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銘沒說什麼,現在想要把素華夜廢掉,恐怕所有人都不幹,畢竟素華夜的實力在那裡,他依然是凌霄帝國崛起的希望。

柳媚兒美目呆望著蘇銘,臉上有一些羞意,但心中卻是欣喜無比。

「那先下去療傷吧」,素雲流拍拍素銘的肩膀道。

素銘點頭,他剛才確實受了些傷,不過要比素華夜好些。

接下去是各大家族天才之間的簡單切磋,因為僅限於切磋,所以也沒有人會因為輸贏而拚命,受傷有,重傷卻是一個也無。

疏勒旋、九真憐等人也湊了個熱鬧,四大家族的天才自然也是盡出,雲天宗則派蘇卿卿應戰,不過到底底蘊沒有四大世家豐厚,落敗亦是難免。

本來素家還想邀請方十四和阿雪上場,但是兩人均是婉拒,這樣的虛名對他們來說並沒有太大意義。

因為素銘和素華夜都沒有參加,最終陸家的陸少謙以玄師六階的修為力壓群雄,獲得了最終勝利。

素家的族比至此落下帷幕,其後大家各自散場,只是四大世家以及皇帝沒有散沒他們還要討論一下天諭的事情。

蘇璧山沒有直接離開素家,而是找到了素辭。

蘇卿卿有些忸怩,此刻不知道該要說些什麼。氣氛有些尷尬,因為退婚事件,其實蘇素兩家已經是散了。

誰都知道,蘇璧山這次肯回心轉意,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在於素銘代替了素華夜,成為真正站在年輕一輩巔峰的人,而且素少陽身體痊癒,修為也是更上一層樓,和蘇卿卿相比,亦是不遑多讓。

出雲素家徹底崛起,即便蘇家怕也是比不上,此刻若是能攀上關係,重修舊好最好,若是不能,不結怨亦是不錯的選擇。

素辭臉色很不好看,當年蘇家可是把他素家給徹底羞辱了個夠,現在想和好,未免太遲了些。

不過一切都要看素少陽,如果素少陽真的喜歡蘇卿卿,那他這個做爹的也不好說些什麼。

素少陽和蘇卿卿四目相對,沉默不語,但一切又在不言中。

蘇卿卿女兒家自然不好開口,素少陽已經看淡了他人的目光,換句話說,臉皮厚了些,最終還是他開口道:「卿卿,願意嫁給我嗎?」

蘇卿卿一愣,臉上羞意無限,臉頰一片緋紅。

哪有你這麼直接的?

見蘇卿卿不說話,素少陽微微一笑,走到蘇卿卿面前,輕輕將她攬入懷裡。


蘇卿卿掙扎了一下,嬌羞道:「討厭,伯父還在這裡呢!」

蘇璧山臉上笑開了花,此刻當然不好做電燈泡,連忙拉著素辭走了出去。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梁思雨看著項鏈耳環,雙手小心拿起,看著色澤以及光亮程度,哪怕不懂,也能看得出十分珍貴。

蘇潔見梁思雨,臉上滿是歡喜,小心翼翼的捧著項鏈,眼神放光,連眼睛也沒有眨一下。

言謙見梁思雨如此喜歡也不說些什麼,看著蘇潔輕笑的容顏,再看了一眼時間見時間到了差不多了,這時服務員走了進來輕輕敲了下門,「總裁,可以出去了。」

梁思雨被打斷了思緒,隨後立刻回神,望向言謙,「是不是可以出去了?已經開始了嗎?」

「嗯。」言謙淡淡嗯了一聲,梁思雨作勢推開他,卻被他用力拉緊。

梁思雨眉心撅起,「鬆開我啊,我要下地。」

「不用想,我抱你過去就行。。」

梁思雨一聽,臉蛋微微紅潤了些,滿臉不適開口,「這怎麼可以,你抱著我去多尷尬呀,我自己去就好了!再加上我又不是沒有腿,你不用這樣抱著我的,我自己走就行。」

言謙像是沒有聽到一樣,直接起身便往外走。

蘇潔看著眼前走向自己面前時,輕笑著抬起手,想要打招呼,怎知他上次沒有看到他一樣直接擦過……

他的手尷尬的,在空氣中望著空蕩蕩的房間,隨後咬牙容易放下,深呼吸口氣之後,轉身直接走向了賓客席位上,看著位置上的名字,當他發現旁邊坐著的男人時,臉上擺出好奇。

「你也來了?他們也邀請你參加了嗎?」

張公子點頭望著蘇潔臉上的笑容時,輕笑出聲,「是的。」

「上一次在拍賣會的時候真的有點被張公子的大方所震撼到了,還沒有親自跟你說聲道歉,你就已經離開了今天有緣一見,我為上次的事情跟你說聲謝謝。」


「不客氣,我只是因為看小姐長得特好看,而且我對你也挺喜歡的,所以就送給你了。」

蘇潔一聽,微微有些呆愣,旋即明白他話里的意思微微點頭,卻不表明態度。

張公子見他不回答自己的話,但是也沒有拒絕,便知他剛才說的那些話,他應該也可能有點意思,但是卻並沒有說出來,再加上他跟言謙的關係,看來,他還需要等等。


蘇潔沉默著,腦子開始轉動了起來,想到了什麼?看下張公子,「我只知道你姓張,但是你的真名叫什麼我好像還不清楚,能不能說一下呢?」

「我叫張峰。」

「你好,我叫蘇潔。」

張峰儒雅一笑,「我知道您的名字,蘇小姐在這個圈子裡可謂是個大美人,你的名字我有幸見識過,照片也在我朋友手機上看到過,所以對你印象挺深的。」

「就因為容貌?沒想到張公子是個在意外表的人?」

張峰輕笑,搖頭,「沒有,我並不是一個看顏值的人,只是你的氣質剛好吸引到我,我覺得你天仙脫俗,挺不錯的。」

優雅輕笑也不再回答什麼,看著言謙跟梁思雨站在台上時兩人的神采都寫滿著無奈,以及某種看不懂的色彩…… 皇帝坐在高閣之上,四下是四位世家家主,而中間則站著素銘。

「從平遠帝國那裡傳來消息,天諭將於明年二月中旬派船到渦流海境,迎接前往其國境內的參加中州資格賽的年輕天才武者,也就是說,你和華夜的時間不多了。」

皇帝噓嘆道:「天諭只允許一百五十名武者乘船前往其國境,所以渦流海那裡可能會發生一場惡戰,你要小心一些。」

素銘點頭:「謝陛下提醒,只是此去天諭,我的家人還請陛下和各位族長多加照拂一番。」

素雲流笑道:「這你放心,有我素雲流在,誰也動不了你們出雲素家,而且名同和慈顏兩隻老狐狸,現在名義上不還是要為你服務三年嗎,相信他們也不會坐視出雲素家出事不管。」

素銘訕訕一笑。

「那等下,朕去國庫取出一點晶石出來,你帶在身上。 完美帝者 ,也可以用作修鍊之用,多帶一些,可以備不時之需。」

皇帝笑言,他對素銘的期待值很高,所以大出血是必然的,而且如果素銘能去中州,那凌霄帝國的聲譽會水漲船高,凌霄也將會進入一個繁榮期。

素銘對皇帝鞠了一躬道:「多謝陛下。」

回到房間,素銘把方十四和阿雪叫到房間,這一回去天諭,自然是三人同去,不過以方十四和阿雪現在的修為,想要爭得去中州的資格,根本沒可能,所以他必須進行必要的拔苗助長。

方十四是千古煞體,想要迅速提高修為,只有解開一部分煞體的封印,讓煞氣灌滿全身,然後將這些煞氣全部轉化為靈力,才有可能。

阿雪是霜月天狐,本身血脈極為優秀,所以只要激發出血脈的潛力,她的修為便能迅速升高。

激發潛力最好的靈藥是月牙姝,特別是六階月牙姝,而素銘手上正好有一些。只不過同樣的,想收穫自然要付出。玄師吞食六階靈藥極為危險,即便有劍姬在,也不一定能完全保證阿雪的生命安全。

「解開封印吧,若不快點去中州,我怕是堅持不了幾年了。」方十四堅定地說道,當年他那麼支持素銘,而且一路上又一直呆在素銘身邊,就是為了能夠去中州。付出了這麼多,現在機會終於掌握在手中,他怎能放棄?

「我要跟你一起去,而且我也想去找回自己的故鄉。」阿雪十分堅決地說道,說到故鄉時,他眼中又有一些迷惘。

「去中州前,能幫忙做一件事嗎,素銘哥哥?」

素銘點頭,他已經猜到阿雪說的是什麼事了。當年第一次遇見阿雪時,阿雪孤單一人,並且身受重傷,顯然是遭到了強敵攻擊。

以前不說,是因為沒有報仇的能力,現在有了,她自然要一雪前恥。

「謝謝素銘哥哥」,阿雪開心道,「那麼我已經準備好了。」

素銘對來兩人一笑,便讓劍姬開始為十四和阿雪護法。

劍姬目光深邃,玉指輕輕一勾, 馭美小農民

素銘取出一顆月牙姝,月牙姝在他手中散發著極為濃郁的葯香。

素銘只是取下其中一小截交給阿雪,若是全部,不等阿雪開始消化,藥力就會撐得阿雪爆體而亡。

畢竟阿雪體內沒有紫雲天炎這樣的奇物,所以一切還是要循規蹈矩。

半個月後,方十四和阿雪兩人雙雙出關,修為也一下子躍到了玄靈初階,堪稱進步神速。

當方十四和阿雪出現在素雲流面前時,素雲流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又增加兩名玄靈階別的年輕天才,凌霄帝國怕是要以絕對強勢的姿態崛起了!

好在素華夜的修為最近已經成功突破了玄靈二階,不然他這曾經的凌霄第一天才之名怕是要徹底淪為笑話。

「上次族比其實還有很多獎勵,不過這些獎勵對於你來說,卻是連錦上添花都算不上,所以我全部給你換成晶石,到了天諭,靈丹妙藥無數,你也可以看著買些。」

「多謝伯祖父」,素銘笑道,「其實這次來是辭行的,去中州的資格賽在即,我們也需要儘快上路。」

「嗯,這是自然」,素雲流再取出一枚納虛戒,裡面依然是裝著滿滿的晶石。

「這是陛下從國庫里取出來的,幾乎是掏空了一半的國庫晶石,所以你們這一次一定要讓我們凌霄揚眉吐氣,凌霄的國運如何,也就看你們了。」

「那代我多謝陛下,我們也一定不負陛下所託以及伯祖父您的期望。」

素雲流聽了十分高興,特別是後面一句時,更是眉飛色舞,鬍子都吹了起來。

「那麼去吧,飛行妖獸已經準備好,一路上也可以減輕你們的幸苦。不過,妖獸只是四階,要想更快更安全,還是要到中部帝國去租一隻宗階妖獸來,不然路上可能會不安全。」

素銘三人對著素雲流深深鞠了一躬,然後在僕人的帶領下登上了飛行妖獸。

臨行前,他還去了一趟丹王府,請託慈顏和名同照顧好自己的父親和大哥。慈顏自是答應,並且送給了素銘不少品質極好的丹藥。名同手中好東西不少,不過在素銘面前就有些拿不出手了。無奈,他交出了自己之前煉製的風波幻影琴。

素銘自然毫不客氣地笑納,笑話,誰會嫌身上的好東西多?

而且這風波幻影琴確實厲害,方十四琴棋書畫無一不通,送給他使用頗妙。

善提本想跟著,但是聽聞非參賽之人進天諭,會十分麻煩,所以只好作罷。素銘走時也解除了對善提的控制。當年三年之約,不到一年,善提就得到了自己的自由,想到這裡,他也是唏噓不已,同時又有些感傷。

其實一年相處下來,他都對素銘等人產生了感情,好像是一家人一般,此時分別,竟有些依依不捨。

妖獸飛向高空,善提忽然飛了上來道:「讓我送你們一程吧。」

素銘微笑說好。

實際上他也的確需要善提幫一下忙,幫阿雪報仇之事,有強援當然最好不過。

妖獸飛行了小半天,便已經到了一片大山脈之中,山脈里有一些比較強烈的氣息波動,是山裡的那些霸主級妖獸做出的警告。

妖獸飛到某一處領域時,阿雪突然激動起來:「就是這裡!」

素銘朝著善提點頭,然後駕著飛行妖獸進入了山脈內。

山脈內一群妖狼正在巡山,他們個個人身狼首,面目猙獰。一位妖獸首領身披著金甲,懷裡摟著一位極美麗的姑娘。

那位姑娘明顯對妖狼十分憎恨,但是卻不敢反抗,任由妖狼對她動手動腳。

「堂姐!」阿雪嘶啞叫道,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什麼人,竟敢闖我妖狼王境!」金甲妖狼一把推開身邊的女子,站起身來怒吼。女子被推得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玉臂露了出來,手上淤青一片。

阿雪此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直接從妖獸上跳了下來,面目冰寒無比,殺氣森然。


女子一驚,大喊道:「凝若,你怎麼回來了?快走,你打不過他的。」

金甲妖狼警告著朝著女子望了一眼,又一臉邪惡地轉過頭看向阿雪,用獸語淫穢地說道:「唷,哪裡來的小娘子,是不是太寂寞孤單,想找金狼我陪一陪?」

金甲妖狼話剛說出口,阿雪瞬間就動起手來。

金甲妖狼不閃不避,在他看來,這麼年輕的小霜月天狐能有什麼實力?但是真正當阿雪的手撕過來的時候,他慌了。

他想還擊,但是已經太遲,呲啦!金甲妖狼身上被撕開了一個巨大的血口,猩紅的鮮血飛濺出來,好像瓢潑了一盆水。

金甲妖狼一招重創,憤怒的大吼,吼聲震動整個妖狼王境。

他在召喚同伴,召喚狼王。

金甲妖狼擦乾嘴裡的血跡,咆哮道:「小妞,若你能屈服在我的胯下,今日我就饒過你的不敬,不然,你們所有的人都得死!」

「死」之一字,話音方落,一顆巨大的狼頭掉落下來,這隻金甲妖狼徹底死絕,而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誰殺的。

素銘幹掉了金甲妖狼,玄靈的氣息外放,眾小妖狼嚇得四下逃竄。

這時天空中爆出了一個強大的音波吼聲:「犯我妖狼王境者,死!」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梁思雨看著言謙,神色中充滿著無奈,隨後望了一眼在一旁站著的司儀,小聲嘀咕,「別說那麼多廢話!能不能早點結束啊?站得都腰痛了。」

司儀站在他的身邊,剛好聽到了這一句,滿臉尷尬的看了一眼台下的貴人,假裝聽不到一樣,繼續說接下來的台詞,「有請雙方交換戒指,再親吻一下好不好!」

台下掌聲一片,言謙以及梁思雨看著台下這麼激烈的掌聲以及老夫人在一旁看著滿臉興奮的模樣。

眼睛微微上前一步,拉起藍思雨的小手,拿過一盤遞過來的戒指直接扣在了她的中指上。

梁思雨微微低頭看著地面,要拉起延伸的手,直接拿過在他身邊的戒指,選擇言謙給他扣上戒指的動作,現在了她的中指上。

訂婚儀式,就在梁思雨這分享桃跟逃不掉的思想中徘徊,直到結束,而言館館站在一旁,早已累得有點站不穩了。

見司儀說可以下台,立刻歡喜著跑到了袁珊珊的身邊坐了上去,滿面無奈以及抱怨的小眼神,哀怨的看了一眼梁思雨,隨後擺出一副怨恨的神情。

梁思雨感到十分無奈,突然想直接向著他吐槽,【可不可以別這樣說我,我也很無奈好不好?!」】

但是他這句話只能想不能說,只能爛在了肚子里,只要他說出了這句話,以及被人先聽到了,那可想而知以後的生活會是怎麼樣,畢竟有誰敢遷怒一隻野獸?如果真的感覺對被那隻野獸給廝殺了!而且吃的骨頭也不是像他這般弱小的人,是不夠這隻野獸吃的。

言館館坐在位置上看著右手的中指,那顆閃閃發光的鑽石,雖然喜歡,但卻有種沉重的感覺,畢竟她這枚戒指代表著他,現在已經是訂婚了的人,也就是有主了,在不久的將來,他會跟他不喜歡的人走進教堂結婚。

光是這樣想一下,她就覺得十分的壓力山大!好想逃婚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