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天昊聽完,馬上就露出若有深意的笑容看向裘千研。

裘千研被紫天昊這麼一看,反倒覺得有些尷尬起來,急忙說了一句,「不理你們了。」說完,就匆匆轉身而去。

地產富商的全職太太 ,真是少見!」裘千楓見狀,馬上露出幾分稀奇的表情,因為從小到大,裘千研其實就和男孩子一樣,非常獨立,很少露出女孩子應該有的樣子,更別說是什麼害羞了。

「你就別逗你妹子了,都被你嚇跑了。」紫天昊見裘千研那落荒而逃的樣子,也是笑意深深。

「白兄弟,我跟你說實話,我家妹子除了個性像男孩子一樣外,其他方面還都是不錯的,要姿色有姿色,要身材有身材,要實力有實力,你要不要考慮一下當我妹夫啊?」裘千楓馬上慫恿道。

「就怕你家妹子看不上我啊!」紫天昊嘆道。

「會嗎?為什麼我覺得你們之間的關係似乎並不像是認識那麼簡單……」其實,裘千楓也注意到自家妹子看紫天昊的眼神有些不同,雖然說不上什麼不同,但他覺得自家妹子對紫天昊應該什麼特別之處。

「是你想多了。」紫天昊應完,又道,「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我還有兩個美女徒弟等著我呢!」

「美女徒弟?」裘千楓玩味一笑。

「改天介紹給你認識。算是禮尚往來!」紫天昊說道。

「好啊,那我可是不會客氣的。」裘千楓立刻大笑一聲。

隨後,紫天昊就先離開裘千楓的武院,不過,才剛出武院沒多久,就見一道嬌影正站在路旁的一棵開枝散葉的榕樹之下,定睛一看,正是裘千研!而裘千研明顯就像是專門在等他似的,見到迎面而來后,也直接走了上來。

「千研妹子是在等我嗎?」紫天昊乾脆就十分熟絡的叫道。

「什麼妹子……別亂叫,只准叫我的名字。」裘千研瞪了紫天昊一眼。

紫天昊立刻聳肩一笑。

「跟我走。」裘千研突然丟了一句,之後,就徑直轉身而去。

紫天昊自然也跟了上去。

兩人一前一後走了大概半個時辰后,便到了修羅學院十分有名的觀夕崖,此刻,正好夕陽西下,裘千研的嬌影在夕陽的映襯下,顯得十分耀眼,與裘千研身上散發出的淡淡武氣,相互輝映,甚是動人!

「好美?!」紫天昊忍不住驚嘆一聲。

這時,裘千研似乎聽到紫天昊的話,忽然就停下腳步,眸光莫名的回頭看了紫天昊一眼。

「千研,你帶我來這裡,是打算邀我賞夕呢,還是有話要問我!」紫天昊故意問道,其實,答案不用想就知道,裘千研肯定疑惑他和自己二哥的關係,這也是在情理之中。

這時,裘千研就走到觀夕崖一側的一塊大石上,嬌軀輕靠,顯得有些慵懶,沉默了許久之後,才看向紫天昊問道,「你是在黑獄跟我二哥認識的嗎?」

紫天昊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你見到我二哥的時候,我二哥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裘千研十分謹慎的問道。

「沒有啊!」紫天昊當然不會告訴裘千研真相。

「那為什麼他說你是他的救命恩人?」裘千研當然不會相信紫天昊的話,她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她二哥和紫天昊之間肯定發生過什麼事情,否則,以她二哥的個性,不讓對紫天昊那般傾心以對。

「不是說,我幫過千楓兄弟一點小忙嗎?」紫天昊解釋道。

春秋學院 小忙,我看不是吧?」裘千研質疑道。

「那你以為呢?」紫天昊反問道。

「當年,我二哥為了突破皇級而進入葬武淵閉關歷練,但後來突然就音訊全無,整整失蹤了三年,我之所以會進入修羅學院的目的之一,就是來找我二哥的,但是,也到葬武淵找了幾次,但也從未見過我二哥。那時,我就懷疑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雖說數月前,他總算回來了,但是,我也發現他變了很多,有時候完全就像是另外一個人,而且,看上去非常孤獨。所以,剛才見到你們兩個稱兄道弟,談笑甚歡的樣子,我就覺得很奇怪……」裘千研猶豫片刻,便把自己心裡的疑惑說了出來。

「是嗎?那回頭我可要多和你二哥聊聊天了,這樣你也不會疑神疑鬼的了。其實,就算你二哥在葬武淵發生過什麼事情,那也是過去的事情了,有時候你太過於在意的話,反而更容易傷害到別人。」紫天昊聽完,也是神色認真的應道。

裘千研聽完紫天昊的話,也忍不住深思幾分,因為紫天昊說的確實也沒錯,過去的時候就讓它過去,最重要的還是她的二哥安然無恙的回歸。

「還有什麼要問的嗎?」紫天昊接著問了一句。

「沒有了,謝謝你!」被紫天昊這麼一開導,裘千研自然也就想通了,微微搖頭,同時,帶著幾分感激之意。

「那我走了。」紫天昊轉身揮手,隨後,就消失在原地,留下還有些愣愣出神,若有思緒的裘千研。

!! 紫天昊回到農院的時候,天色已晚,他估計龍媚還在應付修羅學院的那些武聖大佬們,可能明天才會來。所以,他就回了系統,監督兩女的訓練。次日一早,他才把被他折騰的身心俱疲的兩女放回去休息。

和兩女回到農院之後,就見斐雲他們都已經聚集在農院的空地上,而龍媚就站在他們之中。

「媚后武聖……」冰心兩女立刻對龍媚恭敬行禮。

只有紫天昊微微點了點頭,就算是打過招呼了。

這袁逸等其他武生見到紫天昊和冰心兩女這麼一大早從外面回來,也是神色異樣,不由猜測幾分。

「既然人都已經到齊了,那我就交代兩句。」龍媚眸光輕簇,柔聲說道,「這修羅學院的王級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這次修羅學院誠心邀請我們武天學院的武生參加王級大會,也是史無前例的一次,但是,既然修羅學院如此誠意,那我們武天學院也不能辜負了人家的好意,所以,我希望你們在王級大會上都給我好好表現。」

「媚后武聖就算不說,我們也會這麼做的,我們本來就打算讓修羅學院好好瞧瞧我們武天學院的厲害。」冰心信心十足道。

袁逸等武天學院的王級武生紛紛隨聲附和,氣勢很盛。

「你們有這樣的信心,固然很好,但可不能小看了修羅學院,昨天我也了解了一下修羅學院王級大會的賽制,因為王級大會分為武匠賽和實力賽,武匠賽比的也就是武匠技藝,當然,以你們在進入修羅學院幾個月的學習來說,想要在武匠賽上奪得好成績,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只要不要輸的太難看就行。但這實力賽,你們務必要給我爭氣,尤其是冰心、芸熙,還有斐雲,你們三人的實力是十位中最強的,所以,你們三人最少也要打入前五之內……」龍媚說道。

「雖然媚后武聖這麼說,但我的目標可是實力賽第一。」冰心嬌容高傲道。

「你若是能奪下這實力賽第一,那自然最好,但據我所知,這修羅學院至少有三位武生和你一樣有奪得實力賽第一的實力。」龍媚說道。

「怎麼有三位?我聽說因為原來修羅學院的第一武生已經晉陞為武皇,所以,如今修羅學院的第一武生已經是軒轅烈,魔武境第一家族的弟子,他的實力雖然很強,但估計還要比我差一點……」冰心蹙眉問道。

「他只能算是這三位中最差的一位,這前面其實還有兩位。這兩位一年前就已經閉關突破皇級境界了,不過,因為這次你們十位的實力很強,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修羅學院就讓這兩位武生出關,參加這次的王級大會。」龍媚應道,為了得到這些情報,她昨日可是費了不少功夫。

「這修羅學院還真是陰險啊!原來暗藏了這麼一手。」冰心鄙夷道。

「為了讓你們更好的備戰,今日開始,我會每日指導你們兩個時辰。」接著,龍媚便宣佈道。

冰心等人一聽,自然是十分振奮,這能得到堂堂媚后武聖的指導,可是任何武鬥師夢寐以求的事情!

「你們先去準備一下,一個時辰後集合。」龍媚馬上示意道。

隨後,冰心等人就先散去準備。

「你不去準備嗎?」龍媚見紫天昊還站在原地,立刻問道。

「媚后就沒有什麼話要單獨和我說嗎?」紫天昊笑了笑,他原本以為龍媚見到他后,應該會有很多話要說。

「沒什麼可說的。」龍媚直接搖了搖頭。

「哦,那我先走了。這指導我就不參加了。反正以我的實力也沒什麼指望。」紫天昊說完,就徑直轉身而去。

這修羅學院的王級大會雖說是一年舉辦一次,算是相當頻繁,但修羅學院卻也是非常重視,因為這王級大會的主要目的,就是檢驗各王級武生在這一年來的各方面的實力進展,而在王級大會上有優秀表現的武生,也將會接受學院更進一步的培養。

不過,更重要的還是,這修羅學院的王級大會設定了很多獎勵制度,比如只要進入武匠賽或是實力賽前五十名的王級武生,就能夠獲得特定的獎勵,名次越高,獎勵自然也就更好。

此外,還有很多單項獎勵,尤其是武匠賽。

因為武匠賽的賽制並非只有傳統的鑄煉對決,而是有很多豐富的比試項目,考驗王級武生的全面實力,只要在單個比試項目獲得很好的名次,同樣也可以獲得獎勵。所以,這也能激發眾王級武生全力一搏的鬥志,就算不能奪得第一,但只要能有一個好名次,那收穫肯定也不小。

當然,如果是王級大會的武匠賽或是實力賽的優勝,那獎勵的豐厚程度,只能用驚喜來形容,包括丹藥,武技秘籍、極品材料以及稀奇寶貝等等,應有盡有,而對於那些有實力爭奪優勝的武生來說,更是充滿極大的誘惑!

這離王級大會的時間已經不多,所以,修羅學院的所有王級武生也都進入了最後的衝刺準備階段,而這衝刺準備階段,除了儘可能在武匠造詣和實力上有所突破之上,還必須大量的儲藏丹藥、輔修寶貝、鑄煉材料以及兵具等等。

因為這王級大會耗時很長,不管是武匠賽,還是實力賽,都會進行很長一段時間,短時間內是不會可以結束的,所以,參加王級大會的王級武生自然要做好充足的準備,以備不時之需。

為此,在王級大會之前,這修羅學院內的眾王級武生都會自發進行一些交易,相互交換自己需要的丹藥、寶貝以及材料、兵具等等。

本著讓武生之間相互促進的原則,讓王級武生們能夠藉此機會,各取所需,所以,為了方便王級武生之間的這些交易,修羅學院也特地提供了專門場地。

此刻,位於修羅學院東南端的一塊搭建著偌大的圓台上的空地之上,已經人滿為患,聚集了幾乎所有的修羅學院的王級武生,此外,還有數量遠在王級武聖之上,也藉此機會,做做生意,或是湊湊熱鬧的天級和地級武生。

對於絕大多數王級武生來說,進行交易的首選,當然就是丹藥和鑄煉材料,以及兵具。

!! 通常情況下,像這種王級大會的最後衝刺階段,這輔修丹肯定是最受歡迎的,不過,實際上,需求最大的卻是補氣丹,因為在武匠賽的比拼之中,不管是靠氣火石鑄煉,還是靠自身所修鍊出的氣火鑄煉,都需要消耗武氣,而王級兵具的鑄煉,本身就費時費氣,所以,如果沒有足夠的武氣是肯定無法支持到最後的,因此,這補氣丹也成為最熱門的交易。

至於鑄煉材料和兵具,自然就不用說了,物以稀為貴,越好的自然越多人想要,但所要付出的代價也就越高。

因為對武生之間的交易並沒有任何限制,所以,整個場地也顯得非常熱鬧,很多武生都在進行相互交易。

不過,因為時間還早,這重頭戲還沒開始,一般的王級武生就圍在場地中央的圓台四周的進行交易,但交易的都不過是些普通貨色。

雖說只是普通貨色,但願意用真金白銀,或是其他寶貝交易的王級低階武生,卻不在少數,對他們來說,這準備越充足,爭奪好名次的幾率也就越大。

當然,相比之下,在場的實力在王級中階以上的武生就沒什麼動靜,似乎都在靜觀其變,畢竟,那些普通貨色他們是根本看不上眼的。

就在此時,一位實力在王級中階的武生突然走上場地中央的圓台,在眾目睽睽之下,取出了一顆五階的輔修青丹,這五階輔修青丹一出,四周頓時也騷動了起來。

原本已經很熱鬧的氣氛一下子也隨之點燃,四周的眾武生也隨之被吸引,紛紛聚集到圓台四周。

「我有三顆這樣的五階輔修青丹,打算換五顆五階補氣青丹,或是同價值的鑄煉材料,誰願意跟我交易的?」那王級中階武生馬上環視圓台四周,開始叫價蘄艾。

「我有一塊珍品級別的五階青龍木,換不換?」很快的,有一位王級武生叫道。

「青龍木,有點一般。」那王級中階武生挑剔道。

「我有四顆四階補氣青丹,換不換……」

「我有……」

……

隨後,圓台四周就響起各種加價聲。

可是,那王級武生似乎都沒有聽到讓他滿意的等價寶貝,所以,也是直搖頭。

「我一顆四階的極品妖晶……」這時,突然一道聲音響起。

同時,四周的武生也隨著神色一震,面露詫異之色,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四階妖晶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極品鑄煉材料,乃是出自王者級武獸身上,雖說只有四階,但也可以用於鑄煉王級的兵具,算是少有的等同五階珍品級別的四階極品材料。

所以,在場的眾武生第一時間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就見一道看似平凡,但卻又令人難以移視的身影,穿過人群而來。

「是他?」這時,在場眾生有不少認出這身影正是幾個月前收服了百皇奇獸,之後,就被院長下令送到黑獄歷練的紫天昊。

所以,下一刻,四周也隨之強烈騷動了起來,所有武生都在議論紛紛。

紫天昊被送到黑獄歷練后,在修羅學院也掀起了不小的轟動,幾乎所有人都覺得紫天昊這一去凶多吉少,當然,對修羅學院的武生來說,他們也多半是幸災樂禍。

不過,這幾個月後,紫天昊竟然不聲不響的安然無恙的回歸,也確實令所有人大跌眼鏡。

這時,紫天昊已經穿過人群,走上了圓台。

「你真的有四階的極品妖晶?」那王級中階武生似乎還不太相信。

紫天昊笑了笑,在眾目睽睽之下,隨手一翻,一顆四階極品妖晶就出現在手中,這猶如水晶石般透明,散發著強烈氣韻的妖晶一現出,四周更是嘩然一片,幾乎所有武生都露出眼饞之色。

就在紫天昊身旁的那個王級中階武生也是神色驚愣幾分,似乎沒想到紫天昊願意拿如此極品的四階妖晶跟他換三顆五階的輔修青丹,明顯就是穩賺不賠的。

「好,我跟你換……」王級中階武生馬上舔了舔嘴唇,急忙說道。

不過,這王級中階武生話音剛來,馬上就有一道聲音響起來,「我出五顆五階輔修青丹。」

那天王級中階武生一聽,臉色一變,不禁看向紫天昊。

「那位大哥好像更有興趣……」紫天昊也是聳了聳肩。

「我出六顆。」王級中階武生咬咬牙道。

「我有七顆!」突然,又有武生喊道。

「七顆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出十顆。」這時,一個王級七階的武生擠開其他武生,走到紫天昊面前,直接取出一個丹瓶丟給了紫天昊。

紫天昊見似乎沒有人願意加價后,便將四階極品妖晶丟給了那王級七階武生。

那王級七階武生接下之後,頓時,愛不釋手的收入懷中。。

在場的大部分武生也是只能眼饞地看著,紛紛搖頭。

沒等在場武生來得及回神的時候,紫天昊突然氣沉丹田,聲音宏亮道,「各位兄弟姐妹都聽好了,我紫天昊專場現在開始,我要收購你們手中所有的天級以上的各種奇珍異寶,我這裡有大量的丹藥、鑄煉材料和兵具,可供你們挑選,願意跟我交易的,就儘管喊價!」

紫天昊此話一出,更是讓全場一下子就鴉雀無聲了。

陰陽先生

不過,就算紫天昊剛才一鳴驚人,但是,大部分王級武生也不會相信紫天昊真的有這個實力,所以,也多半是看熱鬧,等著紫天昊出糗的神情,但那些原本只是來湊熱鬧,做做生意的地級和天級武生卻有些躍躍欲試。

「我有件天級的珍品百合寒露珠,你拿什麼跟我換?」隨後,一名天級武生喊道。


「你想要什麼?」紫天昊直接問道。


「四階的輔修青丹。」天級武生應道。

「那我用十顆四階輔修青丹跟你換如何?」紫天昊說道。

「十顆?真的……」那天級武生登時吞了一下口水。

而在場的其他武生,也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十顆四階輔修青丹的價值可不在天級珍品的百合寒露珠之下,已經超過等價比。

紫天昊二話不說的一揮手,一個丹瓶直接就飛向那天級武生,那天級武生打開數了數,果然是十顆四階輔修青丹,登時,也是跟撿了寶似的,屁顛屁顛地就把自己珍藏的異寶天級珍品的百合寒露珠雙手奉上。

四周的眾武生一見紫天昊如此財大氣粗,也騷動了起來。

!! 很快的,就有一群地級和天級武生,紛紛拿出自己收藏奇珍異寶,跟紫天昊交換輔修丹藥,因為對他們來說,這沒有比輔修丹藥來得更有價值的了。

而原本那些還靜觀其變的王級武生見狀,也都有些坐不住了。


隨後,就有幾個王級武生也首當其衝,馬上拿出一些自己收藏的王級寶貝,跟紫天昊交換丹藥和鑄煉材料,而紫天昊自然也是一一滿足。


Leave a Comment