂比不上,這絕不是說大話,很多機關食堂都比不上。而且只要五塊錢一餐,而這五塊錢還是餐補,反正項目部人員呢,不用直接掏這個錢。嗯,就說這麼多,雖然不能大魚大肉,但是菜品多樣,好吃管夠,吃貨就別去了,吃胖了不負責。

絕對沒有騙大家去工地上班的意思。哈哈哈

工人嘛,無論什麼工種的技工都會做或多或少的體力活,所以呢,飯菜呢,分量是管足的,口味也還過得去,現在這桌上兩葷一素加一個湯,另外林雲買的豬耳朵和滷牛肉,夠大家喝酒吃飯了。

林雲分別開了兩瓶啤酒遞給老黃和老王,然後工人有願意喝白酒的喝白酒,喝啤酒的喝啤酒。

這是林雲第一次到橋樑隊駐地吃飯,幾個工人還有點拘束,老黃老王倒是能放得開,其餘幾個還真有點小心翼翼的意思。不對,不能是這個氛圍呀。林雲端起自己身前的啤酒,也像工人一樣沒有用杯子,對瓶吹,不行也得行,跟工人打交道得有那麼一股子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豪氣,才能抵消相互之間的距離,才能化開那種莫名其妙的拘束。

“來,我敬大家一個,今天下午辛苦大家了。”

林雲一仰頭咕嘟咕嘟灌了半瓶,一桌人端白酒的端白酒,吹瓶兒的吹瓶兒,司機小羅則悶頭吃飯。林雲也沒管這話說得對不對,不過明顯搶了老黃的詞兒,管不了那麼多了,酒得喝起來。

幾杯酒下肚,一桌人的氣氛慢慢開始熱烈了,可見酒有的時候真的是一個好東西。

“老黃,怎麼不見你那個搭檔呢。”

橋樑隊兩個老闆,一個姓黃,一個姓張,兩人歲數相當,怎麼拆賬的林雲肯定不知道,但現在現場忙裏忙外的只有這個老黃,而另一個老張林雲很少見到,所以就無話找話的問了一嘴。

“張老闆在另一個工地呢,那邊還沒完,完了就過來了。”

這麼隨便一問,隨便一答就透露出了很多信息,這得看個人的理解和接收能力。林雲雖然是無意問的,但是至少知道了橋隊兩個老闆是以老張爲主,因爲老黃說的張老闆並沒有諷刺的意味,說得很自然又真誠,結合其他渠道瞭解的信息,兩人中以老張爲主幾乎是板上釘釘了。

飯桌上林雲還收集了一個更重要的信息,萬精油老王是張老闆的人,雖然這個信息對目前的工作沒有任何的幫助,但搞工地的都知道,對上對下,一定要把關係理清楚,所謂管理終究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混工地第七條:工地待人接物一定要理順關係。劃重點

與工人或者同事上級打交道,一定要理順相互之間的關係,因爲總有一天在工作中用得上。 工程人生

第一卷

第八章 什麼叫管涌?

人最大的幸運不是成爲英雄,而是能夠與英雄在一起。和平時期,誰纔是我們我們心目中的英雄?大災大難面前,那些敢於直面災難的人,他們就是我們的英雄!

————————————-

吃完飯回到項目部,頭暈暈的,本身林雲酒量就不太好,中午白酒半斤,遇事情一衝到是精神了一下午,晚上又喝了三瓶啤酒,那個亢奮勁兒過去了,隨之而來的就是深深的疲倦。

小羅是本地人,把林雲送到辦公樓就回家去了。林雲到辦公室看了一下,測量組的全部都在,在算數據,羅兵埋頭在電腦前估計在做監理辦的PPT彙報材料。一看手機時間快九點了,就沒打擾幾人,從項目部和宿舍臨近的地方側面出去,快步衝下臺階往宿舍跑,就那麼十幾二十秒的工夫,頭髮衣服褲子全都溼透,我去,這是得多大的雨呀。

洗漱完畢就已經晚上九點半左右了,把衣服扔進全自動洗衣機,林雲回屋躺牀上玩手機,這人就是這麼賤,沒在牀上想睡覺,這背一沾牀拿着手機就精神百倍了。

去球,這雨下得這麼大,明天估計不會有什麼事情,加上曾老闆不在,爲了多睡半小時不吃早餐的人明天早上肯定一大堆。這幾天跑現場的小夥子都累夠嗆,尤其是測量的,這雨就算現在停下,明天測量肯定都沒辦法幹活。再說,看這個樣子,這雨指不定多久能停,要按這個雨量再下兩三個小時,別說明天,後天都幹不了活。

林雲一邊玩手機一邊這樣安慰自己,來了十幾天,成績沒幹出什麼來,天天被事情推着走,或者被曾老闆臨時安排點什麼事情,而這曾老闆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總喜歡給林雲安排點臨時的事情,難道是因爲自己工作能力不行,或者偷懶摸魚被曾老闆看出來了。

林雲躺在牀上邊看手機新聞邊瞎想,不對呀,以曾老闆的性格,哪裏不對,肯定會指出來的。管他呢,反正工作肯定是會慢慢上正軌的,這是個工作節奏問題,本身自己也不能完全掌控,大的方向還是曾老闆,自己只負責具體執行,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朦朧迷糊中就睡過去了,這一覺是睡得又沉又香,香到早上的起牀電鈴都沒聽見,這數錢數到手抽筋林雲是沒機會體驗,估計這輩子絕大部分的人都體驗不到,這睡覺睡到自然醒偶爾來一下,還是神清氣爽的,唯一讓林雲可惜的是沒能和陳莉共進早餐。

穿戴完畢8:40了,林雲出門洗漱的時候才發現雨還在下,只是比昨天晚上小了一些,不知道是一直沒停呢,還是今天早上重新下的。管他呢,不用上工地不就完了。

磨磨蹭蹭的到了辦公樓,9:07分了,指模機打卡遇到張萍,你還別說,這女的不知道什麼原因今天沒化妝,反而讓林雲看起來更舒服了,兩人一前一後站在指模機旁,指模機約莫1.3米的高度,掛在牆上。

張萍先到,估計她自己的打好了,手裏拿着十幾個比指甲蓋大一點的盒子,裝的全是複製的指紋。都是合同擬派但未實際到場的人員指紋複製品,上面還寫着各自名字,因爲是複製的,所以有的要兩三次才能打卡成功,不知道是因爲林雲站得離張萍太近,還是風的原因,林雲聞到張萍身上一股非常好聞的味道,忍不住的深呼吸了一下。

張萍因爲手邊有事,沒有注意到林雲的小動作,所以並沒有感覺,反倒是林雲有點不好意思了。MD,肯定是離婚太久,聞不得女人香了。

“張美女,我看你一邊開蓋子,一邊打指紋,一邊合上,多不方便,身邊現成的人不知道使喚的嗎。”

“哎喲,來來來,你幫我拿着,這個是打過的,這個是沒打的,我打一個你遞一個給我。”

這女人可算是反應過來了,有了林雲幫忙就顯得不那麼手忙腳亂了,幾下打好,給林雲微笑着說了謝謝就上樓去了。留下林雲在這邊凌亂,她對我笑是不是對我有意思,哈哈哈,果然是單身狗的思維,用不用提前把名字也起好,阿彌陀佛,我佛不渡單身狗。

肯定是昨天的酒沒有完全醒,怎麼能這樣胡思亂想呢,拋開雜念,簽到完畢。林雲來到一樓左手第一間辦公室,也就是工程、質檢科。

果然,除了羅兵和楊少超坐在電腦前,其餘三個小夥子,汪飛,張浩,彭鵬一個都不見,十有八九還沒起牀呢。

見兩人忙,給兩人桌上一人扔了一支香菸,林雲自顧自的抽了起來。

翻開圖紙看了一會,老樣子,依然是看不進去,玩手機呢又不大合適。羅兵在弄監理辦的PPT彙報材料,這還是林雲轉交的額外工作,楊少超呢在弄測量數據,自己這麼在辦公室明目張膽的的玩手機讓人家怎麼想。

林雲坐不住了,得找個地方串門聊天去。去哪個辦公室好呢?聊天嘛,和女人最好了,單身男人的最愛。


但是財務科和合同科肯定不能去,雖是想去,沒個由頭不好去,綜合辦也不好去,倒是可以找個由頭去領個筆呀文具什麼的。但是呆不長,實驗室也不能去,陳雷今天應該在,但是實驗室主任咱不熟悉呀,又是曾老闆心腹,沒事不能多串。

李波倒是在二樓,一個人辦公室,倒是可以去敘敘舊。

正想着呢,有人在門口叫,這不是李波是誰。

“林雲,你出來一下,我給你說點事。”

林雲出了辦公室,和李波來到了隔壁檔案室,因爲現在的檔案室裏邊沒什麼資料,所以也沒有專人管理,一張辦公桌,前面兩張椅子,三排鐵皮櫃分別靠牆擺得整整齊齊的。

辦公桌上有抹布,兩人先後把椅子上的灰用抹布清理了一下,各自坐定,李波掏出一盒煙,給林雲遞了一支。

“老林,我給你商量個事。”

“李總,你吩咐我辦事,你只管說。”

林雲二皮臉又犯了,開始調侃了,因爲兩人以前就在一個工地待過,都在工程科,所以比較熟悉,這李波是這個工地才升任副總工的。兩人之間沒什麼顧忌,開開玩笑,只要不過分,都是很隨便的,沒有那種上下級的拘束。當然了,誰也不會去開過分的玩笑,二傻子和精神異常人士除外。

“不是公事,是私事,半公半私的事。”

MD,什麼情況呀,林雲開始有點後悔自己大包大攬了,不過轉念一想,怕個鳥,總歸不會叫自己去殺人放火,人家勞煩你肯定是自己能做到的事。

“哎呀,波波,你就隨便說。”

心頭一定,林雲就開始口花花了。不過見林雲這樣目無領導的樣子,李波反而樂了,兩人比較熟悉,這就是沒問題了,隨便使喚了。

“是這麼回事,你知道我們項目旁邊的湖吧。”

“知道呀,老早就想去看了,這麼出名。”

“對,就是那個湖,旁邊有一個鎮子,因爲雨水原因湖面水位升高,水壓變大,發生了幾處管涌,幾個要緊位置呢需要加強壩體。所以昨天晚上防汛指揮部就通知了全縣幾個大的項目工程指揮部配合防汛,人家武.警是主力,昨天晚上就上去了,而我們高速指揮部每個項目看各自的勞動力資源和機械情況,抽調相應的人員和機械過去防汛。”


“管涌?”

林雲第一次聽說這個概念,什麼TM的是管涌呀,用不用百度一下呢。

“嗯,曾老闆的意思是安排我們項目我帶隊,今天吃完中飯就得上去,我們去三臺挖臺,挖機已經裝車完畢,裝工人的大巴車估計一會就到了,指揮部那邊吃過飯有人過來領的。”

“那……,你讓我跟你一起去?”

“我能去我找你小子幹嘛,前天晚上開會老闆不是說了嗎。今天會有其他工地的人過來,我老婆就在那三個人中間,我怎麼也得安頓一下不是。所以呢我給曾老闆說能不能換個人去呀,曾老闆讓我自己找人替。”

“所以你就讓我去?”

MD,好事想不到我,吃苦受累你倒是想起我來了,林雲是一陣的腹誹。不過這孫子估計也好幾個月沒和老婆見面了,夫妻爲人倫之始嘛,這點事情,怎麼也得幫着抗下來。

“哦,嫂子要來呀,你總該找個機會請大家吃一頓吧。”

林雲心裏邊早就給李波打上了貪生怕死,見色忘義的標籤,不過飯還是得必須讓他請的。

“沒問題,還有,這不光是幹活,也有好處的,去的人無論是工人、管理人員或者機械手都是工資外補助二百每天。”

早說嘛,在哪兒摸魚不是摸魚呢,呸呸呸,在哪兒上班不是上班呢,聽得還有補助拿,林雲就沒什麼話說了。

兩人說完又閒扯了一會,直到時間來到十一點半,李波又囑咐了幾句注意事項,說一會給曾經理打電話把事情說一下,兩人各自回了辦公室,繼續摸魚,呸,上班。

12:00整,電鈴準時響起,大家陸續從辦公室出來帶上各自餐具吃飯,嗯,林雲故意晚了兩分鐘出辦公室,爲的就是等樓上陳莉下來。

毫不意外,緊跟着陳莉屁股後面打飯打菜,然後見縫插針的又坐在了陳莉旁邊,不過人多的時候,不顯眼,倒是陳雷一臉的壞笑又坐到了對面。NND,這孫子大嘴巴不會瞎傳什麼緋聞吧。去他大爺的,男未婚,女未嫁,怕個鳥,不得不說林雲這二桿子精神確實讓人佩服。

吃完飯,林雲下午會替李波帶工人去當防汛預備隊,直接就來了辦公樓,李波也上來了,因爲工人們會到會議室集結,所以兩人就在會議室閒聊。

大概12:50左右,工隊陸陸續續的有車送工人過來,好幾十口子人,因爲李波和林雲早就到會議室的原因,一人拿了一疊紙杯,陸續給每人端了一杯熱茶,反正會議室櫃子裏邊買了那麼多白茶,誰喝不是喝呢,工人怎麼了,要一視同仁。大家社會分工不同,本來就應該相互服務。

混工地第八條:一定要和工人搞好關係。劃重點

不能和工人打成一片的施工技術人員都不是好廚子。平易近人不是領導專用,對基層和一線施工人員尤爲重要。

這兩人忙裏忙外把工人安頓好,因爲會議室椅子不太夠的原因,送工人過來的有李波和林雲比較熟悉的人都打過招呼就開車走了。

林雲回辦公室又拿了兩包煙,挨着給工人遞煙,這些人大多都在工地見過,只是叫不出來名字。咦,橋隊老王也在,不應該呀,這人是橋隊工人裏邊唯一拿月薪的呀,而且這人工資是8500還是9000,按說拿月薪今天出不出工都不受影響的呀。

“老王,你怎麼不在家睡覺,去湊這熱鬧幹嘛。”

“以前當兵的時候習慣了湊熱鬧,不去湊一下熱鬧,今後就沒機會嘍。”

“真沒看出來,你還當過兵。”

林雲肅然起敬,真的。也許是自己的外公就是一名標準的軍人,而且參加過抗美援朝的原因。當兵的事情很少聽外公說起,小的時候林雲也不太感興趣,很少去問,外公也很少主動說,有時不喝酒清醒的時候,高興了就說點,斷斷續續沒頭沒尾的,而這些完全拼湊不出幾個完整的故事。

林雲記憶中最深的從外公口裏說出來的一個短故事,外公說美國兵是傻的,志願軍打過去佔領了美國兵的駐地,發現美國兵廚房後面像動物內臟呀,雞鴨的頭,還有爪子什麼的都堆成了小山,因爲朝鮮半島冬天都是下大雪,所有呢天然的冰箱,這些東西凍成了一座小山,志願軍發現後,我去,這美國人是真傻呀,這麼好的東西都不吃,然後志願軍戰士們就全部挖出來,洗乾淨大家解饞,足足吃了半個月。


說這話的時候是外公一次飯桌上說的,說的時候那個表情,有對當時情形的回憶,有對美國人犯傻的惋惜。外公說這話的時候大概是1995年或者1996年,大概時間林雲是記不清楚了,只記得當時自己在上初中。而沒過兩年外公就鬱鬱而終了,也是慚愧,那時候不懂事,林雲連外公過世的時候多大年紀都不知道。而外公珍藏的幾張朝鮮幣和一支在戰場上撿到的派克鋼筆也隨着外公的逝去而不知所蹤了。

林雲和老王有一搭沒一搭的閒扯着,綜合辦主任張萍進來。

“1、2、3……32人,來幾個人跟着我去拿雨衣雨靴。”

林雲正住準備叫老王帶着橋隊幾人去拿呢,老王沒等林雲開口自己招呼了橋隊三個人,應了張萍一聲跟着去了,老同志覺悟確實高。

不一會,雨衣雨靴發放完畢,林雲也領了一套。

“別慌着換,帶着上車,到地方再換。”

李波制止了幾個工人穿雨衣換雨靴的舉動。

“講一下,所有人到地方以後必須首先聽從指揮部人員的安排,然後休息的時候聽從張主任和林雲林工的安排,林雲你們都認識,天天工地能看到,張主任就更好認了,就她一個是女的。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所有人必須打起十二精神,注意自身安全。”

隨着李波的話,所有人都看向了張萍,別說,這女的還有點氣度,一點都怯場。

“沒什麼事情的話,大家就出發。”

這下說話的是張萍,說完就帶着衆人往會議室外走,大巴車停在辦公樓正門右側,離辦公樓門廳大概10米不到,張萍帶頭跑上了開着門的大巴車,除了幾個上廁所的工人,其餘的都陸續上了車。

李波和林雲站在門廳處一邊抽菸一邊聊天。

“你小子也注意安全,張主任那裏有空白表格我給你準備的,一會在車上把所有人信息登記一下。把工人看好,別出紕漏,還有一點一定要記住,無論什麼情況下把張萍給我看住了,她是女同志,你發揚點風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